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ugust 5, 2009

父親(二)






父親的字跡


這篇文章作者的記憶中,  是父親喜歡看水滸傳及西遊記, 燈下閱讀的身影.
我很深刻的印象 , 則是這位父親經常使用
全英文版, A4尺寸
包括精裝本及檔案夾;
各厚達千頁的各種航海手冊及日誌,
以及經常傳送英文電文.
也許那時 ,妹還小 ,對外文書較沒印象吧.

文中的二姐是我, 不過, 我不是最堅強獨立的. 我是最不長進的.
我2009的懺悔文.



-- milk100 @ 父親節 2009 --
980715
**********************************************


--轉載文章  節錄--

至於家中最堅強獨立最能幹的二姐,
她那時候恰巧在北部唸書。
----------------------------------

記得那是一個六月的午後,
陽光在屋外狂肆的喧囂著,叫得聲音都啞了……
二姊提著一個大大的行李袋,從學校回來。
父親那天的心情顯得格外愉悅,還露出許久未曾出現的笑容。
雖然,他的笑容看起來是那樣的單薄……
我想,他一定是看到了二姊回來,所以很高興吧!
一直以來,二姊是他最疼愛的小孩,

他,一定是非常思念二姊。

那一天,我也好高興,因為二姊回來了,這樣爸爸就會快樂了!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天的快樂心情,直到現在都還深深鐫刻在我心版,
或許是因為父親單薄的笑容,或許是因為我知道二姊可以分擔我的壓力……,
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父親用著充滿希望的口吻對我們說他想要輪胎的內胎,
讓我深深深深的以為他的病一定是好多了……

我永遠也忘不了,他那一天充滿著希望的,快樂的眼神……

------------------------------------------

要是我的胸被剖開,悲傷就會汩汩流出,淹沒了全世界……
為什麼那麼多的悲傷,
竟可以躲在一個如此弱小的18歲女子的身軀裡呢?
而這種悲傷,竟然又夾雜著自責與後悔,
同時又有一點點解脫的複雜情緒……

這些年來,我常常夢到父親,
尤其是在我人生中許多重要的時刻裡。


這麼多年過去了,一直認為早已經從父親的陰影與悲傷中走出,
雖然我偶爾還是會想他。
直到我決定寫下「父親的故事」,
才發現那一點一滴,仍然活靈活現的存在我的心底,
它們不是不見了,只是被我藏起來了……
一邊寫著,一邊湧起了睽別已久的淚意,
慢慢地,一層加上一層,模糊,而且溫熱……

有好幾次,因為過於悲傷而寫不下去……
但是,到了夜裡,父親的種種,
就會在腦裡活絡了起來,讓我無法睡著,
好像是父親對我的陣陣催促:『寫吧!寫吧!起來寫吧!』

因此,父親的故事有好幾篇,都是在夜裡睡不著,
然後頂著寒風與溫熱的淚意下完成的……

我才終於明白――
對於父親的悲傷是這樣的深沉,
是這樣的無聲而緩慢,
而且,也是一生一世的……

但是,藉由將它們寫出來,
我的心靈,也彷彿因此而得到救贖……

.





Davi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A Letter From Father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