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3

萍水相逢

  清晨六點左右,可能是肚子餓了,肉體自動開機;雖然昨夜在睡前吃了些麵茶,肚子還是一樣覺得空空的…。為了得到一個碗來裝麵茶,還破例去買有碗的泡麵;雖然這幾天奇蹟似地完全沒有肉體的痠痛(頂多多睡了一會罷了),實際上應該也消耗了相當多的體力吧?


  到了餐廳,喔喔~好多食物喔~!!中式、西式餐點都有,炒青菜、海帶、稀飯、吐司、巧克力醬、果醬、奶茶……,都是自助式的,吃到飽喔~!一定是老天爺怕我吃得不好,半路沒力,所以特地安排這個豐盛的早餐吧(泣~)?

  啥?要食物的圖片??不好意思,沒有~!呵呵~這個是只有參與本行程的人才有的特別福利,要來現場才有得看啦!好吧,俺承認是一時餓昏頭沒有盡到旅遊記者的責任…。

  吃到一半,突然一個小朋友跑過來;正納悶的時候,後面出現了一群大小朋友。是的!他們正是昨天一起遊水濂的大小天使們!

  吃飽喝足後,提起勇氣向對方要了聯絡資料;因為真的很有緣啊!沒想到大家不但住同一棟,房間也隔沒幾間耶!向他們道別後,繼續完成南征的旅程,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再重逢,敘敘舊。他們都是很喜歡大自然的人喔!

  來到花蓮縣市交界的一個路口,看到了一隻奇怪的狗;站在像哨台般的石頭上,動也不動,活像個狗衛兵!拿出腰間的獵槍…呃…是相機啦!拿出相機,準備按下快門時…這傢伙跑了……(="=)。等了一會,見牠無意上哨,打算把傢伙收起來繼續趕路時,這傢伙又站上去了……(="=)。好不容易拍到牠,卻是準備離去的模樣,一點都不像「衛兵狗」…;之後,這傢伙過馬路揚長而去,留下一個滿腹怨氣的旅人(真的有被耍的感覺…)。

就是這傢伙…。

  一路南行,在花東縱谷中奔馳。雖然今天的路程大約有100公里上下,因為不像前兩天那麼陡,騎起來還滿輕鬆的;只是午間的氣候感覺悶了些…。

沿途的景色,農田、鐵道、中央山脈。


雲滿厚的,拍起來光度都不太夠,黑黑的。


遠方的海岸山脈,蒙著一條極長的白紗。


鐵道一隅。


歡迎光臨花東縱谷,祝您旅途愉快~


從大溪變小溪…


綿延的鐵道綿延的山~


壽豐一帶的房子,令人眼花的牆壁,不曉得住起來如何?


這地方好像叫壽豐公園吧?據說原本是日本神社,後來改建為綠地以供遊憩。平時人煙罕至,雖有登山步道,好像荒廢已久,沒在管理。以上資料為四年前左右的記憶,不曉得最近的情況是否一樣?


前不見盡頭;雖不曉得要走多久才會抵達目的地,只要方向正確,達成目標是早晚的事。


後不見來車;


念天地之悠悠;


不見火車南下……   XD


這一棟看起來好像也不錯的樣子…


牆上的藍色小字:「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紅色大字:「流奶與蜜之地」;橫批:「花東好風光」。咦?好像沒有橫批??牆的後面是一片佔地相當廣大的綠地,不曉得是荒廢了還是未完成。


當各位騎著小馬在廣大的花東縱谷奔馳時,看到這個應該會很想超速吧?如果能被拍一張的話…


光復一帶的景色,遠方是海岸山脈。

  原本打算中午在光復糖廠休息,後來發現只要再10公里就到瑞穗;正打算朝瑞穗前進的時候,後方出現一位騎著機車的神祕蒙面人……。經過本人身旁的時候,對方竟然……輕輕地對俺說聲「加油」!還來不及問要95還2000的時候,對方已經離去。

  經過光復糖廠時,看到一個看板,上面寫著糖廠有什麼觀光果園還什麼來著;想說都到這裡了,順便去瞧瞧也好,觀摩一下。正準備下馬時,跑來一位朋友,問俺是不是剛才那個騎腳踏車的;原來,她就是剛才那位蒙面人!

  真的很神奇,雖是初次見面,卻有如相識多年的老友,很有話聊;大概是因為我們都喜歡接近自然的緣故吧?也和她提了些這三天的經歷,以及沿路拍的一些風景圖片。巧的是,昨天在白楊步道的時候,她也在那邊;所以,我們應該有錯身而過,只是沒留意罷了!

  後來,她打算沿秀姑巒溪前往東海岸北上;而俺要繼續南下,前往花東交界,便就此告別,各奔南北。

<待續>              



直奔花蓮←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