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1/08

媽媽的竹葉青

這些天或許年關快到了,兄弟姊妹反而會挪時間來聚會.............

媽媽的竹葉青 這些天或許年關快到了,兄弟姊妹反而會挪時間來聚會,席間因為我的酒量,引發起大家的討論,一致公認我有母親般的酒量。說到這個點,我的眼淚卻不自主的潰堤;該是無止盡的思念,並沒有隨著時間而稍有淡忘,卻像生命中很大缺口,思念卻是唯一的良藥。 兄弟姊妹羨慕我陪伴他們老人家是最久的,酒過三巡當下,談到了媽媽最愛的竹葉青。我說它是一個寂寞的酒,會將人的思維帶進寂寞深河。姐姐愛喝的是紅葡萄酒,它是一種色彩繽紛的酒、熱鬧極了;在家人不解之下,我也開始緩緩述說:內心真正的寂寞、在媽媽飲竹葉青底下,對我們的兄弟姊妹有多少思念…。 時間停留在竹葉青脈動裡;想起媽媽是怎樣心境?將它緩緩的飲入口中。該是無人可解寂寞,轉化成強勁的酒精。逼著認真的去面對它的去處……。入喉後,內心的思念將酒味帶回口中,該是反芻它的力道,寂寞卻像一個調皮天使,鮮活躍入腦中。剩下獨自的品味,是沒有人可以懂的心境。 我知道媽媽是寂寞的,在她一生歲月裡。她想找我談,找我說說話,當她還清醒的同時。在身邊的我,當老么的蠻橫跟霸道,選擇了冷漠,面對生命有終止的媽媽;也選擇不去相信不去面對心態,來看待與死神拔河的媽媽。我用力恥笑死神,費盡心思將人帶離人間。祂明明是很沒有人緣的工作,還如此盡責努力做著。也知道媽媽是疼我的,她會為了我,打贏這場人生最艱鉅聖戰。我一定會贏得這場勝利…….。事實卻證明,已經走了這麼多的年頭,我只能用竹葉青,來想念著媽媽、來述說竹葉青與她的心情。 在人生路途上,我也得到一定的教育。想跟媽媽說:當下的我,懂得更謙卑看待生命;看待每一件事情的挑戰跟磨練。也珍惜每一次機會。也想對您說:在未來我們會相遇。在還沒遇到您之前,我會練就好酒量,與您一起品嘗人生寂寞好酒(竹葉青)。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