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5, 2015

益利輪船公司欠費輪船被扣滯菲案-2



中國時報


典藏地:國史館新店辦公室
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5e/ad/04.html
http://weba.drnh.gov.tw/front/showDetailArrange.jspx?id=40288149207e5a6a0120844f0f9f0575&synlist
---------------------------
裁判字號:72年台上字第4218號
案由摘要: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民國 72 年 10 月 21 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4 卷 4 期 500 頁
相關法條:  
商務仲裁條例 第 3 條  ( 71.06.11 )
商務仲裁條例 第 3 條  ( 75.12.26 )
要旨:
    中華民國進口玉米聯合工作委員會,與海外船務聯營總處代表益利輪船公
司所簽訂之本件傭船契約,及載貨證券,雖有仲裁條款之記載,但該委員
會係以自己名義為當事人,明○等四家保險公司所代位之進口商和○等數
家被保險公司,既非傭船人及託運人,僅為載貨證券之持有人,不受該條
款之拘束,即無商務仲裁條例第三條規定之適用。

    上訴人  明台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陳曉堂
    上訴人  泰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林坤鐘
    上訴人  第一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李儒聰
    上訴人  國泰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廖史眼
    共同訴訟代理人  林昇格律師
    上訴人  益利輪船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許文華
    訴訟代理人  徐傑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兩造對於中華民國七十二年三月十六日台灣高等法院
第二審更審判決(七十一年上更(一)字第一九四號)各自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兩造上訴均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由兩造各自負擔。
    理由
本件上訴人明台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明台保險公司),第一產物保險股份有
限公司(下稱第一保險公司),泰安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泰安保險公司),
國泰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泰保險公司)主張:(一)上訴人益利輪船股份
有限公司(下稱益利輪船公司)所屬惠利輪於民國六十六年五月八日自美國RESE
RVE港承運美國穀物商COOKINDUSTRJESINC託運之黃玉米四批,
其所簽發之載貨證券,關於和信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和信公司)部分所載重量為
四六六•二公噸,龍昌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龍昌公司)部分為三八○○•九九五
公噸,台榮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台榮公司)部分為四七五四•三九三公噸,大成
、長城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成公司)部分為四一七○•五九五公噸,而於六十
六年七月七日抵達高雄,同年十月二日卸載完畢,在卸載期間經萬商公證公司檢查稱
量之結果,計和信公司短少一六•二五三公噸,大成公司短少一四五•三九八公噸。
經南亞公證公司檢查稱量結果,計龍昌公司短少一三二•五一三公噸。經歐亞公證公
司檢查稱量之結果,計台榮公司短少一六五•七五公噸。受貨人除龍昌公司曾向明台
保險公司投保該批貨物之平安險外,餘均曾向明台保險公司投保各該貨物之全險。茲
明台保險公司已就上開損害,賠償和信公司新台幣(下同)八四、○二八•○一元,
龍昌公司六二二、五八九•五元,台榮公司八五六、六二一元,大成公司七五一、四
三九元。(二)益利輪船公司在同上輪次,又承運同一美國穀物商託運之黃玉米十三
批,其所簽發之載貨證券,關於泰興油脂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泰興公司)部分所
載重量為七六一•二五公噸,勝王貿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勝王公司)部分為三四一
•二五公噸,福祿壽飼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福祿壽公司)部分為二二八•九公噸,
四福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四福公司)部分為一○四五•七九八公噸,王聯發實業
有限公司(下稱王聯發公司)部分為二八四•五五公噸,富盈農物股份有限公司(下
稱富盈公司)為二五六•二公噸,旭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旭日公司)部分為四
二七•三四九公噸,豐年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豐年公司)一五九•六公噸,達盈
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達盈公司)部分為二八四•五五公噸,通順產業工廠股份有
限公司(下稱通順公司)部分為一四二•八公噸,六合飼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六合
公司)部分為三五一•七五公噸,欣農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欣農公司)部分為九
三七•六四八公噸,原欲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原欲公司)部分為七四一•二九八公噸
,亦於六十六年十月二日在高雄港卸載完畢,在卸載期間經萬商公證公司檢查稱量結
果,計泰興公司短少二六•五三九公噸,勝王公司短少一一•八九七公噸,富盈公司
短少八•九三二公噸。經歐亞公證公司檢查稱量結果,計福祿壽公司短少七•九八公
噸,四福公司短少三六•四五九公噸,王聯發公司短少九•九二公噸,旭日公司短少
十四•八九八公噸,豐年公司短少五•五六四公噸,達盈公司短少九•九二公噸,六
合公司短少一二•二六三公噸,欣農公司短少三二•六八九公噸。經南亞公證公司檢
查稱量結果,計通順公司短少四•九七八公噸,原裕公司短少二五•八四四公噸。以
上受貨人除原裕公司係向第一產物保險公司投保平安險外,餘均投保各該貨物之全險
,第一產物保險公司已就上開損害,賠償泰興公司一二四、六八八•七一元,勝王公
司五五、九六九•四四元,福祿壽公司四、一二四•九元,四福公司一八八、四二五
•九元,王聯發公司五一、二六八•二五元,富盈公司四六、一六一•九二元,旭日
公司七六、九九五•二四元,豐年公司二八、七五五•五八元,達盈公司五一、二六
八•○五元,通順公司二五、七二七•○五元,六合公司六三、三七七•○二三元,
欣農公司一六八、九四一•九八元,原裕公司一三三、五六五•六六元。(三)益利
輪船公司同上開輪次,承運同一美國穀物商所託運之黃玉米一批,其所簽發之載貨證
券,關於台安穀類飼料貿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台安公司)部分所載重量為一、四二
五•八九七公噸,於六十六年十月二日在高雄港卸載完畢,卸載期間經萬商公證公司
檢查稱量結果,計短少四九•七一一公噸,該台安公司曾向泰安保險公司投保該批貨
物之全險,泰安保險公司已賠償其損失二五六、九一四•四元。(四)益利輪船公司
承運同一美國穀物商所託運之黃玉米四批,其所簽發之載貨證券,關於展昌貿易有限
公司(下稱展昌公司)部分所載重量為一四二•八公噸,通發製油工廠有限公司(下
稱通發公司)部分為九五○•二四九公噸,榮利搾油工廠(下稱榮利工廠)部分為三
七一•六九九公噸,統一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統一公司)部分為五、四五二•六
四二公噸,亦於六十六年十月二日在高雄港卸載完畢,卸載期間經歐亞公證公司檢查
稱量結果,計展昌公司短少四•九七八公噸,通發公司短少三三•一二八公噸,榮利
工廠短少一二•九五九公噸,經萬商公證公司檢查稱量結果,計統一公司短少一九○
•○九三公噸。該等受貨人均向國泰保險公司投保各該批貨物之全險,國泰保險公司
已就上開之損害,賠償展昌公司二五、七六○•九元,通發公司一七一、四三五•八
元,榮利工廠六七、○六二•二元,統一公司九八二、四二九•一元。依行政院主計
處編印商品價格月報所載,六十六年七月間(惠利輪到達高雄時)之玉米市價每公噸
四、六六三元計算,本件代位求償之數額計:明台保險公司部分為一百九十九萬一千
三百二十四元,第一保險公司部分為九十六萬九千三百五十八元,泰安保險公司部分
為二十三萬一千八百零二元,國泰保險公司部分為一百一十二萬四千五百二十元等情
,求為命益利輪船公司如數給付,並加給法定利息之判決。
上訴人益利輪船公司則以:本件玉米為數量龐大之散裝穀類,在美國裝船係以蒲式耳
容量貨物之磅數換算公噸,非實際加以秤量,而在我國港務局谷倉,則用電磅及用小
磅秤,實際稱量,方法不同,難免發生磅差,且此種大量之散裝玉米,在裝卸過程中
,堆移、搬運、散落、飛灑等自然損耗,依經驗法則亦屬事所難免。又本件玉米既係
原封運交受貨人,該等保險公司就短交部分,不能證明為運送人或其代理人、受僱人
等對玉米之裝卸、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未盡海商法第一○七條所定應為
之注意或處置所致,益利輪船公司自不負賠償責任。再承運當時,惠利輪具有適航能
力,系爭貨物封艙後,中途並未啟艙,直航台灣目的港,已盡必要之注意,依海商法
第一○六條、一○七條及最高法院六十七年第四次民庭總會決議,對於散裝貨之自然
損耗,運送人亦無賠償責任可言。又本件傭船契約及載貨證券,均有仲裁條款之記載
,明台等四家保險公司不先提付仲裁,逕行起訴,尤非合法等語,資為抗辯。
原審依審理結果,以中華民國進口玉米聯合工作委員會,與海外船務聯營總處代表益
利輪船公司所簽訂之本件傭船契約,及載貨證券,雖有仲裁條款之記載,但該委員會
係以自己名義為當事人,明台等四家保險公司所代位之進口商和信等數家被保險公司
,既非傭船人及託運人,僅為載貨證券之持有人,不受該條款之拘束,即無商務仲裁
條例第三條規定之適用,況明台等四家保險公司逕行起訴,第一審法院以不合法為由
,將其訴駁回後,業經抗告及再抗告法院認其無須提付仲裁,將該裁定廢棄確定,亦
有該抗告及再抗告裁定在卷足稽。益利輪船公司猶以同一理由為辯,委無足取。次查
上開玉米係由美國陸上轉經海上運送來台,其於美國裝船時,乃以真空吸谷機吸取輸
送船艙後,再按每一蒲式耳之磅數,計算總磅數換算公噸,未經實際秤量。抵台卸載
時,則以自動吸谷機吸入倉內後,再以電磅砰量。兩地所用測重方法既有不同,其間
磅差即屬難免,而大量散裝玉米,於裝卸過程中,因堆存、搬運、散落、飛灑及裝卸
關係,亦必發生自然損耗及磅差。參酌歐亞公證股份有限公司對於六十一年起至六十
七年止進口玉米短少所作統計資料,及台灣區進口玉米聯合工作委員會所提公證資料
,應以短少百分之一•六三,屬於正常之自然損耗及磅差,於此部分,益利輪船公司
可免賠償責任。逾此部分,益利輪船公司雖謂已為海商法第一百零七條規定必要之注
意及處置,所有滅失屬於同法第一百十三條之情形,伊亦可不負賠償責任云云,然對
其主張滅失發生之原因,並非由於裝卸搬移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未盡必要之注意及
處置所致,實係航行或管理船舶之行為而有過失等事由所造成,既未提出確切證據予
以證明,且查惠利輪原係由油輪改建即將出售拆解之礦砂船,船內並無通風設備,益
利輪船公司用以運送上開玉米,因船體過大,無法通過巴拿馬運河,必須繞道好望角
,致費時二個月較原定期限延緩一月餘始行到達,又難謂其已盡運送人必要之注意及
處置,所為上開抗辯,即無足取。從而明台等四家保險公司就此部分請求益利輪船公
司按交付時目的港高雄玉米市價,即每公噸四千六百六十三元,分別賠償伊等損失,
詳如原判附表所示,即非無據。爰將第一審所為明台等四家保險公司全部敗訴之判決
,一部廢棄改判,一部予以維持,於法洵無違背,兩造上訴論旨,各指摘不利部分原
判決不當,求予廢棄,均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兩造上訴均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八十一條,第四百四十九
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七十二      年    十    月    二十一    日

 --------
裁判字號:69年台上字第349號
案由摘要:損害賠償
裁判日期:民國 69 年 02 月 08 日
資料來源:最高法院民刑事裁判選輯 第 1 卷 1 期 486 頁
相關法條:
    海商法 第 106、107 條  ( 51.07.25 )
要旨:
    進利輪運送黃豆之水濕腐壞部分,係因海水自損壞艙蓋滲入貨艙而造成,
此有歐亞公證股份有限公司函在卷可證,該進利輪之貨艙蓋既有損壞,運
送人於發航前即應檢查修復,運送人疏於注意,且對防水措施亦不予設置
,任令海水滲入造成損害,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六條第三款及第一百零七條
之規定,益利輪船公司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上訴人  台灣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嚴伯瑾
    上訴人  益利輪船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許文華
    訴訟代理人  徐傑律師
右當事人間請求損害賠償事件兩造對於中華民國六十八年十一月七日台灣高等法院第
二審更審判決(六十七年上更(二)字第六八九號),各自提起上訴,本院判決如左

    主文
原判決關於駁回台灣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請求益利輪船股份有限公司給付新台幣七
十八萬一千零四十九元七角二分及自六十四年七月十二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法定利率
計算利息部分,及該部分訴訟費用之裁判廢棄,發回台灣高等法院。
益利輪船股份有限公司之上訴駁回。
第三審訴訟費用關於上訴駁回部分由益利輪船股份有限公司負擔。
    理由
本件台灣產物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台灣產物保險公司)起訴主張:該公司承
保台灣省物資局於六十三年四月十六日自美國進口黃豆共計五三八三•二七四公噸,
委由益利輪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利輪船公司)以進利輪承運來台,在高雄港
卸載結果,發現短少九三•四二七公噸;另水濕臭豆一四•七○六公噸,按六成計算
損失為八•八二四公噸,兩共短損一○二•二五一公噸,業由該公司依保險契約賠付
被保險人八十五萬四千八百十五元零一分(新台幣,下同),依保險法第五十三條第
一項前段代位請求為命益利輪船公司如數賠償,並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六十四年
七月十二日)起按法定利率計算利息之判決;益利輪船公司則以:散裝貨於運輸途中
發生損耗,在所難免,至於濕豆,係因船行海上,風強浪大不可抗力之天災所致,並
非運送人之故意過失云云為抗辯。
關於短少部分:原審以運送人或船長就散裝貨之運送,於其發給之載貨證券記載重量
為「據告稱」,或「據告重」者,雖不能因此即謂其非為依海商法第九十八條第三款
所為之記載,但在此情況下,自然損耗及磅差等,足以導致重量不符之原因,既無法
避免其發生,則卸載之重量較之載貨證券記載之重量如有短少,衡諸一般情理,在某
種範圍內之短少,可證為非因運送人或其代理人,受僱人對於承運貨物之裝卸、搬移
、堆存、保管、運送及看守,應為之注意及處置有所欠缺所致者,運送人就該範圍內
之短少重量不負賠償責任,本件系爭貨物之短少率,依被上訴人提出之中美公證行有
限公司之公證報告,卸貨時短少九三•四二七公噸,尚不及裝運黃豆重量五三八三•
二七四公噸之百分之二(按為百分之一•七三),為數甚微,衡情應認係在正常之自
然損耗及磅差範圍之內,自難認為應由益利輪船公司負賠償責任,因將第一審命益利
輪船公司賠償此短少部分損害之判決廢棄改判,駁回台灣產物保險公司此部分之訴,
固非全無見地。惟查台灣產物保險公司在原審主張,本件載貨證券上,就貨物之重量
,並無「據告稱」或「據告重」之記載(見原審六十五年上字第一四一五號卷二一○
頁),原審就此未經斟酌其所提載貨證券之內容,遽謂在此情況下,自然損耗及磅差
難免發生,已嫌速斷,況查在實例上固承認自然損耗及磅差,但究竟因何發生載貨及
卸貨之磅差及自然損耗,亦未據原審調查說明,自屬理由不備,台灣產物保險公司上
訴求為廢棄此部分之原判決,非無理由;關於濕損部分:原審以進利輪運送黃豆之水
濕腐壞部分,係因海水自損壞艙蓋滲入貨艙而造成,此有歐亞公證股份有限公司函在
卷可證,該進利輪之貨艙蓋既有損壞,運送人於發航前即應檢查修復,運送人疏於注
意,且對防水措施亦不予設置,任令海水滲入造成損害,依海商法第一百零六條第三
款及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益利輪船公司自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至益利輪船公司提出
之適航能力及船級證明書等,不足為其對於承運貨物已盡裝卸、搬移、堆存、保管、
運送及看守應為必要之注意及處置之證據,是該水濕受損部分計一四•七○六公噸,
按百分之六十計算損失為八•八二三六公噸,以每公噸投保金額為美金二二○元計算
,計美金一、九四一•一九二元,以新台幣卅八元折合美金一元,計七萬二千七百六
十五元二角九分,此有中美公證行有限公司之公證報告、公證人呂芳國之證言、保險
單、授權收據等件可資證明,台灣產物保險公司業已如數賠付台灣省物資局,其據而
請求益利輪船公司賠償七萬二千七百六十五元二角九分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六
十四年七月十二日)起至清償之日止按法定利率計算之利息,於法洵屬正當,因維持
第一審命益利輪船公司給付之此部分判決,駁回其上訴,於法並無違誤,益利輪船公
司空言主張係因不可抗力之災害所致為抗辯,殊無可採,其上訴求為廢棄此部分之原
判決,非有理由。
據上論結,本件台灣產物保險公司之上訴為有理由,益利輪船公司之上訴為無理由,
依民事訴訟法第四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四百七十八條第一項,第四百八十一條,第
四百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六十九      年      二      月    八    日

 


    


M HOTEL, Singpore←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5.02.24 湾仔内の伝統市場(朝~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