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2/05

什麼東西以屁股為單位?由尻字猜起

  什麼東西是以屁股為單位?桃子?嬰兒?還是成人?   哈哈,以上皆非。桃子、嬰兒、成人,基本上,都可以用「個」來算。此外,桃子大的話可以用「顆」來算,小的話就用「粒」來數。成人的話,也可以用「名」、「位」來算人數,嬰兒的話,個人覺得用「隻」會比「個」傳神。   啊~,到底什麼東西可以用屁股為單位呢?

  其實,這一題不太好猜。華語裡,可能沒這樣的算法,英語裡,大概也很難聽到人家這樣問「How many asses do you have? 」。然而,日語裡的「尻」,唸成しり(音有點像華語的”析利”,感覺上比唸けつ雅),意思屁股或尾端底部的漢字,卻是可以當某種物品的單位。   所以,修正一下題目:日語裡有什麼東西以「尻」為單位?   先說明一下。尻字,在台語裡也頗常見的(註1),台語的屁股便叫「尻川(kha-chhng)」。在中文裡,自有尻字,唸ㄎㄠ(kau1),<辭海>解釋其意思為脊骨的末端,並不是屁股的意思。近來有牛仔褲的廣告,標榜著「美尻(びしり)」,此詞應是引用日語表現華語「美臀」的用法而來。   但很抱歉,牛仔褲,也不以尻為單位的,華語以「條」為單位,日語則取「枚」計算之。那麼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想不出來吧?   不然來認識日語裡這個常見的尻字,找找靈感吧。   1)お尻,講的就是臀部、屁股。台語的「尻川」。   2)日本人的姓裡,也有些尻,「江尻(えじり)」、「井尻(いじり)」、「池尻(いけじり)」、「野尻(のじり)」、「田尻(たじり)」、「川尻(かわじり)」,這些”屁股”已延伸了「お尻」的意義,指的是尾端、末端或底部的意思。同理,「鍋の尻」指的是湯鍋底部背面的部分。「鍋の尻」用法,對照到台語裡正是「鍋仔尻川(oe-a-kha-chhng)」,即”鍋的屁股”的用法。另,炒鍋(中華鍋)底部背面的台語也叫「鼎尻川(tia-kha-chhng)」。   3)「尻尾(しっぽ)を出す」、「尻尾を振る」、「尻尾を巻く」、「尻に火がつく 」等慣用語,跟華語的某些慣用語類似,依序近似「狐狸尾巴露出來了」、「搖尾奉承」、「挾捲著尾巴逃跑了」、「火燒屁股」。「尻が暖まる暇もない」跟台語的「尻川坐未燒」很神似,指時間短暫。   從以上的1)~3)裡,找到什麼蛛絲馬跡了嗎?第一,如果鍋子可以用屁股來計數,那世界上會跑出許多屁股,如,一尻桃,二尻田,三尻川云云的。所以,它應不是抽象的屁股指尾端末端等意思來延伸。   第二,日語的尻字前,加個お,把お轉成漢字,就叫「御尻」指人的屁股,其他沒有お的尻,常不是引申義就是別的動物的屁股。故,按人類似是愛給自己尊稱,不會以屁股來叫自己的習慣來看,要解什麼東西以尻為單位這題,起碼可以這麼想:   A)此物應跟人的屁股無關;B)它應跟某動物的屁股有關,但它又不是屁股;因為計算屁股數時,會用幾張或幾個屁股來問,而非”吃了幾屁股雞屁股”,且也沒有所謂一尻熊、二尻狐、三尻狸、四尻猿等叫法,所以,此物不是屁股;C)即然此物能發展出專有的助數詞,代表此物跟人的生活關係有點密切。   想想看,生活中有什麼動物跟日本的古人親近,又能加以應用的?那麼朝可以養在家的雞、鴨、鵝、牛、馬、羊、猴、貓、犬、豬等等動物的屁股來聯想吧。   豬牛馬羊的屁股,比人的手大很多,要整張屁股拿來靈巧應用的機會,似是不多。拿這些大型動物的皮做太鼓的話,也沒有屁股的皮較好的說法。牛的屁股,勉強可以產生牛糞,可以拿來做燃料或肥料,這燃料或肥料是以屁股為單位計算的嗎?   非也。豬牛馬羊猴貓犬的屁股,大概至多拿來打比方,如華語的「拍馬屁」般,日語裡有拿猴子的屁股來造「猿の尻笑い」,即類似猴子不知屁股紅的比譬,狗的話就是已介紹過的那句「尻尾を振る」慣用語。所以,換換其他家禽的屁股來聯想吧。   雞鴨鵝等的屁股中,以雞屁股最為人熟悉了。但具有美膚效果的雞屁股除了吃之外,對人有什麼其他貢獻?雞毛撢子?羽扇?帽子?若是鵝的話,還可做鵝毛筆。但洋味重的帽子和鵝毛筆,在古時候的日本,就算有也不普及,而類似雞毛撢子的東西像:毛ばたき、毛払い、羽ぼうき等等所取用的毛,也不限於雞屁股的毛。所以,再試著往其他小屁股上想吧。   由對人類有用,且跟人類親,可及性高,屁股要小一點,但它不是屁股,而且非用於吃上的可能性極高等條件推算,我想到了蜜蜂屁股上的針和鳥屁股上的毛。蜂針,具療效,但是用會用蜂針的人以及人們需使用蜂針的機會也不多,所以,這題,往鳥屁股的方向想,勝算會高一點。   呵呵,快猜出來了。是的。正是跟鳥屁股有關!那個以尻為單位的東西,便出自鳥屁股。鳥屁股上最醒目的,就是長長的尾羽囉,鳥的尾羽,在許多地方,許多民族裡,被人們廣為應用。除了王者,喜歡拿來插在帽子上裝飾之外,還有呢?猜到了吧?   講答案了哦。鳥的尾羽,會拿來綁在箭上,幫助箭在飛射出時推持平衡。這綁在箭上有助平衡的鳥尾羽,日語叫「矢羽」,其助數詞便是尻。大鷲的尾羽十四根,叫一尻。小鷲的為十二根,鷹的為十根,也通通叫一尻。如何?你猜到了嗎? ----------- 後記:   之所以注意到這一題,是因為有一天看到日本中央大學助教授飯田朝子,介紹日語裡的助數詞約有500種類,其中常見的約100~120種時,稍微提到尻是一個鮮為人知的助數詞,我才進一步左推敲右推敲,但其實不見得能找到什麼道理來。   除了尻之外,再來猜猜看,「掛」,在日語裡是什麼東西的助數詞?「貝」又是何物之助數詞?這次不賣關子了,答案依序是打好的領帶和膏藥!   飯田朝子認為,助數詞的多樣化是一個語言纖細的敏感度表現;像便當用「個」來計數,很普通,用「箱」為單位則有木盒子的高級感,用「包」則有布料的輕柔感,用「折」則有相當貴重的感覺,似乎說明了一便當起碼要賣日幣2000元以上哩。   我想,隨著時代及人們的生活習慣之改變,有些助數詞會消失,同樣的也可能有新的助數詞產生。有些時候,有些助數詞,難免讓人覺得繁瑣了點,但有些時候,有些助數詞又可以發揮微妙的作用,提升語感。   其實,有關尻為助數詞一事,我想了一下,覺得台語裡,也有某物勉強可以尻為計數單位。那就是人的嘴巴,因為「十喙九尻川」(註2),呵呵,這笑話夠冷吧?!   此外,我想到一點:尻或屁股相關的用法,不管在哪個語言裡大概難登大雅之堂。譬如,華語說人家「生孩子沒屁眼」,是一種不懷好意的咀咒,這個用語幾年前已被罕見疾病的家長抗議過。日語裡,在人們吵架時,也有相關類似低俗的用語叫「尻(けつ)の穴が小さい」,即講人家屁眼小,指心眼小的意思。   然而,我比較好奇的是;屁股的慣用語雖不文雅,但卻不曾在這世界上消失,有時,它又讓人覺得”俗擱有力”。它到底呈現了人類什麼樣的心理狀態呢?哦哦,可先別急著妄下斷語說:操屁股慣用語多的語言者,心理狀態可能集體停留在佛洛依德講的肛門期吧! ----------- 註1:台語裡的尻的用法很多。慣用句裡,有「十喙九尻川」,指人多嘴雜。「牛尾掩袂滿牛尻川」,即牛尾巴不能掩蓋住牛屁股,指的是醜事敗露或真相大白。「無迄號尻川卜食迄號瀉藥」,即沒那個屁股就別吃那個瀉藥,指自不量力。「家己面沒肉,怨嘆人大尻川」,即自己臉沒肉反怨人家屁股大,指的是不檢討自己反而處處找籍口怨別人。「一條腸仔通尻川」,即一條腸子通到底,指的是太正直,即日語的「馬鹿正直」。 註2:為什麼「十喙九尻川」指人多嘴雜?據說,那句裡的「尻川」是指雞屁股;因為人多的時候,一個人一張嘴一個主意,意見紛雜,且很多主意不見得管用,所以,那些嘴就像母雞要生蛋時的屁股,不時發出咕咕聲,咕了好久蛋也不見得一定下下來。這句跟華語的「雞多不下蛋,木匠多了蓋房歪」、日語的「船頭多くして船山に上る」、英語的「Too many cooks spoil the broth」,異曲同工。



大香菇底下的小小語言漫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3-3)蘘荷怎麼變茗荷?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