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December 20, 2015

平白實活的悲歌


平白實活的悲歌 日經中文網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 在日本,「個人」是很無助的。

大機構的力量太大,會想盡辦法令個人不依附機構就不能生存。

網路對遊戲公司 Konami 阻止前僱員小島秀夫出席遊戲界頒獎典禮表示憤怒。

12月4日,是遊戲界重要的獎項 The Games Award 2015 的頒獎典禮,最後拿下最佳動作/冒險遊戲、最佳音樂/原聲的Metal Gear Solid (MGS)5,就只得由遊戲中的角色Big Boss 的配音員Kiefer Sutherland上台領獎,而被稱為MGS 靈魂教父的小島秀夫,卻銷聲匿跡。

小島秀夫繼缺席 PlayStation Awards 2015外,再一次缺席大頒獎禮。

翻查網路的消息,兩邊的大會都沒有指出,小島秀夫這位神級遊戲製作人缺席頒獎禮的原因。但The Game Awards 2015 的主持 Geoff Keighley 就在介紹的時候,把所有事情都爆了出來。

原本受邀出席的小島秀夫,竟被 Konami 代表律師阻攔不得出席任何頒獎典禮,包括接受獎項。Geoff Keighley 説:「一個很有才華的製作人,不該無法出席接受榮耀」。之後,螢幕就轉載了小島的推特(Twitter),Geoff指小島秀夫此時正在日本觀看轉播,並與大家「在一起」。

之後,現場觀眾就發出了噓聲。華文世界的網民,都對 Konami 公司的做法,有很多意見。支持小島者眾,認為小島是「企業戰士」,為公司打拼卻得不到合理回報。支持Konami者則認為,也許小島是挾才傲物,挾拿著Konami 一些機密而令公司不得不在遊戲出世之前臨急換帥。

然而,當Konami 跟小島秀夫不歡而散,Konami 就雷厲風行,推行一些被視為是「奴隸式管理制度」:

一、午休超時未回公司者,名字會被公司於社內網發佈。
      二、全辦公室有監視鏡頭,目標並非保安,而是為了監視員工動向。
      三、被視為無能的員工會被調子波子機工場,甚至成為健身房的保安人員或清潔工。當中無能的「原因」,可能是在公司瀏覽已退職的小島秀夫的網站。
      四、所有 Like 過已轉工員工臉書的職員都會被「改組調職」。


大家都對Konami 的「規矩」,很有意見。然而,其實大家都知道,個人在日本社會,其實很微小。因為在他們的傳統文化中,你的成功,是你的組織的成功。你的失敗,就是你個人的失敗。組織是不會錯的。因為所有決定,都是「大家的決定」(みんなで決めたから)。

翻讀諾貝爾物理學獎2014年得主中村修二的《去做狂野的夢:反抗、戰鬥、單刀直入,中村修二的職場哲學》,看到他自己談及「藍光二極體」後,所面對的事情:「我在1993年時研發出藍色發光二極體,後來在1999年時辭去德島日亞化學的工作。在當時,綠色和白色的發光二極體也已經正式量産,再加上紫色半導體雷射技術開始應用化,因此日亞化學工業從名不見經傳的鄉下小公司,一躍成為世界知名的大企業……當時我對自己有辦法一個人研發出藍色發光二極體的事沒有顧慮太多,因此在沒有深入瞭解相關研發技術專利權的情況下辭職。但公司對於我這項能夠成為金母雞的研發技術,卻是在申請專利和登記專利時各給我10000日圓獎金而已。而當年的我只是個涉世未深的上班族,也從未向他們要求加薪。」

做到可以發明「諾貝爾物理學獎」級水平的發明,原來都只是得一萬日元(約六百參十港元)的獎金。中村的美國朋友聽到他的待遇,睜大雙眼對中村説:「但你這樣的待遇簡直就像是Slave(奴隸)一樣,日本企業是瘋了不成?」

之後,中村就被大家戲稱「Slave Nakamura」。以美國人的角度看,中村做出了「世紀大發明」得不到相應的報酬,更認為他只是做好的份內工作。

大家都説,在日本,你可以平穩過日子。一天一天平白實活,不會餓死,也不會發大達就是了。工作上,怎麼樣的老闆才是好老闆?員工受到什麼待遇才會被滿足?
      有些問題,也許再過一千年,都不會被解決了吧。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http://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tearoom/17287-20151210.html


亞洲家電市場誰主沉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ICCS ANNUAL DIRECTORY 201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