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家傳承, 是人人家家, 自我應盡的責任o 尤其, 國人歷經1895-60, 戰亂流亡不安的年代 ,今又面對不可知的未來變局, 怎能不令人為自我為家人, 留史存根; 讓後人有所傳承o 各人各家所記所述, 不僅只助兒孫後人, 知其自我之根源. 前代所歷之甘苦艱辛, 獲益匪淺o 更有進者, 此必豐富國史資產, 為後人尋求了解今天時代國情者, 所必查必看o

六月十日, 本站曾發表 : “根拔台灣. ..” 記蔣介公曾孫, 蔣友柏自台灣拔根, 移居加拿大定居o離台前夕, 向曾祖母,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辭別o 蔣夫人只叮囑孫輩兩語: ”勿忘你是姓蔣, 勿忘你是中國人” o 可知具有世界觀的人物, 如蔣夫人者, 仍認定為人, 不能忘本o 無論遷往或流亡何地, 總要留史存根o 再看美國, 種族複雜, 世界之最o 只因其文化淺短, 直到1977 , 才有”根”之節目, 在電視上演; 主題是追溯黑人作家亞利克斯家族的來源和歷程o 一時收視率稱冠o 此後留傳家史存根成風, 致美國國家檔案館, 五年前也開始, 每年辦族譜展覽; 今年第六屆 , 就在四月裡舉辦; 參觀者眾o 再如今天美國電視, 另一節目:”你認為你是誰呢?” 也是追根尋根o 在此節目中, 列舉了世界七位最受歡迎的名人, 探索他們自己家族的歷史淵源o 美國電影名星沙拉帕斯克說:”我想知道我是那種人, 屬於那個種族; 我要知道; 我要把這些,傳給我的兒孫們”o

在我們華族國人之中, 或有人自認:”我只是個小民” , 所記所述 , 沒有意義o 錯了! 需知人一生 , 生育兒女養家; 工作見聞體驗, 都是今天的寫真o尤其, 所記來自各人各方, 感受不一, 此正足以充分反映各方的實況, 此亦即歷史最珍貴之點o 故請君上我家傳承網站, “留史存根”; 則君不僅對兒孫後人 , 盡了傳承之責 ; 對時代國情國史, 即使非創作者, 至少也做了一個見証人, 怎能自行認定:”沒有意義”!

拿甚麼材枓上”我家傳承”網站? 很簡單, 主題是環繞著:人.時.事.地.物o 突出主題呈現畫面的工具則是: 1.以文字; 2.以相片, 3.以錄音 ; 4.以錄影o 任何一項工具,
都可呈現一個或多個主題; 一個主題也可以用以多項工具呈現o如一文可記父記母, 亦可同時加上: 相片.錄音.錄影等o再如僅以一或兩張相片, 只要加上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主題五項是指甚麼?

一. 人:即網友自我. 祖先.父母.家人.親友.....;如記:”我的父或母...或師或友...” ;一文記一人多人自便o(下同)
二.時: 即網友個人家庭 , 有紀念性的時刻o 如出生, 夀慶, 畢業 ,創業, 獲獎,送別....o
三.事:即網友或家人, 認為做過的事情o 如救人助人行善 , 創業...建築新屋等o 有紀錄性紀念性的事情 o
四.地: 即網友或家人 , 難忘之地方, 如故鄉, 故居 , 新居之地 , 或旅遊過難忘之地,獲益受害之地o
五.物:即網友或家人的作品, 文件, 証件, 獎狀 , 創作, 契約 , 著作, 發明...o

上列五個主題, 都必須要以四項工具, 即文字.照相.錄音.錄影呈現o 因或有人不了解”我家傳承網站”, 故作簡介如上o網址:www.wo-family.org /com 電腦能手 請自動進入 www.wo-family.org 上網方法所定, 和一般網站, 或同或簡o 惟有望於網友諸君者: 請將本網站功能目的, 轉告親朋友好o 如他們不悉電腦或, 沒有時間為文, 或自作說明者; 僅只用照片, 加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此外, 本網站亦可依其自己口述, 代勞筆記, 代勞上網o 此對諸君 :非只助親朋友好”留史存根” , 也盡了一份, 對時代國情國史保存的責任,諸君又何樂而不為呢 ?! (完) 台灣本站聯絡處:台中市 昌平路2段200-1號
2016/12/31

郭榮趙:軍官的日子


我 根本 就不 應離 家 外 出  更 不宜的   是 不  告而別日益 年老的慈母 賢姐等等  因當年我這個郭 家 兩 村  早禾充  楊樹 塘 這 兩 村 的郭 家   除了
繼續閱讀
2016/12/31

郭榮趙: 軍中十年


父親 早逝  家 道中落   且 只有 姐 姐   沒有兄弟  雖有一同 父異 母 一兄  大名榮楚  比我 年長 二 十幾歲以上   然 很 平庸  兄嫂忌心更強  看到母親 愛 我 如此之深 甚 致 望 我 早日離 開人間  如此便可 得 到 郭 家 全部 的財 產  其兒女年齡與我 相 約  與我 之疏離  更 甚 於同 堂 其 他 家 人  故我 幼年離 開 慈 母 家 園外 出  這 也 是 原 因之一   因我 覺 得 世 界之大  豈 無 容我 之身  故我 們早已分 家 分 離   兄住早禾充   我 住楊 樹 塘   故兄家 與我 家 之 離   遠 甚 於 同堂其他 郭 家 這 也 迫使 立志 早日做 出人來  不 要 被 同 堂 家 人小看 這也 是 不 告慈 方  潛 離 家園的 原 因   那 是 在 這樣的家 庭 環 境 中  我 還 未成 年  就外 出的 原 因
 
我 在 軍中  前 大約五 年  還 算 順 利  然不 知 甚 魔原 因  可 能是 忌 我 去 台 中農 學 院   旁聽 英 文   且 有 一邱 姓 女 友   伴 我 休閒   他 們那 知   邱 女給我 的   是 我 向 上 的 一股 力量   在 軍中  我 非 科 班出身    因為 政 工  有 蔣經 國 見 生 設立的 "政 工韓 部 學 校 "  正式 訓綀科 班   與"韓 校 "畢 業 出來的 相 比  我 們應算 是 門外 漢  沒有 前 途   已很 明顯   果有 機 會   一定 用的 是 "韓 校 "畢 茉生   有 鑒於 此  我 也 曾 努   企求 轉 入 班   政 工韓 校 成 立   開 始 招 生 之日  我 也 曾 報名參 加 入學 考 試  考 試分 筆 試和口 試   但 前 者 都 夠及 格  面 試卻不 能通過  很 明顯 的   是 看人招 生   因我 年幼外 出  一看就很 弱小    沒有 成 人之樣  韓 校 我 就是 此落 敗   我 政 工班 里業 的同 學   他 們都 能考 取  獨我 無 法 通過  這 更 使 我 立志   我 韓 政 工  雖 非 韓 校 畢 業   總 有 一天   我 會 走出路來  可 是   這 段路程   走得 不 順   一次   我 不 知 叫 甚 魔班受訓   據 說  是 經 國 先 生 親 自 教訓的 一班   地 點 在 淡 水海邊  離市還 有 一段路程   正好 這 個 班 結業 典 禮這 天   是 軍中外語 學 校 招 生   我 向 班 付 主任 泵  明天 我 去考 外 語 學 校   可否不 參 加 結業 典 禮了  副 主任就是 不 准   他 說  經 國 先 生 辦 的   受 訓  怎 可 不 參 加 結訓典 禮  就是 不  准 我 考 外 語 學 校 的 前 夕  請 准   但 就是 不 准   當 夜 一夜 難眠   到 快 天 亮時  我 突 然 壯起 膽來  不 參 加 結訓典 禮何妨   何以 不 顧 他 人前 程   故未天 明  就
繼續閱讀
2016/12/30

郭榮趙:“做出人來” 潛離慈母當兵


我這個郭 家   自 曾 祖父郭 發科 先 生 以 來 生 我 祖父一代   六個男丁   我的祖父年幼  排 第 六名  繼起 者 是 我 父一代    堂兄弟 共 十六 人  我 父郭通運 先 生   排 第 十二 名  繼 之者   即 我 一代  同堂兄弟共三十二 人  故原 只一家    分 家 之後   我 確不知 我 這 個 郭家   共 有 幾個 家 庭  據我計算  到 少 也 有 二 十家  以上   都 同 位 在 兩 村   十禾充  楊 樹 塘  四代合 計起 來  時間雖不 夠長   然各家各代 的 盛衰  在  務農之家   則顯 而 易見   因務 農 必須 依靠 土地 為 生   然 經 營 土地   卻靠 男 丁   可 是   我祖父以 來這 個 郭 家   論 財 產   並不 有少於 人    因分 家 之日   惟 一重 要   要分 的   主要 就是 不 動產   房 屋土地  而且 兄弟 之間  或多或少   都 分 常 公 平  例 如   我 自 祖父大明以 來這 個 郭 家   分 來的 就有 兩個 山   谷   一個  缺水  是 個 荒 郊   一個 山谷  則是 水田   然雖 有 土 地   但 最 重 要 的   是 要 有 耕植   才 有 生 產   生 產 工作  就靠有 男 丁  
 
可是 我 這 個 郭 家   自 祖父以 來  就是 單 傳   祖父一代   就只有 祖父  一個 男 丁     到我 父一代  也 是我父  是 個 男 丁   到 我 這 一代  我 父續娶我 母 李氏   雖 然生 有 七男   但 活 存   長 大成 人的  就只有 我 一個人  然 而 再 看他 家  就從我 父這一代以 來    就有 很 大的  羞異   不 是 財 產   而 是他家 男 丁 鼎 盛  如 我 的 叔伯 各家   各家 都  有兄弟三.四 個  甚 至更 多   然 惟獨有 我 家   我 父就是 沒有 兄弟   只有 姐 妹    不 只如 此  我 父去 世   可能比其 同 代同 堂 兄弟   更 早幾牛  我 想   到 我這 一代  郭 家 至 少 有 二 十幾個 家 庭   因之  各家 的 盛 衰   就成 了兩 村家 人的 議 論   如說  若非 此家 命苦  乃 天 注 定   閒 言閒 語   議 論 多端  例 如   指 我 母親   是 命定苦命的 女人  此雖事 實  但 諷 刺的意咮蜝 強   日久  我 這個 郭 家   便 變 成 被 欺 侮 的 對 象  尤 其   在 那 樣茖 後 的 地 區   甚 至 使 幼年如 我 者   也 就被 人看不 起 的 對 象  如 教我 近 兩 年的 榮甲堂 兄   因他 家 距我 家   不 過十幾
繼續閱讀
2016/12/28

郭榮趙:我自學過程 漫無目標的日子


我 的 慈 母李氏  自 己雖 未曾 受過任`何教育  或曾進過過任何 學校   但由於 我  出生 和 成 長的兩 個鄉 村:早禾充  楊樹 塘 雖以 務農為 生  但 書 香成風    自 我 六 位 位 祖父輩以 來  接 著 就是 我 的父輩   即我 的 叔伯 一代  共 十六 人  有 幾個 考 取童生   我 不知 道  但我確知    考 取秀 才 的  就有 5人  故我 曾祖 父  因此  還 蒙遜清 賜"郭發科" "的 大名   由於 有 此傳 統   且 繼 起 有 人  在 我 這 一代  男 性竟多達 32人   惜我 們的 住處非常 落 後  在 這 兩 個 鄉村 中  一直 就沒有 一個 男 性 外 出謀生  
 
但 也就是 在 這 一代   才有 兩 王的 堂 出外   原 因無 他     那 就是 抗 日八年之後   國 共內戰   直 到 1947年  榮官   榮室 才到 廣 州   參 加 了憲 兵 第 26團    因為 如 此  弊塞   外 界情 況   尤 其 進
繼續閱讀
2016/12/28

哭妹夫何萬先生

今天 是 2016年12月28日  早上 約9點    從 半 醒的 夢中醒 來  只聽 得 臥室 之外   聲 日妙 雜  這 是 我 住此此屋以 來  從 鰻有 過經 驗  我 立即 預 失    大事不 妙    從臥室 走了出來   才 知 道我 的 妹天 何萬先 生   昨 天 夜 裡    在 加  病 房  就已離 開 人 間   其離 開 人問之 速   自 直 令人有不 相 信之感   因為 前 兩 天 要 去 集會 之前    在 用餐 之時    席間有 一盤 鮮角片   我 的 第 二 個 兒子郭 強 生   正好 從 埃 國 歸 來  和我 的這位 妹夫何萬先 生 一樣  也 沒有 聽 到 不 滿意  或不 快 之感   獨我 何萬這 位 妹夫    就送去 了榮總  加 護 病 房   我 曾 幾次 要 去 探 望     但 家 中他 人   卻力勸 我 不 要 去 看  恐 我 年老又染 上 病 症    大家 都 相 信這位 妹夫  會 產 生 甚 魔不 測 之感  就在 昨 天 12.27傍 晚  我 還 電 我 進位 第 二 個 妹妹  詢問妹夫進展 的 情 況   我 要 去 探 望   回 答 是   他 正在 康 服之中  此前   眼 晴 睜 也  睜 不 開   現 在 可 以 睜 開 了  只是 不  開 口 說話  我 聽 了 是 有 所 進
繼續閱讀
2016/12/27

郭榮趙: 天作之合 予我終身作伴


我的母 親   因我 係 獨子  故總  望我 日結婚 生 子 決不 要無子無 後 而 成 郭家 罪 人  用心 良苦  故自 幼給我 訂婚  親家 且 有 來往   時我 雖未成 年  對 婚 姻 沒有 概 念  故當 我 決定 外 出之年  我 根 本 就漁有 考 慮   故外 出就是 外 出  一走了之  且 下定 決 心  要 過了規 定 年後   即 28歲 以 後  故隨後 他任其 自 然   從 再 未想 過此案  
 
那是 在 1955至 56年間  此前 被 調 到 台 中區 辦 公   因在 軍中辦 理 黨 務   美 軍援 華 有 所 反感   於 是   師 部 政 治 部 主任陳 亮上 校   心生 一計  就各單 位   借 調三 雷 三士   到 到 台中農 學 院 附 近 一處 辦 公  每天 早晚  看到 三 三 兩 兩 學 生   往 來我 們辦 公 室 門前   這 給我 一股 力量    加  強了我 考 大學 一念   那 也 是 台 中市 辦 公 室 內  有 一位 少 校   他 有 一林 姓虫友  有 時下班  就要 來探望 她 的 男 友少 校   有 時林 女一人來  有 時帶幾人    我 妻邱女    就是 其 中之一    在 最初 接 觸   並無 特別感 覺    按 觸越多  相 愛 也 日深   因邱 女父母 需 要   我 雖不 到 規 定 年齡28歲   1965年6月18日這 天 我 們就結婚 了 
上 級 依規 定 要法辦 我   營 指 導 員朱 乃 瑞 先 生   還 實地 號 我 家 來東看  當時  我 沒有 家   邱 家 就是 我 家   他 決 不 曾 想 到   邱 家 原 來一貧 如 洗   一間破 舊 的 草屋  隔 成 三 間  只有 兩 間有 光   一間 用餐  一間是 我 們的 臥室  臥 室 裡一 張的床  一張小小的 圓 果  兩 張 木椅   一張 就緊靠著 給豬吃 口糧的 洞口   朱先 生 看了以 後   不 知 是 同 情   他 那 知 我 的住處 院 子   整 超 過了千  以  房 高 三 層   共 有 十幾們房 間 多年以 來  我 做 三 所 大學 校 長   學 校 就給我 專車使 用  為 恐鳥不 便   女山就買好 了一架電 動  等著 我 們用  我住房 隔 馬路對 面    就是 一個 近 甲寬大的 果 園   不 止如 此  出家 之日  不 過一個小兵   升到 了上 尉   退而 進了英 國 古老的 大學 牛津   且 去 兩 次   美 國 官 方邀 訪美 國 官 方三   一次 一年半   一次 半 年  一次 三 個 月  韓 國最 有 名的 建 國 大學   還 送我  譽 法 學 博 士
  我 妻 與我 結婚 之日  1956年6188日  相 伴 至 今已過60年  當 年結 日  林 女與那 位  少 校   竟 竭力阻 撓   那 是   輦還 只是過中尉   她 小學 教 的 同 事   尤 其 林 女同那 位  少 校   更 是 百 方勸 阻 因我 與邱 女相 識   是 他 們介 紹的   尤 其   那 個 時節   我 辦 公 室 內正有 誣告我   他 們那 知 我 有 今天   對 我 而 言  所 有這 些   對 我 都 沒有 太多的 意義  
我 感 到 有 意義 的 兩 男 三 女  如 今  更 外 孫 女兩 個   外 男 孫 三個   一是眼科 醫師  外踴 孫 名古屋大學 博 士  研究專業 達 頂  內孫 三男    兩 位 電 腦專家 一位 美國 會 計師   都 在 美 國   這 是 很 難得 的   如 我 大字 不 識 幾個   竟 獲 英 國 牛津 大學 兩  學位 至 於 做 幾個 大學 校 長   那 是 他 人給我 的   沒有 多大 意義 0 

繼續閱讀
2016/12/27

郭榮趙:本是同根生 相遇萬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