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21, 2015

『故意開「芭樂票」給他人也會構成詐欺取財』


刑法第339 條第1 項所謂之詐術,並不以欺罔為限,即利用人之錯誤而使其為財物之交付,亦不得謂非詐欺(最高法院24年上字第4515號判例意旨參照)。又事實上之不告知, 然於社會交易上,並非在任何場合均值以刑法非難之,然依一 般不作為犯之原則,於法律上負有告知義務者,使對方陷於錯誤而交付財物,亦可成立詐欺罪。惟是否具有法律上之告知義務,非就公序良俗之評價標準或基於倫 理、道德、宗教
   、社會等理由而認定之防止或作為義務,均可認於法律上即負有告知義務,以免有違刑法罪刑法定主義之原則,即仍須視其不告知之程度是否已逾交易上所容認之限 度,是否逾越社會上可認相當之範圍。本件被告刻意隱瞞附表一編號1 至 3 所示支票均屬無法兌現之「芭樂票」乙事,且因該時支票均尚未跳票、拒絕往來,告訴人黃鏡如、姜玉桂誤信可藉由被告交付之支票取償,使渠等誤判被告之清償能 力而陷於錯
 誤,陸續分別交付現款予被告,被告此舉當已構成詐欺取財行為,其主觀上具有不法之所有意圖,至為灼然(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3年度易字第824號刑事判決)。
詐欺, 芭樂票

李志正律師
http://catsbylee.pixnet.net/blog/post/192495843


進項稅額憑證扣抵 延至十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頂樓戶未同意,大廈基地台判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