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ne 2, 2016

外國記者都跑光了,日本教授才發現的最駭人現實


你還夢想去日本生活嗎?外國記者都跑光了,日本教授才發現的最駭人現實
山田昌弘 2016年05月31日 17:19
有能力的日本人將不斷到海外尋求讓自己大展身手的舞台,遑論優秀的外國人了(圖/autoxp052@youtube)
有能力的日本人將不斷到海外尋求讓自己大展身手的舞台,遑論優秀的外國人了(圖/autoxp052@youtube)
「在世界各國中,日本的存在感日益低落」,雖然這個說法存在已久,但若待在日本國內則不會有任何實際的體悟。日本的媒體主要以日語報導發生在日本的新聞,因而沒有聽到國外評論或反饋的機會。正因為如此,偶爾出國的時候,不僅會注意到日本的存在感低落,日本經濟發展停滯不前的狀況也是一目了然。
為了國際結婚的調查而前往香港,訪問了數間與香港男性結婚的日本女性所居住的公寓,對其生活水準之高感到十分驚訝。二十年前,東南亞各國的生活水準是遠低於日本的。但是今天,日本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不但被新加坡超越,甚至香港也幾乎迎頭趕上。[1]香港社會的貧富差距程度超越日本,因此,若是在大公司工作的上班族等生活水準中上族群的人,能夠享受比在日本更為優渥的生活。
在香港當地,我碰巧遇到一男一女,是兩位知日派的美國記者。雖然是分別見到兩人,但他們的境遇非常類似,令人十分驚訝。兩人都畢業自美國一流的大學與研究所,並到日本的研究所留學。運用自己的日語能力,成為撰寫報導日本相關新聞的記者。
男性記者還是學生的一九八○年代,由於日本經濟正處於景氣高峰,據稱在美國大學中也興起了一股日本熱。美國一流大學的研究所中,有許多企業派遣的公費或自費留學的日本留學生。想要學習日本事物的美國人也很多,「日本學」的課堂不論在哪裡都是大爆滿。甚至連我赴美的一九九三年,加州大學中的日本人人數獨佔鰲頭,工學系某些研究所甚至可以聽到日文此起彼落,整體環境對日本事物的關心程度也很高。
但現在已人事全非。後來,在他的大學母校中,韓國人、接著是中國人的留學生人數持續增加。美國學生對日本的關心程度不斷滑落,不再有教授日語的課程,而學習中文的學生則人數激增。
如同二○一○年度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美國普渡大學(Purdue Unirersity)的特聘教授根岸英一所言,現今美國大學的理科研究室,已變成中文的交談聲此起彼落。根岸教授擔心日本的科學研究力將來前途未卜,我非常理解他的擔心其來有自。
將來的日本也是如此,國際社會對於現今日本的關心程度低落也是個問題。這次碰到的兩位記者,其實並不想到香港來。喜歡日本、希望能夠住在日本撰寫與日本相關的新聞,但市場上似乎不太有這方面的需求。
因此,才會將工作地點移到能夠蒐集東亞資訊、也能以英語溝通的香港,主要撰寫報導與中國相關的新聞。雖然現在才開始學會很辛苦,但兩個人都在考慮學中文,並把工作據點移到中國本土。
甚至連擅長日語、最喜歡日本的外國記者都離開了日本。而偶有接到與日本相關的報導需求,卻是在日本發生了某某問題,美國要注意別發生同樣的情況,類似敲響警鐘一樣的報導。
韓國以日本的失敗為鑑
針對高齡者行蹤不明的問題,我接受了美國女性記者的採訪。我告訴對方,這個問題的背後,隱藏著僱用狀況嚴峻、不得不靠著高齡雙親的年金過日子的中高齡單身者增加的狀況。女性記者告訴我,在美國也有稱為「迴力鏢族」,即曾經一度離家自立,但因失業或離婚等原因而回到父母身邊的族群人數增加的問題,因此有人關心這個議題讓人非常高興。
此外,這位美國的女性記者,曾寫過與「日本進入人口減少社會,日常消費等內需降溫。其結果導致商店街的店鋪相繼歇業,造成『鐵門深鎖商店街』增加,廢棄的觀光設施等紛紛在全國各地出現」此一日本社會現實面的報導,向全世界介紹日本的現況。
他們非常渴望能夠寫些「在日本發生了如此精采之事」的報導,無法做到這一點令人感到十分遺憾。
覺得日本已然成為全世界負面教材的,難道只有我嗎?
先前所指出的「司法考試改革」或「夫妻別姓(不冠夫姓)」等問題,韓國也以日本的失敗為教訓,迅速地進行相關改革。限制法律研究所的招生員額,並採取不讓司法考試落榜者無處容身的措施。打造給予留學國外並取得學位者優遇措施的體制,促進國人赴海外留學。並且,廢除戶籍制度,進行承認夫妻同姓(與日本相反,韓國過去僅承認夫妻別姓)的改革,推動鼓勵男女平權、共同參與社會,以及少子化對策。隨著韓國完成這些改革,在結婚之時夫婦無法選擇同姓/別姓自由的先進國家,應該就只剩下日本了(即使是在戶籍相關規定嚴格的中國,結婚時也有選擇同姓/別姓的自由)。
當然,也有一派意見認為,日本的存在感低落也無妨,國際社會不關心日本也沒關係:日本的經濟規模夠大,只要照顧好國內市場、在國內進行貿易,就足夠支撐國家運作了。若說日本的科學技術不必勉強走在最尖端也無所謂、經濟停滯生活水準不斷被東亞各國超越也沒關係的話,也許沒有問題。
但是,若繼續這樣下去,有能力的日本人將不斷到海外尋求讓自己大展身手的舞台;遑論優秀的外國人了,連單純的國外勞動力都不願意到日本來發展,這些狀況發生的機會非常大。
這讓人不由得認為,日本甚至連要在全球化的世界經濟環境中適者生存、殘存下來都非常困難。
[1] 譯註:二○一四年世界人均GDP國家排名,新加坡排名第八,金額為五四七七六美元,日本排名第二十四,金額為三八四九一美元,香港排名第二十五,金額為三七七七七美元。
作者介紹│山田昌弘
一九八一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文學部。一九八六年東京大學研究所社會學研究科博士課程修畢。現任中央大學文學院教授,專攻領域為家庭社會學,嘗試以社會學觀點與方式解讀親子、夫妻、戀人等人際關係。將大學畢業後仍與雙親同住、持續單身生活的年輕世代稱為「單身寄生族」,使「不平等差距社會」一詞成為流行語,深植人心。此外,創造出「婚活」這個詞彙,搧風點火促成了婚活風潮。
立緒出版《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青貧浪潮與家庭崩壞,向下流動的社會來臨!》
http://www.storm.mg/lifestyle/120864


日本人的應急食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日本開始公開1億日元以上董事薪酬的2010年以後的歷史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