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10, 2014

企業交叉持股與改善之道




企業交叉持股與改善之道

許振明

壹、前言

        去年(民國87年)下半年,國內金融市場受企業財務危機衝擊,不但股市投資人之信心遭到空前的打擊,票券市場亦顯露骨牌式的信用破產跡象。而銀行因地雷股效應,逾期放款比率節節高升,台中商銀及泛亞銀行之經營權移轉,亦險些造成系統性的銀行擠兌風潮。

        在這一連串的金融危機中,最為人所詬病的,不外是企業財務危機。而造成企業財務困難的原因,雖與亞洲金融風暴而致景氣趨緩有關,然而企業不當的財務操作,係形成87年本土型金融危機的主因。其中企業不當的財務操作,並非僅發生在一兩家企業上,事實顯示,許多的企業都存在相類似的問題。換言之,企業財務問題並非局部性,而是全面性的。因此如果說我國企業財務出現結構性的問題亦無不當。

        企業財務結構問題包括交叉持股炒作股價、大股東公司負責人挪用公司資產、過度使用財務槓桿、股票質押借款炒作股票等。這些財務操作策略,不但使企業資金大量擴張,形成資產泡沫。而隨著資產泡沫破滅,公司受連累而陷入經營困境,同時亦危及金融機構之安全,對於金融穩定造成威脅。

        本文旨在探討企業交叉持股之財務結構可能產生的利弊,並檢討日本及南韓之企業革新措施,並提出我國關係企業交叉持股規範建議,及探討關係企業之發展模式。

 

貳、交叉持股制度

        民國86年6月25日公布實施之「公司法」,增訂關係企業章,其中增加條文包括第369條之1至第369條之12。對於關係企業定義為獨立存在而相互間具有控制與從屬關係的公司或相互投資之公司。前者例如控股公司及母子公司,其中母公司持有子公司股份足以控制表決權者。而相互投資公司則指兩家公司彼此各持有對方具表決權股份達三分之一者。

        由上觀之,「公司法」之關係企業章僅針對母子公司及股權達三分之一之相互相投資公司之行為有所規定,至於一般性之交叉持股,並未加以規範。

        依「公司法」第167條有關公司對股份之收回、收買或收為質物,原則禁止,違法之公司負責人則有刑事制裁。有關子公司購買母公司股票,地檢署已判決否定準用第167條之規定,做不起訴處分。

        由於上述子公司持有母公司股票並無違法,於是許多上市及上櫃公司因無法買回自己股票,遂紛紛以子公司買母公司股票,形成交叉持股盛行現象。

1. 交叉持股與關係企業

        所謂交叉持股,係指兩個以上的公司,基於特定目的之考量,互相持有對方所發行之股份,而形成企業法人間相互持股的現象。

        公司法人間單方面持有他公司的股票而成為該公司的股東,可視為企業轉投資之形式。企業轉投資為多角化經營所必需,只要不違反正常經營目的,沒必要加以限制。但「公司法」第13條對轉投資金額亦給予適當限制。其中規定一般有限股份公司轉投資其它有限股份公司不得超過本公司實收股本百分之四十.不過亦有除外規定,例如:若投資對象為投資公司或公司章程另有規定,及經股東會決議通過者,則不受投資總額限制。

        上述除外規定,事實上不太適合國情。以我國目前至少有98%為中小企業,企業主多能掌控超過50%以上之股權,因此以股東會決議為例外許可,已使轉投資限制形同虛設。

        而以專業投資為目的之投資公司,究竟從事金融投資或實質投資?「公司法」第13條並無明文規定。而這是目前企業財務及股市潛在危機的亂源。

2. 交叉持股之優點

        企業交叉持股的目的,第一,公司間得以藉由交叉持股的機制,建立公司法人間相互持股的聯盟,實質取得相對多數之股份表決權,具有維持公司經營權的安定作用。換言之,交叉持股具有穩定經營層股權結構,避免市場派或非本業人士介入,掏空企業資金。例如:台塑及南亞藉相互持股鞏固經營權。其它許多企業集團亦有相同現象。

        其次,交叉持股可使專於本業經營業者全力投入事業,無須顧慮經營權問題。例如:聯華電子成立初期,東元電機透過交叉持股方式,使聯電得以全力投入本業經營。

        第三,公司間可藉由交叉持股形成策略聯盟,維持企業間之技術、研究發展或行銷通路等之合作關係,達到提昇企業優勢。例如:中心與衛星之上中下游廠商之交叉持股,可以達到穩定原料供應及出貨品質。

        第四,企業間藉交叉持股特殊關係,策略聯盟企業或相互股資公司或母子公司等關係企業,得以於適當時機,介入股市以維持股價安定。尤其是發行新股或轉換公司債進行資金調度時,公司法人間之交叉持股常可收受未銷售罄的股票,達到蓄水池之緩衝效果(buffer effect)。

3. 交叉持股之弊端

        第一,雖然上市及上櫃公司可藉由交叉持股達到諸多利益,然而由於「公司法」第167條未能針對子公司藉由購回母公司股票加以規範,以致企業集團藉子公司炒作股票,拉抬股價,影響證券市場正常運作。

        其次,在企業增資時,交叉持股可能僅在帳面上使企業因相互投資而虛增資本,而實質資本並沒有增加。實際上,公司因交叉持股買回股票,彼此間應視為減資。而企業間交叉持股,使經營者永遠控制公司,脫離一般股東支配公司原則。

        第三,交叉持股過於盛行,將抑制證券市場正常成長,有礙大眾儲蓄意願。此乃因公司法人雖正常相互持有股份,惟將造成證券市場持股過於集中於公司法人。況且這些公司法人為穩定經營權,常大量長期持有股份,造成證券市場籌碼供給不足現象。對於證券市場發展及民眾儲蓄意願有不利影響。

        由上觀之交叉持股對實質經營有正面作用,但對於證券市場之發展及運作卻存在不利影響力。

 

參、公司財務危機與交叉持股

        企業交叉持股炒作股票,固然短期間可獲利,但隨著證券市場全面性走軟,股市系統性風險遂使投機者套牢,而致公司財務出現危機。

        一般上市公司負責人不務本業,挪用公司資產,並配合子公司交叉持股炒作股票,而導致母公司財務危機的過程,大略情況如下:

        首先,負責人或大股東挪用母公司資產,藉子公司為母公司護盤。當資金不足時,母公司進一步要求現金增資,然後繼續將資金輸入子公司炒作公司股票。一直到股價無法支撐造成崩跌時,子公司資金用罄,遂釀成母子公司財務危機。

        其次,上市或上櫃公司與其它公司交叉持股策略聯盟,藉此炒作股價並吸引股市投資人追價,牟取利益。

        第三,借殼上市,利用未上市母公司盈餘灌注上市子母公司,使其EPS上升。造成股價上漲效益。然後大股東再循上述途徑,利用股票質押借款或以投資公司護盤炒作股票。

        依據證期會及證券交易所根據上市上櫃公司申報子公司資料及訪查顯示,從去年(87年)10月至今年4月,異常上市公司約有50家。其中約有30家,大約6成之公司確實有挪用公司資產、利益輸送或虛偽不實,而移送檢調單位。這些公司多與轉投資或負責人從事股票炒作有關。由以上分析可知,交叉持股確實可能造成股票炒作及公司財務危機結果。

        而民國80年代中期以來,我國各企業盛行之策略聯盟,將一些利潤來源未必相同,且企業文化差別頗大的廠商,勉強拼湊,美其名為多角化經營,實際上係藉交叉持股方式支撐企業集團。這種新興企業集團之財務操作方式,一方面藉由交叉持股增資以取得資金,另一方面經由銀行、證金公司或丙種金主質押股票融資。而為了取得更多資金,將股票價格炒高,除可吸引投資大眾認股外,亦可容易由銀行取得資金。於是在財務槓桿急速拉高、企業不務本業進行聯盟及併購借殼上市,挪用公司資產及掏空公司資產不斷發生。

        這種情形,在經濟繁榮時,極易形成股市泡沫。企業易以藉印刷股票換取鈔票。然而一旦外在環境不利經濟,景氣趨緩將使股市退燒,使高股價維持日益困難,終於出現資金週轉失靈。不但影響本身財務,連帶亦使連盟企業及關係企業財務陷入困境。更甚者,亦拖累銀行及票券金融公司之信用狀況,形成信用擠壓及銀行惜貸現象。金融信心不足及經濟不景氣遂構成惡性循環。

 

肆、企業集團之財務危機

        由實際資料顯示,自87年10月至88年1月止,計有禾豐、安鋒、漢揚、新巨群、廣三、宏福、瑞聯、中精機、東隆等19個企業集團財務周轉失靈,波及銀行的不良債權約達2,200億元。這些出問題的企業集團,多數與多角化經營及交叉持股炒作股票有關。

1. 禾豐集團

        禾豐集團國產汽車旗下的磊鉅實業,於87年11月2日違約交割五億多元後,禾豐集團的財務危機乃全面爆發。國產汽車股票長期由禾豐集團下子公司護盤,股價維持在60元價位。87年汽車同業之裕隆及中華汽車收益每股純益達2.6元及3.6元,股價僅40元及60元,但國產汽車每股純益卻不及一元。國產汽車股價明顯脫離基本面。雖然國產汽車已朝控股公司發展,轉投資企業可能有許多收益,但利用子公司護盤,並以股票質押向銀行、證金公司及丙種金主借款,則是交叉持股釀成財務危機的例子。

        國產汽車全盛時期共有51家子公司,其中涵蓋範圍遍及汽車業(例如:國產及磊鉅)、物流業(例如:全家便利商店、吉野家、中法食品)、營建業、資訊電子業(例如:中磊、晶磊、翔準光罩等)、租賃業(例如:安信租賃、欣格租賃)、休閒事業(例如:夏威夷Hilton Waikoloa Village飯店)、文化事業(例如:太倉文化)。由於擴張太快,財務槓桿偏高,再加上長期投資成效須一段時間才能顯現,財務壓力乃加重。在財務壓力下,以短期投資股票及以子公司進行股票護盤,避免質押股票遭到斷頭命運,此乃下策。

        由上分析可知,國產汽車公司之關係企業頗多,雖然國產汽車已朝控股公司發展,然而由於關係企業間財務往來過於複雜,欠缺透明化,以至於該公司於87年11月底向「協助企業經營資金專案小組」申請紓困時,並未獲得通過。根據小組決議因國產公司對於大股東及關係企業等關係人間之重大交易事項,未能揭露或釐清,故紓困小組不受理申請案。

2. 漢陽集團

        國揚實業公司亦與國產汽車有類似情形,因而紓困案亦未獲得通過。國揚財務問題與漢陽建設集團借殼入主上市有密切關係。而借殼上市風盛行源自民國85年。民國84年證券交易所修改上市公司審查準則,對營建公司訂定比一般企業更嚴格的上市標準。即最近兩個會計年度內,營建收入占總營業收入20%以上,或營建毛利占總毛利20%以上,或營建收入或營建毛利所占比率,較其他營業項目為高者,除了符合一般上市審查準則外,還必須符合超過8個會計年度之設立登記時間;五億元以上之資本額及盈餘淨值須達資產總額30%以上等。

        所謂借殼上市,係指還未具股票上市資格的公司,從集中交易市場購得上市公司股票並取得經營權,然後將未上市公司和新取得經營權之公司的業務結合,製造更多獲利能力。這就是市場派打敗公司派取得經營權的變種。84年10月漢陽建設入主國揚後,幫國揚製造業績並炒高股價,使國揚股價由10元飆漲至40多元。

        由資料顯示,漢陽集團關係企業達17家,其中借殼上市之公司包括國揚、廣宇、漢來飯店、漢神百貨。而投資公司的關係企業包括漢華、三功、承陽三家。漢陽不但利用投資公司護盤炒股票,且最後還試圖掏空國陽公司資產。

3. 新巨群集團及廣三集團

        新巨群集團亦是另一借殼集團,其包括7家關係企業。營業包括營建、電子、金融等。被借殼公司有亞瑟科技、台芳營建、普大電子。這7家公司上又設有4家控股公司,分別為新巨群公司、新巨群投資、新世紀投資、新通產投資等公司。此外,亞瑟、台芳及普大均設有子公司為投資公司,負責操盤這三家公司股票。其以子公司炒作母公司股票與漢陽集團相似。

        廣三建設入主順大裕亦是借殼上市例子。而廣三集團入主台中商銀後,挪用100多億元資金,並藉六家投資公司炒作順大裕股票,最後爆發巨額違約交割,引起台中商銀擠兌及廣三集團關係企業財務危機。

 

伍、日本及南韓之集團企業制度改革

1. 日本公司組織之改革

        台灣之企業集團係仿效日本之集團企業(keiretsu),而與南韓之財團(chaebols)相似。日本之集團企業乃是各種企業間之資本、營運及隸屬具有緊密關係。例如:三菱、三井、住友、第一勸業、芙蓉及三水等六大財團。這些集團所屬之企業,通常都經過交叉持股互相結合在一起。不過日本企業集團的特色在於所謂「主要來往銀行」(main bank)為集團各企業的股東,亦為各企業之資金的主要供給者。主要銀行透過房地產為擔保品給予集團內之企業融資。因此各集團企業及主要銀行形成一個網狀的資本結構。此外,各集團藉著所謂「經理會」的水平運作,形成非正式之聯合壟斷。例如:全曜會、月曜會、芙蓉會、三水會等。根據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之調查,1994年日本各大企業集團平均交叉持股之比例為22.2%。

        上述日本企業集團之企業間水平整合,與台灣第一代企業集團極相似。如今台灣部份大企業集團多擁有金融機構,比日本財團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銀行法」第33條明白規定關係企業貸款須十足擔保品,但房地產價值高估似乎是常態。因此企業集團及所屬銀行間之利益輸送是難以禁止。

        日本除了水平式之集團企業外,新興產業亦透過衛星企業之垂直整合,形成母子公司之企業集團。例如:鋼鐵、汽車、家電及電子等行業。這些新興企業集團內之企業亦透過交叉持股形成鞏固的資本結構。同樣,它們亦有核心銀行做為主要銀行。

        最近亞洲金融風暴發生,日本集團企業財務危機拖累銀行,壞帳達七十餘兆日元。再加上房地產不景氣,銀行不能處置抵押品,對於銀行更是雪上加霜。這種情形,亦反應在具有財團背景之台灣金融機構上。去年泛亞、台中商銀、中央票券及宏福票券之易主,即是受集團不良債務之拖累。

        根據1998年日本長期信用銀行研究顧問公司針對日本公司制度邁向21世紀所需改革之問卷調查,無論公司或一般專家學者都認為公司之訊息揭露應加強,終身雇用制及按年資支薪雇用方式亦應改變。不過針對主要往來銀行制度之改變問題,雖然一般學者專家贊同修正超過不贊同者達七成;但公司持反對態度超過贊同者達四成。而企業集團組織是否應改變,學者專家認為應改變者比不應改變者多出六成;但公司持反對者比贊成者多出7%。有關交叉持股制度是否應改變,贊成者超出反對者,在一般專家學者方面達八成,而公司方面僅3%(參閱OCED Economic Surveys:Japan, 1998)。

        由上觀知,多數日本公司仍反對改變現行企業集團組織形態,尤其是主要銀行制度。因此雖然日本已通過控股公司制度,然而多數上市公司仍不願採用此種美國式之企業集團制度。一方面,此與日本企業集團根深蒂固偏愛之主要銀行及母子公司式的關係企業制度有密切關係。

        另一方面,讓各公司獨立於集團運作,事實上有困難,因為許多集團企業的資產合一,分割困難。而公司資產及運作獨立,亦不利企業集團的賦稅負擔。畢竟集團總營收利潤之稅負低於個別公司利潤加總之稅額負擔。這就是第一代企業集團普遍反對控股公司制度的主因。

        不過,新興產業企業集團,因為企業國際化,許多家電業已將零組件工廠移至海外。而汽車業向外國衛星工廠購買零星組件亦數倍遞增。因此這些產業具有國際競爭力優勢。企業集團已漸走向美式控股公司模式,對於鼓勵個別企業創新及提高決策管理效策助益頗大。

        由上分析可知,日本公司組織,已逐漸轉變。傳統水平聯合之企業集團,仍然較偏愛維持傳統關係企業模式,以享受規模及範圍經濟及多角化經營的好處。惟其缺點在於缺乏創新及國際競爭力、企業管理一元化、及欠缺機動反應之管理能力。而新興垂直式之企業集團逐漸走向多國籍公司集團之控股公司模式,其創新及國際競爭力高,且集團下之公司均能獨立運作,管理決策具有極大機動能力。

        一般而言,日本式的企業集團制度在公司經理人及董事會間的關係十分模糊。董事會原是代表股東行使公司所有人的權力。不過,由於日本企業集團之董事多數由公司內部人員升任,因此董事會並不能有效監督公司之執行業務之董事長及常務董事。換言之,董事會受公司大股東控制,並不能有效監督經理部門。而主要銀行受與公司大股東有密切關係,亦難公正客觀的監督公司經理部門運作。

        如何引進外部董事,並增加外部董事席位,為日本上市公司改革的主要方向(例如:Sony公司即裁減三分之二董事,而改聘外部董事)。此外,自1993年起,為加強公司稽核功能,避免受董事長的控制,日本證券主管當局已要求上市公司應設立外部稽核。

2. 南韓公司組織之改革

        南韓企業集團(chaebols)之形式,亦與日本式企業集團相似,最上層有一中央決策單位,負責策劃與協調,與台灣之企業集團總部相當。南韓企業集團市場集中度極高。例如:前五大集團1997年之銷貨占製造業及礦業銷售額之 15.7%,而前30大集團占34.1%(參閱OECD Economic Surveys : Korea, 1998)。

        這些企業集團之關係人持股比重極高,其中在1996年前30大集團之關係人持股比重達44.1%。而現代、三星、大宇及LG等集團之關係人持股,在1995年分別為60.4%、49.3%、41.4%及39.7%。持股關係人包括企業集團家族及集團內之關係企業。不過,南韓在1987年之「獨占規範及公平交易法」禁止企業集團關係企業交叉持股。關係企業之持股限制在其資產之40%。關係企業間之貸款保證亦有上限。1984年以來銀行對於企業集團之貸款亦在信用管制。

        僅管南韓法令對於財團諸多限制,然而自1991年南韓政府採取之專業化政策,要求前五大財團專注於核心事業,條件是避免上述信用管制及關係企業持股限制。因此造成大企業集團與銀行掛釣現象,為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埋下種子.

        雖然南韓企業集團無法直接掌控銀行,但它們大多擁有保險公司、證券公司及商人銀行,可以由資本市場及外國金融市場取得資金。例如:1995年前30大企業集團平均都至少擁有證券公司及非人壽之保險公司各一家。

        亞洲金融風暴發生後,南韓政府要求切斷企業集團關係企業間之直接關係,各公司應獨立運作,包括財務及經營管理決策之獨立性。同時加強關係企業財務報表透明化及公司董事會職權。而控股公司制度亦逐漸被考慮以取代原先之企業集團制度。例如:三星及LG兩大集團已廢除集團總裁,允許集團下之公司董事會獨立決策而使各公司自主權。同時集團之公司之資本結構亦大幅度調整,由原先仰賴高度槓桿改變為股權融資,以增加公司淨值。此外,這些大企業集團採取緊縮業務而專注3至6種本業。並且引進外資持股,以加強股權結構及國際競爭力。例如:大宇汽車與美國通用汽車之合作計劃業已展開。

 

陸、交叉持股制度之規範

        由以上分析可知,企業藉交叉持股從事股票炒作,為87年下半年企業財務及金融危機產生的主因。企業之交叉持股,均可視為廣義的關係企業,有別於「公司法」對於關係企業的定義。而關係企業與企業集團化有關。

        是否企業集團化有害經濟發展及金融穩定?由前面分析可知,企業集團化對於企業多角化經營及維持經營穩定甚有助益,惟可能對於公司財務及管理自主性及整體金融穩定產生不利影響,其中又與企業財務操作有關。為杜絕不利金融穩定因素,避免企業藉交叉持股炒作股票,並加強集團之企業之獨立自主性,財經主管當局有必要檢討「公司法」及「證券交易法」等相關法規之修訂。並嚴格控管上市上櫃及現金增資計劃及現金增資的資金流向。

        首先,仿照南韓,嚴格限制交叉持股。對於策略聯盟所需之垂直整合,交叉持股之股份應採集保方式申報處理。而水平之關係企業應禁止交叉持股。

        其次,禁止關係企業買回母公司股票。即修訂「公司法」第167條,公司不得自行或透過從屬公司或相互投資公司將股份收回、收買或收為質物。

        第三,禁止公司轉投資於證券買賣為主之投資公司。即修訂「公司法」第13條,排除金融及財務性之投資公司。

        第四,關係企業合併營業報告書及合併財務報表應於營業年度終了編製。因此應修訂「公司法」第369條之12第三項規定,不僅及於控制及從屬公司,相互投資公司亦應納入管理。此外,海外關係企業亦應納入規範。

        第五,上市上櫃公司之董事會應設立外部董事席位達一定比例。此外,上市上櫃公司亦應於董事會設立總稽核,以有效監督公司財務狀況。

        第六,對於上市上櫃公司現金增資所募集資金流向,應嚴格追蹤控管,避免充當股票炒作資金。

        第七,限制股票質押借款比例,此包括個別公司之股票及關係企業股票質押比例之限制。而質押股票價值不應以市場價值為基準,應以會計師簽證後之財務報表之淨值為計算標準。

        第八,關係企業因多角化經營或垂直分工之交叉持股,於轉讓持股時應向證券主管機關申報。

        第九,避免企業集團利用關係企業交叉持股長期控制董事會,並提高董事會獨立自主權,對於交叉持股之表決權限制應更嚴格。相互投資之股份表決權由現行之三分之一降為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而從屬公司持有控制公司股份之表決權應取消。

        第十,「公司法」第13條轉投資之規定,無異是鼓勵公司制度採行母子公司之企業集團制度。因而雖然關係企業章之控制及從屬公司之規定可應用至控股公司之設定,實際上控股公司之制度難以推動。因此,我們建議應仿照日本,推動控股公司制度之建立,俾提高企業集團所屬公司之獨立自主性,以便適應高科技時代產業創新及靈活有彈性的管理決策之高度競爭環境。

(許振明,國立台灣大學經濟學系所教授)

http://www.twse.com.tw/ch/products/publication/download/0001000035.htm
====================
中國時報》1998.11.21

國揚又傳轉售股權給侯西峰

 【記者劉心陽台北報導】外界質疑國揚實業涉嫌掏空六十億元資產,替前任董事長侯西峰解套,昨日又傳出國揚將旗下環球證券及漢神百貨股權轉售給侯西峰,並將認列三億多的處分損失,引發外界更深的疑慮。不過國揚副總邱福枝廿日表示,國揚買入侯西峰個人投資事業股權,是為支持侯西峰替國揚護盤,但侯西峰確實已經一毛不剩,至於國揚同時將漢神百貨與環球證券股票轉售侯西峰,則是為了資產交換,補足六十多億元交易的差額。

 國揚實業本月十八日宣佈該公司在十月三十一日以六十多億元,從原董事長侯西峰等人手中買入侯西峰個人投資事業持股,並同時轉售漢神百貨股票給侯西峰,由於這兩筆交易並未依法在兩日內公告,更在侯西峰十日宣布個人出現財務問題後才公告,也引發外界質疑此筆交易的目的與真實性。

 不過最令外界質疑的,就是國揚十九日再度公告於十一月六日,將國揚持有的環球證券股票轉售侯西峰,可是國揚花了六十億元向侯西峰購買的三家投資公司卻是品質堪慮,擁有大量跌幅頗深的廣宇、福益與二十五%國揚股票。特別是國揚買回自家股票部分,不但實質資本大幅縮減,更將認列沈重的跌價損失,但是侯西峰卻拿走國揚最值錢的漢神與環球股票。

 對於外界質疑國揚實業有幫助侯西峰掏空公司資產的嫌疑,甚至又把國揚最值錢的部分輸送給侯西峰一事,邱福枝表示,國揚賣出漢神、環球,只不過是以股易股,與侯西峰進行資產交換,補足三家公司股權不足的部分,所以這筆交易中,侯西峰用來護盤的資金並不到六十億元。

 對於外界質疑為何不將這筆鉅額資金透過國揚子公司逕行護盤,卻要購買侯西峰旗下的投資公司迂迴護盤,邱福枝表示,這是基於時效考量,國揚要再成立子公司,在當時股價岌岌可危的情況下,實在是緩不濟急,所以只好將資金交付侯西峰。不過國揚買下的三家公司都是侯西峰個人資產中品質較好者,這點可禁得起檢驗,未來也還可以再賣回給侯西峰。

 邱福枝強調,雖然這三家投資公司持有的廣宇、福益以及二十五%國揚股票的價格已經下跌,但是這些資產都在,沒有所謂掏空公司資產的情形,如果將來國揚獲得轉機,股價能夠維持,這些資產仍舊有其價值。至於發生大股東耗盡資產仍無法支撐股價,也不是他們所樂見的,只怪他們當初太看好國揚股票的未來。

 至於這些交易的詳細內容,邱福枝指出,國揚在十月三十一日,取得漢華投資八四四三萬九千股、總金額十七億八一六一萬九千元,交易相對人包括侯西峰、侯西峰的配偶李琇瑟、承揚投資公司、陳秀珍、涂漢泉。同日國揚並取得承陽投資股票一千九百九十萬股,總金額七億九千六百萬元,交易相對人是侯西峰、李琇瑟、漢華投資。

 同時,國揚實業取得三功投資股票十七萬餘股,總金額三十四億六四九二萬元,交易相對人是侯西峰和李琇瑟。取得漢聯建設公司股票一○三二萬餘股,總金額是五億○五八二萬元,交易相對人是侯西峰、李琇瑟和侯西隆。

 不過國揚實業當天也出售環球證券股票二六三○萬股,總金額是三億五三四二萬元,售予侯西峰、富邦人壽、富邦產物保險,處分損失是三億二九○七萬餘元。並將漢神股權一億元出售給侯西峰,處分利益九○六萬元。
=========================================


    《中時晚報》1998.11.10

    侯西峰個人危機 財部不紓困

     【胡文豐/台北報導】 對於漢陽集團董事長侯西峰個人跳票5千萬 一事,財政部長邱正雄以堅定的口吻表示 ,下午將要求證期會監管漢陽旗下企業股票交 易狀況,若有異狀,會要求漢陽企業公開說明 ,而財政部不容許個人掏空公司資產,否則將 嚴厲處分。

     邱正雄今早參加中美工商聯誼會,與國內產 業龍頭,及美方來台訪問的高層官員及台灣 美商企業高級主管舉行圓桌會議。

     邱正雄表示,目前來看侯西峰的跳票是個人 財務發生狀況,與公司沒有關係。而即 使是大股東,侯西峰的財務也必須與公司財務 分開。

     他指出,公司是屬於法人,公司的財務不能 流向個人,侯西峰個人跳票的財務危機,和企 業經營困難無關,財政部不會出面協助紓困。

     至於侯西峰的跳票是否影響國揚實業的資金 或有關股票移轉,邱正雄表示,今天下午將要 求證期會與證管會,就國揚相關上市公司的財 務處理情形進行了解,若有異狀,將加以監管 並要求公司公開說明。

     邱正雄強調,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個人不能掏 空公司的資產,否則是違法的,財政部絕對嚴 處不寬貸。

     假芝雲/台北報導

     財政部常務次長陳沖今天早上 呼籲銀行, 在此時如果不放心要對國揚抽 銀根,應將侯西峰個人和國揚企業部份分開考 量,而他也認為侯西峰應將個人和企業間的資 金往來狀況交代清楚。

     根據初估,單單國揚實業一家公司和國內銀 行的往來負債就高達160億元,侯西峰公開坦 承 財務瀕臨 破產,立刻引起國內金融界及財經單位 的高度注意。

     而財政部長邱正雄今天早上也再次宣示, 行政院成立協助企業經營資金專案小組 「救急不救窮,救法人不救個人」的 原則,邱正雄表示, 跨 部會專案小組只對發生財務困難的企業做紓困 ,個人部份則不予以處理;而據了解,國揚企 業到目前為止並未向跨部會的企業紓困專案 小組提出紓困申請。

     陳沖今天早上表示,雖然國揚和國內銀行往 來借貸金額相當高,但是據了解,國揚 債權分散,風險 影響不會太大,但是陳筻也指出,如果像國 揚這樣的集團愈來愈多,對國內金融市場當然 是一項負面衝擊。

     陳沖指出,目前國內幾家傳出財務危機的企 業都有一個相同特色,都是負責人有不合常規 的理財行為,他認為這些負責人應盡快釐清個 人和集團之間的資金往來狀況,陳沖說,如果 侯西峰個人和國揚關係企業間的財務往來單純 ,就像駕駛開車一樣,駕駛不好只需要換駕駛 就可以,不必換車;但是他也指出,如果大股 東或負責人和企業之間的財務勾結相當複雜, 影響就可能會很大。

     至於國揚實業和銀行往來借貸金額160億元 ,金融機構是否會因侯西峰個人財務周轉而在 此時緊抽銀根,陳沖表示,相信金融機構應該 也很清楚,在此時緊抽銀根對彼此都沒有好處 ;至於侯西峰個人宣佈破產,是否會引發銀行 恐慌,甚至進而處分國揚及侯西峰個人向銀行 借貸時所抵押的擔保品,陳筻指出,這還需要 複雜的法律程序,而且一定要認定清楚個人和 企業之間的關係,分開處理。



http://forums.chinatimes.com/report/money/gov/111001.htm


快速瞭解創櫃板←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銀行96年12月底止一億元以上呆帳戶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