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26, 2014

(株)LAGOLLAでは調剤薬局



ラゴラの社長挨拶

    2009.03.18 Wednesday
    12:37

株式会社 LAGOLLA
代表取締役社長 亀井敏

皆様におかれましては益々ご清栄のこととお慶び申し上げます。
この業界にご興味を持っていただき、また当社のホームページを御覧になっていただきまして、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冒頭ではございますが、この度当社におきまして、新事業部の設立の運びとなりましたことをここにご報告申し上げます。
新事業でございますが、「調剤薬局経営コンサルティング事業」に注力して参ります。調剤薬局の経営に関し、同じく会社の運営、商売すべからくにシビアな現実があり、しかしそれを乗り越えるべく努力をし続けることがこの社会貢献性の高い事業で成し遂げられれば、ということを鑑み、幅広く薬局の運営というものに当社の力を注ごうとの意思の現れでございます。

さて、当社が皆様から頂戴するFCへの加盟金の性格について若干ご説明差し上げたいと存じます。
それは(株)LAGOLLAの調剤薬局FC契約に対する当方の立場と考え方を、今後当社とのFC契約を望まれる皆様に明確にご理解頂いた上でFC契約を締結していただきたいからでございます。
当社がFC加盟される皆様から頂戴するお金は、店舗開発費10万円・加盟金300万円・研修費30万円ロイヤリティーとして売上の3%(全て税別)となっておりますが、性格としまして店舗開発費はこの対価と
しまして当社の店舗開発のスタッフより開業場所の情報を提供させて頂きます。研修費の対価としましてはオープン前に店舗のスタッフ含めての研修となります。
加盟金は、当社が最も重きを置いている保険点数ビジネスである「調剤薬局」開設のため、当社のスタッフ(スーパーバイザー)が許可申請のための協力や薬剤師、レセプト事務の採用のお手伝い、また出店店舗近隣の病・医院、クリニックへのFCオーナー様の挨拶周りに同行、もしくはスタッフ単独で行なわせて頂いたり、またFCオーナー様の運営、経営の相談に積極的に乗らせていただいて店舗の利益、売上や地域での信用などを伸ばすために協力をさせていただく事への対価となります。
加盟金300万円の対価とは上記のような、
相談に乗る=コンサルティング
協力をする=サービスの提供 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
またロイヤリティーは当社の利益としてもそうですが、FC店のオープン後は当社のスタッフによるコンサルティング、サービス提供への対価ともなります。当たり前のことをここでお話しするのは、全力を挙げ前述の頂くお金に対する対価の提供に努めさせていただいている、という事でございます。
ただ、これらのお金は、また調剤薬局のFC契約自体が、商売の成功や利益の保証をするものでは決してない、という事でございます。「FC契約」その意味合いは、我々が経営するのではなく、FCオーナー様自らが経営をされる事だと存じます。そのため、更なるサービスと向上を目指し、新事業という形でお応えしたい、そう、考えております。
是非、皆々様とこの社会貢献性の高いビジネスを一緒に成長させていければと思っております。

ところで上記の中に保険点数ビジネスという言葉がでてまいりましたが、これは病院・医院・クリニック・歯科医院・調剤薬局などで診療診察や、薬の調剤等に対し一点=10円という形で国からお金が下りてくるという事をさします。
私は明確な証拠はともかく、不正請求をして儲けているであろうと、状況証拠的に思われるクリニックや医院・調剤薬局を多数知っております。
また、当社に対し東証一部上場企業の一兆円問屋1社と、機械メーカー1社の二つの会社が商取引上のモラルに反する嫌がらせをしてきたことがあります。
ただ、(株)LAGOLLAでは調剤薬局経営に必要な医薬品を確実にFC店になられた調剤薬局が医薬品を購入できる会社とお付き合いをしております。それから皆さん、医薬品現金問屋街が東京・大阪等にあり、そこに、病院・医院・クリニック等への賄賂性のある医薬品が、こっそり領収書なしの現金で売買され、それをこずかいにしちゃっているお医者さんや、病院の事務長さんが多数おられると思われるような情報が、多数あることをご存知でしょうか。
私たち(株)LAGOLLAはこの中でどのようにビジネスを進めていければいいか、経験値を積んでまいりました。普通このような事柄は医薬業界のタブーとされておりますので、しばらくするとホームページから削除しなくてはならなくなると思います。

話は変わりますが、調剤薬局の一日の粗利というのは、処方箋を持ってきてくださった患者さんに、薬の処方をしてその処方箋一枚の技術料として大体約1枚2,000円と考えていてください。(勿論、1枚1,000円を切る処方箋もあれば、3,000円を超える処方箋もあります。)単純に調剤薬局経営をご説明しますと、一日200枚の処方箋を処理する調剤薬局であれば、一日の粗利は400,000円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勿論、1日10枚の処方箋しか処理をしなかった調剤薬局の粗利は20,000円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薬剤師ではない方、医薬業界の会社ではない方でも、ここに大きなビジネスチャンスがあることは明らかです。調剤薬局の経営とは病院・医院と仲良くし、さらに大手一兆円問屋や、地場問屋とも仲良くし、さらにはその地域、地域の薬剤師会ともできれば仲良くし、そういった医薬業界という、閉鎖性の高い業界の中で、着々と信頼を築いていくことが大切だということを、皆さんにお伝えしたいと思います。

2005年6月10日

http://ko-den2.jugem.jp/?eid=235

=========================================================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上班族都是最容易上當的傻瓜

二○○七年時,日本社會似乎將會發生巨大的變化。因為一九四七年至一九五○年出生的嬰兒潮世代,將在二○○七年大量退休。這個世代的人口格外的多,所以從公司的立場來看,公司必須準備巨額的退休金,而且公司裡的營業know-how、技術傳承,也可能因此而中斷,種種的問題讓資方耽心不已。這就是所謂的「二○○七年問題」。
但公司方面早已瞭解到這種狀況。優秀的人才,怎麼說也只有一小撮,剩下的人大致上都屬於混日子的米蟲,所以資方早早就開始裁員,以提高一點點退休金的方式,勸退大部分的員工提早退休。

於是原本透過大企業而迅速出人頭地的菁英份子,因為一時受到迷惑而離職創業的例子也越來越多。終身雇用制度已漸瓦解的環境下,大企業的經理、課長階層,開始耽心自己會是下一波被裁員的對象。於是他們對公司的忠誠度也逐漸消失,只想著自己退休後該怎麼辦。

他們長年以來一直以上班族的身份過日子,所以人生毫無防備,有的人甚至可以拿到數千萬的退休金,所以便開始有了天真的想法,隨隨便便就想創業看看。在這個社會上,有很多人看上這一類的「創業傻瓜」,而在四處設下陷阱、布下了天羅地網,但是容易上當的傻蛋就是看不到它們。直到掉入地獄之後,他們才大夢初醒,但這時候他們已經一貧如洗了。

本書接下來將介紹數個這一類的失敗案例,但先讓我們一起從悲慘的故事開始看起。

★【實例】特許加盟調劑藥局

失敗原因→轉眼間失去四千五百萬,一頭栽進「一文不名的地獄」

木村良雄(化名、五十歲)遭逢了特許加盟詐欺,而被奪走了一切,僅僅九個月的時間,優惠退休所領的退休金就全部泡湯了。而且還將雙親最重要的養老金,全部拿來用做開業資金,投資總額達到四千五百萬。而且連擔任保證人的妻子,也同時瀕臨個人破產的局面。

木村良雄選擇的創業模式,是甫於二○○三年成立的調劑藥局連鎖「LAGOLLA」(東京銀座、龜井敏總經理),木村成為該連鎖的FC店老闆。其實這起LAGOLLA詐欺相關事件,已於我的前一本著作《創業前必看的第一本書》裡,第一次將之揭諸於世。在該本著作之中,我將LAGOLLA化名為「調劑藥局L」,但因為讀賣新聞等報紙媒體,已大篇幅地予以報導,因此這次即寫出真實名稱。LAGOLLA的詐欺詳細實情,本書第三章將再詳細分析,在此先來看看,原本應該很機警、很有判斷能力的木村,為什麼會被詐騙集團所欺騙呢?且讓我們聽聽本人的說法。

★不可一世地自認為「比總部還要能幹」,因而帶來致命的危機

「其實一剛開始時,我對於LAGOLLA的詐騙式行為就有不信任感。因為我到底曾在大公司從事銷售、企劃的工作長達二十七年,所以業務的舞台背後有些什麼,我很清楚。簽約前的店面選擇階段,他們讓我看了御茶水、入谷、淺草、東十條等開店候選地點,我那時很懷疑──在這種地方真的有生意嗎?我也曾經是市場調查的專家,所以看到LAGOLLA的市調資料後,覺得非常地粗糙,根本就是自己隨便拼湊出來的。因為無論是哪一個地點,他們對於處方箋的預估全都是六十五張以上。而且設置在藥局裡的冷藏庫,在秋葉原估價只要兩萬的東西,他們卻報價八萬。像是調劑報酬明細表處理機大概是五百萬,這一類的設備全部是中國大陸製造,只要再添購軟體就可以了,所以很便宜,但他們報的價格根本就是市場價格的兩倍,原本五百萬的東西,他們報出來就要一千萬了。當我追問他們這一類的問題時,他們就是不肯提出具體的資料,我還是一直逼著他們追問。真的是把我當成蠢蛋了」。

調劑藥局和松本清之類的一般藥妝店不同,調劑藥局是根據醫師診斷後所開立的處方箋,為患者調劑藥品的專業藥局。藥劑師負責配藥,經手的全是專業級的醫藥用品。
當然,客人僅限於拿著醫院處方箋前來取藥的患者,但是拜厚生勞動省推動的醫藥分業政策所賜,這個領域成為快速成長中的市場。對於這一行的人而言,調劑藥局市場肯定是極具未來性的事業之一。

根據木村所言,這一行的勝負關鍵就在於處方箋的數量,而LAGOLLA方面則預測一天有六十五張處方箋。然而行銷經驗也相當豐富的木村,從一開始對於包括這一類預測在內的數值,對LAGOLLA就有很大的不信任感。

「因為LAGOLLA畢竟是剛開業不久的FC總部,所以我非常小心。雖然我是在二○○四年的六月簽約、九月開幕,但我和包括之前開幕的一些人,交換了一些意見,結果我覺得很奇怪……。LAGOLLA的方式和常規不同,他們在FC合約的規定裡,指定生財設備、內部裝潢業者,甚至連藥品中盤商也規定應該和哪一家簽約。這可不行,因為這樣一來,什麼時候被吃定都不曉得。所以內部裝潢方面,我請自己認識的業者來做。我在之前的公司工作時,曾經負責樣品屋的建造,知道哪裡有便宜的業者,所以這一部分我就全部自己處理了。沒想到還是有問題」。

既然木村一直都不太相信LAGOLLA,但為什麼還是選擇加盟呢?
「我那時候已經離開公司了,我很急著要早點開業。唉~,那時候我很不可一世地認為,即使總部靠不住,我自己也能搞定一切。像7-ELEVEn那樣全部照總部的指示來做,我覺得一點也不好。新成立的FC,總部可能有些地方還不夠嚴謹,所以反而不會對加盟店造成約束,我很期待可以經營出自己想要的店鋪」。

★滿心創業的動力,卻是邁入地獄的第一步

木村良雄出生於茨城市,他和年過八十的雙親,以及妻子、兩個兒子一起過日子,一家總共六口人。他的兄弟在銀行或市公所工作,親戚裡有人是開業醫師,所以木村的家族算是非常穩定的上班族家庭,而他的妻子也是縣政府機構的職員。

一年以前,在原本任職的大型建設公司裡,木村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獨當一面大將。他同時具有企劃能力、行動力、果斷力,工作能力非常優秀。在他擔任營業員的時代裡,他一個月就可以賣出七棟價值兩億一千萬的分售住宅,在全國數千名的營業員之中,他還曾經光榮地名列第九名。
他從營業員的身份,一步步走向營業經理、經營企劃室、事業經理,順利地熬出頭,最後擔任企劃經理的職務。在這個階段裡,他邀集了集團公司的高階主管、邀請知名藝人,成功舉辦了盛大的創業記念活動,讓總經理龍心大悅。

四十九歲的年紀,年收入有九百萬。因為公司屬於能力主義,所以很適合他。公司上上下下全都認為他是非常有能力的人,也正因為他在事業上的一帆風順,所以他根本沒把離職創業放在眼裡。

但是從三年前開始,公司已經刮起了裁員的風暴。偏偏木村在總經理的命令下,成為主掌裁去四十五歲以上員工的負責人。當時木村眼裡看到的景況,盡是有能力的同事們,一個個主動離開公司。怎麼回事呢?公司不是砍掉不能用的員工,而是優秀的人才和公司一刀兩斷……這種情況木村看在眼裡,心裡覺得焦慮與煩躁。業績很好、根本沒有其他原因讓他離職的木村,說明了他為什麼選擇離開公司。
「我是經歷過泡沫經濟最好時期的成功者,我在公司裡也有一定的分量,當時的我真的很有自信。現在回想起來,我就是太過於自信了。就像是重整快不行的單位、或是成功舉辦各種活動,簡單來說,我雖然只是上班族,但是我突破了公司的既有窠臼,一次又一次地完成新的任務,所以我越來越有自信。只不過當公司開始裁員以後,我的伙伴陸續離開公司,而且全都是四、五十歲、一直以來都在公司辛勤工作的伙伴。大家全都拿了加給的退休金,離開公司自己創業去了,每個人只考慮自己的事。

我覺得很焦慮,而且建築業的景氣也越來越差,未來不被看好、沒有前景,所以我也開始想要自己創業。就因為我很有自信,所以創業的想法不斷在我的心中發酵。我想──如果到了五十五歲,肯定沒有這股衝勁了,但如果是四、五十歲,還有動力自行創業。於是我領了二十幾萬的失業保險,就在四十九歲時,辭去了公司的工作」。
辭去工作後,木村最初先到四處看看便利商店,並熱衷參加7-ELEVEn、全家便利商店的說明會。他心想:老父親已經八十二歲了,如果能在老家茨城附近開店,應該再好不過了。所以木村著手尋找可行的地點。後來終於找到適合的地點,但是那個店面已經先被便當店搶走了,之後總部雖然又介紹了許多候選地點,但是都沒有木村中意的地方。

「我知道便利商店要二十四小時工作,很辛苦,所以我也開始慢慢失去興趣。就在我尋找其他不同行業時,五月左右,我在《entre》雜誌上,看到了LAGOLLA調劑藥局所刊登的廣告。廣告上宣稱:藥局工作可全權委託藥劑師,『老闆只要專心在經營事務上即可』。這就是我接觸LAGOLLA的開端」。

木村拿出自己的退休金、存款,另外還向父母借錢,以支付開業資金。其中明細為:自己兩千萬、父親一千萬、縣政府的制度融資為八百五十萬……周轉金則在之後向信用合作社借了三百萬。

長久以來一直在縣政府外圍機構任職的妻子,不知道是不是瞭解木村愛面子的個性,所以「只是站在遠處觀望的感覺」,並沒有特別的反對。

如前所述,木村對於LAGOLLA始終有著強烈的不信任感,但是最後卻在合約書上蓋下了印章。

「這就是我個人『過度自信』了,那個時候的我,真是太天真了。因為我以前曾經舉辦過超級盛大的活動,而且非常成功,就因為某種程度的自信,所以我根本就不指望總部,總覺得自己踏進去之後,任何問題總有辦法可以解決的。我分明就是外行人在充內行」。

於是二○○四年九月時,木村在位於JR京濱東北線的東十條車站附近開業。靠近病患人數一千位、指定急救醫療院所的東十條醫院,即是木村選擇該地點的決定性關鍵。然而那裡已經有四家競爭藥局。包括藥劑師公會的直營藥局一家、醫院內部人員家屬所經營的藥局一家……全都是有醫院內部門路而經營的「門前藥局」。

LAGOLLA的作法,藥局老闆只要出錢就可以。藥劑師、調劑設備公司、藥品中盤商等等,全由總部準備。但是實際上LAGOLLA並沒醫藥品業界的門路,更沒有經營藥局的know-how。而且東十條醫院附近已經有四家「門前藥局」,根本沒有新店參與的空間。

★總部的協助有限,可以說幾乎等於零


「如果你問我,LAGOLLA總部提供什麼協助,我可以告訴你,什麼都沒有。該準備些什麼藥,是我和藥品中盤商一起到醫院去,確認哪些藥在流通之後,才準備妥當的。因為準備了沒有必要的藥品,一點用處也沒有。結果藥錢就花了一千萬左右。

而且到了快開幕之前,最重要的藥劑師〔compounder〕也還沒決定,後來好不容易才確定,LAGOLLA介紹了一位五、六十歲的女人,我就聘請她擔任管理藥劑師,這樣才終於可以開幕。可是她根本沒有碰過藥,所以沒辦法從事調劑的工作」。
LAGOLLA帶來的這個人,只不過是個「紙上藥劑師」。沒有任何人脈的LAGOLLA,只是在報紙的分類廣告欄裡,擅
自用年收入六百萬的條件招募藥劑師。完全不知道這件事而聘用了紙上藥劑師的木村,接下來因為需要真正能派得上用場的員工,因此另外再雇用了「貨真價實」的藥劑師。然後再雇用了自己的兒子擔任事務人員,所以即使還沒賺到錢,工作人員一口氣就雇了三個人。

「調劑藥局有種種的限制,沒辦法自由經營。我也不能印製、發放廣告傳單,也不能掌握患者的心,這一類的服務完全不能做。我那時覺得不太妙,因為我不能發揮我最擅長的營業攻勢,我只能被動等待病患自然增加。所以這一行操作方式的誤判,也是我失敗的原因之一」。

沒有任何的公關活動,所以患者也不可能突然暴增,但在這樣的環境下,處方箋的數量還是慢慢開始增加。一開始的前幾個月裡,只有三十張處方箋,接下來依照一百張、一百五十張、一百八十張的速度,逐漸往上成長。

「可是平均下來一天也只有七、八張,和預測的六十五張有很大的落差。附近的藥局一天有七十至九十張,而藥劑師公會的藥局甚至有一百七十至一百八十張」。

在這個階段,出資的父親以及妻子當然開始強烈反對。只不過這個時候的木村,已經到了爭一口氣的地步,營業員時代的「頑強氣勢」被激發出來。他那時候也期待,到冬天一、二月流感季節時,業績的數字能夠往上爬升。然而這個最後的希望仍然破滅,於是他的財務出現了極大的缺口。

而且禍不單行,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藥局生意不見起色,八十二歲的老父親又因為癌症而住院,並且動了緊急手術。照料父親的工作很吃重,所以木村無法親自到藥局顧店。

「內人白天必須上班,只剩下我和小犬。所以只好由我和小犬輪班回到茨城,照顧我父親。我每個禮拜要回到茨城兩、三天。這一段期間非常辛苦,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資金周轉、照顧父親、藥劑師的問題、業績……」

我請教木村,他覺得最大的問題出在哪裡,木村認為:
「人事費用是很龐大的支出,LAGOLLA根本不具有藥局經營的know-how。我不能在藥劑師的人事費用上被當凱子。藥劑師的時薪是四千圓,單單日薪就要六萬四千圓(一天八小時,兩人份),至於業績是多少呢,一天業績只有三萬,毛利大概九千圓。所以每個月的虧損有九十萬到一百萬……。我真的每天都想死。而且在這期間裡,小犬的十二萬薪水我也沒辦法支付,兒子知道我的辛苦,體貼地對我說:『我不需要用到錢』。可是這怎麼可能呢,五月間春假的時候,我只能給他四萬的零用錢。中午時候要吃便當,我也挑在打折的時間才去買,連要不要買一百圓的果汁,都要猶豫老半天,車資也是省了又省,已經沒有空間再省了,真的很痛苦……」。
不只是人事成本,藥錢也是一筆龐大的支出。

 


2014年日本人会年間行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東京人最想住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