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11, 2016

潛在金融危機下的台灣營建業




-----


---

大家可能都注意到近期房價的一再走低,似乎還沒見到盡頭。不僅如此,公司行號要從銀行借錢也愈來愈困難了。傳統產業的一般性貸款、建築業的建築融資、營造業的履約保證…,在申貸上都比以往來的困難的多。但另一方面,個人使用信用卡來做小額的「預借現金」,卻反而比以往容易及方便,成了金融業者業務上的最愛。這樣的變化是怎麼造成的?對我們未來的生活和事業(營建業)發展會造成怎樣的影響?這些都是我們所應注意和關心的重要課題。

一、從政府的「258金改方案」談起

陳水扁總統在前不久提出了「二五八金改方案」,極力推動金融改革,方案中並要求所有的金融機構必須在兩年內(九十四年六月底前)讓銀行逾放比(超過六個月未正常繳息)降為5%以下,資本適足率(B.I.S:即自有資產與風險性資產之比率)提高到8%以上,否則銀行將被處以不得設立新分行、禁止分配董監事酬勞等懲罰。為達到目標,財政部並規劃金融重建基金(RTC),其規模高達1兆500億元,其中4500億將用以彌補金融機構資產負債缺口,將淨值為負數的金融機構接管拍賣;6000億元是自償性資金,用以換取銀行的特別股份和收購銀行的不良資產。

陳總統為何會提出「二五八金改方案」呢?這個方案推動下來會帶台灣產生怎麼樣的影響?我們先來看看當前的政府財務狀況:

    政府債台高築:政府對外債務在近期的十年內急速擴張,從1990年的負債2千億元,成長到2002年的4兆8千億元,膨脹了240倍。其中包括中央累計債務3兆1千億及地方政府1兆7千億。近年來,政府平均財務赤字佔GDP比重之30%,已居東南亞之冠。

    政府收入以賦稅為主:政府當前的收入以賦稅為主,計佔總收入之69%,營業盈餘及事業收入次之,佔22%。目前歲入約為1兆3千9百億元,而隨著國內產業的不斷外移及政府事業機構民營化的結果,往後的政府歲收將難以成長。

    台灣漸成福利大國,福利支出比重逐年增加:當前的政府歲出預算約為1兆6千億元;其中社福支出及一般補助(含退休撫恤)已逼近政府財政總支出的30%,政務及債務支出佔21.5%,教科支出佔16.3%,國防支出佔了15.5%,經濟發展則僅佔14%。不僅如此,目前還有眾多的「錢坑」法案正在立法院排隊待審,而其總金額更高達6兆,若全部通過,台灣將成為世界上的福利大國,僅社福支出每年將佔政府總支出之30%,而其所如此,正是「拼經濟要時間,實施社會福利政策選票立見」的政治現實。

而在人民收入與生活水平上,台灣也出現了一些值得關注的現象,像是:

    人民貧富差距加大:根據統計,國內最高所得(國民所得前20%族群)與最低所得族群(國民所得後20%族群)之差距逐漸加大,最低收入族群之平均年所得逐年下降,從88年的31.7萬下降至31.5萬(89年),至去年(90年)再下降至27.9萬;反之最高所得家庭族群年收入逐年上升,從174.4萬(88年),上升至174.9萬(89年),至90年再上升至178.6萬。

    中產階級逐漸消失中,受薪的中產階級逐漸成為經濟上的弱勢:隨著全球經濟型態的演進,中產階級的社會地位逐漸往下滑,而高級勞力(高薪,以全球為家的專業人士)呈現供不應求,亦即低級勞力供過於求,而中產階級正在消失當中。

二、金融業的困境

    導火線:幾個月前,亞銀研究院學者蒙特高梅利發表了一篇名為「台灣浮現中的金融危機」的論文,這篇文章依據一些台灣當前的金融業壞帳比率等相關數據,推論台灣在近期將有可能繼日本之後發生金融風暴(危機)。此文一出,引發國內政府有關當局的極度緊張,財政部、央行紛紛跳出澄清,表示我國不致於有金融風暴。

    台灣金融危機的衍生歷程:隨著上波金融自由化的風潮,在逐利不落人後的一窩風之後,大量的民營銀行紛紛設立。過多的銀行造成過度競爭,並衍生授信品質低落,加上房市泡沫化、經濟結構改變、特權介入貸放,結果造成大量呆帳、逾放叢生的惡果。這種情形也類似我國營建產業長期以來美其名的「最低價決標的自由競爭」機制,造成營造業的衰鴻遍野、廠商倒閉。

      台灣當前的銀行不良債權,根據財政部統計,逾放比率為7.5%,若以不良債權和應以觀察的不良債權(即國際規範標準中的「本息未按期繳納逾三個月」)合起來看,則占了放款比率的10.8%(今年6月的統計數字),逾放金額為1兆5千3百零5億,約為國內生產總額(GDP)之16%,逾放比之高在亞洲居第三,僅次於日本和大陸。這個比率還是因為第一季銀行已大幅打銷呆帳的結果,並且未計入基層金融機構(基層金融機構目前平均逾放比約為18%),否則會更高。

      由於銀行逾期放款居高不下,使得銀行對企業之授信政策趨於保守與謹慎,影響了企業營運資金之週轉,甚至導至營運正常之企業也陷入困境,使得整體經濟狀況日益惡化,進而使得銀行之逾期放款更為增加。

      因為銀行為降低逾期放款提列備抵呆帳及打銷呆帳,將會降低銀行的獲利率,進而降低銀行的自有資本,以致財務結構弱化,經營風險提高,降低放款能力;因此,很多銀行會刻意去隱藏一些本身的不良債權,甚至會運用一些技巧,使其符合法令規定,諸如「借新還舊」,借更多的錢給債務人,或高估擔保品(包括不以實際可變現的淨值為基礎)。

      基本上,當債務人無力支付利息或本金而違約時,資產價值已嚴重受損,回收的機會已相當渺茫。因此,銀行不可避免的工作之一就是要適當管理和處理不良資產。但是債權處理回收,並非銀行的專長技能,而是專業化公司經過多年實戰經驗才取得的知識和能力。除此之外,關係人借貸和債權人及企業股東之雙重身份之「政治」層面議題也是個大問題。

      金融機構逾期放款居高不下的問題如不儘速處理,除導致金融機構授信愈趨保守,影響中介功能之發揮,及不利企業之運作,進而延緩經濟復甦外,亦可能引爆金融風暴,危害金融秩序及衍生社會及經濟問題,並使得往後之處理成本節節升高。

    困境:因為當前房市已經不佳,若是由資產管理公司(AMC)快速處理逾放屋,將會破壞房市行情,打擊民眾消費信心。利用金融重建基金投入房市,待景氣好轉再做處理,也可以與行政院國有資產清理工作結合,選擇適合標的,合併處理,是比較正面的做法。同時也可以利用不動產證券化加以配合。

      但是政府過度干預市場,卻容易導致許多後遺症及風險,例如RTC承接了銀行的不良資產後,專業性與經驗不足將是一大考驗,屆時是否會發生銀行大量倒貨,反使RTC高價套牢亦不無疑問;但若政府不迅速處理這些不良資產,長握手中將使成本墊高,除非長期總體經濟有通貸膨脹趨勢或房地產有上漲空間(依個人觀點可能性皆不大),否則政府除將承受投資風險外,可能將因此弱化政府的財政能力。

    未來的金融業新貌:當前國內的53家銀行,資本適足率10.4%,淨值比率7.34%;迄今年6月底,銀行業稅前盈餘為負四百七十五億元。這些銀行業務重疊性高,有一半以上的銀行,其市場佔有率不及1%。53家銀行中,有8家逾放比超過20%,有20家以上其逾放比超過15%。

  金融重建基金(RTC)在充實資金至1兆零500億元之後,將採強制及主動方式介入銀行的重整,其中有4500億將用於填補淨值負數的金融機構,使其退出市場;另有3千6佰億元將用來購買銀行的不良資產;其餘的2千4佰億則將做為特別股,入股增資一些尚具經營價值,淨值為正,但資本適足率不及8的業者,必要時並促其合併。

  至於基層金融機構,目前的逾放比約在18%。若政府採取整頓金融措施後,可能遭受業務限制的單位數,將增至205~216個,佔全體農會單位數的71~75%。業務受限將使農漁信用部經營加速惡化,多數農漁會信用部在短期內將無法存續。惟上述狀況在政治力介入並經過協商後已發生變化,財政部將修改相關法令,使得任兩家農漁會信用部,若合併後逾放比不超過10%者,將可進行合併,不必交由商業銀行接管。

  RTC機制將於94年7月到期並退出市場,屆時銀行逾放比均應降為5%以下,金融機構中除中國輸出入銀行基於政策需要仍維持公營外,將全部完成民營化。現有的53家金融機構屆時最多將只留存15家,並成為較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大型機構。而目前存保公司對問題金融機構存款人的存款無限保障(100%的存款保證機制)的做法,也將回復到1百萬元的定額保障。

http://www.twce.org.tw/info/%E6%8A%80%E5%B8%AB%E5%A0%B1/307-3-1.htm
--
潛在金融危機下的台灣營建業(中)

胡偉良 技師

三、金融危機與不動產市場

已低迷好幾年的不動產市場,在資產管理公司介入後,更是引發不少爭議和討論。有人認為,在資產管理公司介入台灣房地產市場後,將對房地產價格破壞,破壞市場行情,打擊民眾消費信心,甚至使房地產崩盤;但也有人認為AMC經手處理的不動產案量不大,而且AMC居於市場考量也不致於殺雞取卵,自毀錢途。

1.台灣的房地產現況

  台灣的房地產歷經十多年空頭市場,目前走向正是每況愈下。房地產傳統的土地神話早已破滅,民間住宅自有率更高達85%以上,加上一百二十多萬戶的空屋,這些狀況都極不利於房地產的發展。除此之外,台灣人口面臨老化、人口成長率逐年衰退,廠商大量外移,更是不利房地產後市的重要因素。

2.資產管理公司(AMC)

  民國八十九年十二月,政府公佈了金融機構合併法,法案中也提供了不良資產管理公司設立的依據。為了鼓勵資產管理公司的成立,依據金融機構合併法第15條規定,銀行將拍賣給資產管理公司的不良債權損失,得分5年認列損失,資產管理公司處理金融機構之不良債權免徵營業稅。

  據估計,今年以來,包括龍昇亞太、賽伯樂、摩根史坦利等外商AMC,陸續向本國收購的不良資產,已達近千億元之譜,其中光是龍昇亞太(已與中華開發合資設立中華赫陞資產管理公司),今年在台即已收購四百億的不良資產,明年並預估達千億元水準。

  銀行追討不良債權,通常都是透過法院拍賣程序,但是因為法院民事案件堆積如山,法拍程序變得緩不濟急。政府引進資產管理公司制度,則是藉由AMC來承購銀行的不良債權,使得銀行可節省耗費在司法程序上的人力、物力和時間,並迅速回收一筆可觀現金,從事新的貸放業務;另一方面,AMC可籍處皆抵押品獲利,甚或可藉由整頓、輔導瀕臨倒閉的企業,注入新的營運資金取得股權,爾後企業重整成功,公司股價提升後,AMC即可出售股價獲利。

  AMC是要幫助銀行處理NPL(Non performance loan)。財政部現在逼銀行必須處理逾放問題,使得AMC公司可以用較低的價錢買債權,這些債權中大部份都是不動產抵押品,而AMC在只要能獲利就釋出的情況下,一定會增加房市的市場供給量。目前,一些不良資產經過AMC重新包裝後,往往再以市價四、五成左右的價格轉售,因而導致地區性房價急速下挫。根據國外經驗,當AMC公司收購不良資產後,隨著不良資產處理量的增加,房地產價格會大幅滑落至市價的三∼四成。

  市場上已成立的AMC公司,除了一些外資機構(如摩根士丹利、澤普世、雷曼兄弟、龍昇亞太、Land Lease…)外,還有太平洋、住商、中信與信義合組的仲誠資產管理公司;力霸房屋更名為東森資產管理公司;台灣金融資產服務公司(TFASC)為國內15家銀行發起,並由34家銀行集資成立;台灣資產管理公司(TAMCO)則係由全國銀行公會發起,初期資本150億。其中TFASC並將先接受台北地方法院委託,從十月份起代為拍賣三百件法拍屋,開始試拍三個月,競標者須在特定時間將投標書投入標箱,再集中開標。明年起,並將正式接受民間AMC公司與銀行業者的委託,公開拍賣(用公開喊價方式競標,由最後且最高的喊價者得標)金融機構手上的逾放屋。

3.258方案下的銀行

  財政部一兆零伍佰億元的重建基金中,有3千6百億元將用來購買銀行的不良資產,若依三折的價格購買NPL,3千6百億可購得不良資產1兆2千億元。

  對銀行來說,1百元的NPL,賣出來是30元,銀行本身就要虧損6、70元;因此假使銀行自己有盈餘或正常提列呆帳折舊準備,還足夠涵蓋此一損失,那還好。假使不夠,那資本適足率(BIS)就會降低,銀行必須增資,或是財政部用特別股入股。

  台灣53家銀行中,有8家逾放比超過兩成,有二十家以上其逾放比超過15%。逾放比超過5%的銀行,包括農民、土銀、合庫、彰銀、華僑、上海、高新、世華、台灣中小企銀、竹商銀、台中商銀、南企、高企(41.32%)、花企、東企、誠泰、華泰、板信、聯信、第七、萬通、聯邦、中華、遠東、亞太、泛亞、中興(63.45%)、日盛、大眾、慶豐、安泰及國泰共32家。資本適足率低於8%的銀行共有八家(高企、中興、農民、泛亞、華僑、高新、台開、亞信、中聯、花企、東企)。

  除此之外,公營的合庫、農銀、台企銀等因近年來資產品質惡化,淨值實際上已降為零或負數。

四、潛在的風險

1.中興銀行的處理案例

  財政部在89年4月28日起,指派中央存證保險公司監管中興銀行,期間並曾要求中興銀行限期增資,但因中興銀行的窟窿太大,經洽特定人及原股東增資均告失敗。

  隨後接管的中央存保公司在行政院金融重建基金的授權下,辦理三次公開招標,第三次招標甚至提出「損失分擔、利益共享」的附條件交易,由重建基金賠付六百億元,但仍告失敗(美商澤普世的底價為賠付七百億以上)。

  財政部表示若找不到合適買主,重建基金可能直接賠付中興銀的淨值缺口,由土銀承受中興銀負債及全部營業。

  從財政部接管中興銀行迄今,政府已投入了大量的納稅人的血汗錢。包括由各大行庫所認購由中興銀行所發行的一千四百億元的NCD,和預估賠付的七、八百億,總計起來,為處理中興銀行,政府就要花掉二千億元以上,而中興銀行就規模而言,只不過是一家小的新銀行;若依此推估,要處理全面性的金融問題,工程恐怕又要浩大的太多了。

2.RTC處理不良資產可能衍生道德風險

  重建基金(RTC)購置銀行不良資產的用意,在於擔心以AMC機制處理不良資產,會對房價造成房地產市場供需失調,並因此產生價格破壞;但是其實AMC在購入銀行的逾放屋後,通常並不是隨即在市場拋售,一般都會先選擇透過和原屋主協商,由原屋主以低於市場行情的價格優先購回,因為如此AMC可以獲得較高報酬。只有在缺乏開發條件及原屋主無力購回的情況下,AMC才會在市場拍賣。依現況來看,經由AMC這個管道,在市場上出現的逾放屋仍算稀少,因此金融重建基金意圖吃下龐大銀行不良資產,等待房地產回春時,再逐漸釋出的想法,並不實際。屆時反因RTC的經驗及專業不足,成了不肖業者倒貨的對象,結果淪為耗費納稅人的錢財,去資助經營不善或違法業者,造成政府資金的嚴重積壓,影響政府的正常施政。

  從過去的種種經驗顯示,以政府的力量干預市場的運作,往往只能達到短期效益,而到了最後終難脫失敗的命運。因此,重建基金中原有意做為購買房地產的那部份資金,應該只針對一些條件良好的資產進行購買,而剩餘的資金不妨用以購買不良債權,並加以集中處理(即使同一企業之債權集中),為企業之重整奠定一較佳的基礎,並將之標售給具有重整能力的企業家,如此或可期待重整成功之後,政府可以回收較佳之報酬率,亦有助於經濟成長及達到提昇就業率之功效。

五、他山之石,可為殷鑑

1.日本的企業界,過去十多年來,因為不當擴張,已導致債務過多、利息負擔過重的主病。在負債與利息正比成長之同時,收益及營收卻相對降低,最後導致企業缺乏資金投資設備及進行研發。銀行也因為企業償債能力降低,而不敢繼續貸放,最後引發出一連串不良債權的問題。

  日本在發生金融危機後,仍以總體經濟和不動產景氣攀升為解決問題和假設前提,期待不動產市場和整體經濟快速復甦。直至1998年,因眼見情況未見改善,日本政府才通過緊急措施,動用更多政府資金,建立解決銀行界問題之架構,並規定銀行要認列壞帳,排除稅法上債權回收之障礙。只是日本政府由於未能立即速謀解決,徒讓問題拖延坐大,使得日本因而渡過了十年的低迷期,到了最後,要耗費更多的資源才能解決問題,基本上算是處理金融危機的一個錯誤案例。

  2.瑞典為全球公認為最成功的金融危機重整典範。自1990年至1993年中,瑞典GDP減少6%;整體失業率從3%攀升至12%;300金融公司中的200家在這段期間從市場消失。問題浮現時,瑞典當局瞭解到資產價格下跌會為民間資產帶來問題,影響授信供給,搗亂支付系統,進而影響支出決策,打擊整體經濟活動;而銀行體系不穩定,可能會造成經濟體的嚴重「債務緊縮」問題。

  1992年9月,瑞典政府及在野黨共同宣布,為全體銀行系統提供一個全面性保證,保護股東外之債權人權益。而對於個別銀行,則要求現有股東增資填補虧損,並由獨立監理機構BSA評估其是否僅有短期問題,或已無存活希望。當時市場占有率總共占90%的前七大中,即有三家銀行需要股東現金增資。此外,對於其不良資產中較大而複雜度較高之資產,統由資產變現重整機構處理,而規模較小的不良債權則由各銀行自行處理。

  瑞典政府在此段期間對銀行業所提供之協助總額僅為GDP之4%,而其後來從銀行業和資產管理公司之投資及持股收益,也抵消了原先計劃中之支出。

  3.美國曾於1980年至1984年間,因經濟不景氣,房地產價格大跌及承做長期固定利率而未操作利率避險,致利息損失慘重,而發生1617家商業銀行、1299家中小型儲貸機構倒閉或接受財務援助之情形。

  美國主要藉由金檢主管單位執行金檢制度,朝向金融機構資訊充份揭露及透明化,並建立「金融機構安全網」及「金融體系之安全機制」,以降低金融風暴之發生。

  美國處理不良債權之方式為由金融機構將該債權賣給SPC(Special Purpose Company),再由SPC將債權證券化後賣給投資者,而債權所產生之管理回收問題則由債券管理回收公司予以處理,如此金融機構不但可將債權現金化,並可藉由債券管理公司之專業管理或回收債權,省去相關繁瑣工作及專業人才缺乏之困難,一舉解決不良債權之問題。

  4.韓國自1997年金融危機以來,計至2001年底止,共投入韓幣150.6兆的公共資金,整頓了478家金融機構,使金融機構之不良債權比率由1999年之12.9%(韓幣610兆)降至5.7%(2001年6月),至2001年9月再降至5.0%,12月再下降至3.4%(韓幣188兆),銀行收支轉虧為盈。

  韓國在1997年金融危機中,共關閉5家大型上市銀行。NPL最高曾達104兆億韓元,1998年成立金融監理管理委員會(FSC)處理NPL,並投入公共資金累計達151兆韓元(約為1998年GDP之39%)。韓國資產管理公司(KAMCO)則用33.6兆韓元收購帳面值82.9兆韓元的NPL。

  韓國之具體做法為設立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並透過KAMCO及KDIC(韓國存款保險公司)收購金融機構之不良資產;除此之外,成立金融部門存款保險基金,以做為資本適足率低於8%金融機構的重整基金。藉由股權投資、資金挹注及保險賠付三種方式,將其收歸國有、合併及收購與承受,而後予以終止營業。

  為使AMC得以在短期內,以有效率及大量的方式收購金融機構之不良債權,韓國政府立法明訂不良債權收購價格之原則,以縮短議價過程。

  韓國金融改革之成功,主要在於它不僅是將金融機構集中監管,讓不具競爭力的銀行大量倒閉等金改之外,同時也進行企業改革,整頓企業結構,並在法令、房地產市場、勞工制度各方面同時進行配套改革所致之。

5.政府挹注資金目的在讓損失分攤透明化,減少納稅人之負擔,使民間有投入之誘因,同時整頓管理階層,並讓非政府持股予以稀釋。

  沒有不能倒的銀行,只要做好存款戶的相關利益保護措施,任何銀行都可以讓它倒。對於不可能生存,未來不可能扮演任何角色的銀行,則不應再挹注資金。

  銀行重整要能迅速成功,其最關鍵也最複雜的工作之一就是適當管理和處分不良資產,有時可以透過債權人同意折減債務,以債作股。另外,整頓管理階層,甚至關閉虧損單位而僅保留獲利之部門,之後再做增資或取得新的營運週轉資金的做法亦極重要,這樣才能讓銀行起死回生。除此之外,修訂破產和強制執行法,以利不良債權組合之快速處分也是應有的配套措施。

  金融體系整合是現代化金融演變的國際趨勢,國際間金融市場愈趨緊密結合的結果,不僅使得金融商品推陳出新,更使銀行、證券、保險間的業務區隔及差異漸趨模糊,導致金融跨業經營,並朝向大型集團化發展。亦即經由合併及金控的方式整合經營,才能降低成本,更具競爭力及永續經營。

  根據巴賽爾協定,銀行對於信用風險之計算,除依放款對象觀察區分風險權數外,另外也應考應量外部信用評等機構對於借款人之信用評比,以評估借款人倒帳發生之機率,作為銀行計算信用風險之依據。我國以往銀行對於放款風險之評估著重在擔保品之價值,對於借款對象之還款能力、現金流量較少評估,在爾後也應該要做改變。(待續)
-----------


 潛在金融危機下的台灣營建業(下)

胡偉良 技師

六、金融重建與公共建設

有學者認為,金融重建基金是救急辦法,只在治標,不在治本,根本解決辦法應該是改善投資環境,把經濟拉上來。像立法院副院長前經建會主委江丙坤即表示,擴大公共投資來振興經濟,比處理銀行呆帳更重要且具急迫性。

當前國際經濟情勢不振,國際金融市場動盪不安,尤以美國經濟前景及復甦不如預期,美股重挫,可能出兵伊拉克的變數對我國的影響最大。台灣本來就是高度對外導向的經濟體,容易隨外界環境變化風吹草動,再加上近期所面臨的產業轉型及調整,更是讓經濟的發展雪上加霜。往後看去,台灣除了農業及傳統產業因加入WTO,而面臨國外競爭者的嚴苛挑戰外,過去幾年一直支撐台灣經濟發展的高科技產業,此刻也遭遇生存競爭的壓力,產能過剩及高股價神話的逐步瓦解,使得高科技產業即將進入盤整的艱困時期。因此金融體質的惡化及產業競爭力的流失將是往後必須面對及解決的重要課題。

然而救金融與拼經濟對當前台灣的資源運用來說,就好比魚與熊掌般,不可兼得。因此,「兆元救金融」和「兆元拚經濟」一直是金融與經濟兩派的各自主張,主張先救金融的,強調金融環境不立即改善,台灣將面臨立即的危機,包括社會秩序可能因為當前的房市崩盤、銀行的信用借貸功能喪失而陷入混亂。因此,若能改善金融體系當有助於恢復正常的企業運作,最後並能振興經濟。而另一派則力主應先拼經濟,從擴大公共投資做起,他們也表示許多主要的國家和學者也都主張在不景氣時期,採用擴大公共建設來提振景氣並改善投資環境是有效的政策。

從政府支出面上來看,可以發現這幾年來,固定資本上的投資已明顯遞減,今年固定投資佔國民生產毛額的比率更低到只有4.34%。而整體經濟建設的支出也大幅縮減。政府投資的減少,不僅影響經濟成長率,也因為公共建設的不足,使得我國的投資環境與其他國家相比,在生產效率及成本上逐漸喪失競爭力,造成更多的產業及投資外移。而另外一些諸如都市建設、醫療設施及生活相關的建設若不足,亦將影響生活品質,結果將使得台灣無法吸引和留住人才。

公共建設除了可以改善投資環境外,它還可以增加需求以提高經濟成長率。因此,擴大公共支出常是許多國家的政府在面對不景氣時的因應對策。到了不利的外在因素消失,景氣好轉,經濟自動恢復成長時,公共支出即可不必再增加。況且,當今台灣在公共建設上的水準其實相當落後,不僅遠在國際水準之下,甚至不及大陸一些比較先進的城市。

重建基金的財源來自於自償性和非自償性,自償性財源來自於發行金融重建基金債券六千億元,用來購買金融機構的不良債權(NPL)和以特別股入股金融機構;非自償性的財源則是來自金融業的營業稅及其他財源;而另一方面,要擴大公共建設,在當前政府稅收不足的情況下,就必須增發公債,而公債的發行總量是有限制的,因此必須藉助在公債法限制外的特別公債來籌措財源。固然整頓金融的成效是顯而易見,並具備立即的成效。但是從事公共建設,一來可以提升經濟成長率,二來有助於改善投資環境,三來也可以利用公共建設的投資來幫助減少當前台灣的失業率,畢竟公共建設最直接有關的土建行業,也正是當前台灣各產業中產值及生產技能所需最低的一個行業,任何這一方面的投資都可以在振興就業率上發揮最大的效益(即單位投資可產生最多的就業人口)。

七、危機與轉機

1.金融環境:在金融重整成功之後,國內的銀行家數將大幅縮減,銀行競爭能力與獲利率均將大幅提升,屆時合理的投資報酬將可期待(依據國際標準,合理的銀行獲利率,其資產報酬率(ROA)應在1%以上,淨值報酬率(ROE)在10%以上,因此屆時銀行股的股價亦將因此提升)。

  另一方面,行政院已將「行政院金融暨管理委員會組織法」草案送立法院審議,確立金融管理一元化的原則。擬議中的新監理機關的組織將具獨立性,且制度運作將透明化。以充份發揮對銀行、證券、期貨與保險業的綜合監理功能。除此之外,金融重建基金設置管理條例修正草案已增列嚴懲淘空資產的金融機構負責人條文,除加重刑罰,速審速決外,並追索連帶賠償責任。

2.營建市場:台灣的房地產市場,過去在一窩蜂的炒做和大量資金的盲目追逐下,的確也創造了一波波的高峰,如今隨著種種條件的變化(閒置資金不再、投資管道多元化、人口不再成長、產業外移、空屋過多、住宅自有率提升…等),好景已不復再見,要回復昔日舊觀,除非客觀情勢發生重大改變,否則復甦難期。不僅如此,當前的建設公司大多已是在賠本經營,因此,除非土地取得成本低、座落地點佳、產品興建卓越,否則開發商將難以改變現狀,賺到利潤。而經過此一嚴苛的淘汰階段,一窩蜂投入建築業的淘金業者,大多遭到淘汰,留存的都將是比較專業、注重市場策略的業者。而在再經過一段時日的過濾消化之後,房地產市場終將回歸到合理的常軌去發展。

  至於營造業,在經歷了兩波的國建高峰之後,廠商數量和相關從業人員均大幅成長。到了近期,在政府財政日絀,政策轉向(重社會福利輕經濟)的趨勢下,業者又陷入飢不擇食、自相殘殺、流血輸出的經營困境。據個人觀察所見,號稱一萬多家的營造廠商中,真正還能正常從事商業營運的應不到三分之一。在遊戲規則扭曲情況下,營建市場本來就宛若賭場,再加上廠商數目過多,過度競爭結果早使得市場呈現高度風險卻不具對等報酬的扭曲特色。在金融業因逾放過高而對廠商貸放日趨緊縮後,眾多營造廠商相繼倒閉。同樣的再經歷一段時間後,也將逐漸去蕪存菁,此時政府若能對相關採購招標及履約的法令規章及作業體系做合理化的修訂,營造業未嘗沒有機會重新走向健康而正常的環境。

  在走向較健康的經營環境之後,專業技術和經營管理能力的重要性將更增加,而銀行對於業者貸放及保證將不再單以擔保品為唯一考量。估計屆時將有更多的專技人員直接投入營造業,從事技術服務及經營管理工作。

http://www.twce.org.tw/info/%E6%8A%80%E5%B8%AB%E5%A0%B1/309-2-2.htm

 


「阻升台幣救經濟」的慢性毒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總負債一兆六千四百二十三億元,其中流動負債金額為一兆三千三百二十九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