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rch 1, 2015

童年是不倒的王國



從火柴盒開始的理財觀
何麗玲45歲台灣春天酒店董事長

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婚了,我是跟著阿婆長大的。阿婆不在乎我考試成績好不好,而是看重每件事都要有規矩,比如坐著要挺胸,吃飯要吃得乾乾淨淨,東西必須整整齊齊……上學時,每天睡覺前阿婆都會把第二天要穿的校服認真疊好,壓在我的枕頭下,訓練我睡姿端正。到現在,我睡到天亮姿勢都不會變。
阿婆幫阿公管三家旅館,手上還有120個會,每天都會用火柴棒算會錢,我一臉茫然,她已經把總數加減好。念小學5年級時,阿婆就把會錢丟給我來算。正是從這裡,我對資金周轉有了認識。
念初中時,有個人開支票付會錢,連續幾個月跳票,阿婆帶著警察去抓人(當年有“票據法”,跳票要坐牢),我陪著去。警察找了半天,發現那個人彎著身子躲在衣櫥一角。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幕。
從那天起,我告訴自己,不用支票。我養成記賬的習慣,清楚知道每一分錢的運用。當了董事長,我還是天天記賬。
阿婆對我影響很深,她愛漂亮,我也愛漂亮,每天肯定要早起把自己打理得美麗動人。投資會成功,也是因為阿婆說:“任何投資,都要當作是最後一個火柴盒。”

童年是不倒的王國
張菲54歲台灣著名藝人

10年前我得了憂鬱症,為了找出癥結所在,決定讓自己倒退。我回到度過童年的新店溪畔、曾經就讀的新店國小、初中、五專,在此過程中,我連交通工具也還原,丟下奔馳,或搭公共汽車,或是騎自行車,走這一趟懷舊之旅。
好多回憶回來了。小學六年級時,我存了2塊錢,和費玉清搭車到新公園,高興得不得了,沒想到後來掉了1塊錢,回去的車錢不夠了,只好叫費玉清先回家拿錢。我從下午等到晚上,哭得唏哩嘩啦,他10點才來,說是忘了。
我從小愛講話,老師轉身寫黑板,我就跟同學講電影劇情,什麼《黃昏大鏢客》、《豪情七蛟龍》,講得活靈活現,有一半人都在聽我“說書”,我還會準時在老師寫完黑板前兩秒閉嘴,所以很少被罵。我功課不好,家裡又窮,講故事讓我很有成就感。
到了初中,終於有老師發現了課堂上的這種“小動作”,我不僅被揍了一頓,還被罰不能放暑假,我就是那時候學會抽煙的。上五專我又因為愛講話被罵,但這次老師告訴我:“你那麼愛講話,罰你參加演講比賽!”那是我第一次和好學生一起比賽,結果得了第二名。
那段自我探索的過程讓我獲益匪淺。在此之前,花了多年建立的王國突然瓦解了,我焦慮得不得了,但回到童年,整個人得以沉澱下來,也因此逐漸走出憂鬱。

長恨歌留在童年吧
王文華37歲台灣著名作家,
代表作《蛋白質女孩》

朋友介紹漂亮女孩給我,開場白總是:“王文華,很會押韻的作家,單身喔!”悲哀啊,原來活了37年,我只是個會押韻的王老五。我常想,如果小時候不是整天被關在家裡背唐詩,我今天不會是押韻高手,也不至於打光棍。
上小學時,老師逼全班背唐詩,不是五言、七言的短句,而是《長恨歌》、《將進酒》那種長篇。同學放學去玩耍,我卻在家裡猛背。說好聽點是用功聽話,其實是愛面子,怕背不出丟人。
但後遺症來了。青春期時,我不會打籃球、彈吉他,只會裝憂鬱,老在女孩的紀念冊上寫:“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搞得一副要死的樣子,把女生都嚇跑了。
出社會後,兒時背誦的詩詞,對寫作“押韻”幫助很大,卻依然毀了我的愛情。我一直以為世間男女,都像古人說的:“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結果都賦予愛情太多的責任,生死相許。三段感情,三個分手結局,都是我給對方太大壓力造成的。
如果可以回到寫畢業紀念冊時,重來一次,我一定會寫“跟你同學3年真愉快”。長恨歌,留在童年裡吧,不要陪我長大。

從小看盡醜陋面
朱德庸45歲漫畫家

人家都說我的漫畫酸溜溜,我不是故意的,因為我從小就看盡人性的醜陋面。
我小時候很自閉,又有閱讀障礙,所以被當成問題學生。上音樂課不會吹口琴,那個長得標致、腿又漂亮的女老師竟然給了我一巴掌。所以我的漫畫裡,醜陋的人都有漂亮的包裝。
我不喜歡人,只喜歡蟲,放假就在院子裡跟蟲玩一整天。我把兩個不同的蟻穴用糖漿連成一線,用放大鏡看兩群螞蟻交會的剎那,好有趣,它們會先嚇一跳,然後各自跑回去找工蟻,雙方大干一架,好像赤壁之戰。我還喜歡把蟑螂丟到柏油上,觀察蟑螂的反應,我家柏油桶有幾十隻蟑螂。
蟲玩完了,我只好觀察人。我常躲在巷子偷窺路人,然後幻想,例如看到美女就幻想她跌個狗吃屎,想到笑出來,鄰居都以為我是神經病。我還會跑去每一家門口按鈴,接著躲起來,連續好幾次,我發現大家反應都差不多,第一次若無其事,第二次有點懷疑,到了第三次就疑神疑鬼瀕臨抓狂。
這些觀察都成了漫畫的題材。我從小就畫漫畫,上學痛苦死了,漫畫是唯一出口。沒有漫畫,在現實世界中我活不到現在。

數龍眼,數出皮鞋王國
羅水木76歲台灣阿瘦皮鞋董事長

我會跑會跳會講話時,媽媽教我的第一件事就是算數。她把吃完的龍眼子洗乾淨,要我一個一個數,一、二、三數著龍眼,也就數出我對數字的概念。後來上學,我的數學成績總是最好的。
我不懂家里為什麼窮,只知道三餐吃不飽,衣服一補再補,我想要什麼都不行。有一天,爸爸帶我去逛街,路上有人賣甜不辣,大排長龍,我沒想要吃卻想要賣。回家我便跟媽媽說,我也要去賣甜不辣。那年我才6歲,媽媽沒笑我天真,只告訴我“做生意要實在”。
第二天我到學校門口叫賣,準備的甜不辣一下子就賣完了,賺了5分錢。我很驕傲,把錢拿給媽媽,媽媽開心的笑臉,激起我做生意的動力。
6歲起,我賣甜不辣、冰棍、水果、麵包,還自己擺麵攤,日積月累,逐漸抓住做生意的竅門,有時賣東西的收入,還超過爸爸一個月的工資。
年輕時,會感嘆自己只讀了兩年書,現在卻慶幸多年的買賣經驗,使我創造了台灣第一大皮鞋王國。

我的喜劇來自悲劇
趙自強40歲台灣如果兒童劇團團長

6歲前,我是跟外公外婆一起過的,那時沒電視沒電腦,最大娛樂是聽外公講故事:“從前從前打仗的時候……”故事開啟了一個世界,讓我著迷直到現在。
從小一個人玩慣了,我有點自閉。上中學後功課爛到不行,老師說考試不夠70分的,差一分打一下,我只考了40分,老師打得都喊累。剛開始時我還會哭,很難過,到最後只能傻笑,因為太糗了。
偏偏正值青春期,好希望同學接納自己,但同學都不知道該怎樣和我這個倒霉鬼相處,我只好耍寶。老師打,我就又跳又叫,同學看了就笑,我才發現,原來自嘲可以躲過快要過不去的痛苦。最棒的喜劇都來自悲劇,我的表演欲就是這麼來的。
那時不想上學,看到課本就想到被打的畫面,還好有童年記憶支持我,外公一個個生動的故事,外婆煮飯的身影,當時的聲音、氣味,一切都那麼美好。我對自己說,經歷過好的就不怕壞的,眼前的不順只是暫時倒霉罷了。
我相信故事對孩子是很重要的,現在也還很喜歡和孩子分享,讓自己回到那段單純快樂的時光。

不願再被遺棄
小潘潘30歲台灣藝人

爸爸投資失敗,小時候家裡窮,5個小孩我最好帶,日子過不下去的爸媽就把我送人,但一到養父家我就哭鬧不停,又被送回來,那年我才5歲。
因為窮,上學時,別人便當裡有雞腿排骨,我只有滷蛋豆腐乾,衣服要穿姐姐穿不下的。小學6年級我就到麵包店打工,心想只要幫忙賺錢就不會再被送走了。記得把第一份薪水交給媽媽時,我看到常常偷哭的她終於露出了笑容,很有成就感,從此愛上了賺錢。
那時爸爸常說:“老天爺會給人三次機會,要好好把握。”他曾參加歌唱比賽,得了第一名,郭金發是第二名,但爺爺反對他當歌星,沒想到後來郭金發紅遍大街小巷,他好後悔。
爸爸的故事對我影響很大。剛到黃任中家時,我才20出頭,也不知哪來的膽子,居然敢去大戶人家當管家。但我知道,只要盡力表現,就不會錯失良機。現在當藝人也是,很多工作是硬接下來,不管多困難都要撐下去。

http://www.xzbu.com/5/view-1945620.htm


龜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隨隨便便都一堆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