首頁 »
2007/11/03

部落小札(25)

  
最近在讀柯慈的《少年時》
  
這個部分今後會拿來記錄我寫在本部落公告裡的訊息,
回頭去看看我在某年某月某日寫了什麼感嘆,感覺也挺不錯的。
 
2007/11/2

  
我出運啊!我出運啊!稿子寫完哩呀!(轉圈圈中)
  
2007/11/3
  
  作家是很奇怪的。是矛盾也是荒謬。寫作,也意味著不說話。保持沉默。無聲的吶喊。作家常常很輕鬆,他聽得多;他不多說話,因為他不可能對別人談曾經寫的書,更不能談正在寫的書。不可能。這與電影,戲劇和其他演出相反。與一切閱讀相反。寫作是最困難的。最糟糕的。因為書是未知物,是黑夜,是封閉的,就是這樣。書在前進,在成長,朝著你認為探索過的方向前進,朝著它自己的命運和作者的命運前進,然後作者被書的出版湮沒了:他與書分離,他的夢幻之書,一如末胎嬰兒,永遠的最愛。
  
                            —瑪格麗特.莒哈絲,《寫作》
  
2007/11/4
  
  已經很久 我都是一個人
  但是朋友都以為 我最不欠缺的就是愛情
  
  已經很久 不敢對一個人認真
  怕他只是想陪我走過一小段人生
  
  身邊的人一個個的結婚 越來越相信所謂的緣份
  這樣的生活持續到什麼時候 我忽然懷念起以前失戀的折磨
  
  去聽聽美人魚唱歌 去聽聽一顆心對愛情的渴求
  去聽聽美人魚唱悲傷的情歌 好過自己漸漸沒有感受

  
葉樹茵的〈去聽美人魚唱歌〉是我高中時代的愛歌,剛才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想起它來。
更讚的是竟然還能找到它。
  
http://mymedia.yam.com/m/1638613
  
2007/11/6
  
  如果能夠記得那出生後頭幾天,及頭幾週的情形,我是不是就能知道,我即將急速滑入孤寂的深淵?因為自己五官的反應過度(或反應多變),而與外面的世界脫節?我是不是能夠體會到自己尚未出生時,因腦部受損而造成那種疏離感?

                            ─天寶.葛蘭汀《星星的孩子》
  
2007/11/7
  
我我我,我偷偷加入蕭幫了(臉紅)
  
來聽蕭敬騰的〈夢一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nvE4qWH_3c&NR=1
  
2007/11/9
  
  仍然寫作,無視於絕望。不,懷著絕望。我不知道怎麼稱呼這種絕望。寫得偏離最初的想法,就是失敗。但必須接受它:要把這失敗終結掉,意味著重來一次,另起爐灶,回到這同一本書的另一種可能性。
  
                             ─瑪格麗特.莒哈絲《寫作》
2007/11/10
  
  書店是閱讀的地方。
  
  奧斯汀的A,勃朗特的B,查理斯的C,狄更斯的D。我在這店裡學會了字母。父親沿著書架來去,手裡抱著我,一面說名字母順序,一面教我拼字……
  
  我的父親從來沒給過我一本書,也從沒有阻止我拿任何書。他讓我隨意漫遊,放牛吃草,自己判斷哪些書比較適合,哪些不適合。……我閱讀有插圖的書、沒插圖的書;閱讀英文書、法文書;閱讀以陌生語言所寫的書,只依賴少許猜測出的字眼就在腦海裡編織故事。書,除了書,還是書。

  
                          ─黛安.賽特菲爾德《第13個故事》
  
我喜歡父親。
  
2007/11/10
  
妹妹在她的作業上寫著:
  
因為我家沒電視,所以我喜歡看漫畫和聽歌,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幸福。
  
2007/11/11
  
  我有花一朵 種在我心中 含苞待放意幽幽
  
  朝朝與暮暮 我切切地等候 有心的人來入夢
  
來聽梅豔芳的〈女人花〉
http://mymedia.yam.com/m/1473199
  
2007/11/15
  
  每次她看到海克特駕著他的大綠車駛過,或看到他步行到郵局拿信,都會想到他帶她去總統飯店吃中飯那次──才吃到一半,她就在飯桌上睡著了──她想,這為「和男人睡覺」帶來了新的注解呢。醒來後,她發現自己癱在椅子上,只見他眼角夾著眼屎,直盯著她,低沉的嗓音仍絮絮說著工廠裡某台機器的問題……
  
                         ─堅強淑女偵探社4《男人打字學校》
  
哈哈哈──好一個「和男人睡覺」的新解啊!!!
  
2007/11/16
  
  心靈的生活,他對自己想著:就在我們將自己奉獻投入的事物裡嗎,我,和這些孤獨的流浪者,在大英博物館內徘徊的人?終有一天,我們會得到報償嗎?我們的孤獨終會開懷,還是說心靈的生活,就是它本身的報償?
  
                                  ─柯慈《少年時》
   
2007/11/17
  
  難怪古人要在青銅食器上鑄饕餮紋。饕餮是警示不要貪食,其實正暗示了所盛之物實在太好吃了。
  
                                ─阿城《常識與通識》
  
很久之前網友(如今似乎已不再出現)渡邊不二曾對唐諾《閱讀的故事》一文片段有過疑問。現在我終於找著答案,渡邊是對的。青銅器上的飾紋的確有其功用。欲知疑問詳情請看──
http://blog.sina.com.tw/su1977/article.php?pbgid=1913&entryid=12639
  
2007/11/17
  
  我從父母那兒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或許就是父親過去經常說的一句話:「如果你熱愛自己的工作,就一輩子都不必工作了。」
  
             ─《這小子,讓川普讚嘆!》這是我從電子報裡看見的一小段文字
  
2007/11/19
  
有人寄養了隻狗,說好幾天後主人返回自會領走。據說狗兒的習慣是夜裡會上床與人同眠。睡了一夜我才發現,這五年來與我同眠的「異性」,除了哥哥之外(被雷打到才會想跟我一塊睡),就牠了。
  
2007/11/21
  
  獨處(aloneness)是人類存在的狀況,它牽涉到個別性與獨特性,既不正面也不負面,是一個存在事實。……寂寞(loneliness)是一個人不願接納獨處時所體驗到的感受,而且他相信存在的狀況可以是不一樣的。這樣的人將自己與世界隔開,因為沒有伴侶而覺得自憐;通常這跟「希望」有關。諷刺的是,人會因為接納了自己獨處的狀態,反而變得最能夠接近別人。當我們無法接受每一個人在實體上是分離的,就會體驗到無以復加的孤立(isolation)。獨處是與倚靠自我、接納與信心有關;寂寞是外在依賴、不接納與抱著「希望」而產生的。
  
                                   —《生命花園》



部落小札(2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部落小札(26)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