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November 14, 2008

燙手山芋變金雞




【財訊】第317期

王榮章  2008-07-30    
調整字級:
南台灣百貨業龍頭漢神百貨的二館—漢神巨蛋在七月十日盛大開幕,除了意味漢神將進入新一波的高速成長期,更代表漢來飯店、漢神百貨創辦人侯西峰十年改造有成,漢來、漢神已從昔日的燙手山芋,搖身一變成為集團小金雞。
       
         
       
   

林文淵、陳髗是幕後最大功臣

漢神巨蛋開幕第一天就湧進逾十萬人潮,甚至造成周邊交通嚴重打結,開幕第一周,累計來客數已超過五十萬,連當地同業都表示,高雄已經好久沒有出現這樣的盛況了。漢神百貨副總經理蔡杉源表示,漢神巨蛋的營業目標是一年七十億元、○八年為三十五億元;而光是開幕前五天累計業績已衝到二‧七億元。

漢神二館風光開幕,其實興建過程一波三折幾乎難產!負責這項包含高雄巨蛋與百貨商場BOT案的漢威巨蛋開發公司,在○四年八月動工興建之後,剛好碰上這波史無前例的原物料飆漲,工程經費跟著飆升,最終整個BOT案投資金額高達百億元,較簽約時的七十九億預算高出一大截。由於簽約時議定高雄市政府只出資十五億元,即使加上銀行團四十多億的聯貸,仍有龐大的資金缺口,逼得侯西峰動用所有人脈找資金,之後漢威巨蛋增資至二十億元,包括中鋼、中興電工、國揚與和桐董事長陳武雄個人等都參與認股,終於讓工程在四年後順利完工。

中鋼董事長林文淵在開幕酒會致辭時就感慨地說,此刻上台致詞真是滿腹辛酸、不知從何說起!整個過程就像歷經難產、催生到終於誕生,歷經重重挑戰,還好整個團隊一路堅持到最後。林文淵也特別感謝前合庫董事長陳A當年克服層層法令限制、讓高雄巨蛋BOT案能順利完成聯貸,是催生巨蛋的重要推手。其實林文淵自己才是這項百億投資案幕後的最大功臣,除了中鋼認股一八%不說,林文淵還一度擔任漢威巨蛋的董事長,讓銀行團放心聯貸;而中鋼對鋼料大力支援更不在話下。

漢神巨蛋在七月十日開門迎賓,但真正的重頭戲是九日的開幕酒會與貴賓之夜。原本幕僚都建議十年來未在公開場合現身的侯西峰不要參加,不過侯西峰堅持要出席,當天盛大的酒會因此改為不對外公開。最後上台致詞的侯西峰罕見的穿起西裝,感性地表示現在的心情就像媽媽懷孕多時終於生了孩子一樣,之後深深一鞠躬感謝各方好友十年來一路相挺。侯西峰說,漢神巨蛋的開幕,就是要告訴大家,侯西峰不會再倒下去、也不能再倒下去。

八十七年十月國揚爆發財務危機至今剛好滿十年,在驚濤駭浪中勉強穩住陣腳的侯西峰,八十九年起開始整頓旗下事業,如今三大核心事業國揚實業、漢神百貨、漢來飯店都已轉虧為盈。不過相較之下,國揚能夠重新站起來,多少拜這波房地產景氣之賜;但漢來、漢神在卡債風暴、內需市場低迷的不利環境下還能逆勢突圍,則是難能可貴。

漢神、漢來在八十四年底正式開幕,當時兩大股東侯西峰、蔡辰男各占五成股權,兩人分別擔任漢神百貨、漢來飯店的董事長,總經理則都由蔡辰男指派;八十六年時蔡辰男決定退出,侯西峰因此以每股十五元的價格買下蔡辰男的持股,獨自支撐兩家公司的營運。


南野幸治、林子寬攜手寫傳奇

不料,隔年國揚就爆發財務危機,漢來、漢神也陷入風雨飄搖中,加上當年投資興建時可以說是不惜血本,整棟大樓︵漢來新世界中心︶包括土地、造價、內裝、設備等,總投資金額高達一八○億元,鉅額的利息負擔壓得經營團隊喘不過氣來,情況最糟時,光是漢來飯店積欠的食材費用就高達一億元,廠商送貨後要過九個月才能拿到貨款,許多廠商乾脆和漢來、漢神斷絕往來。

八十九年八月起,決心東山再起的侯西峰在國揚稍事穩定後,開始著手整頓百貨與飯店事業,每周五、六他都南下高雄,透過經營管理會議努力整合、弭平百貨、飯店的歧見與本位主義,並與幹部一次又一次的檢討、腦力激盪,一方面改進缺失;一方面尋求業績突破的方法。九十四年起漢神業績一舉突破百億大關,成為南台灣唯一營業額破百億的百貨公司;而在同一年,漢來飯店也在連虧十年後轉虧為盈。

九十四年成為漢神百貨、漢來飯店反敗為勝的重要轉捩點,更雙雙坐穩南台灣第一品牌。兩家公司改造成功,除了侯西峰幕後扮演推手之外,漢神百貨日籍總經理南野幸治、漢來飯店總經理林子寬是兩大靈魂人物。南野幸治是當年與日本阪神百貨合作時,日方派駐漢神的幹部,九十年臨危受命,接替陳敏利擔任總經理,有別於一般日本人,南野完全「本土化」,不但說得一口流利國語,簡單的台語會話也難不倒他。

目前以單店業績計算,漢神僅次於台北SOGO本館、台中新光三越居第三名;若以最重要的衡量指標坪效來說,更僅次於SOGO本館高居第二。

外資欲蒐購漢神、漢來,侯西峰捨不得

回頭來看當時更為棘手的漢來飯店,九十一年三月林子寬回鍋擔任總經理,當時高雄飯店業正陷入殺價競爭的惡性循環中,漢來的平均房價更殺到二千七百元,林子寬看準低價競爭是不歸路,決定全面調整價格政策,訂下逐年調漲房價的戰略目標,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搶攻商務客層成了最佳策略。之後漢來鎖定總部在台北但在高雄設廠的公司、在南部有業務的國際企業,以及高鐵與高捷的包商等逐一拜訪,事後證明藉由深耕商務客層來提升房價,正是漢來得以起死回生的關鍵。

漢來預計今年營業額可以突破五億,獲利達五千萬,他認為未來在大陸觀光客效益進一步發酵後,高雄五星級飯店平均房價若能回到四千元水準,漢來每年賺個一億元應該不成問題。

漢來、漢神改造有成重登巔峰,已有外資看好漢來、漢神的前景有意收購;不過走過最苦的日子後,現在侯西峰反倒捨不得賣了。十年來侯西峰歷經大起大落,如今三大事業體營運總算步上軌道,也擁有傑出的專業經理人,難怪開幕酒會後的感恩餐會上,侯西峰酒到杯乾,笑得比所有人都要開懷。

http://n.yam.com/view/mkmnews.php/622001/3
***********************************************************************************************



十年翻身 侯西峰首度告白
十年前的財務危機沒有擊垮侯西峰,經過十年生聚教訓,隨著漢神巨蛋開幕以及國揚建設、漢來飯店的經營上軌道,三喜臨門的侯西峰,感謝家人以及朋友的大力支持,東山再起的他,感動之餘對著八旬老父母說,「我證明我絕不是歹仔。」

七月九日,高雄漢神巨蛋開幕前一晚,久未公開露面的前國揚實業負責人侯西峰,在自家的漢來飯店席開百桌,盛大宴請員工與好友。

當晚,侯西峰似乎又回到十多年前意氣風發的模樣,不只忙著到處招呼朋友,更在舞台上摟著工信工程總裁潘俊榮與和桐化工總裁陳武雄等好友高歌,酒酣耳熱之際,他對在場所有的好友說,「要不是有這些兄弟幫忙,我不可能重新站起來。」

東山再起 去年開始賺錢
從一九九八年發生財務危機以來,一直自稱為國揚義工的侯西峰,首度這樣坦率地大手筆邀宴眾好友。那天,上千位來自台灣南北各處的來賓中,有醫生、警界、企業界友人,如東南水泥董事長陳敏賢、中鋼董事長林文淵,這些人都是在他人生最低落時陪伴他的朋友。

除了力挺他的友人們,當天侯西峰的父母親也出席,拿著麥克風的侯西峰還感性地對著八十歲的父母說,「感謝爸爸媽媽,我讓你們放心,我證明我絕不是歹仔(閩南語)」。

侯西峰接著說,「去年開始,國揚已經開始賺錢了,今年可以發出每股○.三元的股利。大家可以放心,國揚已經不是從前的已經不是從前的國揚了。」

十年前國揚跳票時,當時集團下十七家公司資金完全周轉不過來,侯西峰召開記者會,坦然面對媒體與投資大眾,他當時說,「我絕不會倒下去,我一定會東山再起。」十年後侯西峰真的做到了,十年生聚,他拿著麥克風說,「一路走來,我最大的體認,是有恩一定要報,有仇不一定要報。」

宴會在晚上十點多結束,但侯西峰情緒仍然很high,欲罷不能,又找了近三十位知心好友,上漢來飯店四十五樓的「龍蝦酒殿」續攤唱歌,直到半夜三點多才曲終人散。酒後吐真言的他,放開心胸地說出這些年來所受的委屈,他說,「當時國揚發生危機時,許多員工有家要養,不得不離職求去,走了將近一半,而留下來的三十多人,就成了現今國揚建設的基本班底,不離不棄,跟我一起走出困境。」
他感性地一直對在場友人說,「感謝你們這些年來這麼挺我,有朝一日,當我東山再起時,我一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目前侯西峰掌管的企業,從當年的十七家,到如今剩下國揚、漢神百貨與漢來飯店三家。

國揚、漢神與漢來都獲利
其中漢神百貨因為經營穩健,在國揚集團發生財務危機前,就引進名牌精品,而且是國內百貨業最早推行CIM(顧客管理系統)的百貨公司,於七年前就已轉虧為盈,成為百貨業的南霸天,隨著漢神巨蛋開幕,年度業績目標上看七十億元,兩家合計業績將達一五○億元以上。

至於漢來飯店,在侯西峰銳意經營下,也從前年開始獲利。員工說,「當年漢來飯店投資太大,每年光是付給銀行的利息,就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直到前年,漢來飯店終於轉虧為盈,當年小賺八百萬元,去年則增加到兩千多萬元。

今年馬英九就任總統的國宴選在高雄漢來飯店,侯西峰特別下高雄親自督軍,要大家「不惜成本地辦好這場國宴。」員工表示,「經營飯店不如外人想像的那麼輕鬆,能獲得的利潤真的很微薄。」無論如何,漢來飯店已非拖油瓶。

而侯西峰這十年裡最專注的本業國揚建設,去年也達成稅後淨利五億多元,EPS(每股稅後盈餘)一.三元的成績,今年可發○.三元的股利。

侯西峰對此成績的歡喜自不在言下。今年國揚正在銷售中的建案有位於台北市吉林路的「天吉吉」,計有十億元案量,而十月底也將在高雄推出百億元案量的「新田案」;此外,明年年初與工信工程、和桐化工等合作的南港案也是超過百億元的案量,還有在籌備中的大新店別墅計畫。飯店、百貨、營建三喜臨門,侯西峰事業已全面翻轉出新樣貌。

侯西峰嗜讀武俠小說,武俠世界裡兄弟相挺的情義,幾乎是他做人做事的翻版。今年五十五歲的他,於聯合專科畢業後,只當了三個月國民兵,就投入了建築業。

早年他跟著當建築師的哥哥侯西泉工作,之後,衝勁十足的他反而成為國揚建設的主導人。侯西泉注重細節,侯西峰衝勁十足,個性互補的兄弟倆情誼深厚。即使後來因侯西峰擴張太快而破產,侯西泉二話不說,每月只領四萬元薪水,一肩挑起國揚董事長的職務。

五年清償一六四億元債務

一九九八年金融風暴,台灣倒地不起的企業家不是債留台灣、落跑大陸,就是躲著低調避風頭,侯西峰卻是少數例外。

九八年時,國揚負債約一九八億元,到○四年時,負債就已減少到三十四億元,短短五年多,他用盡各種方式出清手上建案,清償了一六四億元的負債,友人說,「他不只是強人,更是一位有肩膀的男人。」

債務纏身時,侯西峰賣力銷售手上建案,同時也放眼未來房地產市場,不斷尋覓各種機會,每天九點就進公司,直忙到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家。

○五年,他看中南港未來的發展潛力,主動找上在南港擁有上萬坪土地的工信工程,尋求合作的機會。工信工程總裁潘俊榮說,二十多年前他就與當時三十多歲的侯西峰、蔡辰男合作過內湖的土地開發案,當時他只覺得侯西峰衝勁十足,「人小,心卻很大。」但這次再與他見面,發覺侯西峰「整個人都變了,比以前成熟、冷靜,心思更細膩、感覺更扎實。」

潘俊榮說,那時有很多建商都找過他,想要買下或是聯合開發這塊土地,但工信工程有信心自行開發,所以都拒絕了。惟有侯西峰展現驚人的毅力,花了一年以上的時間,找潘俊榮談了五次,每次都跟潘俊榮長談三個小時以上,也都能提出讓潘俊榮覺得不錯的計畫。

侯西峰不但表現勢在必得的企圖心,而且,「他很坦白,表示國揚目前沒有足夠的錢整個吃下來,希望與我們一起合作。」這番耐心與誠懇,終於讓工信工程與共同持有土地的和桐化工總裁陳武雄被打動,決定與侯西峰合作,並讓侯西峰主導開發案,潘俊榮說,「他是個極有執行力的圓夢大師。」

消息公布後,對這三家上市公司都獲益良多,尤其是消息公布後,對這三家上市公司都獲益良多,尤其是國揚,在○五年時,股價原本只有七元不到,但獲得這個合約之後,幾個月內上漲到三十五元。
三年多下來,潘俊榮與侯西峰成了好友,不只每天早上六點半會相約到公園運動一個多小時,有時潘俊榮還會在接近半夜時去國揚公司找侯西峰聊天。

重新認識自己 珍惜家人
潘俊榮說,「十年前跌的那一跤,對侯西峰來說是最寶貴的一課。那讓他重新認識自己,重新認識家人與公司。」人在高峰時,常會忘了自己是誰,更忽略身邊的家人,如今侯西峰在太太李宛瑩全力相挺下,平日照舊拚命工作,但周日必定與家人及公司主管家眷一同爬山。

七月十日早上十點,在漢神巨蛋的開幕式上,頭髮已幾乎全白的侯西峰,手持一柱香領頭主持儀式。他身邊的大將、國揚總經理彭邵齡說,那天侯西峰有點後悔出席開幕儀式,畢竟多年來,侯西峰始終躲在幕後下指導棋,刻意避開外界眼光,主要原因在於,之前還的債務都是替公司還的,他個人身上還有不少債務,他不想別人覺得他個人賺了大錢,以至於有人上門來討債;其次,他不希望搶去漢神巨蛋團隊的光彩。

之前的財務危機,侯西峰被指控掏空公司資產遭檢方起訴,最近法院判他無罪,目前還在檢方決定是否上訴的考慮期。侯西峰低調再低調,就怕節外生枝。

十年前曾風光一時,如今安渡險灘,人生事業再度重來的侯西峰,如同他對父母所說,「我證明我不是歹仔」,值此光彩時刻,應該也可以再度大方地面對投資大眾了。

七月十日早上十點,在漢神巨蛋的開幕式上,頭髮已幾乎全白的侯西峰,手持一柱香領頭主持儀式。他身邊的大將、國揚總經理彭邵齡說,那天侯西峰有點後悔出席開幕儀式,畢竟多年來,侯西峰始終躲在幕後下指導棋,刻意避開外界眼光,主要原因在於,之前還的債務都是替公司還的,他個人身上還有不少債務,他不想別人覺得他個人賺了大錢,以至於有人上門來討債;其次,他不希望搶去漢神巨蛋團隊的光彩。

之前的財務危機,侯西峰被指控掏空公司資產遭檢方起訴,最近法院判他無罪,目前還在檢方決定是否上訴的考慮期。侯西峰低調再低調,就怕節外生枝。

十年前曾風光一時,如今安渡險灘,人生事業再度重來的侯西峰,如同他對父母所說,「我證明我不是歹仔」,值此光彩時刻,應該也可以再度大方地面對投資大眾了。

侯西峰個人檔案
侯西峰
出生:1954 年生於嘉義朴子
學歷:聯合工專(現為國立聯合技術學院)
經歷:三普建設員工,漢陽建設創辦人,國揚、廣宇、福益三家上市公司、漢神百貨、漢來飯店、環球證券、利陽水泥、台宇公司負責人
現職:國揚顧問、漢來大飯店創辦人

侯西峰東山再起的旗艦事業——掌管的企業從當年的17家,到目前的3家-國揚建設、漢神百貨、漢來飯店
***********************************************************
 落難老闆翻身記 3年還債300億
    目錄|前一篇|下一篇
這是寫實的商場大起大落記。以品質訴求堀起於建築業的前僑泰建總經理陳居德,曾在一年內推案上百億元,但是,這一位曾入主民紡的股市老闆大亨,如今,卻看到他經常騎著腳踏車,在路邊攤吃一碗15元的魯肉飯。
而帶動北台灣日式別墅旋風的「借殼幫」幫主__前擎碧建設董事長黃銘坤,目前則一度被黑道、地下錢莊追殺,過著膽戰心驚、惶惶無措的日子,業界所謂的借殼幫九大幫主,如今已漸消失在江湖中,消聲匿跡。

不過,前國揚董事長侯西峰,雖曾在股市重摔過,但每一天卻能償還一千萬元債務,這二年來,他一人獨撐大局,總計償還了一百億元銀行負債。


一北二南 最會還錢的大老闆


一場商場的三溫暖記,歷經87年上沖,88年下洗,與89年的上沖下洗,如今從股市爬上來的借殼幫,只剩下侯西峰一人。除了侯西峰之外,寶成建設董事長林常榮則算是異數,他與昱成建設總經理吳向民二人,都面臨高雄企業出走的大難,但如今這二位與侯西峰三人,一北二南,仍縱橫在商場上,最特殊的是,三人成了全台灣最會還錢的大老闆。

其實,商場現實生態,賺錢雖難,還債更難,因為這時不是平地蓋大樓,而是掉到山谷裡,要一邊逃生,一邊求救,還要一邊蓋大樓,偏偏這時大多事親朋好友避之唯恐不及,連鬼見了都發愁。


侯西峰先拼再說 黃銘坤等待時機


侯西峰、黃銘坤、吳祚欽、羅律煌、陳居德、曾正仁、周啟瑞、陳美龍、潘俊榮這9位大老闆,一度被譽為全台灣在股市最會翻雲覆雨的「九大幫主」,但如今縱影卻邦分崩離析。這9位曾在股市吸金近三百億元的「股市大戶」,如今境遇有別。曾幾何時,他們從股價遽挫的「地雷股」,到股價摔剩一元的「水餃股」,英雄已不復在,而這九大幫主的失勢,簡直可用「輝煌一時,沈寂一世」8字來形容。不過,目前猶在舞台上者,只剩前國揚董事長侯西峰、寶成林常榮、昱成吳向民三人,有的與購屋人周旋,有的發展發光二極體新科技,以侯西峰的國揚股價為例,從90年的0.97元,一路爬到91年5月的3.91元,二年間他一共償還了一百億元銀行負債,侯西峰成了商場大落之後又大起的新範例!

除了國揚侯西峰說過「東山再起」四個字之外,曾經風光一時、在北投、信義計畫區推案的借殼大戶(國賓瓷)、前擎碧建設董事長黃銘坤在接受本刊獨家專訪時也表示:「我會東山再起的!不過,目前必須低調,避避風頭,等手中土地出清後,存貨周轉正常,我會再回來的!」他與侯西峰的行逕、處事作風,截然不同,侯是先拼了再說,黃則是等待時機,蟄伏再復出。 


黃銘坤負債一百億元,老是被黑道追殺,他說:「一個月後,我會再重新出發!」東山再起的侯西峰,今年四月,在赴景美金阪神工地時,還一度被購屋人一路追著打!而台中最具身價的前廣三建設董事長曾正仁,如今卻是蓄鬍入獄,頹廢至極,令人唏噓!日子過很消遙的前台芳、普大、亞瑟新巨群董事長吳祚欽,目前人避走上海古北新區,在海外流浪著…。據了解,前僑泰建設總經理陳居德,目前深居簡出,完全淡出江湖。

九大梟雄,成了九大狗熊?


想當初,九大「搶錢大贏家」,在民國87年之際,大家是「喊水會結凍的!」曾經,這幾位大老闆,左手辦現增搶錢,右手靠股票質借,借了大筆錢之後,再用子公司或投資公司,哄抬股價、護盤賺差價。這九位箇中高手,所擅長的操財務操作,簡言之,是在「走鋼索」舉債,不怕死的,像日本衝鋒飛機一樣,一直往股市裡裁,最後,被股市洗碼,靠舉債過日,卻忽略了本業經營,窮則變、變則通,只好向地下錢莊賬帳,舉債三、四分高利過活,當股價重摔時,公司宣布倒閉,證期會下令「全額交割股」,才晃然發現,自己根本不是股市玩家,竟是股市大輸家,一旦成為人人喊打的階下囚時,才發覺,時局難挽,時不我予。

黃銘坤,在發跡時,曾在路邊賣過水餃,一毛一毛的存錢,記得和太太北上坐公車時,身上只有10元,這樣的日子,熬了一年,最後到越南承包營造工程,生活才漸露曙光,不過,最後也裁在股市裡。吳祚欽,一位曾是彰銀約雇的看門工友,在一次緝拿搶犯時,破格擔任行員,最後以法拍屋賺錢,投入林口夾層屋而一夕致富,他剃過光頭,將自己比喻是陸戰隊成員,白天是董事長,晚上是斥侯,24小時勤監工,最後,卻浮醉在股票虛幻裡。


侯西峰,一位曾經是圈地高手,也在餐廳駐台的小喇吧手,下了班,會拍拍自己肩膀對員工說,大家都沒有官階!在一年誇口推案400億元時,神采奕奕,但當結束營運時,卻含著淚召開記者會,說了一句:「我對不起大家!」而曾正仁,則是一位最英俊的代書小生,靠買賣土地仲介,橫掃台中縣市,最後入主順大裕,使股價一路飆漲至140元,他一度赴台中酒店,一進場就是開99瓶xo,「阿仁,真是海派啊!」這一句話曾傳遍所有台中夜生活酒店,阿仁卻因挪用台中商銀巨款護盤,而被判刑入獄!


羅律煌,一位靠期貨起家的梟雄,一路「吃下」聯成食品股權,在基隆叱吒一時,推出「第一特獎」工地時,轟動北台灣,最後還是被股市掏得一毛不剩。百年陳美龍、陳美俊兄弟,在龍潭、中壢,以「百年大鎮」襲捲桃竹苗市場,入主新燕護盤不利,功敗垂成。寶成林常榮,雖不是借殼幫的幫主之一,但卻因舉債過多,出售名噪一時陽明山「天籟」,他和侯西峰一樣,在二年間,償還近一百億元,成了梟雄中的二位英雄!


這九位梟雄、借殼幫幫主、地雷股大亨,黃酒三杯下肚可翻天,氣勢猶存,精明幹練,行事作風大膽,不過,後來卻大起而大落…。如今,國揚、寶成、昱成三檔股票,逆勢而上。而包括僑泰入主的民訪,百年入主的新燕,工信入主的裕豐,擎碧入主的國賓瓷,仁山入主的名佳利,新巨群入主的亞瑟,廣三入主的順大裕,以及三采建設、誠洲,全都成了「全額交割股」。有的股價完全無量,像一灘死水,股價只剩0.25~0.97元,令人難以置信,這與當初股價動輒上百元的氣勢如虹,像是天壤之別。

還錢本事 各有秘辛


侯西峰從負債一百億元如今還只剩二十餘億元,負債比從破百降到60%,林常榮負債比也由破百降到50%,他們的還錢方式,各有秘辛。侯西峰靠的是信託,拉著富邦集團的勢力與信譽,與富邦策略聯盟,一手蓋屋、一手拉住銀行團、一手履約保證,三大葯帖讓其在一年之內償還一百億元。而林常榮則是採全部出清存貨方式,將所剩的殘值,全部銷貨一空,也使他在一年內還了一百億元負債,至於昱成總經理吳向民,則隱居了二年,閉門研發發光二極體,順利研究出波長不二的新科技,預計今年每股盈餘可達5元以上。

這三位還償的本事,可謂神通廣大,有的靠建築專業與取得銀行團的信賴,用時間換取空間,有的則是,全部出清資產,等景氣好時再來當英雄,有則轉型搖身一變成為科技人,三大梟雄已成為不景氣下另類大老闆,一個比一個會還錢,江湖復不見英雄,並非如此,反而成了市場大贏家!

侯西峰如何辦到「最會還債」?

從87年12月「出事」到91年4年24日止,在一千二百個日子裡,蹈光養誨的原國揚實業董事長侯西峰,一共償還了127億元銀行負債,平均一天還「一千萬元」。他說,目前腳步趨隱,還有72億元銀行負債要還,等還完之後,準備東山再起!侯西峰已成了國內上市公司之中,最會「還債」的董事長。


no news is good news!


「欠債還錢!」這是原則問題。他說,「我深記得,老朋友的重要,更記得在落難時,自己調適更重要!」從事建築業三十餘年,靠的是智慧賺錢,雖狂妄一時,但卻不像一些營建上市公司,把債丟給銀行,拖垮銀行,險些釀成金融風暴。

建築業都知道,他有一個小外號,叫做「小巨人」,個子雖小,但頭腦卻最精明。這三年來,侯西峰一直致力個案的復工,從銀行6%利息,到「3%掛帳、3%現金」談判籌碼,借建築經理公司的鑑證、履約保證,重回品質老字號路線,使原本沒有信心的客戶,看著高樓平地起。這三年來,侯西峰所經手的個案,銷售率屢破七成,個案起死回生,銀行融資不斷炊,使侯式招牌,再度傳開。也因此,讓一些停工的預售案,一一重建,也讓國揚股價,從今年三月1元水餃股,到五月初,短短二個月內,成為翻漲至5元的「飆馬股」,股價漲幅逾五倍。

環顧三年來,包括僑泰、裕豐、新巨群、擎碧、廣三等「借殼上市」營建公司,如今無一倖存,有五位商場大老闆,都成了階下囚。有的被判重刑,有的避走大陸,有的入獄剃光頭,有的被地下錢莊逼債、黑道追殺,有一位陳姓老闆,甚至常在路邊攤吃一碗十五元的魯肉飯,境遇判若兩人。在採訪時,侯西峰才直說,「no news is good news!」,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這三年來,侯西峰一直退居幕後,「從沒接受過媒體訪問,為的是,很多事情不必讓外人知道,自己心裡知道怎麼做,三年的沈殿,從那裡跌倒,從那裡爬起來!沒有一句怨言、抱怨,隨時觀察局勢,準備東山再起!」武俠小說跟著侯西峰二十餘年,從三國時代到雍正、康熙,每一本都讓他有無限的啟示!

三年來的「成績單」,包括出售38億元南隆案,出脫8億元南京東路富邦案,銷售中和青年市、汐止無印良品案,另外,還清富邦銀行永和15億元天琴案,高雄5億元天河案,屈指一算,目前國揚還未清償的銀行負債,只有合作金庫中和13億元廠辦案,土地銀行竹東10億案,中華商銀北投璞真園8億元案,中聯信託中和5億元案,以及3億元公司債,總計還欠銀行58億到72億元間。

民國86年時,國揚實業每股盈餘7.52元,稅後還大賺19.64億元,到了民國87年時「出事」時,國揚稅後虧損高達109.1億元,成了百億負債大戶,每股淨損高達36.62元。接下來二年,國揚一直在勵行降低負債比,「這個不可能的任務,從民國88年起,大大改觀!」到了民國88年時,稅後只虧損24.7億元、每股淨損8.26元,89年降低虧損到9.44億元,直到90年,國揚已倒賺1.23億元,去年每股已盈餘0.41元,成為四年來唯一賺錢的一年,數字會說話,還債本領,證明了一切!

這二年來勵精圖治,89年底,銀行負債從74億元降到63億元,負債比由75%降至69%,三年來,共償還103億元,總負債減少高達127億元。

侯西峰是在民國84年10月借殼上市,就任國揚董事長一職,到了民國86年10月,挪用國揚資金,經88年1月檢察官起訴,提起台北地院審理,包括87年11月7日,侯西峰挪用國揚定存32.1億元、23.5億可轉讓定期存單、出售6億元長期股權投資,合計共61.7億元。其中,長期股權投資部份,則包括挪用環球證券、漢神名店、漢神實業、利陽實業、中央票券合計6億元,以及定存,不過去年,侯西峰已用漢華投資、承陽投資、三功投資、漢聯建設等個人 手中持股合計61.7億元,清償國揚,簡言之,侯西峰與國揚實業之間的挪用資金問題,已完全解決了!

國揚之所以成功,侯西峰說,主要工具除勵行二次減資大動作,還有善用信託方式,取得銀行團信任。包括88年10月減資了49.6億元,以及91年2月減資了28.3億元。另外,以信託方式取得銀行融資,計有89年6月5日,將中和天琴一案,信託給富邦建經,以順利取得富邦銀行的融資撥款,另外,89年6月30日,亦將國寶集一案,信託給僑馥建經,以讓銀行融資核撥給千鼎、宏祥營造施工,將大樓復建。

其中,信託手法,配合不動產證券化的列車,實施在即,侯西峰直言,「不動產證券化是一新趨勢,方法很多,不過,受益權憑證,這種新方式,尚未成熟,任何不動產證券化手法,不能局限在,到底是蛋生雞、或是雞生蛋的單一邏輯迷思裡,一定要同時看到雞,也要同時看到蛋,才能吸引外資的青睞,這也是未來不動產開發的新趨勢!」




買房租給學生 明年起課營業稅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佣金說」比「政治獻金」高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