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01

跟著鳥瘋子出國賞鳥2015.1.25-2.2

   跟著鳥瘋子出國賞鳥,天還沒亮就出門;到達賞鳥地點時,恰巧可瞧見蒙著一層霾的 火紅太陽剛剛升起掛在天邊;回程時又見到同一顆太陽下山直到天黑;分不清此時此刻究竟是早晨?還是黃昏。


圖:T村的夕陽
 

   九天下來,有搭船賞鳥、也有坐吉普車出門賞鳥(當出動吉普車時,表示那天的路會非常顛簸),九人座的廂型車則代表是路況較好優雅的一天。每天從旅館出發,花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才到賞鳥地點,後來發現其實我們只在暹粒附近到處找鳥。當然賞鳥地點不僅侷限於目的地,有時在搭車的路上就能賞鳥,眼尖的鳥導 Sophoan Sanh經常立即發現鳥的蹤跡,真的是很厲害的鳥眼睛。不過,此趟行程最有趣的莫過於最後兩天的觀光行程(大吳哥城),這群鳥人也不放過賞鳥機會,背著望眼鏡看古蹟的鳥人似乎也成了當地的景點。












隱身高塔中的微笑,遠看不容易看的清,走近乍看又不容易看得透。
一旦看透了,原本藏匿塔中像似失去防護罩般的無所遁形。
微笑裡的微笑,看盡繁華也走過滄桑~
微笑裡藏了多少苦與樂,只有冷暖自知。

 — 在柬埔寨




圖:大象優雅走過~ 微笑以對~  看到裡頭有幾個微笑呢?

  過去在台灣賞水鳥的經驗,總在湖畔或是海邊遠遠的觀望;然而1/26(一)這天,也是此趟行程的第一天打破了遠距離的賞鳥的刻板印象,我們直接深入水鳥棲息的保護區裡賞鳥。在距離暹粒十公里處的洞里薩湖渡船口搭著中船,接著搭換當地的小船前往洞里薩湖鳥類保護區。保護區自2002年在「野生動物保育學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ly;WCB)建議下設置,並提供斑嘴鵜鶘(Spot-billed Pelican)、彩鸛(Painted Stork)、黑腹蛇鵜(Oriental Darter)等重要保育物種及其他水鳥棲息。而洞里薩湖(Tonal Sap Lake)本身也是東南亞最大的天然湖,大部分的湖水來自湄公河於雨季時迴流注入。





圖:彩鸛。

圖:彩鸛和烏鴉(其實是鸕鶿)(好像烏鴉飛過的fu)。




圖:斑嘴鵜鶘




圖:蒼鷺

   湖面上因著賞鳥的我們、及其他趕著出門工作或是早起準備划船去讀書孩子的船給起了漣漪,紅色的日出光影投映在水上,讓人充滿希望也感到無比的幸福。這一天也是唯一可以拍攝到近距離飛鳥的最佳機會,當水鳥們讓我們亦步亦趨跟隨群集飛起壯觀畫面,如探索頻道Discovery的場景,讓人久久無法忘懷。

   然而住在洞里薩湖的水上人家(漂浮村Prek Toal),究竟是如何運用上帝賦予的湖,進行食衣住行的種種。利用網固法?捕捉魚,善用湖水洗澡、吃飯、交通、眷養豬隻、設立學校、開商店,據說還有加油站........,真讓人好奇。看著穿著整齊的孩子正準備划船去上學,甚至在船上讀起書來,不小心發出讚嘆及驚奇的聲響,快門忍不住按個不停。









   柬埔寨賞鳥行,在結束令人深刻的洞里薩湖水鳥行之後,行程中住了兩晚的點Tmatboey(簡稱T村)也是另一個讓鳥人們發現不少新鳥種及令人感覺神秘的賞鳥地點。T村位於Kulen Promtep野生動物保護區在柬埔寨北部平原一個孤立的村莊,也是依照WCB由政府單位環境部和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柬埔寨計劃建立獨特的社區生態旅遊,在當地成立委員會負責蓋住宿小屋及訓練村民帶領來訪團體賞鳥行程,為回饋賞鳥行程(生態旅遊)帶來的收入,村民簽署不狩獵並致力土地保育的同意書。

  這回在T村雖然看見不少新的鳥種,包括如謎一般的Giant Ibis(巨䴉)、White Shouldered Ibis(白腰黑䴉)、Yellow-crowned Woodpecker(黃冠啄木鳥)、Lesser Yellownape(小黃冠啄木鳥)、Common Flameback(金背三趾啄木)、Pied Kingfisher(斑魚狗)、Red-breasted Parakeet(緋胸鸚鵡)、Oriental Scops-owl(東方角鴞)、Brown Wood-owl(褐林鴞)、Golden-fronted Leafbird(金額葉鵯)、Black-Drongo(黑頭黃鸝)、Small  Minivet(赤紅山椒鳥)、Purple sunbird(紫色花蜜鳥).....等.。但內心依舊感到痛心,因為仍有森林(龍腦香林)不斷被燒毀,只為提供土壤養分來種植人們可以食用的農作物(稻米)。



















上圖:T村的住宿環境。

   保育和農業不斷在比賽競爭著,此刻看來是農業獲勝,但長遠來看是輸的徹底。世界上還是有許多國家藉由火耕施作農業,不知如此耕作行為燒掉未來子孫不可計數的資源(包括生物及涵養水源的土壤),唯有豐富的森林資源才能使生命及財富源源不絕,但卻因知識、貧窮甚或教育不足的情況下平白消失。




圖:到處火耕地(龍腦香林)。

   不過藉由和當地社區鳥導合作找鳥的模式,讓人在保育上看到一線曙光,這樣的合作模式也運用在賞鳥行程第3天在赤頸鶴保護區(Ang Trapaeng Thmor)及從暹粒出發到T村前,在到孟加拉鴇草原(Florican Glassland)尋找瀕危孟加拉鴇(Bengal Florican)的賞鳥行程裡。透過當地鳥導帶領來訪鳥人們在短短的幾天內找尋到不少新鳥種的蹤跡,提供當地社區人們就業的機會並藉此進行棲地的保育。



   而倒數幾天旅行社安排我們到達吳哥生物多樣性保育中心(The Angkor Centre for Conservation of Biodiversity,ACCB)參訪,該中心位於吳哥著名的寺廟內,也是柬埔寨第一座自然保育、瀕危野生動物救援及繁殖中心。一行人到達保育中心,前來接待的解說人員為我們做介紹,則是馬上聯想到在臺灣的特有生物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同樣收容和救助因為濫捕、棲地破壞或受傷的野生動物。這回也透過旅行社替我們這群鳥人(參訪的遊客)進行小額捐款,以支持ACCB的保育行動。


圖:吳哥生物多樣性保育中心(ACCB)

圖:冠斑犀鳥(Oriental pied hornbill)





圖:白頸鸛(Woolly-Necked Stork)


圖:黑頸鸛(Black-Necked Stork)。 



圖:巨鹮(Giant Ibis)

   這趟旅程能將賞鳥行程費用提供當地人就業機會,幫助學校孩子就學,並且間接讓鳥類及無數的生命得以生活在原本生活的環境裡,感覺是趟充滿價值和意義的旅程。
   末了,感謝芝芬姐細心安排此趟柬埔寨九天賞鳥行程,並提供許多寶貴資料讓賞鳥充滿知性及感性,而透過賞鳥資深前輩們的帶領,讓後學受益頗多,真的很感恩。祝福大家~


補充:

 

佩服鳥導 Sophoan Sanh的驚人眼力和體力(據說已連續工作30天了),得經常聚精會神聽鳥聲或是利用播放鳥音的方式吸引鳥群,有時甚至迅速透過單筒望眼鏡就能找到鳥讓大家能將遠處的鳥兒一覽無遺。
這趟旅程,充分享受當學員的樂趣,沒有壓力的賞鳥真的舒服極了(但鳥導so的壓力肯定很大),我將它歸為出國最富知性及價值(花的最值得)的旅程。

 — 在柬埔寨








圖:薛的戰利品。


2009.9.3 (四) 下午-荷蘭行last-Schreurs非洲菊及玫瑰2(內文未撰)←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