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我家傳承, 是人人家家, 自我應盡的責任o 尤其, 國人歷經1895-60, 戰亂流亡不安的年代 ,今又面對不可知的未來變局, 怎能不令人為自我為家人, 留史存根; 讓後人有所傳承o 各人各家所記所述, 不僅只助兒孫後人, 知其自我之根源. 前代所歷之甘苦艱辛, 獲益匪淺o 更有進者, 此必豐富國史資產, 為後人尋求了解今天時代國情者, 所必查必看o

六月十日, 本站曾發表 : “根拔台灣. ..” 記蔣介公曾孫, 蔣友柏自台灣拔根, 移居加拿大定居o離台前夕, 向曾祖母, 蔣夫人宋美齡女士辭別o 蔣夫人只叮囑孫輩兩語: ”勿忘你是姓蔣, 勿忘你是中國人” o 可知具有世界觀的人物, 如蔣夫人者, 仍認定為人, 不能忘本o 無論遷往或流亡何地, 總要留史存根o 再看美國, 種族複雜, 世界之最o 只因其文化淺短, 直到1977 , 才有”根”之節目, 在電視上演; 主題是追溯黑人作家亞利克斯家族的來源和歷程o 一時收視率稱冠o 此後留傳家史存根成風, 致美國國家檔案館, 五年前也開始, 每年辦族譜展覽; 今年第六屆 , 就在四月裡舉辦; 參觀者眾o 再如今天美國電視, 另一節目:”你認為你是誰呢?” 也是追根尋根o 在此節目中, 列舉了世界七位最受歡迎的名人, 探索他們自己家族的歷史淵源o 美國電影名星沙拉帕斯克說:”我想知道我是那種人, 屬於那個種族; 我要知道; 我要把這些,傳給我的兒孫們”o

在我們華族國人之中, 或有人自認:”我只是個小民” , 所記所述 , 沒有意義o 錯了! 需知人一生 , 生育兒女養家; 工作見聞體驗, 都是今天的寫真o尤其, 所記來自各人各方, 感受不一, 此正足以充分反映各方的實況, 此亦即歷史最珍貴之點o 故請君上我家傳承網站, “留史存根”; 則君不僅對兒孫後人 , 盡了傳承之責 ; 對時代國情國史, 即使非創作者, 至少也做了一個見証人, 怎能自行認定:”沒有意義”!

拿甚麼材枓上”我家傳承”網站? 很簡單, 主題是環繞著:人.時.事.地.物o 突出主題呈現畫面的工具則是: 1.以文字; 2.以相片, 3.以錄音 ; 4.以錄影o 任何一項工具,
都可呈現一個或多個主題; 一個主題也可以用以多項工具呈現o如一文可記父記母, 亦可同時加上: 相片.錄音.錄影等o再如僅以一或兩張相片, 只要加上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主題五項是指甚麼?

一. 人:即網友自我. 祖先.父母.家人.親友.....;如記:”我的父或母...或師或友...” ;一文記一人多人自便o(下同)
二.時: 即網友個人家庭 , 有紀念性的時刻o 如出生, 夀慶, 畢業 ,創業, 獲獎,送別....o
三.事:即網友或家人, 認為做過的事情o 如救人助人行善 , 創業...建築新屋等o 有紀錄性紀念性的事情 o
四.地: 即網友或家人 , 難忘之地方, 如故鄉, 故居 , 新居之地 , 或旅遊過難忘之地,獲益受害之地o
五.物:即網友或家人的作品, 文件, 証件, 獎狀 , 創作, 契約 , 著作, 發明...o

上列五個主題, 都必須要以四項工具, 即文字.照相.錄音.錄影呈現o 因或有人不了解”我家傳承網站”, 故作簡介如上o網址:www.wo-family.org /com 電腦能手 請自動進入 www.wo-family.org 上網方法所定, 和一般網站, 或同或簡o 惟有望於網友諸君者: 請將本網站功能目的, 轉告親朋友好o 如他們不悉電腦或, 沒有時間為文, 或自作說明者; 僅只用照片, 加簡要說明 ,即可上網o此外, 本網站亦可依其自己口述, 代勞筆記, 代勞上網o 此對諸君 :非只助親朋友好”留史存根” , 也盡了一份, 對時代國情國史保存的責任,諸君又何樂而不為呢 ?! (完) 台灣本站聯絡處:台中市 昌平路2段200-1號
2016/04/30

經濟學人如果蔣介石沒有輸掉中國



摘自英國經濟學人雜誌,
原題:
post-war china alternatively chiang's china

http://worldif.economist.com/article/16/what-if-mao-zedong%E2%80%99s-communist-party-had-lost-the-chinese-civil-war-to-chiang-kai-shek%E2%80%99s-nationalist-party

第二次大戰結束時,蔣介石大元帥所率領的370萬大軍,實力已被對日抗戰及共產黨叛亂而削弱大半。但對共產黨,他還是握有上風:無論在數量還是裝備上都遠遠超過共產黨。蘇聯軍隊退出中國東北部滿州(自日軍手上接管)後,蔣介石的軍隊便前往收復領土。當時共產黨背後,在東北地區撐腰的是蘇聯,不過還是被打得大敗。

 
但1946年,憂慮的美國人,為了防止國共內戰全面爆發,說服蔣介石不要再打了。這也許是個改變歷史的時刻:在幾周的沉寂間,毛澤東獲得了蘇聯援助、休養整兵。在休戰協議破滅時,蔣介石失去了滿州,最後內戰還是無法避免。美國人 — 尤其是右翼人士 — 在許多年後很幹自己。如果毛澤東沒有勝利的話呢?
 
中國過去三十年間的強勢崛起,讓共產黨得以招架「中國沒有毛澤東會比較好」的說法。但是有可能比較好的。蔣介石的軍隊逃至繁榮的台灣。毛澤東的中國則受經濟毀壞之苦,直到鄧小平在70年代末期扭轉命運。如果中國的經濟成長,跟台灣自1950年代的成長速度一樣,那中國的GDP到了2010年時,將會比原本高出42%。換句話說,中國可以達到原本的成長奇蹟,還能外加一個約莫法國大小的經濟體。
 
蔣介石也許會繼續領導一個腐敗、專制,又任用殘酷秘密警察的政府。他的國民黨,也還是會在貧窮的農村遭遇不滿(貧窮農村也是毛澤東軍隊的中堅)。但蔣氏獨裁,可能會比毛式獨裁柔和一些。也許不會單純因為意識形態的理由,就殺掉上百萬民的地主,也不會有50年代末期的大躍進,造成數以千萬的人民死於飢荒。他可能不會跟毛澤東一樣,沒收私人企業,強迫農民捐地給「人民公社」。這個政策加劇了飢荒的情況 — 僅管官方已否認許久 — ,且仍然對中國的農村發展造成困擾。蔣介石大概也不會讓中國陷入6、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讓數百萬人死亡、遭到處決。
 
在蔣介石的統治下,中國也許不用等30年,才成為全球經濟體系的一部分。可以肯定的是,蔣介石一定會保護中國的市場,避免外資競爭,就如同台灣跟其他亞洲經濟體,在經濟快速起飛時期的舉動一樣。但會比較快解除管制。在2001年獲得WTO會員資格前,跟中國相比,台灣老早就做好加入的準備了。

亞洲新面貌
 
Asia reimagined

蔣介石贏得內戰的話,亞洲的戰略地圖也會非常不同。他也許不會支持1950年代北韓入侵南韓的戰爭。沒有中國的支持,金日成可能也得不到史達林的支持。蔣介石也不會有台灣問題:毛澤東的叛軍從未在台灣有立足點。

 
但蔣介石是位狂熱的民族主義者。他跟日本的關係令人憂慮。數百萬人在日本佔領中國時遭到殺害;而國民黨的軍隊,比毛澤東的軍隊傷亡更大。毛澤東沒有急於挑起的中日之間仇恨,也許會讓東亞安全問題,也許不需拖到90年代,就會成為區域緊張情勢的來源。蔣介石同時控制台灣、大陸,也許會讓他也掌握了日本經濟所仰賴的航路。美國在這個區域的約束之手,也許還是需要。
 
冷戰也可能更加劇烈。蔣介石並不接受蘇聯對蒙古的掌控。毛澤東控制下的中國,曾在60年代時,跟蘇聯在邊界發生過幾場短暫的戰役。如果在蔣介石控制的中國,戰役規模可能更大、更血腥。國民黨教育下,持有「蒙古是中國一部分」信仰的中國民眾,可能會在蘇聯威脅減退後,大力要求政府更強而有力地維護此主張。
 
但到那時候,中國也可能變成一個政治上更自由的國家。前往民主的腳步,可能因為出於對分離主義的擔憂,而有所減緩,尤其是西藏,已即其他少數民族的區域(許多台灣人在國民黨統治下產生磨擦;在蔣介石還沒逃到台灣時就已發生)。但中產階級的成長速度,可能會比共產黨統治下快很多。
 
即使在蔣介石國民黨的專制統治下,中國還是會成為美國的盟友。也因如此,亞洲將不會跟今日一樣,因為中美爭霸而四分五裂。即使是日本,可能也會學著跟這個巨大、富有的鄰國相處。
 
許多今日困擾著亞洲的緊張情勢,跟中國共產黨的本質息息相關。鄰國對於共產黨的行事作風感到憂慮:秘密、高壓,有時(從任何角度看,在中國國內)殘酷的。但所有鄰國都擔憂,如果共產黨循著國民黨的路子、自由化,會發生甚麼事。國民黨曾在2000年輸掉政權,2008年又奪回。而明年很可能又會失去政權。很少亞洲人相信,共產黨願意接受民主政治的變化多端。共產黨最終的滅亡,可能涉及血腥動盪;甚至是回到40年代的混亂。亞洲其他國家,可能寧願跟認識的那個魔鬼相處。

繼續閱讀
2016/04/29

郭榮趙:自 我簡述 之17


1959年   這 是 我 東海 大學 的第  三 年的暑署  我 在  圖  書 館工讀   館 長 交給我 的 工作   遇 飄 我 把 他 在 史丹復 大學 的 博 士論 文   譯 成 中文   誰 圖 書 館 學 報上 發表  他 說  將來的 稿 費 完 全納 你  但 你不 要 出譯 者 之名  我 當 然 只有 應允   花個 多月時間  譯 文 成   即 被 發表   依當 照 字 數 計費   此稿 大約2千 5百 元  後 來稿 成 發表   館 長 就`給了我 5百 元  此後 我 再 沒有 做 任何工作   就只在 圖 書 館 裡看書   一天   我 我 到 香港 大學 生 活 月刋   徴 文 比寘  我 花了兩 個 星期的 時間  寫了一篇 "我 所 了解 的 民 主主與自 由 " 其 中  我 就提 到 了人 權  無 論 自 由民 主如 何  就是 不 能有 違人權   幾個 月後   我 文 竟 獲 第 一名 
 
1961年6月22日  東海 大學 畢 業 之後   我 有 兩 個 作 等我   一是 東海 的 助教  一是 東吳 大學 的 助教  因東吳 政 治系 主任杜  光 塤 先 生   到 東海 茟 課  教我 們國 際 政 治   他 也  請 我 去 東吳   做 他 的 助教  當 然   我 選 擇 了母 校  
 
但 我 常 想   人生 之路    應有 多條   可 貢 選 擇   故東海 畢 業 之日後  各種 考 試我 都 參 加   如留 學 考 試  依我 的 處 境   自 不 能不 要 去 考   翁 篇  那 時  我 已有 了兩 女一男   三 個 兒女  妻 是 小學 教師   薪 水既 低  怎 可 能養家   和 又養 她 的 父母 和妹妹  因我 岳 父原 富可 比一 個 小國   但 幣 制 一改   就窮 得 可 悲了 所 以    對 各種 考 試   我 都 不 缺席  除 留 學 考 外   其 他各 校 研 究 所 招 生   我 也 去 考   很 有 趣 的    姊 是我 被 迫 開 東海 的 這 天   1961年8月175日  政 大研 究 所 招 生 放榜   在 報上 公 佈錄 取名單    一看   我 在  錄 取名單 上 
 
所 以    被 迫離 開 東海 之後   馬上 就進了木柵的 國 立政 治 大學    十二 名錄 取名單 之上   我名   竟 排 在 前 半   如 此   我 就進了政 大     政 大校 園 不 大  我 車砞  生 住校   可 是  出校 門要 右轉 約十幾分 鐘   才 到 一處   有 一緋房 子  那 就是 研 究 生 的 住處   房 子內都 是 木板 隔 間  一間住兩 人  同 我 住在 一間的 就是   黎 劍炯  與我 同 是 湖 南人 他 新 聞   我 學 政 治   我 親 如 兄弟   前 一週 他 還 電 我   他 全家仍 住在 該地  附近   其 他 還 有 幾個 好 同 學   好 多都 出國 了   有 一個 值得 一提 的   就是 企圖 暗殺 蔣經 國 一位 現 在 美 國 的 台 灣人    
 
至 於 老師 方面   我 有 機 會 聽 王雲 五 老先 生 的 課    這 是 我 早已見 到 的 一個 人   他 親 筆 寫的 自 傳 (?) 現 在 都 留 在 的  藏 書 中   另一位 也  回大名的 沙(?)孟 徰 先    他 是 台 大政 治 系 的 老教授   我 早就久聞其 名  如 今  他 竟 成 了教我 的 老師   天 下人間  就是 有 這 樣亏合 的 事 情   另有 位   比較年輕 一些    英 文 很 好   他 知 道我 的 英 文 程 度不 錯  故他 教英 國 憲 怯 上 課之時  因要 我 們讀白 之浩  (?)英 國 憲 法 古 典 著 作   行文 高 深     故上 課時讀此書 有 困 難之處   就要 回 答   很 自 愧 的   是 我 竟 忘 其 大名
 
此外   在 政 大我 還 有 巷師   那 就題 鄭 震宇 牛先 生   他 雖 沒有 在 研  究所  上 課  但 1954左 右年代   他 在 台 中農 學  院 教英 文   那 時  我 在 裝申兵   在 台 中市 辦 公 離 農學 院 很   上 他 竹課時  發 義   即 學 生 要 讀的 英 文 材 料  我 也 得 到 幾份   我到 了政 大  帶著 他 從 前 發的 講 義   我 說  我 是 來感 恩   他 問何恩 之感   我 們從 不 曾 相 識   我 就說了這 段往 事   並拿 出他 發的 講義  God
s s s the Thrus (?)  他 大 一驚   此後 就變 成 了非 常 友好 的 師 生  
 
很 有 趣 的   是 我 在 1964年 國 之日  政 大也 給了隝聘 書   然 我 去 了東海   後 去 了中國 文 化大學   1971年7月  我 自 美 研 究 了一年半 之後 歸 國   文 化大學 是 張 曉 峰先 生 的 大陸 時的 學 生 宋  希做 校 長   不 給我 隔 書   從 此   我 就打 算 在 政 大 度此一生    但 後 來為 張 曉 峰先 生 獲 悉   無 論 如 何   他 一 要 我 回 文 化大學   政 大好 多同 仁   勸 我 不 要 再 回 文 大   但 只為 了感 恩   尤 其   明眼 看到 他 創 校 如 此困難之時  我 音然 就回 文 化  政 大也 沒有 要我 辭 去 政 大之隔   如 今想 來   弭 其 昀先 生 原 來竟 是 言樣的 為 人  很 有 自 悔 自 誤 之感   因為 在 文 大    我 自 己並未犯錯  只是 台 灣史學  的 主持 者 政 大轁 心恆先 生   為 了在 中央 日報發表史學 會 講 演的 三 人    都 是 文 大      知 我 在 輔仁 兼 課   故在 發表時  在 我 某的 名字 上   加 上 輔仁 大學 教授   這 當 然 是 大錯特錯  然 他 位 高 權 大如 此   心眼 竟 小得 有 如 針尖   不 過  即 使 如 此   我 決 無 恨 心  因為   到 了這個 時節  即使 在他 處 找不 至 工作   不 能自 強 自 立   就是 到 大街小巷  去 討飯 吃   也 是 活 皆    否則    一文 不 名  幼時外 出當 兵  竟 能走進英 國   更 能走進牛津  (完)

繼續閱讀
2016/04/29

郭 榮趙 : 自 我 簡述 之16

 
15.走上 求 學 之路:東海   政 大  牛津   之一
我 離 家 外 出當 兵   只求 做 個 小絲 軍 官  給苦的 母 親 和姐 姐 們一點 光 彩   因為 自 我 兩 歲 不 到   不 但 家 事 內外   要 她 們承 擔  辛半 異 常   同 堂 他 家 都 有 男 人  走上 田園   獨有 我 家  自 我 兩 歲 不 低  慈 父見 背  所 有 在 外 的 田園 工作   都 要 他 們承 擔  辛虈1異 常   想 起 夏 天 那 魔晒 人的 大 陽   冬天 那 魔 寒 冷的 寒 風 她 們在 外 辛苦工 作 的 情 形  待 我 幼小有 知 之年   就難免 內心難過不 安   天  呀   為甚 魔對 我 家 就是 這 樣  不 只如 此  受 侮 辱  不 是 來自 外 間  而 是 同 曾 祖父以 的  叔堂 兄嫂姐 妹  尤 其   定 年  姐 姐 們回 家 與母 和我 等  圍著 火盆 談心痛 若流 淚 的 情 景  至 今想 來  也感 上 天 不 公   故我 自 幼有 知   比一般 孩 子更 早 立志  做 人   可 能  就是  因為   在 這 種  境 所 形成   母 親 四歲 就送我 發蒙   五 五 歲把 送到 更 袁  至 少 五 天 才 母 子相  娶 一次   就是 望 了成 龍的 心情
 
小小出來當 兵   只想 做 過小小軍官   誰知 世 局 大變   母 子隔 著台 灣海 峽   要 相 見 已決 無 可 可 能  但 天 助我   1957年9月26日    我  首 次 求 學   竟 走進了東海 大學 之門    在 第 一學 年  母 為 退役   學 歴 証件   尤其 無 錢   這 是 我 在 大學 里求 學 最 難過的 一年  報到 之日  政 治 學 系 主任張 佛泉先 生  恐 我 英 文 程 度不 夠  勸 我 转 到 中文 系 去   我 說讓 我 一試  第 一學 年  成 績 果然 不 如 理 想   只有 78分   自 竺 學 年起   就急 轉 直 上   因為 同 班 十三 個 同   由於 我 比他 們大了三   四歲   又是 軍人  沒有 一個 把 看作 朋 友  或同 班   那 時  社會 一般  對 軍人小看  我 當 誰 校 也 是 難   記得 在 第 學 學 年裡  各國 政 府 教授 冗乃 正先 生   看到 我 用功   尤 其 對 英 文   當 年我 的 工讀  是 看管 系 裡辦 室   故無 課之時  即 在 系 辦 公 室 裡 一次 他 來上 課  只有 我一人在 室    他 就對 我 說  榮趙    榮趙   我 看你學 英 文 如 此用功   我 告訴你一佪 學 芙文 的 秘 決   真 的   我 終生難忘 也   記得 一次   比我 高 一學 年的 好 同 學   他 因申請 去 美 國 求 學     他 就請 我 代寫一信    他 隨 即 拿 給 國 英 文 教師 一看  鰻有 改 過一字 
 
其 次   使 我 難忘 的 是 徐 復 觀 老師   他  雖 是 中文 學 系 主任  但 他 看那 一個 用功 的 學 生   真 如 己子    如 也 教史記選 讀    知 我 沒有 錢買書   他 就買了一部 十幾本 的 "史記會 主考 証 "送我   至 今仍  留 誰 我 的 身邊   徐 師 為 人正直   敢 於 發言助人     勉 勵 學 生 求 學   不 遺 餘 力  更 舉 一事   我  學 英 國 時期  我 妻 在 豐 原 岸 裡國 小教書   後 該校 在 更 遠地 區 學 校   校 長 就要 我妻 去 那 裡施 教  時我 己有 三 個 孩 一男 兩 女   因沒其 他 老師 去 遠 地 分 校   知 我 妻 沒有 人事   其夫又去 了英 國   就 泒 我 妻 去   試想   一面 帶著 三 個 孩 子  一面  離 家 更 遠 之處 教書  情 非 得 已  徐 師 就親 至 縣 政 府   力以 說服  天 下有 幾個 這 樣好 的 老師   此外   徐 師 期 勉 我 的 話不 少   至 今我 仍 一一記在 心裡
 
在 東海  我 是 第 三 屆   第 一屆 中文 系 同 學 開 始   辦 了一份 東風 雜 誌  辦 兩 期  就再 無 人過問   於我   我  就接 過來辦   還 口 上 英 文 版   東海 是 美 國 教會 聯 合 辦 的   教英 文 的 都 是 美 國 青 年  做 其  工作 的   也 有 美 國 人  故想 去 美 留 學 的 同 學   對 美 國       真 是 暴 敬 必 至   故我 第 一次 社   就是 "故一個 堂 堂 正正 中國 人 " 我 非 不 苟美 國 人  但 不 必 視 美 國 人如 男   如 父親  
 
那 時  東 海 的 後 山  還 是 一塊 森 林   再 往 上 土有 一水塔   每一早上   在 橫園 裡聽 到 水 台邊   有 讀   一早就有 讀英 文的 聲 音  那 就是 我     因在 那 裡   不 會 影 響到 他 人的 早上 的  眠   如 今  森 森 不 在  一直到 山頂   都 是 房 屋  有 的 是 為 了租 給學 生   在 東海   吳 校 長對 我 也 很 好  如 我 在 香港 新 聞天 地 上   發表了一篇 東海 大學   介 紹東  海 大學     他 還 給了165元   還 沒有 畢 業     他 就留 我 在校   但 1961年大約是 四 七 月間  吳 校 長 與魯時先 教授   和一水工作 有爭      新 聞天 地 再 有 報導   於 是 小人就報告吳 校 長    這 文 是 郭 某人寫的    至 此    他 就要 我 離 校   我 要 到 他 府 上 當 面 說明   他 都 拒  見我 再 沒有 辦 法   只有 在 1967年 8月17日  離 校   我 想   今後 再 沒有 回 到 東海 了   但人不 親 草 親   東海 原 就是 一荒 郊   因創 校 不 久  但 看沿  的 青 草   那 些 者 是 我 工讀時做 工作    種 下 去 的   如 今 都 小小地 綠 油 油 了   風吹草 動  你要 離 開 我 們了  *完 (                                

繼續閱讀
2016/04/28

郭榮趙 :自我 簡述 之15


15.    從1951年起   到 1958年8月現 役 軍官 的 生 活
從 1954年11月起   我 開 始 做 了准 尉軍官之日起      直 到 1958年   其 中只 我 想 去 求 學   在 19955至 1956   我 受 到 一 挫 拆    應是 一路平順  如 我 從 准 尉升到 了上  辱  都 是 照 規 定 的 間  和其 他 學 一樣  1950年韓 戰 爆 發  至 1954年  美 援 到 來  軍隊裡還 只有 防衛   預 作 準 備   整 個 在 軍隊 裡這 一段  先 是 分 發到 閨甲兵  第 四總 隊 第 41大隊  首 先 是 駐在 羅 東的 大隊 部 裡見  習  當 年 就是 主管 保 防  與監察   這 年視 察   我 就獲 得 全旅 的 第 一名   秋 未  菲 華  送大隊 部 一架手掌 大小的 收音   便 打 開 了我 學 英 文 的機 會   且 越學 越有 進歩   到 考 大學 聯 招 之日  我 的英文  竟 高 達 65分   此外   就是 辦 了盗 賣 汽油 案   以 至 材 料員被 送命  同 行兩 上 士  判 了無 期徒 刑  只因為 盗 賣 汽油  此間做 的 一事   就是 到 南 部 參 加 一次   巷 做 黃 龍演習   
 
在 東  大隊 部 約一年半  我 就回 到 其 下的 第 二 中隊   駐在 宜蘭 一國 小裡   因住地 緊 靠 著 大水溝 之邊  溝 上 有  橋 通礁 溪   我 看溝 邊 青 翆 的 綠 草   就花一個 月薪 50元  買了一隻母羊   次 月   再 買一隻公 羊   不 久  小羊成 群  可 是   不 久   我 又被 調到 第 一總 隊 第 14大隊   駐在 桃 園 附 近 的 山頂 村 的 舊 的 草 房 裡  距桃 園 市   走路 要 二 十分 鐘   在 此   似無  值得 回 憶  
 
1954年  美 援 到 來  裝甲兵 改 為 兩 師  我 是  編 到 第 二 師 砲 指 部 第 二 營 第 二 連  駐在 台 中的 清 泉崗   師 的 政 治 部 主 任  方是 1951年秋 末視 察   在 羅 東看上 我 的 那 位 陳   亮先 生   由於 美 方不 樂  見國 民 黨在 軍活 動  於 是 陳 主任就 調了五 人  三 官 兩 士  到 台 中市  辦 黨務 工作   地 點 就在 復 興路的 第 五 酒 場 (?)  一舊 倉 庫裡  房 間籹小  五 人辦公  住  就在 此間  不 過這 是 在 復 興路的 一 側 的路上   距台 中農 學 院 只要 走十幾分 鐘   故每天    都 有 該院 學 生   三 五 成  群   往 來走過我 們辦 公 室 門前
 
在 台 中市 辦 公 對 我 來說    有 得 有 失  得 者 是 辦 尊 時外   可 以 在 市 區 自 由行動  更 有 利 者   我 就是 在 此報准 主任   只 要 不 務 公   可 去 農 學 阮 旁聽 英 之  但 失者 在 此被 人密 告  指 我 辦 公 時間  不 在 室 辦 辦 公  上 街去 玩  且 拉 用公 款   一天 早上   東 主任在 上 清泉密之前   集合 我 們五 人亘  佈此案   我 簡直 要 暉侄 在 地  此後  其 他 四人  再 沒有 一個 與我 談話   於是 我 就孤 獨  一天到 晚  不 在 他 目 中  其 實  以 玩 女友來說  當 年五 人之中一位  少 校   有 一林 姓 女友  小學 教師   她 來探 男 友時  時帶著 她 幾個 同 仁   我 就是 在 此過程 中  結 了邱 女  1956年6月18日  我 們就結婚   此有 那 點 是 玩 弄 女人  至 於 辦 公 有 時不 在   我是 得 到 了師 部陳 主任的 批 准   他 說  只要 不 誤 公   至 於 拉 用公 款   更 是 胡說  管 現 金出入的 是 位 崔 上 士  我是 中尉  三 官 中   我 上 面 要 有 一少 校  次 有 一上 辱  我 居 第 三   是 個 中尉   根 本 就不 經 手公 款   也 沒有 借 用過公 款   雖然 如 此  但 其 他 四人  都 認為 是 真 沒有 一個 再 理 會 我  那 時  我 真 是 度日如 年 夜 夜 失 眠   好 不容易一個 月之後   一天   陳 主任之專車  突 然 來要 接 我  我 原 以 為 是 送我 法 辦   誰知 是 到 主任之家  與其家 人共 進晚餐  
 
此後  回 到 了清 泉岡 原 單 位   但 單 位 裡同 仁   早知 對 我 有 此報告  對 我 以 另眼 相 看   沒有 侮 言  自 此  我 決 心離  軍中  要 飯 也 可 以 去 討飯   因受 打 繫   病 也 隨 之而 來  不 下飯   故經 常 去 在 四屯 的 五 七軍醫 院 看病  至 少 約半 年  我 因有 點 近 視   承 眼  醫 師 王志 誠之助    替 我 開 了一強 "不 窩 現 役 " 的 証明   那 時  雖 沒有 退役  但 有 甚 魔假退 役  只結三 個 月薪 水  一共 不 到 一千 兩 百 元(?)  持 此証明  我 在 隊 上   也 就隨 便  因醫 師 已証明我 有 了此情   可 以 假退役   再 沒有 人閒 話難聽
 
1可 能是 1955年末  或566年初   我 就申報退 役 了  自此  我 離 部 隊更 遠 了  我 就 拿 著 在 羅 東  楊 適存 先 生 給我 那 紙高 中臨 時畢 業 証書 報考 聯 招  不 過  國 防部 所 核 准 我 報考 的 只有 台 大 電 機 工程     對 此  那 真 是 作 夢   因我 數 學 根本 就不 懂  失敗   很 令難過的   是 我的上 級 為 阻 我 再 考   就在 1956年底   泒 我 去 鳳山歩 兵 學 校 初 級 班 120期 受 訓  其 目 的 非 常 明顯  因此訓  要 到 1957年 6月初 結業   受 訓之忙   一個 人一天 自 己決 沒有 十分 鐘    但 我 不 洩 氣  仍 報請 國 防部   核 准 我 報考 大專聯 招   天 助我   我 這 次 填 了兩 份 報考 表  一考 核 准 的 台 大電 機   一表是 我 自 選 政 治 學 系    7月1日這 天   我 第 一個 排 在 報名處第 一名    8點 開 始 報名  約有 七八組  各組人員8點 者 就坐了  只有 國 防部 泒 來審 查現 役 軍人報考   是 否合 乎 核 准 的 科 系   但 是  他 後 來了約四五 分 鐘   故他 一到   我 週 進去   把 國 防部 核 准 的 公 文 打 開   那 是 給我 的 副 本   指  我 的 名字   把 我 報自 己選 報考 東海政 治 學 系 的 報名表格 奉上   他 來不 及 審 查核 對   立即 蓋 章  就這 樣  我 就進了東海 大學 之門   但 申請 退 役 要 報到 國 防部   其 核 准 是 1958年8月   然 東海 1957年9月  就開 學 子   至 此  我  申請 退 役   且又多病    便 貿 然 自 己決 定  即 使 現 役   我 還 是 要 進 東海 大學 求 學   這 是 我 最 忙 的 一段  因一面 要  顧 及 軍方要 求   一面 合 乎 東海的 規 進  進住都 要 在 校    故 這 是 我 感 到 最 苦一 個 時期    故我 大學 第 一年成 績 只七十幾份   很 難過的   那 也 就是 在 期間  我 的 學 歴 証件   又被 教育 部 發現   勒 令東海 將我 退 學   但 得 天 助  部 長 張 其 昀先  生   以 同 等學 歴 批 准   從 此  我 開 始 走向 一般 平民 之路   過此一生 (完 )                            
 
 
 

繼續閱讀
2016/04/27

郭榮趙 : 自 我 簡述 之14


14.天 賜 神機
  果有 上 天 嗎?我 答 :有   不 然   在 我 當 兵 昂 艱 苦之日  我 毫不 認識   怎 會 有 位 長 官  不 是 我 自 己連 上 的 問我是 否願 意去 接 受 "訓練 " 此後   我 就再 沒有 看到 找 到 此  此 人是  ?  莫 非 天 神   看到 了孤 獨無 依  無 人理 會  一個 力孤 獨地 坐在 化糞池 的鐵蓋 上  低 頭苦思    流 著 眼淚   致 引起 他 的 同 情   真 真 的   當 年在 這 隊 上   確沒有 人與我 談話  想 到 了母 訓  "不 要 做 一個 被 人看不 起 的 人 " 如 今  我 果然 就做 了這 樣的 一 個  人  當 然   不 怪他   是 由於 自 己所 造 成 的   出自 最 落 後 的 湘 南  郭 家 四代  27個 男 性   竟 沒有 一個 外 出   只有 兩 個 堂 兄  因避 免 徴 兵   故自 動外 出  做 了兩 個 憲 兵   在 家 即 使有  甚 麽經  驗  也 不 過田園 種 植 施淝灌 水之類   與人自 然  無 話可 談  所 以 後 來  即 使 做 了三 所 人數 最 多的 大學 校 長    我 的 話也 非 常 之有 限   
 
1950年4或5月間  我 果去 鳳山軍官 學 的 校 園 裡一個 政 工班 受 訓  這 是 孫  立 人屬 下的   那 時他 陸 軍訓練 司 令   他 原 在 東北 作 戰   但  蔣 公 怕 他 有 變   故調他 只主管 受 訓    設想 他 堅 守 東北   局 面 就很 可 觀  我 們這 個 政 工班   只是 訓練 一些 韓 部   在 軍中給官 兵 康 樂    本 不 是 甚 魔下治   但 是 1950年1月  蔣經 國 做 了國 防部 設了政 治部 主任  經 國 先 生 擔任此職於 是 我 們這 個 班 也 就改 成 屬 於 國 防部 的   要講 政 治   如 保 防監察 察   政 宣   故再 延  訓了三 個 月  這 年12月12日畢 業     40名分 發到 裝甲兵    我 在 其 中之一  我 的 單 位   就是  甲兵 旅 第 四總  隊   第 41大隊 第 二 中隊   但 我 報到 了之後   即 留 在 大隊 部 政 政 工室   職務 是 准 尉見 習  官 主任是  寄 文   韓 事 是 李林 或    他 們待 我 好   為 時一年半   
 
 就辦 了一案    在 此  住在 羅 東  這 是 我 人生 的 轉 捩 之點    有 好 幾件 事   影 響後 來的 一生  :: 那 時  地 方很 小   連睡 覺  都 找 不 到 地 方  於 是   只好 睡 在 中山室 裡  這 也 官 兵 休閒 康 樂 之所   我 的 工作 之一  就是 管 理 中山室     時  政 工室 既 加 了一人    李韓 事 就辦 一報  我 忘 其 名  這 就給我 練 習 寫作 的 機 會   作 之得 到 了進歩        其 其 次 在 1951秋 季 察   旅 部 泒 一團 人到 了大隊 部   其 哯 察 政 工的 是 陳   亮上 校   他 看了主管 的 業 務    便 稱 贊 不 絕  給他 很 好 的 印象  且 把 記在 的 心中    公 宣 視 察 全旅 結果    我 是 第 一名   後 來對我 一直 非 常 關 心  第 三   151年 菲 華 勞 軍  送給大隊 部 一架手掌 大小的 婦 音機   放在 中山   畋我 管 理   那 時大陸 對 台 灣敵 對   口 號  是 血 台 灣  因之  轉 台 要 我 負 責   不 能讓 官 兵 任意轉 台   因之    我 必 須 自 己轉 廣 播 電 台 試聽   一次 婦到 廣 播 英 語 教學   那 時韓 戰   爆 發  翻 譯 譯 官 很 少   因之  我 很 想 學 好 英文   有 可 能去 做個個 翻 譯 譯 官     第 四  那時  有 個 本 叩中隊   與大隊 部 住在 一起   隊 長 何漢 生先 生    知 我 念 家   他 有 好 友在 香港   於 是 他 就替 我 轉 了兩 封 家書   這  是 我 外 出之後   第 一次 告訴母 梘  我 來到 了台 灣  母 親 回 了兩 信  最 後 一封  告我 "事 忙 "不 必 寫信  我 知 我 的 家 書 給母 親 帶來了麻 煩   此後 再 沒有 通信  第 五   我 在 那 時  開 始 自 修 芙文  本 部 中隊 指 導 員好 心 勸 我 從 初 中課本 讀起  直 讀完 高 中教科 書   以 後 可 能更 有 用  此外   他 了我 一張紙  即 江蘇 省 立 鹽城 高中的   一紙臨 時畢 業 証書  
 
此外 就在 我  軍官 的 第 一 年  即 1951  秋末   就是 我 還 辦 了一案   因為 我主管 保 防 監察   那 就是 大隊 部 裡第 四組一位 組員  名 叫 呂 致 信    帶著 兩 個上 士  去 台 北領汽  他 們三 人合 夥  竟 盗 賣 了八大桶 汽油   此案 就單 由我 承 辦   故一天 深 夜   分 別把 三 個   一個 叫 起   送到 警 局 關 起 之後   再 叫 起 第 個    後 叫 起 第 三 個   因那 時三 人和其 他 二 十幾位同 仁   都 住在 一間教室 裡  次 日 也 是 由我 個 人  先 把 三 人扣 起 來之後   再 穿 上 雨衣  為 的 是 不 好 給人看到   那 時  還 住在 羅 東  我 把 人用鐵練   聯 在 一起   帶上 火車  以 免 被 人看到   故坐在 車箱 一角  從 羅 東押到 了總 隊 部   住地 台 北 松山  不 久  那 位 材 料員辦 死 刑   兩 位 上 士判 無 期徒 刑   想 起 露去 平常 我 們都 有 說有 笑   甚 為 友好  如今  他 們竟 犯了此罪   然 竟 是 由我 押著 他 們  送去 判 刑   諸如 此案   給我 一個 很 嚴肅的   活 活 的 教訓  辦 公   辦 公 絕對 不 能存 有 任何一點 私心  所 以   後 來  做 中國 醫 藥大學 校 長 之日    一共 做 五 年半 多一點   最 後   我 就拂 袖 而 去   因為 我 提 技過總 教官 阮  誥  竟 與陳 立夫在 大陸 軍統 局 的 老韓 部   這 位 退 役 的 總 教官   一退 役   我 就給他 做 總 務 主任  他 竟 與那 位 軍統 局 的 老韓 部 聯 合   一心一意就是 我 現 醜   法 辦    我 當 然 他 們的 用心  故我 完 成 獨自 承 擔的 媽祖醫 院 完 成 之後  立即 拂 袖而 去   那 兩 位 小人  聯 合 請 過兩 次 會 計師   兩 個 人不 是 同 一人   一再 清 楂 我 的 用錢  數 後 兩 人所 查結果 都 是 清 清 白 白   不 只如 此  一個 大學 馬上 請 我 去 做 校 長   若我 在 任內有 半 點 私心  接 連還 可 能做 兩 三 個 大學 校 長   第 四個 大學 校 長  也 等我 去 接   那就是 東海大學   只因19991.11.15火車大災 受 亂   重 傷   "辦 公  辦 公   決 不 要 存 有 私心"(完)                

繼續閱讀
2016/04/26

郭榮趙:自 我 簡述 之13


13. 車中第 二媘  段受 苦的 日子
    上 文 所 述   那 是我 從 軍第 一段受 苦的 日 子  沒有 想 到    艱 到    接 著  第 二 階 段  苦 第段又到    1949年11月   可 能是 月秪   我 隊 受 命 調到 台 北 市   地 點 就是 台 北 市 的 上 海 路   那 裡就是 台 灣防衛司 令部   司 令是 孫 立人將軍  調我 們到 那裡去 做 防衛工作   如 今  說地 已被 中正紀念 堂 全部 佔 了  當 時那 個 防衛部  從 大門進去   左 手邊 有 兩 三 間房 屋  首 間靠 外 的 一間  是 應接 客 人  兼 守 衛  中間一間     也 是 苟衛    最 後 一間就是 關 著 的 閒 疑 份 子     門右邊   是 幾間房 子相 連  但 很 少 看到 有 進出  兩 邊 的 房 屋  我 都 沒有 進去 看過  面對 著 入口 大門的   那 就是 一大塊 廣 場    廣 場 古手邊  就是 一連幾棟 房 子  可 能有 三  四間  都 是 三 層    有 沒有 地 室   我 也 不 知   我 們有 三 個 連就住在 一樓   上 官 辦 公 室 都 在 樓上   房 子的 北 後   就是 蔣緯 國 將軍的 裝甲兵 旅 司 令部   與我 營   僅只隔 一  牆   靠 著 上 海 路 邊   有 條 小門相 通  看起 來活 動範 圍 寬 廣   但 我 們活 重 實際 非 常 有 限  我 們的 房 處   是 把 一間長 型 的 房 子  分 成 兩 半   故有 一空 間供 往 來相 通  床 位 就設在 這 條 通路的 兩 邊   故兩 層 的 床 上   每層 都 要 睡 一班 人  即 12人   田其 甚 夾   所 以 也 擠 得 很  
 
在 進樣好 一大營 區 裡  雖 有 廣 場   我 們卻不 能出去 操 作 運 動   就是 活 動  也 只在 臥室 之間    我 們所 負 的 責任  就是 站衛兵    我 當 然 也 要   但 我 弱 小  站入口 大門的   都 是 選 那 些 高 大的 同 志 去 站  輪 不 到 弱 小者 去 站  那 魔  我 們一天 到 底 做 些 甚 麽  因要 站衛兵 之門口 不 多  一次 換班   頂 多七 八人  真 的   我 不 知 三 個 連人數 加 在 一起   至 少 三 百 人以 上    不 知 有 那 麽多人做 甚 麽   至 今對我 還是 一個 謎  
 
然 在 此區   我 從 鰻有 見 遺 立人將軍    這 可 能是 不 准 我 們出門的 原 因  那 麽  一天 到 晚  我 們到 底 做 那 些 事 情   據 我  憶   那 多是 聽 訓  如 有一次   請 外 來客 講 話  我 們就集中在 廣 場   這 位 客 人  就是 鄭 通和先 生   他 穿 著 白 色四裝  講 了些 甚 麽  早已沒有 一點 印象   但 很 有  趣 的   是 我 做 中國 醫 藥大學 校 長 之時  原 來 他 就是 我 的 前 任   人生 那 如 此的 奇綠  一個 當 年的 上 等兵    十數 年之後   竟 做 了大學 校 長  
 
在 此區 裡  我 最 難忘 的   第 一  就是 我 連上 有 一個 張 姓 的    他 原 來在 江西   進過甚 麽大學   不 知 是 誰  竟 讓 他 離 開 軍隊   再 進大學   以 完 成 他 的 學 業   然 我 沒有 忌 心  只有 羡 慕  他 竟 有 如 此之幸運   但 後 來傳 說  那 就是 蔣經 國 先 生   第 二 件   我 最 難忘 的   因天 天 不 要 出操   故排 連長   天 天 要 檢查各兵 之槍   我 是 全班 第 六 名  所 持 的 是 一支
 
m-8半 自 動歩 槍    一般 持 30歩 檢的 只裝一發子彈   我 這 又槍   卻要 裝8發子彈  故其 構 造 也 就更 加 複 雜   故每天 檢查   總 是 沒有 摖 更 乾淨   故每天 下午 檢查時  我 的 兩 個 手掌   級 是 打 得 又紅又腫   盡 管 如 此  排 連長 們也 無 所 動  把 人看成 野 生 動物 一樣    故瘞苦難過之日  在 領到 一個 月6元到 手之日   我 就會 花305元  到 福利 社去 包 一包 報紙包 著 的 粒 糖   裡面 不 到 十粒     因我 既 小且 弱   軍中同 班 同 排 官 兵   從 沒有 一個 人   把 我 看在 眼 裡  但 即 使 如 此  我 對 從 軍  想 做 一小小軍官   給我 力量    難過之日  之時   我 就帶著買下來的 這 包 糖   坐在 從 沒有 他 去 個 的 地 方    把 糖放在 口 裡    一邊 回 想 受 苦受 亂 的 情景  一方面 看看打 得 受 傷 的 手  眼  淚 也 就直 覺 的流 下  或問那 裡沒有 去   那 就是 化 池 子上 面 蓋 的 鐵板   慾 念 母 親   也 就特別感 到 心痛    想 到 在家 之日  母 親 視 我是 她 的 珍    在 此  卻沒有 一個 人  把 我 當 作 人看  雖 然   我 患誠的 替 長官 做 事 如 打 洗 臉 洗 腳的 水   都 是 我 把 水端到 他 們的 面 前   還 有 好 些 他 們的 私  有 時也 請 我 辦   不 過   在 這 段期間  也 自 我 得 到 教 訓  一個 人一定 要 做 出人來  才 不 會 被 人看  果  
 
在 1950年的 4月間  不 知 是 上 級 丑 位 長 官   我 確不 認識   忽 然 在 屋子後 面   我  孤 獨一人坐的 地 方  走來問我   你是 否原 意去 接 受 訓練   那 時  我 根 本 不 懂 得   甚 麽是 訓練   但 卻立即 答 道  我 願   我 願   就這 樣  這 年5月   我 再 次 的 回 到 鳳山  但 卻不 是 回 到 那 個大 區   而 是 陸 軍官 校 裡  那 時  官 校 正準 備 復 校 負 責的 就是 羅 友倫 將軍  我 不 知 甚 麽原 因    一次   竟 請 我 和他 一見   然 只 問我 的 日常 生 活   沒有 具體 談一件 事 情   不 過  直 到 退  了  從 傳 聞中  我 才 知 道  他 一點 近 況 
 
總 之  在 此  即 在 台 北 期間  我 沒有 做成   或做 過任何事 情   惟 一的就是 手掌  天 天 打 得又紅水又褈   舉 筷 子夾 菜   都 很 免 強   此外     在 被 人本不 眼 中  我 立定 志 願   我 一定 要 做 出人來   才 對 得 起 母 親   才不 會 被 人看  如 果做 過甚 麽公 事  那 就是 在 1951年3月1日  我 你集合 在 總 統 府 車前 廣 場 中集合   一慶 蔣中正先 生   復 職 再 任中華 民 國 總 統  至 此   我 就想 到 今天 不 少 的 台 灣人   一再 設法 消 除 蔣總 統 的 遺跡   請 問  如 果他 不 退 到 台 灣  台 灣那 有 今天   那 些 手無 寸 地 的 台 灣人   那 有 自 己一大塊 田地   可 耕 可 種 (完 )               a

繼續閱讀
2016/04/26

郭榮趙 :自 我 簡述 之12


12. 初 過軍 中的 生 活  難忘
  19419年7月19日傍 晚  我  船 到 達 了台 灣高 雄 港   下船 遺來  感 到 非 常 烴 髮  因為 船 上 的 人太多    太擠 了  隨 即 坐上 了  火車  往 此進發  此時天  色早已全黑  往 車外 看去   兩 邊 遠 近   都 有 電 燈顯 顯   很 明顯 地 感 覺 到   我 們直 是 到 了一個 不 同 的 地 方    大約半 小時左 右  下車   這 就是 台 南市  當 夜   就睡 在 教 室 裡   次 早起 來  介 紹環 境   在 這 個 成 功 小學 後 的 右方  有 一棟  大的 樓 房   據 說  那 就是紀念  當 年主導 反清 復 明領導 者  鄭 成 功 先 烈之館   不 過  我 們並沒有 機 會 前 去 參 觀   
 
在 台 南成 功 國 小  我 們住有 大約十天的 時間  還 談不 上 是 過軍人的 生 活    我 一般 老百  姓 一樣  既 沒有  穿上 軍服  也 沒有 天 天 操練  每天  除 了早晚都 準 時走床   準 時睡 覺   一起 用餐 以 外   有 時也 出基 本 教練   每天 一早  我 車全隊 就跑 台 南功 園   去 做 早操   有 人指 著 一個 方向 說  那 就是 成 功 大學   那 時  我 根 本就沒有 "大學 "這 個 名詞的 觀 念   早操 回 到 成 功 小學 之後   生 活   並沒有 一定  有 時講 軍隊 的 生 活   在 這 裡   我 才 知 道   我 們這 個 大的 單 位   名叫 "軍 入伍 生 總 隊 "  有 三 個 團   我 們是 第 二 個 團     其 他 兩 團   已抵  了鳳山  我 的 小 位   是 第 二 團 第 二 營 第 二 連   遠長 名叫 趙 志 華   至 於營 之  名叫 生 國 圜 少 校    在這 座 小學 裡   朱 營 長 對 我 們  曾  作 過幾次 講 演  都 是 講 時局   但 有 時也 提 到 鄭 成 功   反攻大陸   就有 如 鄭 成 功 當 年反清 復 明一樣的 意義   他 有 很 好 的 口 才   聽 了令我 起 苟   惜 未久  就聽 說他 己去 世   神 位 排 在 台 北 縣 一座 忠 烈寺 裡   帶台 灣南北 往 來的 馬路上   都 可 遠 遠  看到   每次 經 過  我 內心就會 想 起 這 位 朱 營 長   他 講 話 音  就會 回 到 耳邊   
 
在 台 南成 功 國 小  住了約十天   隨 即 移師 到 了鳳山五  厝 營 房    違 個刀營 房 之大  令人不 敢想 像   一看就知 道其 建 築 前   就是 經過精 心的 設計    裡面 的  道   水溝   房 屋  操 場   都 非 常 之整 齊   一棟 房 至 大約有 四十公  尺之耳  約兩 三 公 尺之 寬   每棟 房 屋   相 距約三 十公 尺   另外 帶些刀房 屋之中間   有 一極 大的 廣 場   我 們做 紀念 週   全總 隊 就在 這 個 廣 場 集合   因為   那 時   入 五生 總 隊 三 團   都己住進了此營 區 之內   一個 團 佔幾 房 間  不 過    營 區 很 多房 子裡  並沒有 軍隊     像 我 們住的 一區   就很 荒 涼   路邊 都 種 了樹   路面 都 滿 飧  葉   水冓 裡也 者 塞 滿了拉 圾   故我 進住了此區   一面 要 出  訓  一面 就是 要 整 理 環 境    真 是 忙 得 不 是 人樣   一晚上   倒在 床 一上   就會 像 塊刀木板 一樣  
 
故初 進了這 個很 大營區   既 要 定 時軍訓    天 天  出搞 軍 訓   做 好 軍人起 馬的 動  作   :  立正   稍 息  持 槍  擦槍  用槍  ...等  各 的 動作     一定 要 合 乎  標 準     然最 難忘 的    應 是 衣 食方面的 貧 乏      誰禮相 信  我 們在 這 個 營 區 裡   連 衣  衣服都 沒有 一件   穿 在 身上的  僅只有   一天 到 晚    只有 一條 紅短 褲  可 穿   直 到 寒 冬  也 稍 有 改 善  因之  在初 進營 區 之日  夏 末烈日當 空   我 們天 天 就光 著 身子  在 操 場 上  因之  個 個   皮 膚 晒 得 又黑又粗   有 的 還 有 被 晒 得  處 處 砏  裂   至 於     飯雖 有 可 乞   也 可 多 吃 一些   然 又粗 又硬    至 於 下飯 要  用的 菜    主妻 是 東瓜   和東瓜 湯 惟 有 再 加 兩 樣昂 便 宜的 蔬 采 菜  真 是   粗 飯 淡 菜   比不 上 最 窮苦的 人家   好 在 上 下一樣  韓 部 如 排 長   連長   也 都 是 和我 們一樣  且 在 一起   沒有 分 開  吃 飯   所 以   在 我 從 軍接 近 十年之間   最 苦的 是 1949年七月底   至 11月之間  地 點 就在 五 塊 厝   這 個 大勞 房   11月中或底   我 隊 便 調到 了台 北 市    然 是 鬧市     卻與我 車無 關   在 那 裡  住了近 半 年   我 就又回 到 了鳳山 (完 )           

繼續閱讀
2016/04/25

郭 榮趙 :自 我 簡述 之11


11.軍中 若的 幾月
1949年7月19日  我 們從 廣 州 黃 埔 港 開 來的 船  到 達 了台 灣高 雄 港   接 著 我 們就搭 上 火車北 行  夜 裡天 黑  可 是 從 火車亥 我 出  兩 邊 遠 近   都 有 電 燈    我 自 嘆 在 日本 總 治 了五 十年後   台 灣與內地   尤 其 如 我 老家 的 地 區   確有 很 大的 不 同   車行約半 個 多小時  就來到 一市   隨 後 才 知   這裡就是 台 南   是 夜 我 們就住 成 功 國 小里  第 二 天 一早  介 紹環    我 才 知 道校 園 一側   有 一座 大樓   原 來就是 反青 復 明的 鄭 成 功 的 紀念 大樓   惜 我 們從 沒有 進去 看過  只聽 說  那 邊 有 個 賣 小 的  市
 
在 成 功 小學   住約一週   每天 除 了軍動  聽 訓之外   談不 上 甚 麽出操   如 每天 早晨   我 這 一隊 人馬  就要 跑 歩 到 台 南公 園 裡  散 歩   據 說  當 年紀念 的 成 功 大學   就在 附 近   在 這 裡  雖 非 過軍人那 樣嚴 格 的 生活   但 卻已不 能個 人自 由活 重   所 謂聽 訓  也 非 名來的 客 人  多是 營 長 朱  國  少 校 的 講 話  朱 榮長 是 南京 人  口 詞清 楚 系 統 分 明  可 稱 他 是 一個 演說家   惜 後  說已過逝了  他 的 神 位就陳 列 在 台 北 縣 一座 忠 烈持 裡   但 那 寺離 南上 往 來的 馬路很 遠 可 以 看到   故每次 經 過方  我 就會 想 起 當 年   集合 在 大樹 之下  聽 他 講 話的 情 形  可 惜 這 樣好 的 人才   命竟 有 這 麽的 短
 
七月 底   我 們便 移師 到 鳳山的  五 塊 厝 大營 房   那 是 日軍建 築 駐軍的 榮區 很 大  但 看下很 有 計    子  通路    水冓    分 區   更 難得 的 是 四通八達 的 路的 兩 邊   有 植 有 樹 木  相 對 成  陰   惟 久沒有 住軍  顯 然 呈 現  涼 的荒 涼 的 景象   廣 場 處 處   因每隔 一棟 房 長 型 房 了  一棟 約五 十公 尺之長   勵子一棟 相 隔   就是 一個 單 位 的 集合 之場   另外   還 有 一個 很 大的 廣 場   大 是 營 區 口 單 位   集合 的 地 方   我 們在 營 區   紀念 週   聽 訓    就在這 個 地  
 
在 這 裡  我 才 知 道我 這 個 單 大的 叫 做 "軍校 入伍  級 隊 " 共 有 三 團   我 是 第 二 團   團 長 是 胡晃上 校  抗 戰 時期  他 在 一戰 中  對 日軍大勝   賜 為 中正紀念 團長   他 非 常 患心  聽 說  孫 立人 將軍出 音  他 就自 殺 巷難一個 山上   有  度時間  我 們三 個 團  曾 住住在 座 大營 方  但 不 久分 散
 
我 隊 在 這 個 營 區   住了 約四個 月的 時間  即 七月底 到 南一月中或底   我  隊 就調到 台 北 市 去 了   但 在 此 營 區 裡    也 就 我 當 兵 最 苦的 日子  每天 出基 本 級  0(?)  立正   稍 息   抬 頭 挺 兇(?打 不 出來 )   一做 不 到   愛 川嚴 格 得 很   打 罵 日常 的 事   打 罵  非 常 常 平常  尤 其 是 我   身體 原 就弱 小    動作 又慢   是 打 得 最 多的 一位   然 我 決 沒有 海   我 外出就是 想 做 到 一位 小軍官   回 家 給母 光 彩 一番   在 我 郭 家 從 曾 祖父至 我 四代  直 到 1947年  才 有 榮官  榮室 出來當 兵   大他 們有 三 個 兄弟   三 丁 抽 一   故自 重 出來    在  州 當 了憲 兵   大陸 潰 敗 之日    到 了貴 州   四散   榮 未 去   便 到 了海 南島     後 到 了台 灣  去 年9之24日過逝   至 於 榮官   要 回 家 去   最 後 餓 死 途 中    故在 我 郭家 中  除 了口上 枋兩 兄之外   我 是 志 願 出來的 第 一人 
 
在 五 鬼厝 營 房   是 我 當 兵  將近 十年最 痛 1苦的 一段  跟 檢沒有 把 人當 人看  連衣服都 漁有 穿     杚 的 只有 一冬瓜 湯     六 人一 席    搶 也 不 是   不 搶 也 就沒有 吃   穿 的 沒有 軍服  一耳只穿 的 一條 紅短  厙   好   奇 怪   可 能因我 有 一個 目 的   就是 做 一小軍官   給母 親 增 光   好 在 時間甚 知 短   是 年11月底   我 們就 就移到 台 北 市 上 海 路  主要 工作   就是 站衛兵   因地 區 最 台 灣防衛 司 令部   站徫 兵是 我 隊 惟 一的 任務 (完 )                      

繼續閱讀
2016/04/24

郭榮趙:自 我 簡述 之10


10.做 個 被 人小視 的 小兵
  1949年6月下旬   我 在 廣 州   投路 身孫 立人所 屬 的 新 軍   聽 說  我 們7月中旬  就要 上 船   前 往 台 灣   所 以   在 7月初    我 們這 支 隊 伍   7月初 移師 到 黃 埔 港 附 近   一棟 還 沒有 完工 的 新 房   待 命   若有 兩 星期時間  一是 將我 們號的行李集中  此外   還 是   我 們個 人自 由行 動  在 那 個 地   田哽 鏟 的 盤路夾((?)多  多    故我 們就去 捕捉   當 作 菜 來做   然 為 時不 久  我 們姊  師到  港邊    登船 之日  就是 7月18日上 午   接 著 就是 一批 批  逃 亂 的 人民 上 來   人人 路都 是 大包 小 包   可 以 想 見 的   一定 都 金銀眇 寶   等到 起  輪之時  甲板上 到 處 都 逃 亂 之人  大大小小  幾短 巛足之地   更 令人難忘 的   即 使 方便 之所   已 無男 女之分   若是 巷平 常   怎 不 令人可 笑   從 落 後  地 區 來的 我   不 要 說從 沒有 看過這樣的 場面   連想    也從 不 曾 想 過            難在獄 之日  長 輩們常談到 人的 尊 嚴   然 如 今     逃 亂   竟 是 這 種 局 面   好 在 時間不 長   7月19日 傍晚        船 就抵 達 台 灣的 高雄 港
 
下船 整 隊     稍 後 即 坐車  大約半 小時左 古  時已入鄉   天 色已暗   從 火車上 往 外 一看  兩 邊 或遠 或近   我 第 一次 看到 這 種 情 景  自 嘆 好 難 一見   車行 約半 個 多小時  我 們就要 下車承   膘 來此 姊 遇 號耳南   當  夜  我 們就住在 台 南的 成 功 國 小的 教室 裡  第 二 天 一早  有 人介 紹周圍 的 環 境   在 小學 後 竹一  側   有 一棟 甚 大的  櫢 房   一問才 知 道   那 是 當 年反清 復 明的 英 雄   紀念 鄭   功的甚樓    惟 城 們在 此 王 此校 只  有兩 星期  天 天 出繰  0     0 糽   不 出來     請 0                                      

繼續閱讀
2016/04/24

郭榮趙 :自 我 簡述 之9


  生 活 轉捩 點 -到 了廣 州
   1949年端午 節 的 前 一天   約好 一同 外 出的 三 人   堂 兄郭  一榮惠   好 友馬良僕  和  我  在 永興縣 城 相  會  顅 備明早出發  離 家 外 出  去 找 工作   鳥姓 好 友  當 當 即 退 出  他 不 去 了  惟 堂 兄與王並不 灰心  端午 節 這 天   我 們就 去 了衡 陽  很 想 從 軍    但 走了幾街幾  巷之後  一張 招 兵 買馬的 告示   都 沒有 看到   失望 之餘   端午 節次 日  我 們就擠 上 夜車  前 往 廣 州   滿 車都 人擠人  人人者 是 大包 小包   一看就知 道  現 在   真 是 逃亂 的 日子到 了  因為   4月1日 中 共 的 大軍  已跨 過了長 江  政 府 的 力量   早己江 日遭  現 在  只有 往 南撤退   故在 衡 陽   要 擠 上 南下火車  都 是 件 難    好 在 年幼身體 甚 小   才 擠 進登車之口   兩 腳踩 在 上 車階 階一級 雙手就只有 緊 緊 的 挃 住上 車之扷 手  車 英 德 之時  幾 人艱 心把 我 推 下車號土  還 是 上 車扶 手  救打我 一路命 
 
次 日  我 們   終次 於 到 了廣 州    我 們自 自知 沒多少 旅 費    只好 住在 四馬 路上 上的 一個小客 樲內  門口 有 條 不 小的 水 溝  好 像 是 人為 的    而非 自 然 的   在 四馬路往 上 早  就是 一座   甚 大的 高 樓   我 從 沒有 看過  原 來  那就是 有 名的 愛 群酒家   我 想   這 麽高 大的 敕 房   裡面 到 底 做 些 甚 麽  酒家   酒家   難道這 就是 喝 酒的 地 方嗎  惜 我 當 時膽小   進去 一看都 不 敢   然 到 了公 元兩 千 年  我 回 家 探 親 之日  經 過廣 州    我 確曾 到 了座 大廈 的 頂 樓   是 飲茶  不 是 喝 湭  
 
在 廣 州   我 們轉 了幾圈    到 處 都 有 陸 海 空 軍  陸 戰 隊   招 兵 的 廣 告    與衡 陽 相 比  真 是 非 常 之 熱鬧  頭 幾天   既 不 要 愁  無 處 可 以 從 軍    因為   的 廣 告 實在  很多了   故頭 幾天   我 就一個 人  沿 著 街道  到 處 看看走走  因堂 兄有 妻 兄譚篤祿在 廣 州 開 創 事 業  故他 都 多到 妻 兄之處   我 卻不 曾 去 過  在 廣 州   這 是 我 有 生 以 來到 過的   第 一個 大都 市   真 的   好 多東西 我 從 前 只有 聽 過  現 在   卻看到  許多了  如 大象   我 就是 第 一次 看到   有 的 很 想 買一點 下來  但 口 袋 裡空 空   那 也 就只好 望 物 聲 嘆   記得 有 過一次   我 還   大陽  光下  臥 過了 珠海 大橋   但 那 裡到 底 是 些 甚 麽   我 卻一無 所 知 騙了
 
玩了幾天 之後   就要 決 定 去 從 軍了  但 到 底 要 去 投那 種 軍隊   經  過了兩 人一再 討論 之後   決 定 去 向 孫 立人新 軍投效   邱 時  撼紹兵 之處   就在 一所 中學 裡  離 我 們的 住處   只要 走幾分 鐘 就到   決 定 了    立即 就去   那 時  因都 沒有 甚 麽 吇   即 昭 艱 女  那 就是 我 有 三 枚銀元  兩  雙美 軍用的 度鞋   我 們在 那  中學   約一星期  就遷 到 黃 淵港 附 近 一棟   還 未完 工的 房 子裡  行李集中保 管  我 根 東就 沒有 行李  有 之  不 過兩 雙度鞋   三 枚銀元  年幼無 知   都 當 作 行李 隔  管 那 知 再 遷 之日  原 來我 的 行李完 全落 空   至 此  我 就身無  奴  
 
更 使 傷 痛 的   原 來是 三 人同 行外 出  起 歩 就有 一人退 出  好 在 還 有 榮 堂 兄  可 以 助我   但 要 在 登輪 來台 的 前 兩 天   他 自 廣 州 市   給我 一信  他 要 去 投身海 軍陘 戰 隊    至此 厙來約定  三人一 週 出   至此   就 只有 我 一人( 完)        

繼續閱讀
2016/04/23

郭榮趙 :自 我 簡述 之8


. 生 活 轉 捩之點 -  從 衡陽到 廣 州  
    中國 經 過了八年抗 戰 之後  國 共 內戰   很 自 然 就更 擴 大  而 逼人了  尤 其  1949年4月1日  強 大的 共 軍 渡鄉 路女江女後   很 明顯 的   更 使 人心惶惶  號型 釔  我 已 艱  女年  遠鏟 承   女年    有 長 者 指 出  1927年  容共 清 黨不 再 以 後   使 共 黨往 江西 逃走  在 經 過湖 南之時  大杸共 黨人    釔  黨大 大  勝   回 頭 經 過湖 南  一定 大開 沒戒   故好 人就開 始  逃亡  有 錢人家   更 想 出法 子   藏 身 兒岩壁山洞 之中  在 此情 況 之下  我  既 無 父親   予以 指 導 引路   雖 有 同 父異 母 的 長 兄  他 從 來就把 我 和姐 姐 們  視 為 外 人  至 此  我 零更 成 長   更 有 自 信  故從 1949年初 起   就開 始 想 到  我 們到 底 怎 樣   想 一家 出走  可 是 家 裡還 有 個 男 親 和一個 幼姐   故決 無 可 能   至 於 不 管 母 姐  一個 人自 我 離 家 脫險  母 親 決 對 不 允  這 不 只是 她 不 知無 知   而 是  愛兒之心  試想  在 當 年  母 親 生 了七  個 男 兒  路者 先 後 離 去  一切 希望 都 寄 我 身  若告 母 親 我 要 外 出  短 論 如 何  她  會 阻 我 成 行  故我 只一路可 走  那 就是 不 告潛 離 母 親 和一個 幼姐 兩 人 因其 他 三 位 姐 姐   都已 結婚 
 
然 我 自 幼有 知 以 來  只去 過縣 府 城 一次   走去 歩 行  要 走一天   今 國內局勢 如 此之亂   我 一個 人怎 有 法 子   遠 行  於 是  我 先 說服了我 堂 兄榮惠   他 已高 中 畢 業   且 有 外 出經驗  另說服一位姓 馬的    約定 在  端午 節 前 三 天   相 會 永興縣 城  三 人雖 然 依約相 會 了   那 位 馬姓 同 學 立即 退出   他 要 退 出  那 就是 端午 節那 天   榮惠 兄與我 到 了衡陽  但 時局 已更 緊  張   從 軍無 路   端節 次 日晚上   好 不 容易  我 两擠 上 了火車  往 廣 州 一行  過英 德 之時  我 幾被 人有 意把  我 推 下車去   幸好 我 當 時雖 在 登車進門之處   兩 手緊緊 握住上 車之扶 手  就這 樣  次 日清 晨  才 到 了廣 州   至 此  我 們兄弟   就住在 四平(馬?) 路  一家 小客 樲 裡   至 此  走了幾天 天  我 才 知 道  一個 大城市 其 熱鬧  真 是 苟人   那 也 就是 在 廣 州   我 們投軍旅 之中 (完)                    

繼續閱讀
2016/04/22

郭榮趙 :自 我 簡述 之7

7.潛離母 親 家 園外 出當兵
     我 不 到 兩 歲   父親 就突  然 過世   至 此   家 中的 支柱   突 然 拆斷   家 中支柱 就此消 失   雖 有 四個 姐 姐   但 先 後 出嫁   於 是 家 中突 冷令清 清   一切 內外 事  務  就全靠 母 親 和幼姐 兩 人來支村   然 我 的 幼姐  也 還 沒有 成 年  還 在 幼年之中  於 是 我 這 個 家 庭   可 說全 靠 我 的 男 親 一人  當 年我 家 自 曾 祖父以 來所 分 得 財 產   除 了六刀間住房   一個 六 分 之一的菜 園  此外   就是 一個 山谷   一個 是 缺水的   一個 是 有 幾 丘水田   所 有 些 不 動之產   都 分 散 在 幾個 地 方    故父親 過世 之後   就全靠 我 母 親 一人承 擔  
 
雖 然 當 時  我 家  飯 還 沒有 問題   但 接 著 卻是 一大串 若亂   擔在 我 母 親 一人的 肩 上   一是 怎 樣把 幼姐 和我   都 在 裡年  一切 事 情   都 不 懂   二 是   這 些 財 產   如 何看管    沒有 他 人  可 以 分 擔  在 園 裡種 植
 
 
 
 道中落 如 此  父親 死 後   家 中的 友柱突 然 拆斷   原 有 四個 姐   但 前 三 位 大姐   都 先 後 出嫁   即 因此故  姐 姐 們也 就豬 命若   堂 兄弟 們原 可 以 說話  加 以 答 辨    可 是   就是 同 父畋母 的 兄 榮楚   也 是 袖 手 觀   若無 其    我 回 憶 姐 姐 車   過牛過路竹    回 家 探 視 母 親   到 那 個 時 刻   我 家 常 住的 只有 母 親 幼姐 和我 三 人   方其 在 過年  姐 姐 們回 獄 向 母 親 拜 牛    一家 原 只有 三 人母 親 幼姐 和我   至 此加 上 四個 姐 姐   圍 爐 談心之時    一家 人抱 頭 痛 哭 的 情 景  至 今 歉歉

繼續閱讀
2016/04/21

郭榮趙 :自 我 簡述 之6


6. 我家 道 中落
   從 我 曾 祖父第 一代以 來    到 我 第 四代    我 們這 一系 的 郭家   共 有 男 性 57人   隨 後 人多   分成 了6 家  此乃 順 其 自然    故到 我 有 知 之年   我 才 知 道   我 們郭 家    已有 二  三 十個 家 庭  我 父一輩  即 第 三 代   男 性 共 有 16人  故同 堂 之中  我 父親 是 排 第 12名   曾 祖父六 個 兒子分 家 之日齲 家 之日   六 個 子所 得   都 是 一樣   但 到 我 父第 三 代  我 父親 的 財 產    應是 最 多的 一人    因為   其 他 五 家   即 我 祖父一代  我 的 祖父只生 一個 兒子  故所 得 財 產   沒有 再 分  
 
在 最 初 看來  我 父應是 最 幸運 的 一人   他 先 有 結婚   生 下了一子一 女  兒子叫 榮楚    女兒叫 珍 容  然 其 妻 早逝   在 當 年  無 論 男 女  幾都 在 30-40之間  就告別了人世   故我 父前 妻 去 後   就續娶 我 的 母 親   大名叫 做 李蓮秀   不 過  她 並不 識 字   在 當 年  重 男 輕 女  已成 傳 習   女性 絕對 很 少    有 受 教育 的 機 會    單 以 我 郭 家 而 論  嫁 出   嫁 進  沒有 一個 是 可 以 識 字 的   母  親來到 我 家   最 初 看來  是 帶來幸運 的   因為   母 親 一 生 了四個 兒  和七個 兒子  在 當 年   務 農 為 生  男 兒就是 財 富
 
可是   我這 個 郭 家 不 幸  四個 女兒  都 可 養 大成 人  但 七個 男 兒    卻一個 個 三   五 歲   甚 至 有 八 九歲 的   就離 開 了人間     喪 子之痛   母 親 的 眼 淚    一定 有 長 江的 水  就是 我   因出天 花高 燒 氣絕 了  據 說  當 時放在 地 上  準 備 次 日早晨   就辦 理 後 事   幸得 天 助  因躺 在 地 面 之上   地 冷  使 高 燒 退 了 我 才 再 生 過來   結果7個 兒子之中    僅我 一人留 下來了  此種 情 形  即 兒女年幼就過世   當 年非 常 普  遍  真 的   在 那 1920  和30年代  由於 醫 藥落 後   中國 真 不 知 失去 了多少 英 才  
 
其 次   就是 我 還 不 到 兩 歲   我 的 父親   就已過世   如 此  家 中的 支 柱    突 然 失去   家 中一切 事 情   無 論 內外   就靠 著 母 親 帶著 姐 姐 們  無 論 風 雨  在 水田中  或山上   施 用苦力   到 我 有 知 之年   我 還 記得     在 一個 我 家 的 山谷 中  原 來就是 缺 水  但 母 親 和  們  無 論 風 雨  或冬寒 夏 熱  沒有 一天   不 是 做 到 從 早到 黑夜 裡  我 還 記   在 這 個 山谷 裡    母 親 種 的 是 地 瓜   落 花生    那(?)焦   由於 缺水   便 只有 到 此山谷 之外 找 水  一一桶 一桶 的     挑 來  每次 巷把 水挑 來   至 少 要 二 十分 鐘  可 是 這 個 山公 的 右邊   就是 靠 著 一個 小山  那 裡    母 親 死 去 的 六 個 母 兒  和他 家 的 孩 子一樣  都 集中在 這 個 小山上   現 在 想 來   母 親 在 那 個 山谷 裡    一定 一面 苦力工作   一面 一定 會 想 起 死 去 的 六 個 幼兒   然 我 卻甚 麽都 鰻有 做 過   那 時  我 可 能只有 四  五 歲   真 是 甚 麽都 不 知   只知 道我 餓 了  要 飯    要 渴水    如 今想 來  怎 不 慚愧   怎 不 流 淚   
 
此外   我 家 還 有 另一山谷   那 裡都 是 水田  自 己無能無 力耕 作   只好 租 人  每年與 租 農 分 谷   我 就親 眼 看到 母 親 和租 農 爭 論 的 情 景  爭 的 是收成 之後   到 底 是 4 5分   或5  5分   但 總 是 租 農 的 主見    因他 們知 道我 家 無 人無 力  來做 耕 作   有 些 年間   水田只好 變 成 荒 郊     雖 到 如 今  那 個 山谷 水田的 情 景  想 起 來   就如 在 眼 前   有 時  我 們只有 聲 嘆   天 呀   天    為 甚 麽  給我 處 在 這 樣的 情 景之中
 
至 於 我 四個 姐 姐   也 同 是 苦命人  除 了跟 母 親 苦力之外   出嫁 也 沒有 帶給她 們幸運 大姐 姣 容  出嫁 李家   生 了一子之後   姐 夫 就去 世 了   再 嫁 到 鄰 眇 安 仁   家 境 稍 好   但 竟 被 共 匪 打 死   姐 夫就自 殺 了  二 姐 清 容  嫁 到 馬家   可 是 其 夫又 是 個 下常 之人   有 頭 腦 不 清 的 病 患    三 姐 束容  嫁 到 李家   其 夫當 然 在 郴 州  院 讀書   生 了一個 兒子  但 兒子年幼就去世   李家 就要 與我 三 姐 離婚   至 於 四姐   我 小時陪 我 上 學   與我 最 親   我 離 家 之日  她 還 沒有 出嫁   故我 離家 遠 行之日  家 中只有 四姐 陪 伴 著 母 親   她 曾 告我   母 親 被 共 匪 打 死 之後  由兩 位 堂 兄抬 在 左 山上   不 到 墳 場   绳 子就斷 了  很 難得 的   斷 绳 之處   就是 埋 我 母 親 的 地   面 的 是 我 水田的 山谷 後 面 左 側    就是 母 親 風 雨無 阻   苦力工作 之處  緊 靠著 的 小山   就是 母 親 交個 死 去 的 幼兒  入土的小山  母 親   母 親   難道你怨 死 的 陰 魂   就要 選 在 此地     難道你雖 被 共 匪 打 死   你也守 住這 些 由園   
 
至 此可 知   母 親 一切 的 苦力  一切 的 愛 心   都 寄 寄 托  我 身  我 之所 以 離 家 出走  就是 想 出人來    在 世 在 陰 不 被 人小看  雖 然   我 並沒有 人事 關 係   一生 沒有 從 政   但 你的 兒子終於 做 了十八牛報紙的 總 主筆   三 所 大學 的 校 長   並且 創 辦 了三 所 大學   一在 造 橋  一在斗 六   一在 喜義   且 造 了一個 媽祖醫    服務 貧 苦茖 後 地 區 的 人民   在 家 之日   雖 沒有 進過 式 的 學 校   但 兒卻兩 次  進了世 界最 有 名的 大學   英 國 的 牛津    我 在 離 開 東海 之日   1961年8月17日    我 原 以 為 再 不 可 能回 到 母 校   但 三 年之後   我 竟 以 教授 身份   回 到 了東海 任教  我 的 著 作  竟 可 以 把 美 國 名家 學 者   把 對 中國 的 偏 見 也 改 變 了   我 確信傳 世 必 然  所 有 這 些   都 是 偷  離 家 沒有 叫 一聲 母 親    但 那 時的 情 景  仍 在 我 的 心串 營 回     但 望 果有 陰 間    們母 子有 見 面 之緣
 
更 要 告巷斥 母 親 的    我 今已有 三 女兩 男   他 們都 留 學 美 國 獲 得 碩 士  博 士    有 七個 孫 兒    內男 孫 有 三    一個  計師  兩 個 電 腦 專家    至 於 外 孫  在 日本 一男 一女  男 孫 名古屋大學 博 士  女的 是 學 法 律   現 在 學 中    在 灣兩 外 孫   性 沉   男 孫 今年3.12己結婚     他 是 眼 科 醫 師   女孫 去 了美 國 4.15 美 結婚   想 起 當 年約好 三 人外 出  最 後 卻只有 我 一人    孤 獨  孤 獨  為 我 作 伴   但 我  竟 一路  走來   一切 平順   方親    母 親   更   我 永遠 記得 你給我 的 教訓  "不 要 做 一個 被 人看不 起 的 人   其 他 的 不 說    就是 美 國  方  也 請 我 訪問美 國 三 次   一次 一年有 半  一次 三 個 月 一次 一個 月 0(完 )                             

繼續閱讀
2016/04/20

郭榮趙 :自 我 簡述 之四


(說明:  下文 我 是 憑 記憶   免 強 寫 成   行文 不 順 不 通  請 勿 去 參 觀   我 只把 記憶 留 給後 人  因我 自 知 再 不 久人間 )
4.郭 家 住在 兩   村
    我 郭 系   從 茶陵 眇  遷 到 了永興縣  先 到 長 樂 居 留 後 又有   一系往 南    遷 到 了早禾 沖   住了好 一段 時間  田人口 增 多  且 事 業 發達  便 在 隔 了一個 山角   另建 了一座 新 屋  兩 地 雖 然 都 是 山公   可 是 所 處 的 環 境   大不 相 同   早禾沖雖 然   也 是 山連著 山   但 空 間較長 寬 較長   其 中都 是 種 舀  水田   早夫沖的 房 子  可 以 看出    先 是 一座 小棟   內有 前 兩 庭   前 庭 空 空   只兩 邊 各住一家   庭 後 就是 一個 下水的 天 賺    但 在 其 後 的 一庭   卻是 有 一個 朝 拜 祖先 的 神 壇   除 此之名  房 後 又建 了一棟 小小的 幾間房 子  再 往 主棟 房 子 的 兩 邊   又各加 蓋 了一條 房 子  故全村 一定 經 過了多次 的 增 聿   房 子前   也 緊  著 主棟房 子的 兩邊  各 加  出了兩 間房 子  一看就知 道  一定 不 曾 經 露設計   帍是 視 需 要   就在 靠 著 主棟 房 子的 空 地   一建 再 建 
 
在 房 子的 前 面    有 一條 橫路  從 左 至 右  可 以 往 外 相 通   路的 前 面 就是 一個 平池   至 於 食用之水  來自 何處  我 卻不 知   但 一定 很 遠   兩 千 年我 自 台 回 去 探 親 之時  我 還 在 那 裡祭 拜 祖先   我 請兩 村 全民 午  也 是 在 此村 裡舉 行  因房 子往 兩 延 擴 充   水池 也 較大而 且 寬   其 用途 就是 儲水   灌菜   因水池 後 面   就是 一塊 很 大的 菜 園   內分 一條 一條 兩 公 尺長   一公 尺寬     因為   住民 日常 所 用的 蔬 菜   就是 住民 自 己種 在 這 個 菜 園 裡  因為   那 也 是 祖先 在 日  就分 給兒孫 們的   從 上 可 知   籹底 是 住民 建 造 的 房  往前 是 一點 小 地   接 著 題 一條通路  內 外 通行  接 著 路外 的 是 個 水池   再 往 水池 外 面   就是 到 了谷 外   
  谷 口 外 面   就是 一片長 方形的 空 地  長 約四.五  百 多公 尺   寬 約接 近 五 十公 尺  那 就都 是水田   種  稻 的 地 方   往 右走  歩 行一個 半 小時低右 墟    就是 洞 口 市  往 左 走  歩 行兩 個 多小時  就是 柏 林 市     更 遠 的 還 有 一個 柏 和市 (?)   附 近 衣食 買賣   就在 這 幾個 市 裡   在 這 個 山谷 口 平地 上   因都 是  山環 成   所 還 有 兩 個 山谷   郭 家 人也 在 這 兩 個 山谷   造 了房 子  我 的 父輩   他 就在 這 個 村 子裡  度過一生 或半 生   我 去 探親 拜 祖先 之時  所 見 到 的 房 屋  己全是 破 萑不 堪   不 知 今天 又變 得 怎 樣 
 
但  郭 家 可 因人口 眾   多  夊很 發達   於 是 在 隔 一山角  又 蓋 了一棟 新 房    新 房 與舊 勵子  相 去 直 有 天 地 之遠   真 是 計 周詳  工景細致   是 經 過細心方設計  首 先   是 造 房 的 用磚   全都 是 藍色  不 是 紅色  今生 今世   我 走遍 世 界名都   還 沒有 看見 過這 樣一棟 藍色的 房 子  高 達 三 層      正面 有  四大門面   每面  有接 近   20公 尺以 上   三 條 大門   其  寬 可 出入 汽車    兩 邊 之門進去    是  小庭 一家 住房   再 進出是 一個 長 方型 的 天 賺  長 約四十公 尺   寬 也 有 十尺以 上   其 邊 除 還 一小庭 外 都 是 住屋  從 正進去   門更 大更 寬   是 相  聯 的 兩 大空 堂   其 中僅只院 著 一個 天 井  天 井兩 邊   就是 餐 堂   後 面 一堂   就是 祖先 的 神 位   設計非 常 細致   尤 其   是三 條 大門四個 正面     說有  雞 冠朵 像 起 飛的 麵膀 一樣  其 上 與壁 上 的 雕 刻  活 動如 生   且 多是 富有 教育 意味 的 故事  
 
在 房 子大門之外   就是 一片廣 場   作 晒 公 之用  其 邊 接 著 就是 一道圍 牆  牆外 便 是 一個 菜 園   裡面右邊 一門   是往 外 的 的  一條 道路    菜 菜 園 裡的 土地   曾 祖父也  它   分 給六 個 兒子  一家 兩 條   也 是 種 植 蔬 菜 之處  在 牆右一門  那 是 惟 一往 外 平地 的 出路    很 可 愛 的   門邊 就有 顆 老果樹     在 幼年之時  我 的 幼姐    就在 左 邊   也 種 了一枝  樹   每到 開 花季節   便 相 印成 趣    菜 園的 右邊   當 然 也 是 靠 山  除 有 高 低 兩 地 之處   一 格 種 菜   在 靠 水池 的 山邊   則種 的 是 梅   是 竹   至 於 左 邊    岎 滿是 古松   池 外 接 著 是 一丘 水由  到 了谷 口   就是 一個 更 大更 大的 水池   內種 植 荷 花  荷 葉 是 綠 色的   荷 花是 淡 小色    池 內更 養 有 各種 魚 粏  我 就曾 經 鉤過了一條 大魚   至 此就是 谷 口 矣  很 左 的 是 到 洞 口 市   往 右的 卻是 柏 林 市   
 
此外   更 令我 難忘 的   是 我 們 分 到 土地 的 六 家   每家 都 有 六 間房 子  水池 養 魚   也 是 一年一家 一次   非 常 之公 平  家 家 有 自 己的 方便之處  柴 房  谷 庫  和儲藏 室   養 豬養 牛的 專門用的 房 間   連晒 公 場   也 是 各家 各有 一塊  這 些   都 在 我 們住處 的 左 山上   真 的   先 人真 是 無 處 不 為 兒孫 們著 想   我 就是 在 這 樣美 麗 的 莊園 裡  成 長  
 
很 可 惜 的  是 公 元兩 千 年  我 返 老家 探 親 之日  原 來同 住之人  也 減 少 了太半   有 的 是 自 己逃 亡    有 的   如 我 的 母 親   就是 被 共 匪  活 活 打 死   如 我 家 六 個 房 間  和他 人的 許多房 間  都 成 了空 房   從 前 美 好 山莊  松竹梅 歲 寒 三 友  已被 一掃 而 空   房 面 上 的 雕 刻    也 是 一掃 殆 盡   連那 些 美 好 的 雞 冠嶸  像 鳥飛的 "至 旁"(我 沒有 去 查  寫不 出來  只好 取其 音 ) 也 早已打 空   如 今我 寫此文   只想 給後 人留 些 記憶   我 這 個 村 子  因有 一 楊 樹   所 以 叫 做 楊 樹 唐    上 文 記戕 雖 決 不 夠完 全  但  此在 下楊 樹 塘 之名  至 於 我 自 己  雖 然 在 那 裡長 大  也 絕再 不 可 能回 到 楊 樹 塘 這 個 我 生 長 的 地 方 (完 )   

繼續閱讀
2016/04/20

郭榮趙 :簡單 的自 述

1.前言:為甚作 簡單 的 自 述 ?
     無 論從 事 任何行業  不 管 是 正  是 副   總 有 一些 經 歴   留 給後 代兒孫   如 我 自 己  對 我 的 前人   就幾一無 所 知   尤其   當 年  即 1930年代  我 的 我 祖我 父兩 代  幾一無 所 知   我 有 兩 男 三女  內 孫三 男   外 孫兩 女五 男   如 今  無 分 男 女   都 己獲 得 高 等學 位   都 有 專業 之之 長 兩 個外  孫 已經 結婚   兩 孫都 是 我 第 二 個 女兒所 生   一個 在 台 灣做 眼 科 醫 師   一女在美 結婚   真 是 兒孫 四散   兒孫 都 想 知 道其 祖其 父的 生 活 過程   要 他 們同 住一家 一堂   已絕無 可 能  要 我 寫一路走來的 過程  過去 在 "我 家 傳 承 "上   我 雖 零 星的 寫過  雜  亂 無 章    但 總 未成 一系 因之   他 們要 我 留 下文字  我 自 己也 自 知   我 的來日無 多   隨 時都 要 離 開 人間的 日子  料已不 遠   所 以   就此  作 一有 系 統 的 說明  其 實  往 事 已遠  連我 自 己  也 記憶 不 清   特別是 對 於 時  地   人物    好 多都 已忘 記殆 盡  05016.4.20台 中 市  
 
2  我郭 家  的 來歴
     我 白  確   一 無 所 知   只聽 說  我 的 祖先   遠 在 山西    是 郭 子儀 前 輩的 後 代  在 七百 多年前   就遷 到 了湖 南茶陵 眇   幾家 郭 姓 者   先 是 遷 到 湖 省 永興縣 的 長 樂 鄉   在 那 裡  有 一座 相 當 規 模 的 郭 氏 宗 祠   高 瓡兩 層   我 祖父之墓   就在 祠 堂 附 巷近 的 一塊 平地 之上   我 曾 經 去 過兩 次   墓 地 並沒有 森林  祠 堂 周圍 平地 也 稍 寬 廣   不 過  公 元兩 千 年   我 從 台 灣回 鄉探 親 時  祠 堂 已不 復 見   全被 擇 去  做 買賣 的 幾個 小市 場   只有 一間 裡面 放有 安 置 祖先 的 神 座  
 
在 長 樂 郭 氏 幾家 之中   其 中也 有 兩 一三 家  遷 到 更 往 南的 一個 山谷 中   那 裡就取名早禾 沖  但 這 幾家   經 過幾年之後   只有 我 曾 祖父這 一家 幸旺 其 他 幾家 都不 過一段時間  就家 道中落  留  下來的 兒孫   不 過少 數 幾人  我 當 年在 老家 時   那 幾家 中落 的   留 下的 兒孫   只有 少 數 幾人  我 還 記得 一個 人的 名字   叫 做 郭 中倫   他 還 替 我 母 親   給我 寫信   在 台 灣  我  接 到 兩 封 母 親 自 老家 寄 來兩 信  都 是 郭 中倫 寫的 字   
 
3.我 郭 家 的 家 世
    我 這 一郭 家     第一代  走我 的 曾 祖父    我 的 曾 祖父  名叫 郭 發科   他 可 能雖 然 務農 為 生   但 又重 讀書   發科 之名  顯 然 是 遜 清 恩 賜 的    因他 曾 對 滿清 政 府 捐款   真 的 名字   我 卻不 知   他 生 有 六 個 男 兒   這 就是 第 二 代     每估名字 三 個 字 中  其 中間一字   就是 個 "大"  如 我 的 祖父  他 是 第 六 位  最 小的 一位     就叫 做 郭 大明    其 他   我 記得 的   還 有 如 大忠   大孝 之類  .其 他 我 就記不 清 楚 了  這就是 我 郭 家 的 第 二 代  第 三 代  那 就是 我 父親 的 這 一代  共 生 有 男 兒 有 16人之多  如 我 的 父親   就叫 做 郭 通運   每個 名字 中一定 有 個 通字   父親 生 我  這 就是 第 四代  每個 人的 名字 中都 必 有 一個 "榮"字   到 我 之後 的 一代   那 就是 第 五 代  每個 人名字 中  就必 有 一個 "中 "  這 也 可 見 當 年科 學 雖 還 沒有 發達   但 卻有 科 學 的 頭 腦   就此可 見   因為 一看名字  就知 道他是 那 一代  這 真 有 如 英 文 中用的 索 引一 樣  這 些 字   不 是 隨 意作 的  而 是 在 修 族 譜時  就研 定 的  
 
我 們郭 家   雖 以 務 農 為 生   但 重 詩書 可 稱 書 香之家   非 常 明顯   即 農 耕 後   就是 讀書   那 時  雖 然 沒有 正式 現 代的 學 校   但 郭 家 卻私學 講 課  且 很 有 成 就  如 在 我 郭 家 第 三 代  即 我 父輩  19個 堂 兄弟 中  就有 5位 得 到 過秀 才    既 務 農   又讀書   這 就成 了我  郭 家 的 傳 統   在 郭 家 住處 周圍 的 村 莊至 少 有 十個 左 古  有 的 姓 馬  有 的 姓 李...但 是 取得 秀 才 的   就只有 我 郭 家   到 我 第 四代  人口 亦多些 馬  如 我 的 母 親   雖 不 識 字   但 她 卻知 讀書 的 重 要 性   故四歲 就送我 發蒙 識 字   五 歲   就把 我 送到 更 遠   我 雖 是 我 自 己家 裡惟 一的 男   母 親 的 寶 貝  但 為 了送兒子讀書   母 仍 忍 受 母 子分 離 之02016.4.20

繼續閱讀
2016/04/15

第三 次 任大學 校 長-華 梵大學


年幼 年當 個 小兵   來到 台 灣  從沒有 作 過大學 之夢  杠本 就不 知 道   大學 與小學   好 像 有 天 地 之遠   當 兵 十年之後   竟 進了東海 大學  和留 學 到 英 國 的 牛津 大學    1964年8月自 英 歸 國 之後  當 時  台 灣正在 興辦 國 民 中學   因照 中山獎學 金留 學 的 規 定  返 國 之後   要 為 國 家 服務 三 年  那 時  99.9%    都不 守 規 定   學 成 之後   就留 在 國 外 工作   我 是 守 信人士之一   求 學 完 成  取得 了牛津 大學 賜予學 位 之後   很 容易向 美 徎計請 學 校   繼 續留 在 國 外   但 我 回 台   在 中國 國 民 黨中央 黨部 設考 會   閒 散 了一段時間  國 民 中學 開 始 初 辦   曾 有 人要 請 我 去 做 一個 國 民 中學 的 校 長   但 是   國 民 中學 既 是 最 初 開 辦   而 且 自 己根 本 就沒有 在 學 校 裡  有 做 過事 情  教書 上 課可 能  做 校 長 沒有 經 驗   致 於 要 在 政 府 做 甚 麽工作   既 無 人事 關 係   原 來不 過空 談  故我 不 得 不 自 下決 定   在 大學 教書   也 是 正當   受 人尊 重   根 本 就沒有 想 過  或想 到 做 甚 麽大學 校 長
 
但 事 出意外   1964年返 國 之後   中央 既 沒有 安 排甚 魔機 關 服務   我 便 進東海 母 校 任教  
 
何曾 想 到  張 其 昀石生   竟 看上 了我   再 三邀我   去 他 所 創 辦 的 中 文 化大學 任教  實際 上   他 也 要 擔任學 校 裡的 行政 工作   1970年   我 應埃 國 全國 學 術 團 體 聯 合 會 之邀  請 我的 該協 會 申請 去美 國 研 究 講 學   為 時一年又有 半   我 是 此會 安 排 的 第 一個 台 灣的 第 一個 從 事 教育 的 第 一人  據 說   此後   應邀 申請 的 台 灣學 者   是 台 大的 胡佛教授   歸 國 後   可 能是 1973年  張 創 辦 人  就一定 要 任我 做 他 創 辦 的 中國 文 化大學 校 長   雖 一再 推 辭 無 能  不 敢     但 他 說  學 校 大事   或有 事   我 天 天 在 校    我 會 自 管   那 時  文 化大學 創 辦 未久  發薪 都 難以 準 時  我 在 校 長 任內  惟 一做 成 的一案    那 就是    我 和主管學校 校 財 務的 副 院長 石文 濟 先 生 等合 作   從 此按 時發薪 這也 是 我 第 一次 做 大學 校 長
 
更 從 未作 夢 或想 過的   到 1980年4月到 5月之間    中國 醫 藥大學 董 事 長 陳 立夫先 生   我 們從  來不  曾 相 識   我更 未見 過  立公  未 事 先 約好   他 家 住天 母   我 住士林雙十公 園 的 一邊   他 竟 三 顧士林 我 家   空 跑 亖 趟   因我 都 不 在  家  去 了  陽明山文 化大學 上 課  我  只有 回 訪致 謝  原 來  立公 就是 要 請 我 去 做 中國 醫 藥大學 的 校 長   住辭 無 法   只好 在 1980年 6月10日上 任    做 到 了1985年11月初   隨 後 決 心再 不 擔任教育 行政 工作   如 校 長 之粏的 事   決 心回 到 了母校   可 是  母 校 又嬰 我 擔任政 治 學 系 主任  任內  我 就創 辦 了政 治 學 研 究 所   一有 時間  就從 事 研 究   原 來是 想研 究   中共 何以 先 能佔 領我 國 的 東  從 蘇 俄 如 何協 助中國 為 主題   說明政 府 在 東北 之失  而 且   我 已取得 戰 後 我 在 東北 調度的史料  即 蔣公 文 獻中複 印過來的  
 
但 那 時  曉 雲 法 師 要 申請 創 辦 華梵(?)大學   教育 部 核 可 了三 年以 上   卻未聞動工   我 因在 文 化大學 任內  與大法 師 都 住在華 岡 新 村   天 天 在 校 或在 住家 之處 見 面   我 也 曾 替 大法 師 辦 佛教活 動盡 力協 助  於 是   大法 師 也 就與我 非 常 之友好   時我 在 東海 任法 學 院 長   稍 空   一天 特電 問大法 師   何以 久不 動工  有 何困 難   我 能否相 助  她 即 請 我 去 見 面 一談    原 來是 該校  要建 在 台 北  石 碇鄉的 一座 高 山之上   一路上 去 九彎 十八 歪?") 且 沿路上 都 是 水田  因山上 雨多  水份 充 足  故稻 田裡都 是 滿滿的 水  直 沿 著 上 山下山之路   直 流   雖 有 下下之路  不 但 充 滿流 水  且 根 本 就談不 上 有 甚 魔道路   因大夾 小了   對 面 上 下有 兩 人對 面   而 來  必 須 有 一人讓 路  那 就是 我 幫助大法 師   把 上 下山之大道完 成   可 以 大卡 車上 下了  動工之日  開 車上 山   還 是 請 我 發動指 引   故動工之後   我 就再 不 去 了  早先   大法 師 自 美 國 請 了一位 於(?)長 城   來做 校 長   到 校 早有 半 年  但 使   大法 師 不 滿    結果竟 一定 要我 任校 長   就任是 2月26日  可 能是 198幾年   高  梓 老教育家 觀 禮  就這 樣  我 又做 了第 三 所 大學 的 校 長 
 
直 得 一提 的   那 就是 我 的 母 東海 大學 梅 可 望 校 長   要 我 去 接 任  但 只因1991年11月15日  我 受 火車大災 重 傷   從 此也 就結束了 我 一生 教育 之路  時我 還 不 過六 十歲 左 右  (完 )    

繼續閱讀
2016/04/14

中醫 大學 兩 個 最 醜 陃 惡 劣 的 人


我 在 此校   任校 長   長 達 12個 學 期  又半 個 學 期  時間是  1980年6月10日到 1985年11月   時陳 立夫任該校 董 事 長   從 1980年三 四月間  未經 先 約好   他 就來到 士林 的 茅盧   三 次 他 都 空 跑 一趟   因我 每天 都 在 中國 文 化大學 不 在 家 中  後 來才 知   他 一定 要 任我 做 該校 校 長   其 實  立公 乃 黨國 元老我 從未見 面 過    故我 不 得 不 在 1980年6月10日拉 任  校長   一共 做 了5個 學 又半 個 學 期  1985年11月  我 因到 了不 能忍 受 的 程 度  要 仮    我 也 不 韓   到 那 時  我 與立公 已不 能互裕   第 一    我 看 清 了那  的 自 私自 利   第 二   就是 他 聽 小人講 我 的 壤 話  這 當 然 使 他 也 不 能 我   故最 後 一學 年  我只做 到 11月  不 到 半 學 期  我 就拂 袖 而 去   當 然   我 也 是 依照 一般   寫一辭 職書
 
兩 個 醜 陃 惡 劣 的 人   一個是 院 傳 誥  他 原 是 學 校 軍訓總 教官   退 後   外 出找 工作 也 難  因我 當 兵 十年   我 很 同 情 軍人  於 是 他   後   我 即 們他 做 總 務 主任  在 此  我 加 一句   此前 此後   我 從 沒有 要 他 來露我 家 一次   沒有 想 至   在 校 講 我 壤 話的 人  他 零是 最 主要 的 一個   我 應韓 國 之邀   去 韓  時  我 還 在 帶著 他 一周去 韓 過韓 國   他 從 未出過國 的   我 對 他 不 能說是 不 好   應可 說有 恩   但 他 就是 忘 恩  義   後 來  立公 當 然 是 聽 小人之言  水泒 了他 在 大陸 軍統 局 的 一位 老韓 部   一面 做 附 設醫 院 的 副 院 長   一面 做 學 校 的 顧 問  隨 即 兩 人結 合   至 處 批 評 我 這 樣那 樣  我 怎 魔馬上 就知 道  因為 學 校 這 位 醜  的 小人院 某  與我 的 好 友周  醫 師    在 一間辦 公 室   故他 們的 話   罵我 的 話  我 全知 道 
 
那 時  主要 話題 之一   就是 說我 與人事室 張 女士  有 甚 魔闗 係   張 女時在 任人事 主任  她 是 我 在  明山受 訓時就是 同 學    故早就結識   且 工作人事   接  亦多  我 的 了解  最 先傳 出的 是 調查局 泒 在學 校 的 一調查員 名叫 王志 誠東勢 人  我 上 任後   他 要我 每月給他 兩 萬元  我 說 調查局 已給你月薪   不 給  他 就此製 造 傳 聞  那 時張 女因其 夫與家 裡用人有 關 係   故即 離 婚   帶著 兩 女一兒離 家 獨立   後 來找 我   便 任她 做 人事 主任  故即 傳我 與張 女有 特另 關係   像 他 們以 前 鄭 通和校 長 一樣  因會 計室 主任  接 觸亦多些   學 校 就傳 說鄭 校 長 與女會 計有 車特別關 係   除此之外   我 一切做 事  都 依法 令規 定   也 有 小話批 評   總 教官 泒 到 學 校   好 像 其 責任是 監 督 校 長 一樣  後 來立公 又泒 了一位   大陸 時期軍統 局 的 老 韓 部  我 忘 其 名  一面 做 附 設醫 院 副 院 長   一面 做 學 校 顧問  也 是 個 小人  於 是 兩 個 小人結合   不 但 在 校 批 評  講 我 小話   其 實  我 早就知 道  故我 做 事   好 在 一開 始 就特別小心  因我 已有 做 大學 校 長 的 經 驗   以 致 董 事 長 立公   因聽 小人之言  更 北 港 告嗎祖醫 院   我 也 明知  立公 雖 是 黨國 元老  原 來日如 此自 私自 利   所 以 到 1985年11月  即 我 最 後 一年的 第 一學 期  還 未過半   我 就拂 袖 而 去   我 自 信找 不 到 工作   上 街討飯  吃   我 也 光 明正大   兩 個 小人就是 如 此亞 劣  陃   過去   每一學 年要 借 兩 千 多萬元  才 能維持 學 校 運 轉   我  學 年  就節 省 了3千 7百 萬元   現 在   學 校 有  甚 麽立夫大櫢   那 完 全是 我 任內省 來兩 億 五 千 多萬元  造 成 的   小人們 想 在 用錢方面 找 出麻 崸   我 離 職後   還 請 會 計師    來查我 用錢   結果我 還 是 清 清 白 白   他 們剎費 苦心  他 們以 為 我 離 中醫 之後   再 難以  找 到 工作   可 是     知 我 學 期中就不 韓 了 東海   逢申兩 個 大學 校 長 就立即 聘 我   去 做 專任教授    但 我 還 回 到 東海 母 校   更 使 他 們想 不 到 的   不久  另一個 大 學   已來請 我  再 去 做 大學 校 長 了    這 兩 個 小人   我 之所 以 指 醜陃 惡劣   如 對 我 不 法   可 以 明白 去 告到 法 院   或報到 教育    要 我 去 職  然 他 們因說我  魔小話都 非 事 實    故只在 我 北 後 批 評 
 
最 我 還 有 一事   在 此一提   我 不 只在 學 校 清 清 白 白   我 要 顯 示 了我 的 本 性   小人我 不 能容   我 就是 在 學 其 中拂 袖 而 去   其 次   我 每天 夜 裡10:30才 離 校 回 家   要 不 是 我 在 校    校 裡的 圖 書 館 都 整 個 要 燒 悼 了  甚 至 那 棟 行政 大樓 也 要 毀掉   因為   有 一天 夜  晚近 十時之際   停 在  書 館 的 十幾部 機 車  一車起 火燃 燒    書 館 在 行政 大樓 地 下室 一半 在 地 下一半 在 地 上 再 上 就是 行政 單 位 之所 在   學 校 雖 有 校 警   但 距離  書 館 甚 遠  因我 還 在 圖 書 館 上 面 行政 大櫢   一聞到 煙味   我 隨 即 趕 下櫢 去   把  火機 車  從 一緋 車中   在 火中  把 那 部  火的 機 車抽 出  否則  固 書 館 整 個 燒 掉   行政 大樓 也 就毀了  我 因在 火中抽 出 起 火機 車 兩 手燒 傷  包 了幾個 月  才 好 (完)  

繼續閱讀
2016/04/13

任中國 醫 藥大學 校 長


中國 醫 藥學 院 創 辦 人  是 覃  勤 先 生   因他 招 生 人數   超 過教育 部 的 核 可    覃老又是 當 年的 立委   得 罪 了 行政 院 長 陳 誠   故陳 誠就借 此將覃 老 送法 嚴 辦   判 刑 八年有 半   校 內混 亂 好 一段時間  覃 者 就設法 請 隌 立夫來做 董 事 長  立公 的 董 事 會 十五 人  有 五  六 個 零是 老立委   另外   他 就任 他  老伴 鄭 通和先 生 做  長  過去 在 大陸 時  陳 任教育 部長   鄭 就任他 的 次 長   然 鄭 老家 住台 北  每週 在 校 頂 多兩 三 天   一切 交由兩 個 年青 的 秘書來辦   不 知 是 何因   學 年就不 夠兩 千 多萬元  說真 的   1980年6月10日  我 接 校 長 之日  已不 像 一個  校   下面 把 個 要 點   簡作 說明
1.以 上 班 來說  早上 八時到 到 校   下班 下午 五 點 或六 點   坦 好 多同 仁   都 不 會 按 時  甚 至 在 辦 公 室 內找 不 到 人  我 就以 身作 則  每早  即 使 假日  都 是 在 七點 半 到 校   晚上 十點 半 脑 校   不 久  這 現 象改 變 多 了  有 位 牛先 生   也 就因此自 動請 辭   
2.學 校 最 重用的 是 用錢  我 在就職第 一學 年  就節 省 到 三 千 七鴨萬元  在 我 五 年半 任期之內  就省 下了每學 年三 千 多萬  第 一學 年是 三 千 七百 萬  故到 我 自 感 難受 離 校 時  已節 省 下來兩 億 五 千 刀 萬  後 來學 校 建 甚 麽立夫大樓   就是 因有 此款  
3.當 然 老師 更 重 要   可 是   原 來的 老師   多是 學校 朣畢 業 的 學 生   在 我 任內  全校 一百 二 十七位 者 師   我 就設  法 與外  校 聯 絡  給果我 出 四十六 個 老師 去 國   去 參 看他 人  他 國 的 醫 學 院   和附 設醫 院   解 體 太一位 曾 講 師   為 了謝我   竟 要 送我 六 千 元  我 當 然 不 接 受   我 告訴刀 他  這 是我 的 責任
4.被 我 送到 外 國 兩 位 醫 學 系 的 老師   返 校 後 竟被 台 南的 成 大醫 學 院 請 去   學  校 就有 人罵我   這 是 為 他 校 培 養  人才   但 是   我 說  雖 然 他 們去 了成 大  但 他 們仍 返 校 教果  沒有 省 失  且 有 利 他 校   
5.在 積 極 方面   我 也 托人  請 更 高 明醫 學 藥學 老師 來校 兼 譜 很 明限 的 至 此 業 生 參 加 職照 考 試  人數 可 比他 校 
6.以 前 學 校 有 中醫 系   西醫 系   中醫 系 學 生  往 往 輕 視 自 學 的 中醫   多去 聽 西醫 學 系 的 課   此一次 式   很 可 能就 中醫  失去 了     這 也 是 與教育 部 研 商後   加 以 限 制了
7.以 前 沒醫 技系   如 打       驗血技士     對 醫 學 當 然 重要   所 以 我 任內第 二 年  就創 辦 醫 技學 系 請 鍾 紅女士做 系 主任
7.我 創  了大學 畢 業 生  來考 新 設的 中醫 學 系   當 時  很 多人反對   但 到 了入學 考 試  那 些 畢 業 了的 大學 生 多得 不 得 了   很 意思 的   其 中還 有 在 清 華 大學 科 技畢 業 生   參 加 來考 
8.我 在 中醫   還 創 辦 了校 史室   保 存 學 校 裡重要 可 查的 資料
9 更 大  更 艱難勞 力 心的   北 港 朝 天 宮   因應經 國 行政 院 之之 議   在 那 個 落 後 地 區   都 是 密 醫   請造 一所 現 代化的 醫 院   朝 天 宮 馬上 就辦   地 廣 約接 近 五 百 多   可 是 房 加 子都 未完 全峻 工  因朝 天  宮 內董 事 內爭 就停工 了  長 瓡五 年  五 年來 雲林 縣 官 員要 人  和朝 天 宮  董 事 便 走遍 了台 灣的 大醫 院    學 院   請 它 們來接 辦   並送兩 千 萬元補助  但 卻沒有 人接 受   因為 那 時 中醫 大學   在 外 傳 聞非 常 之不 好   許文 志 先 生 選 上 了縣 長   他 自 稱  是 我在 文 大交長 任內的 畢 業 生  以 老師 稱 我    他 就要 我  著 他 批 要 送醫 院 的    來見 立公 董 事 長   然 立公  聽 了他 們的 報告之後   只說一句 話   我 們不 要  但 我 確切 雲 林 該地 區 的 落 後   尤 其 靠 海 邊 的    我 有 個 學 生  就是 海 口 人   替 我 做了很 多事 情   後 來做 到 中國 時報的 副 總 編 輯   但 不 到 六 十   歲   就永別人間了  
10.接 受 北 港 媽祖醫 院   全是 我 的 決 定   我 說  這 是經  國 先 生 就要  的   落 後 地 區 居 的 人民 也 是 人  我 們為 甚 麽不 接 辦     故造 成 北 港螞 祖醫 院   立公 當刀時    沒有 想 到 接 收媽祖醫 院 興建  可 給其 同 父異 母 的 弟 弟  烈賺 錢  後 來 可 能想 到 了  我 接 受   他 也沒有 反對    但 在 台 中這 個 附 設醫 院   和家 住台 北市 者  合 力反對   故媽祖醫 院 圓 滿造 成   只有 我 一人承 擔一切 的 責任   後 來  錢不  夠了  只有 找 經 國 先 生   使 台 灣省 政 府 和中央 付 錢  造 成 要 開 業 要 買的 一切  具機 件   由立公 自 己組織 一個 採  購委 員會   雖 有我 助我 的 周 鶴亭醫 師   但 我 們都 不 厷 參 加   因為 其 中有 好 幾個 仍 是 老立委   和陳 在 大陸 時軍統 局 的 老韓 部   我 們即 使 參 加   也 不 便 表示 異 議
10.更 可 笑 的   我 之所 以 看不 起 立公   他 竟 利 用興1建 中  讓 其 弟  造 房 子  材料很 不 好    很 不 估  如 應用四十公 尺的   其  就拿 四十幾公 尺的 來替   故必 邊 建 筑 師  造 設諎   費 錢費 時   令我 不 敢 想 像   黨國 元老  原 來竟 是 如 此  政 府 怎 麽不  倒  所 有 類 此 之失   雖 然  擺 在 眼 前   我 和周也 只好 默 然   周牛比我 長 十幾歲左 右  對 世 故了解 很 穼  我 們互相 勸 免  他 告我 說  這 就是 人的 社會   不 必 表示 怨 言  
10. 我 們的 努 力  也 非 白 費   在 開 業 的 這 一  週   我 特另在 醫 院 進口   設置 了八人的 坐位   我 也 在 其 中   一天   有 一老一少    抱 著 已發燒 已接 近 暉迷  直 往 院 內衝來  我 坐在 第 一人  立即 下階 把 她 們手串 的 孩 子搶 了過來   因她 們根 本 不 知 急 診室 在 那 裡    我 即 送去   大約一小時後   她 們抱 著 病 中過來  並 即 跪 在 我 八人面 前   口 中唸 唸 有 詞   我 雖 不    但 都 是 謝意  我 想   後 來我 自 己遇 到 火車大災   死 了4/8人  在 我同 車箱 內  只有 受 到 重 傷   好 多多同 仁 都 說  這 就是 好 祖神 求 了你  所 以 我 教兒孫     常 舉 此例   人生 要 做 過好 人  好 有 好 報  壤 有 壤 報  陳 立夫的 幼子年輕 不 過上 三 十  不 久就死 在 北 京   那 時    台灣還 沒有 開 放   難道真 惡 有 惡 報不 成 ?   (完)          

繼續閱讀
2016/04/11

難忘文大任內的助手許之坤先生


.講 到到  我在 文 化大學的 往  事  我 便會  想  到  許之坤 先 生 和他 助手張 麗 絲 同 學   我 進文 大之年以 前    我 們並不 相 識  
2.是 進了文 大之之後   才 知 他們做 的 是  資料的 管 理   我 做 的 是 教書 和學 術 方面 的 工作    接 觸也 並不多  只是 在 每月一個
3.月   開.一次 評議 會之時  此會 是   創 辦 人自 己主持 的    他們會  宣讀 要 討論 之案   件   和答 復 所 問  
4.我也 參 加 此會   故也 有 見 面 相 識 的 機 會   也 顯 示 他 們的 能力 和態度  使 我產 生 對 許和張 兩 人的 敬 意 
 
5.其 實  許之坤 是 何許人也   我 一概 不 知   但 從 他 和張 兩 人整 理 的 文 書   和報徎答 問的 態 度和口 氣    我  覺 得 許之坤 先 生 是 6.個 人 才   不 加 以 給他 做 一點 活 動的 事   很 是 可 惜   因為   那 時  文 大初 辦   創 辦 人  所 用的工作 同 仁  尤 其 是 行政 工作 方77.面   內外 接 觸甚 多 有  時有 誤   故到 大約是 1973或4之年   創 辦人任我 做 文 大的 校 長  我  一再 推 辭   原 來是 他 早有 準 備   故5.一直要 我 從 系 主任到 副 校 長   就這 樣  既 是 三 顧 茅痰盧 之請    辭 之不  敬    忽 理 忽 塗 我 就接 任了中 國  文 化大學 的 校 長 
6.約定 兩 年即 另請 他 接 任   那 時  做 校 長 有 一個 較大的 房 間    我 就隔 成 兩 間一大一小  小的 做 秘 書 室   共 有 三 人  一個
7. 主7.任秘 書   兩 個 是 助教身份   人選 由我 自 定   在 過去 前 六 任校 長  各自 請 親 信者 但 任表任秘 書   我 並沒有 甚 麽親 信   但 8.感 到 許先 生   雖 沒有 進過大學   但 文 書 通順   對 人和親   故我 決 定 把 許先 生 從  管理 室   請  來做 校 長 室任 的 主任秘 書
9.書    他 也樂 意應允     甘 到 我 任滿   
 
110. 那 時  在 我 的心中  雖 是 初 任大學 校 長   創 校 初 期  雖 然 事務 繁忙    但 學 校 的 事 情   並非 軍中的 戰 場  校 內的 財 務   我 12.無 能接   管   因為 那 時創 校 初 期  財力不 足  甚 至 薪 水   也 不 能按 月按 時發放  故如 應何付 外   是 一難題  當 然   最 大數 字 13.的   是 創 辦 人主重 設法   可 是 小額 的   校 長 要 負 責任  對 此  我 就請 許之坤 應付   其 上 還 設立了了一個 副 校 長   是石 文濟14.的 14 文 化的畢  業 生        好 不 容易  我 們幾人想 出辦 法  在 我 任內   按 月準 時發薪   這 是 文 化大學 轉 捩 之點   惜 不 知 何1
15.故    石副 後  竟 迫離 校   我 想   這決 非 自 願   許之坤 即 向 我 建 議   和我 自 己想 的 一樣   決 不 要 去 問    因我 們都 是 外 來人   16..許先 生 為 人正直   文 書 通順    一切 我要 做 的 事 情   他 都  主動站 在  我 的 立場 著 想   設想  最 重 要 的 是 他 能和 善 應人  與17.來客 有 話可 談  因他 富有 經 驗 我 自 知 在這 些   和好 多其 他方面   有 許多不 足之點   因之  我 們也 就日漸親 近   尤 其   對
18.我 或行政 有 所 批 評  或不 滿者   他 都 會主動去  予以 病對   作 有 效 的 說明   故我 雖 離 職  我 們的 友好   決 沒有 稍 減   自 他 19去 美 之後   也 常 來信  一敘離 情  
 
20. 之坤 兄  之坤兄   你雖 然 永離 開 我 了   不 知 你在 陰 間    是 否 有 知  我  仍在 念 你 ?(尤 其   文 大那 是 在 我 任內  薪 水才 入正軌   否則    文 大那 有 今天 完)             

繼續閱讀
2016/04/10

新政府望有新作法


1.再 過 40天    台 灣的 新 政 府   就要 上台   執政 的  政 黨  就是 主 張 台 灣獨立的民 進 黨  我 雖 非 其 中之一員     但   對 他 們的 主
2.張   獨立建 國   卻不 持 反對 的 立場   這 決 非 不 愛 中國 這 塊 領土  而 是 掌 權 的 中國 共 產 黨  瓦 解   有 更 早的 一天     一位 名3.家 曾 說:  任何專制政權   不 會 超 過七十年   不 過  在 此日到 來之前   台 灣既 要 建 國   就要 拿 出建 國  辦 法   可 是   看了過去 自 4.台 獨人士  自李登輝自 1988年1月13日  經 國 總 統 去 世 以 後   台 灣的 政 權   便 一直 在 台 獨人士的 手中  自 李某  直 到 陳 水扁 
5.  1988至 2006  至 少 30年  可 是 他 們台獨獨立建 國   卻不 見 有 何成 就  頂 多是 搞 得 台 灣內部   更 加  混 亂   因為   他 們所 做 的  
6. 頂 多是 要 除 悼  國 民 黨的 所 作 所 為   指 是 外 來的   其 實  這 完 全是 反面 的 作 法   試問  當 年  如 果  沒有 國 民 黨政 府遷 來7.此地   試問  那 有 今天 的 台 灣
 
8.台 獨黨執 政 府   對 台 獨的 動作   所 以 沒有 成 就可 言    一是 那 些 年間  有 一個 外 來的  國 民 黨    二 是 台 獨黨沒有 取得 完 全
9的 政 權   如 立法 院 中  多數 仍 是 國 民 黨  三 是 中華 民 國 政 府   仍 得 國 際 多數 國 家 的 承 認  四是 台 還 沒有 以 獨立主張 建 10.黨  即 以 1988至 2006 之間  台 獨黨雖 曾 有 執 政   但 取得 了的 政 權   還 是 不 能自 主  因為 在 立法 院 中   仍 多數 是 國 民 黨人   11.故台 獨人士無 所 作 為   可 以 諒解  
 
12.現 在   今5月20日上 台 的 台 獨政 府  那 就有 異 於 從 前   行政 立法   都 在 獨立黨一黨手中  因立法 院 中國 民 黨已成 了少 數   且 13.國 民 黨在 瓦 解 之中  重 起 我 看很 難  那 魔台 獨黨政 府 想 做 甚 魔   要 做 籹魔  阻 力雖 有   但 極 其 有 限   所 以   大家 關 心的   14.是 這  個新 的 完 全政 府   對 台 灣獨立 會 怎 樣行動   如 最 近來    還 沒有 上 台   台 獨人士就有 人喊 出  不 要 掛 國 父遺像   癈 除 15.國 旗  消 除 國 民 黨 作 所 為 的 痕跡   然 過去 所 作 的   和現 在 所 喊 的   都 與台 灣獨立建 國 有 關  但 絕 艱 助力作 用   因為 既 164.已成 過去   再 沒有 力量 支持   換句 話說  台 獨要 做 甚 魔  都 可 以去 做   是 以 我 期待 台 獨人士    不 要 做 那 些 無用的 小動作 17.作 2如 不 要 國 父遺像   不 掛   不 要 國  旗  這 對 台 獨立建 國   又有 何積 極 的 利 益  
118.完 全台 獨政 府 上 台   我 們痛 恨 大陸 共 產 黨  人   就 期待  這 個 完 全的台 獨的 政 府  所 以 新   一是 換屆   一是 掌 了全權 
19. 有 新 的  有 效 的台 獨的  作 法   誠然   我 們脫離 中國   是 脫離 共產 黨主掌 的中國 政 府   不 是 不 愛 中國 這 塊偉大的 領土  台 205.灣國 又何嘗 回 叫 中華 民 國   去大陸 執 政   0 2016.4.9      

繼續閱讀
2016/04/09

我的 著 作 促美 研 究 中國 名家 改變 觀 點


1.  在 前 面   我 該過  我 著 作 的 :中美 戰 時合 作 之悲劇 一書   促使 使 美 國研 究近 代 中國 名家改 變 自 己原 持 的 觀 點    或以 為 2.這是 自 我 宣 傳  恐 非 實際    請 看下面    一.位 我們互 不 相 識   一位  留  學 美 國的 人士     自 美 國 給我 的 一封  來信:
------------
3.4郭 教授  上 完 今天 的 課後   我 忍 不 住給你寫這 封 信  久聞美 國  歴 史系 易勞 逸 教授  在 中國 近 代史學 界的大名  過去 一年半
4. 來  也 常 與他 見 面   這 學 期仍 選 了他 的 (二 十世 紀中國 史) 一方面 相 借 此有 系 統 的 了解 在 美  對(中國 近 代史) 學 界的 大致
5.行
 
5.情 形    一方面 也 想 知 道  易教授 個人研 究 心得 和評價   頗 有微詞   他 的 偏 見  甚 至 影  響到 他 的基 本 假定   與推 論 過程   尤
6. 其 在 論論 斷   事 件 的 因果關 係時  特  別明顯  我 們在 課坣 上  我 套他 常 有 意見  不 一致 的 地 方(但 他 是 位 出色的 教師   出
7    和善 可 親 )   然 而 今天  他 竟 然 在 上 課的 課  堂 娌 上 課  的 時間  來討論 (蘇 俄 與中國 大陸 的  陷落)  他 從 戰 略   經 濟 外 交8.等各方面  屠 眼  指 出由於 蘇 俄 給國 民 政  府 的 打 擊 和牽 制 使 國 民 政 府 無 法 有 可 能 的 集中力量 剿共   終於 導 致 全盤失去 9.控 制   失去 了 控 制全  局   他 (易教授 )說  一年以 前  我不 會 如 現 在 這 樣的強調蘇 俄 的 腳色  但 是 現 在 我 確實 覺得  俄 國 人10.在 東北 的 作 為  及 其 他 應受 到 更 多的 指 責  美 國 學 術 界通常 並不 特別重 視  這 個 因素  其 實 這 是 一個被 忽  略 的 重 要 11.因素)  於 是   我 問他    何以 改 變 觀 點  他 說 是 因為 最 近 看了你的 書  起 初 只覺 得 (這 又是 官 方宣 傳 口氣氛)  然 而  逐漸看12.下下去  卻 漸覺 得  你指 出的 事 實  (即 指刀我 那 書    大陸 之失  美 國 應要 負 責  因美 一直 壓 迫蔣公 與中共 和 談  )具有 說服13.力  因此  修 正了他 原 本 的 觀 點   
 
14.易教 的 說明    使 我 想 到 很多 事 情   首 先  我 向 你表示  我 個 人向 你 個 人的 敬 意  暢 教授 的 說明  使 我 想 到很 多 事 情  首 15.   首 先  我 向 你表示 我 個 人的 敬意  由於 學 術 努 力  使 得 事 實 昭 然 於 世  影 響了一位   頗有 影 響力的 中國 近  代史專家  其 16.其 次  易教授對 於 學 術 謙虛誠實的 態 度  使 我  對 他 他很尊 敬  他 是 個 充 滿理 想 色彩 的 自 由主義 者  他 對 國 民 政 府 的 評17.價   並不 十分 完 好   然 而   他 願 意 接 愛能說服他 的 論 証與與事 實  帍 且 坦 然 說明他 自 己前 後 不 同 的 觀 點   是 一位 對 自 18.己  對 學 生    都 負 責的學 者   最 重 要 要 的 是 這件 事 再 次 肯定   我 們的 學 術努 力的 重 要 性  一篇 有 份 量 的 論 文   一本 作 19.過時地 研 究 的 論 著  其 影 響力  遠 超  過與論宣 傳   現 代史的 研 究   刻 不  容 緩  在我 開 始 真 正認識 (美 國 近 代史學 界)  格 220.外 有 深 刻 的 體 認   全面 開 放現 代史研 究 史料  鼓勵 國 內學 者  作 大規  模 時地 深 刻 的 研 究    提  供 國 外 學  者 以 豐富的 21.事 實基 礎  對 扭 轉 為 外 國人 研 究 中 國史史的 偏 頗論 証   將有 無 比的 貢 獻  人可 以 昧著 良 心   卻不 能能覓 視 事 實  我 期待 你22.更 多.的努 力  較正不實的 說法   苟 祝校 安 
               楊 瑛 英  4月12日
 -------------------------
年代 可 能是 1973或 4年   在 前 文 中提 到的 一位   是 姓  魏   錯了 0  2016年4月9日         

繼續閱讀
2016/04/08

任中國 文 化大學校 長


在人間任何團 體中  即 人與人接 觸中  無 論 如 何   都 可 能有 問題 發生  如 我 在 軍中  明明根 本 沒有主管 一項 業 務   只是 他 人申請 用錢  我 初 審 否得 當   就曾 被 人秘 密 誣告 好 在 上 級 主官 精 明  故未受 到 處 分   所 以 從 那 時起   可 能是 1955年左 右  我 就決 心  一是 離 開 軍中  二 是 不 做 那 項 業 務 的 事 情   即 不 去 做 一個 主管 或主官 第 一項 做 到 了  及 到 1964年自 英 歸 國 以 後   既 沒有 人請 我 做 甚 魔官 職  故開 始 便 以 教書 為 業   做 研 究   和寫政 論 
 
可 是   就在 歸 國 的 同 年  1964  我 便 在 母校 東海 大學 任教  沒有 想 到   這 年11月   對 我 有 恩 的 張 其 昀先 生   三 邀四請   一定 要我 去 他 創 辦 的 中國 文 化學 院   專任   為 了報恩   當 年學 院初 辦     財力困難  一切 還 未入下軌    為 了報恩   無 論 如 何  我也 要 去 還 "債 "   無 愧 於 人   故我 即 離 開 東海   便 到 了文 化學 院
 
原 來   我 在 東海   是專門任教上 課  沒有 擔任行政 職務   因為   我 自 大約1955牛  被 同  室 辦 公 的 一位 上 士 秘 密 誣告   案 清 以 後   我 就下定 了決 心  今生 所 要 走的道 路  只有 教學   研 究 和寫作   決 不 去 做 主管 和主官 之職     因為   當年我 做 的 工作   只是 他 人申請 使 用公 款 時  我 負 責的 是 初 審   即 看此申論 用錢  初 歩 表示 意見   並非 由我 裁 定   就有 同 室 同 仁 誣告  做 了主管 主官   那 還 得 了  沒有 想 到   到 了 文 化學 院 以 後   創 辦 人張 公     不  但 要 我 任教上 課  還 給我 學 院 裡的 行政工作   從 史學 系 主任  研 究 部 主任  副 院 長   最 後竟 要 我 做 文 化學 院 的 院 長   盡 管 我 一次 一次 的 推 辭   尤 其   是 最 後 做 院 長 一次   最 力  我 說  我 要做 的 是 學 術 的 研  究 工作   但 他 卻說  著 作 是 對 學 術 的 貢 獻  擔任教育 行政   同  樣是 對 教育 學 術 的 珼 獻   那 時   做 院 長 是 有 任期的  那 就是 一任兩  年   就這 樣  不 知 是 1973或74  我 就做 了文 化學 院 的 院 耳
 
在院 長 任內    我 根 本 談不 上 甚 魔貢 獻  因為   張 公 自 己  每天 很 早就到 學 院   很 晚才 離 開 學 院   學 院 一切 我 只作 過某些 建 議    其 實  張 公 有 個 六 人小組  共 商學 院 大事 他 把 我  馴納入在內  每週 集會 一次   在 會 議 上   和做 長   我當 然 不 作 任何決 定   都 是 張 公 自 己    在 們期內  如 果我 有 甚 魔貢 獻  第 一    就是 安 定 師 生 之心   學 院 沒有 問題   第 二   就是 自 十年前 創校 以 來  一真 無 法 按 時發教師 和行政 工作 人員月薪   在 我 院 長 任內   我 和一位 副 院 長 石文 濟 合 作   終於 設法 學 院 能夠按 月按 時發薪  
 
至 於 我 與創 辦 人 張 公 之間   除 了 他   或我 因案 要 相 見 面 談以 外   我 失道  那 時  學 院 的 小報告很  多  作 者 是 誰?  那 就是 那 時的 文 化學 院   一開 始 就有 碩士  博士 班  他 們畢 業 取得 學 位 之後   都 留 在 學 院 裡工作   故有 的 是 是 互相 鬥爭   打 小報告  或反對 我 做 院 長   故我 每天 都 寫院 長 日記  把 每天 做 的 說的  和往 來人士   都 記戕 其 上   每週 呈 報張公 一次   故學 院 行重   和我 的 言行  都 都 完 全了解   所 以   到 1975(?)  我 兩 年任期未至 一個 學 期之前   即 請  他 決 定 接 替 人選   但 他 卻寫條 子給我    他 要 我 再 任一屆   當 然   這 是 否他 對 我 的 禮遇   或是 直 誠  我 很懹疑   故決 定 禮拒 可 見 我 們兩 人沒有 誤 解   且 很 和親 
 
何曾 想 到   只因中央 日報發表  在 台 灣史學 會 上 三 篇 文 章  都 是 文 化學 院 的 作 者 們  辦 此案 者   非 文 化化學 院 人   是 政 大史學 系 主任轁 心恆  (?)  三 人陼 在 文 化學 院 不 好 看  知 道我 在 輔低大學 兼 課  但 在 我 文 作 者 的 郭 某 名字 上   加 上 了輔仁 大學 教授   雖 有 人對 他 說明  好 可 笑 的   是 我 在 見 報之日 三 天 前   他 發給我 聘 書   任我 做 史學 研 究 所 教授   他 就立即 將我 解 聘   我 決 無  怨言  看來雖 有些 對 不 起 文 化學 院   但 非 我 自 己作 成 這 樣    我 也 無 愧 我 心  可 能是 1975年   我 就再 沒有 進過文 化大學 之門    只有 在 張 老夫子臨 死 前 幾天   我 最 後 到 台 北 榮總    向 他 行禮  以 求 心安 0  2016年4月8日   

繼續閱讀
2016/04/07

民 眾 日報總 主筆18年


我 潛離 母親 和家 園   外 出目 的   只是 家 父死 後   時我 不 到 兩 歲  家 道從 此中落   受 人之侮   故我 成 熟  較 早   原 來   約好 三 人一同 外 出  但 一個 馬良 傼同 學   動身前    就不 去 了  於 是 只有 我 堂 兄郭 榮惠   和我 先 到 衡陽  那 時    時局 緊 張  白 崇禧(?)做 中部 防衛司 令  不 准 在 該屬 區 招 兵   因共 匪 也 可 能同 時利 用  1949年端午 節 那 天   我 們擠 上 火車  到 了 廣州   於 是 我 們兄弟   就投身孫 立人將軍的 部 隊  是 年7月19日傍 晚  我 們就到 了台 灣的高 雄
 
在 軍隊裡 近 整 整 十年  先 是 在 "軍校 入伍 生 總 隊 "  次 年接 受 訓 綀 約半 年 150年底  我 便 分 發到 了裝甲兵  約六 年  順 利 的 升到 了上 尉指 導 員  因在 軍中被 同 室 辦 事 者 誣告  查清 後 我 就決 心離 開 軍中   承 天 之助  1957年  我 就做 了東海 大學 的 一個 學 生   再 承 天 助   1962年我 就 赴英   留 學 世 界最 古老  也 是 最 有 名的 牛津 大學   我 就成 了自 1930年以 來  第 一個 進牛津 的中國 人  牛津 對 我 特別重 視  特分  配 曾 經 得 過諾具獎的 吉 克  做 我 的 生 活 輔導員  為 時兩 年多  1962-64   獲 得 學 位 而 歸   這 是 第 一次  到 牛津   1980年代   我 再 去 牛津 一次    首次 牛津 返 國 之後  我 即 開 始 教學 生 活   從 上 述 可 知   我 與報業 和新 聞學   毫無 關 係   怎 麽 又做 了報業 裡的 總 主筆   我 說這 些   一是 說明我 的 一路唗 來 簡單 的 過程   一是 要 說明我怎麽會 走到 報社裡  擔任總 主筆 這 樣的 要 職   尤 其   在 此歸 來之後   原 來是 一直 在 大學 裡任教  怎 可 能在 報館 這 樣重 要 的 傳 播 報社娌  任此要 職
 
說真 的   這 樣一路走來  再 往前 走去   真 是 自 己也 一無 所 知   很 可 能的 原 因之一    是 我 那 時雖 在 任教  但 常 常 應主要 報紙之邀  作 稿   如 國 家 和該報甚 麽節 日  尤 其  是 我 作  文 中的 主題   那 就是 重 視 社會 價 值  如 是 非   對 錯  公 平  公 理   正義  守 法     制 度   因之  在 1970年代  不 知 那 天   我 的 一位 好 友邱 勝 安   忽 然 帶楮  創  "民  日報"  的 李氏 父子  父親 李瑞標   兒子李哲 朗兩 位 先 生   來見 我   原 來他們早有 準 備   要 我 去 擔任該報的 總 主筆   民 眾 日報  原 在 台 灣最 北 的 基 龍(取其 音?多犇   但 市 區 和伏 地 不 廣   銷路有 限   故高 雄 市 改 制以 後   李氏 父子便 決 定 把 自 己創辦 的 民 眾 日報遷 往 南部 高 雄 市   報館 全部 人事 也 有 變 動  最 初   我 只有 事 忙   不 敢   也 不 大可 能  尤 其   自 己要 做 研 究 的 學 術 工作   但 李氏 父子  一而 再 三    我 只好 承 受   但 我 無 法 天 天 在 報社裡上 班   他 們也 接 受 我 此一不 可 能   只要 求 我 主持 言論 部 門   就這 樣  我 就做 了民 眾 日報的 總 主筆  除 我  自己 每週 作 一社論 外   於 是   我 也 找 了幾位 好 文 之友  如 王 洪均    周震區   劉 建 青 (?)  李某人   我 忘 其 名   當 年這 位 李先 生    是 台 大法 律 系 主任  喜義 人   稍 有 台 獨偏 尚   其 他 還 有 為 文 者   惜我 已記不 清   在 民 眾 日報總 主號聿 任內  我 曾 請 辭 多次   最 重 要 的 原 因   還 是重 視 我這 一筆陣   為 文 正直   重 視 社會 價 值   那 時  雖 是 蔣家 的 天 下   批 評政 府 或所 言有  違 政 府 號令  然 並沒有 對 批 評之類 虫社論   施 加 壓 力  一 路發展  受 各好 評 實是 民 眾 日報擴 大銷路的 一股 力量   銷售 大
增     不 知 從 那 年起   我 覺 得 一 週 來  民 眾 日報的 社論    並不 夠勁   沒有 衝力  迎合 讀者 之意之心    我 就特別開 創 一欄 "一 週評論 "  都 由我 自 己執筆   更 迎 合 讀者 之心   故我 任民 眾 日報總 主筆  直 到 我 火車大災 受 傷  長 達 18年時間  創 辦 人李父雖 已過去 了  但 李氏 公 子  對 我 禮遇   仍 如 當 年   惜 我 未能回 報  很  感內心不 安  0216年 4月7日 

繼續閱讀
2016/04/06

讀我 此書 美 學 者美 名學 者 所 反省 也


在 上 文 裡   我 談到 我 所 作 的  "中美 戰 時合 作 之悲劇 "一書   我 的 動機    從 大處 說  是 看到 美 國   在 全球 國 際 政 治 各地   何 處沒有  美 國 的"介 入"   爭 權 奪 利  如 中東的 依拉 克   不 就是 被 小布希總 統 領導 的 美 國  所 毀壤 的    請 看今日全 混  地     何嘗 沒有 美  國   也 在 其 內 
 
   再 從 對 中國 來看   到 19世 紀未  美 倡 門戶開 放政 策 不 就是 要 與 西方 帝 國 一樣  要 在 中國 開 始 爭 權 奪 利    在1930年代之初      美 國  口 唱 和平各國 和平相 處   但  美 國 卻把 癈鐵和汽  油   輸送給日本   明明白 白   就是 幫助日本   甚 至 是 與日本 合 作    侵 略 中國     甚 至 日本 大軍侵 略中國    開 始 之日  1937年7月7日之後    美 國 還 是 把 癈 鐵和汽 油   送給日本   直 到 日本 突 襲 珍  朱 港 之日  1941年12月7日   美 國 總 統 羅 斯 福  才 至電 蔣公   我 們合 作 抗 日 
 
在 抗 日戰 爭 中   雖 明言合 作   但 是 美 國 把 援 助的 重 點 點   擺在  洲    沒有 把 重 要 的 武 器 資源   援 助中國   此前   如 果說美 國 有 助中國   那 就是 美 國 有 個 人關 心中日之戰   熱 愛 中國 者   那 就是 空 軍退 後 將領陳 納德 將軍   其 援 助中國 者   如 有之  那 就是  對 蔣公 施 壓   要 與背 叛政府的 共 軍談判   最 後 引導   有 了雙十宣 言   甚 至 到 了戰 後 共 軍擴 充   爭 城 奪地   美 國 還 把 內戰 的 責任    歸 諸政 府   且 以 與共 黨和談  為 其  惟 一的 政 策   很 令人 驚 異 的   美 國 政  既 是 如 此  美 國 研 究 中國 的 學 者 專家 的 見  解  蔣政 府 要 負 全責  在 大陸 被 中共 佔 取之後   有 很 長 一段時間  他 們在 各種 傳 媒 為文   或口 談演說  都 在 責怪蔣公自 己    但 歴 史事 實  歴歴 在 麽    那 就是 蔣公 因受 美 國 不 斷 的 壓迫  蔣公 的 錯失  就是 依賴美 國   總 以 為 美 國 到 時 會 給予援 助  以 對 付 中共  因中共 有 蘇 聯 俄 國 的 支持  然 此乃 是 空 想   作 夢 一場  
 
我 因看到 美 國 政 學 界    如 此見 --中國 大陸 之失洛   蔣自 己 要 負責任  不 是 美 國 沒有 援 助 不 是 美 國 有 任何責任  最 著 名的 一位 學 者 之一    是 中文 名字   叫 做 暢 勞 逸   當 年台 灣政 府 為 了討好 類 此學 者   不 惜 花錢  用種 方法   請 他 們來台   其 中 台 數 字   接 受 美 好 珍  貴的 招 待  想 借 這 些   來改 變 美 國 這 類 學 者 和美 國 政 府 這 樣的 見 解 
 
然 我 認為   大陸 之 落 入共 黨之手  美 國 也 有 責任  因為   那 就是 美 國 政 府     不 斷 地 對 蔣公 施 壓  中國 叔府 一定 要 和共 黨談判   來解 決 分爭   蔣公 惟 恐 不 聽 從 美 國 此一要 求   更 誤 信共 黨對 於 談判 得 來的 妥協  定 有 信用   更 誤 用人才   致 得 此惡 果   所 以   在 1970與80年間    我 常 常 在 報刊 作 文   批 評美 國 此一政策   對 大陸 之失落   也 要 負 責  這 與美 國 的 論 調  完 全是 作 對 的    故我 寫此書   目 的 就是 讓 美 國 政 學 界也 知 道  美 國  自 己  也 應負 大部 份  責任    或問你怎 魔知 道易勞 逸 看了此書 之後   將自 己昔 日見  解 改 變 承     事 實是 在1970年代    我 做 中國 文 化大 學 校 長   一天   接 到 檢自 美 國 留 學 的一位 學 生   我 並沒有 教過她   姓魏   但 我  忘 記其 名  我 相 信 她 所 言是 實   否則   她 與我 過去 毫無 關 係   對 我 又無 所 求   她 要 寫這 樣一信韓 甚 魔?02016年4月6日
 
最 後 要 問     我 作 的 此書 是 否可 能改 變   美 國 政 學 界此種偏 見 的  看法 嗎?  答 :有 效 得 很   如 那 位 易勞 逸 先 生   此前   即 認為 中國 大陸之 落 入共 黨之手  是 蔣公 政 府 的 究 由自 取   但 他 讀了我 此書 之後   在 一次 公 開 講 演中   他 竟 承認自 己過去 的 看法 太偏見 了   承 認我 書 的 主題 --  大陸 之失  美 國 政 府 也 應負 瞽                 大陸 失 落 中共 之手後   美 國 這 一系 統 的見 解          

繼續閱讀
2016/04/06

中美二戰時合作何以是一場悲劇?

 
 自從 1920年代以 來   蘇 聯 共 產 政 權    便利用中 共 產 黨  布 望 中國 革命  由共 產 黨領導   也 產 生 蘇  式 的 共 產 政 權   親 蘇  但 19527左 右  中國 國 民 黨的 領導 蔣介 石先 生   痛  悉 了蘇  的 陰謀  故改 變 匍 中山聯 俄 容共 的 政 策   發動了清 黨  不 再 親 蘇  也 不 容 共 黨在 國 民 黨內  對 外 則採 取親 美  
 
很 可惜 的   是 在 1894-5申午   中日為 爭 取朝 鮮的 宗 主權  中日作 戰   日本 獲 勝   自 此日本 就決 定 了大規 模 的 侵 略 中國    且 與俄 國   即 後 來的 蘇  聯   合 作   共 同 侵 我 中國 的 滿州  即 我 國 東北  且 分 裂 成為 北 滿與 南滿  各佔 一方  取得 特權    好 難得 在 1920犇 代底     國民 革命  即 將統 一中國   日本 侵 略 就不 斷 採 取行重   如 即 將我 東北 建 立一個 所 謂滿州 國   日本  它 就視 為 己有   到 19334年  盧  溝橋 事 變  中國 至 此不 能不 被 迫  對 日本 侵 略 抵 抗   致 使 中國 不 得 不 更 新 近 美 國   可 是   美 國 並不 把 中國 看在 眼 裡  且 和日本 合 作   來 侵略 中國   請 看中日戰 發後   美 國 還 把 基 癈 鐵和汽油   送給日本   製 造 和 日侵 回 中國   從 1937年戰 發  直 到 1941年12月7日   日本 突 然 也 侵 略 美 國   這 就是所 謂珍 珠港事 變   事 變 後 美 國 總 統 羅 斯 福  立即至 電 蔣公  美 要 和中國 合 作   
 
中美 雖 然 合 作 了  當 時歐 洲 也 在 對 德 國 作 戰   但 是 美 國 卻是 重 歐 輕 亞   一切 援 助   都 是 先 送歐 洲   中國 請 求   也 致 之不  理   在 珍 港 事 變 之前   美 國 只有 一伷 陳 納德 鱉 軍將領  陳 納德   其 夫人陳 香梅 女士   志 願 自 動來援 助中國   在 中國 組織 了飛虎 隊  以 對 抗 日軍  中日戰爭 後  中美 合 作 了  隨 即 泒 來了史迪威 將軍  不 聽 蔣公 心意   1942年4月   就與日軍在 緬甸 作 戰  可 是 被 日軍打 敗   故史迪威 將戰 敗 的 一部 份 中國 軍隊   就送到 印度訓 綀   在 此我 要 加 一往 事   在 1943年  史迪威 曾 設計請 蔣公 去印度視 察 訓綀    歸 來時    以 飛機 失事   撞 死 蔣公   好 在 羅 斯 福總 統 未許  
 
合 作 之後   美 國 更  壓迫中國 者   其 一  就是 不 圍  堵 西北 共 軍   共 軍為 了實際 擴 佔 領土   也 表示 會 盡 力作 戰   這 使 美 國 更 為 加 強  除 了要 將公 解 圍 共 軍之外   那 也 是 有 關 共 黨者   就是 要 求  不 是 請 求   要 與中共 合 作   合 作 的 第 一歩   就是 要 蔣公 先 與中共 談判   叫 做 和談   對 此   無 疑 是 支持 共 黨  故共 黨也 假裝誠意  要 與政 府 談  為 此    在 1943年(?)  美 國 還 特泒 剅 總 統 華 萊 士    來到 了重 慶  其 任  務   就是 要 蔣公   與中共 談判   隨 後 再 泒 駐華 大使 赫 爾 利    專程 來華   就是 他 要 促使 蔣公 與中共 和談  
 
因之   到 了1945年8月底   赫 爾 利 更 親 飛 中共 當 年首 者延安   他 之所 以 卻那 裡   是 應毛澤 東的 要 求   因毛恐 怕   政府  飛 機 失事   使 毛死 於 空  亂   故毛之到 重 慶 談判    是 美 國 駐華 大使 親 自 接 來的   毛還 怕 死    故先 要 決 定 住在 張 治 中家 裡   這 樣談到 斤 10月10日  政 府 與中共   就發表了雙十宣 言   其 實  雙十後 兩 天   也 還 在 談   那 也 就是 在 此美 國 的 壓 力之下    才 有 這 次 的 談判   其 實  在 此期間  共 擴 佔 領土    已經 甚 廣   而 在 政 府 一方  經 過了八年抌日    已是 全國 人民  疲力暍   不 願 同 是 中國 人    不 願 政 府 對 搶 俈 領土的 共 軍作 戰   故刀共  一路打 來  只聽 到 投 降    
 
此後 美 國 對 中國 政 策   仍 是 中國 政 府 與中共 談判   再 泒 了馬設(?)徶等來華   還 是 望 其對 華 此一政 策   能夠實現   因為   美 國 中國 如果是 共 黨政 府   一定 是 親刀俄 反美   然 美 北 政 策   到 1976或7年之後   美 國 已自 知   要 中國 內戰 改 為 和談   已不 可 能   代替 而 來的   是 放 棄 中國   在 歐 洲   美 國 有 馬設計師(?)計劃  復 興   在 中國 不 只放 棄  眼 看著 中國   就是 中共 的 天 下    甚 至 蔣夫人   在 1947年   要 在 國 會 講 演   都 不 可 能  可 是   在 1943年    卻有過一次   
 
請 看既 有 中美 合 作   當 串 國 政 府 與中共 內戰之日  政 府 顯 然 失利   難道這 還 不 是 一場 悲 劇 嗎? 02016年4月6日             
                  

繼續閱讀
2016/04/05

我 創 辦 雜 誌 過程 之二


 刀辦  誌   原 想 分 別  每份 雜 誌   專寫一篇   但 太煩 了   本 文 把 辦 的 幾個 雜 誌   連在 一起
1.是 中國 當 代之紀錄  亦名新 聞紀飄  婦路車 引 恥 厷 年  若不 受 阻   至 今我 可 以 認為   必 然 傳 世  因為 每期一個 月一次  就是 把 政 府 和民 間公 佈文件集中  摘 要 在 一期裡  如 有 人認為 不 可 能  那 魔他 就不 懂 過去 經 過的 事 實   沒有 重 要 性  否則    今世 何以 要 以 過去 為 師  像 英  美 那 份 記戕 當 今的 要 事   何以 永傳 
2.學  藝新 潮   這 是 我 創 辦 的 第 二 份 月判   學  與藝   全是 是 一片荒 郊   既 沒有 著 作 出現   更 不 要 談有 出版 了  學 術    藝術   全是 一片荒 郊   連最 短 的 論 文 都 沒有   不 要 再 談著 作 出版 了  因之  我 創 辦 此刊   資料取自 外 國 的 傳 媒   雖 然 所 取不 多  但 至 少 可 以 給台 學 藝 人士一點消 息   人家 能   我 們何以 不 能  但 也 同 第 一項 同 歸 於 停 刊  在 當 時    台 灣學 藝界人士  幾乎 不 看    當 然 也 就口 有 自 重 消 失  不 能再辦
3.消 費 者 服務     類 此刊 物   至 少 英 美 都 有   即 人民 日常 所 消 費 的 物   質料  價 格   真 假  功 能   諸如此類   週 其 半 月一次   其 頁數 不 多  辦 了五 期以 後   我 就請 一個 學 生   陳 俊 洋 (?)  接 辦   但 他 一因對 此興趣 不 高   辦 了幾期    也 就停 辦   這 本 消 費 者 服務   比台 灣現 在 政 府 辦 的 消 費 雜 誌   要 早15年以 上 
4.民 愚   這 不 是 定 期刊    是 在 台 灣舉 行 選 舉  縣市 長 議 員  這 一段兢 選 期間   才 有 出刊    選 舉 結束了   也 就再 不 出刊  主要 內容  是說明當 時大局 處 境   選 怎 樣的 人才 是  此刊 的 發行  沒有 訂戶   只 是在 克 選 者 集會 講 演場 合   在 萬人 會 集之所   次 在 一處   由來聽 祝選講 演各界人士自 取  不 過  辦 的 期數 很 少   只兩 三 次 而 已
5.中國 人物    事 在 人為   我 覺 得 一個 時代  一種  度  一項 法 令  都 是 由人物 創 造 出來的   故雜 誌 上 的 人物   有 的 是 自 己自 作 介 紹   有 的 則是 為 人所 知 者   由他 人來寫  讓 好 人 所 作 所 為   能傳 後 世   為 後 楷 模   不 過這 不 是 月刊   而 是 季刊   創 辦 時間  是 我 1991.11.1造 橋炎車大災   我 受 亂 康 服以後   那 時傷 重   醫 院 對 我 妻 發出幾次 病 鮑通失  但 我 還 昭 性 命得 保  到 公 元兩 千 年  我 就創 辦 了刊 物   訂戶亦多    但不 是 月刊   而是 季刊 
 
6. 1970年底  或90年代初   和彰 化一位 製 造 補 品 的 一位 好 友  和一位 世 新 大學 畢業傳 播 專家   共 同 合 作   由我 主辦   那 時  內政 部 一度開 放讓 人民   可 申請 辦 廣 播 電 台   我 們準 備 一切 都 依照 規 定   有 關 事 項 文 件   曾 向 內政 部 申請 設立一家 廣 播 它 台   但既 無 人事 背 景  或人事 關 係    結果落 空   但 內政 部  經 幾個 月後  公 佈核 准 設立有 好 幾個 廣 播 電 台   但 我申請的 卻是 落 空   設置 一個 廣 播 電 台   決 非 易事   但台 灣甚 至 到 了今天   沒有 人事 關 係   要 想做 件 有 益 的 事   如 需要政 府 核 准 者   沒有 人事 關 係   免 想   免 談        

繼續閱讀
2016/04/04

清 明 掃墓日 祖先 墳 墓 諒必 蔓草 掩


曾 祖父之前   就和另一系 部 家   遷 到 湖南省 南部 一個 山谷中  取名叫 做 早禾沖   
 
早禾沖是塊比較大一點 的 平地   長 方形   兩 邊 是 一個 山  連著 另一山  與山之間   也 都 是 山谷   一邊 約有 五 個   另一邊 則 約有 四個   郭 系 住的 老家 就在 這 邊 一個 山公 中    起 屋定 居   同 來的 另一系 郭 家   不 久史落   只有 我 曾 祖父起 我 這 一系郭 家   年年走上 發達    故四代合 起 來    男 性 就有 57人之多  在 當 年  根 本 沒有 商業   有 之  則在 老家 附 近 有 三 個 小型 的 會 市   且 是 定 期的   即 每隔 五  六 天 集會 一次   一個 叫 洞 口 市   一個 叫做 柏 林 市   另一個 和向 扁   此市 則離 老家 稍 遠 點     這 些 市場   買賣
 
 的  都 是食 物   如  青 草   柏 菜   還 有 豬 煞  和家 畜 之類    但每  次 集會   熱鬧人多的 時間  也 只有 半 天   但 這 個 老家   後 來因為 發達 起 來了  就在 隔 對 面 隔 一小山的 山谷婦   造 了一棟新  村   叫 做 楊 樹塘  我 就是 在 這 樣的 一個 環 境 中成 長   但 我 是 住在這 棟 新 屋  長 大成 人  
 
我 們郭家   雖 是 務 農 為 生   但 書 香氣 味 甚 濃  尤 其 如 苟老尊 賢  重 視 祖先   故每年清 明節   是 我 兩 村 郭 家   最 重 要 的 一天   先 是 自 然 成 隊   滿帶著 祭 品   用一"架抬 "  土話     即 以 木做  做  成 兩 層 約半 人之高   祭 品 就安 放在 這 個 架子上   由兩 人抬 著   另外     就是 以 豬的 前 半 身  安 放在 一個 本 呆 上   也 是 用兩 人抬 著   成 隊 之後   就前 往 先 人的 墳 場   與行祭 拜 典 禮    並且 跑 拜 在 先 人墓 場 之前  年   我老家 的 先 人死 後   絕大多數 都 集中葬(?)在 兩 個 地 方   一個 就是 在面對 老村 子裡的 左邊 山上    墳墓是   一排 一排  由下 往 上     我 在 老家 時    曾 親 自 到 過我 父親 的 墓前祭 拜 過一次     那 是 在 墓 場 的 最 左 邊   以 以 第 幾排 來看  那 就是 可 能排 在 第 九  或第 十排  之間  .那 時  滿場 都 是 荒 煙蔓 草   我 除 了一邊 拔 草   一邊 就想 像 著 父親   到 底 是 甚 麽 的 型 像   然 我 兩  藏不 到他 就離 開 了人間  那 時既 相 片    又無 文 字 記載    尤 其   是 從 來就沒有 可 記憶 的 接 觸  就是 此墓 中的   是 我 的父親   也 就沒有 親 情 之感 
 
 我的  祖父   那 就隔 我 更 遠   祖父的 墓 地   也 不 在 我老家  墓地 這 邊   而 是 在 長 樂 這 個 地 方  當 年從 鄰 縣 茶陵   遷 來之時   一定 有 一段相 當 長 的 時間     住在 長 樂 這 邊   那 裡有 郭 氏 的 宗 祠    也 有 郭 家 的 墳 場   我 祖父大明   當 年過世   是 在 長 樂   或是 在 老家  我 也 不 知   但 他 的 墓 地   卻不 在 老家 那 邊   而 是 在 長 樂 郭 氏 宗 祠 不 遠 一處   有 過墳 場   早年在 家 時   因長 樂 住老家 甚 遠     走路就要 兩 三 小時以 上   故我 去 的 次 數 也 少   大 概 只有 過兩 次   既 牛墓 碑   僅靠 人家 一指   那 是 你祖祖父之墓   是 否有 誤   我 也 不 可 能    再 予以 証 實  故到 墓 前   想 起 這 就是 祖父大明之墓   也 有 點 懹 疑  
 
清 明祭 祖之日    令我 最 傷 心的 是 對 母 親   母 親 死 得 如 此之慘  好 不 心痛  好像 母 親 被 共 匪 打 死 之後 有 靈   死 後 用稻 草之绳   綁在一棍 方桿 上   由榮宣 榮鼎 兩 位 抬 著    走向 墳 場   該場  距住地 老家 只隔 一個 小山    再 走平路一段  就是 老家 那 邊 的 墳 場   但 兩 位 當 兄抬著   我 已被共匪 打 死 的 母 親   走上 左邊 山上   距郭 家 墳場  尚有 好 一段路程   但 只抬 到 左 山  兩 山相 連山彎 之處   绳 了忽 然 中斷   兩 位 堂 兄   就地 便 把 我母親 埋 在 該處  連 者 都 沒有 蓋 在 母 親 腳上   直 到 深 夜   我 的 幼姐 才 把 泥 土蓋 上   母 親 被 打 死 之後   在 陰 間顯 然 有 靈   因為     所  埋 之處   面 對 的 是 我 水田的 山骨(?)   右後 右方    是 風 雨無 阻     當 年每天 母 親 帶著 姐 姐 和我     風 雨無 阻   在 那 裡工作 的 山骨(?))  左 方小山   那 郭 是 郭 家 兩 村 兒裡死 後 的葬(?)地   母 親 生 下七個 男 兒   6個 都 在 幾藏死 後   都 埋 在 那 裡    死 後 有 霝  對 話也 就方便   母 親 呀   兒很 自 感內疚  恨 今生 沒有 多伴久伴 隨 母 親 
 
今天 是 清 明掃 墓 之日  想 至 自 己今生     不 能再 去 掃 墓   只有 以 淚洗 臉  恨不 能到 祖先 墓 前 祭 拜   只有 空 想 祖先 墓 也 一場   02016年4月41日  清 明     未再 看再 改  

繼續閱讀
2016/04/03

我 創 辦雜 誌 的 過程


        -1."中國 當 代小之紀錄"-
  在1962年  到 1970年間  酥在 國 外 奔 走  如 英  美  日韓   看到 他 國 的 雜 誌   相 當 的 興旺  而 台 灣此界   則死 氣沉沉   若有   則是 由雷 震 (?)先 生   所 辦 的 "自 由中國 " 非 無 其 他 小型   與政 治  係不 多的    小型 雜 誌   但 去 現 代歴 史性 的 雜 誌    所 以   1971年 自 英 國  美  國 歸 國 之後   看 到 了英 國 的 Kessing(/))  當 代檔 案   和美 國 的 Farts on File 當 代事 實檔 案   我 就效 法 它 們   起 程 可 能是 1970年代初    1971  或72  當 時  台灣沒有 出版 的 自 由  於 是  我 便 將規 格 內容要 點   向 內政 漷 申請   核 准
 
中國 當 代之紀錄   另有 一個名字   叫 做 "新 聞紀要 和新 聞索 引"  中文 與西方文 字     如 英 文     只要 認識 字 母   便 可 依索 引  立即 可 以 查到   所 謂索 引   即 使 書 本 央 容要 點 名詞   在 書 後  以 極 短 的 文 字 寫成 一詞  如 英 文 之所 以 容易   即 可 在 書 後   加 上 索 引  要 查書 的  某一要 點   既 可 看目 錄   可 判 幾此一 點 在 那 一標 題 之下  更 容易的   就是 去 查書 後 的 索 弓   因為 書 的 開 頭    太半都 是 分 章 分 節   但 索 引具分 得 更 細  如 書 前 章 節  可 能只有 十章  但 書 後 之索 引  就可 一條 一條   上 百   此中書 要 編 索 引之難處 也 
 
我 的 中國 當 代之紀錄   怎 魔編 呢    先 是 確定 採 納的 內容  是 當 今政 府   民 間組織   和書  局 出版   及 民 間組織 發表的 文 件   為 取材 基  礎  尢是 有 史學 價 值   他 是 為 人所 要 查的   就摘 要 取下  至 於 如 何使 用者 易查   則是 依照 政 府 法 定 組織    和內政 部 申請 核 准 的 雜 誌  和民 間組織   或刀個 人發主的 文書    寫成 一文 一書 的 主要 之點    一系 列 安 排 下來  如 政 府 組織   這 是 人人所 知   再 如 雜 誌   內政 部 都 有  登記  民 間也 有 出版 商的 出版   或個 人出版   再 者   最 主要 的 另一個 來 源    就是 出版 的 報紙 或雜 誌   因之   我 給合 同 學   就這  廣 蒐 資料  故人要 查  非 常 容易  故又取名叫 做 "新 聞紀要 與新 聞索 引" 先 是 半 月出版 一次   後 改 成 一月出版 一次  故此紀錄 不 僅是 當 代的   也 是 全國 全面 性 的  
 
出版 之之初   在 虫灣銷路不 廣    有 的 訂戶   全是 幫 忙性 質  因為   那 時的 台 灣  在 文 化方面   還 是 一片荒 野 外 山郊   荒 涼 得 不 得 了  可 是   很 使 我 驚 異 的   訂戶  不 僅只有 美 國  蔮 中文 的 圖 書 館   而 有 東歐 各國 及 蘇 聯   我 想   那 時  中國 大變 不 久  台 灣反攻大陸 之口 號    也 開 始  出來了   因過去 喊 的 是 保 衛大台 灣  那 些 共 產 國 家   也 想 告道   台 灣有 無 反攻的 可 能性
 
這 本 雜 誌   我 辦 了整 整 四年    但 一來辦 起 來    決 非 易事   更 因獲 他 人   前 輩們對 我 賞 識   要 我 去 做 行政 工作   改 變 了我 要 辦 此雜 誌 一生 的 決 心   為 了有 一定 的 收入    養 家    我 就不 得 不 予以 辦   現 在 有 時想 來  當 時稱 贊 我 這 本 雜 誌 的 文 章    至 少 四或五 篇   作 者 有 史學 雨  如 吳 相 湘     文 學 家   姚 朋   聯 合 報記者  我 忘 其 名  還 有 美 國 一個 大學   在 芝加 哥 附 近 的 一位   圖 書 館 專家   然 不 得 使 如 他 們所 望 者    四年後 就不 得 已    而 停 止    如 果繼 續    再 加 不 斷 的 改 善   這 本 雜 誌   相 信可 以 傳 世   過去   現 在 想 來   真 是 自 愧   自己傳 世 的 事 業不 做   而 去 為 他 人做 事  及 至 今日  台 灣   還 沒有 一本 記錄 現 在   可 保 存   也 可 查用的 雜 誌 出現  好 在 現 在 了它 腦   全球 雖 有 國 家 上 百   但 借 電 腦   也 可 以 交流 02016年4月3日           
 

繼續閱讀
2016/04/02

悼鄉長 梅 可 望 校 長


今早起 來   一看新 聞   我 苟愛 的 湖 南鄉長   東海 大學 梅 可 望 先 生   昨 夜 半 起 來方便   不 幸倒地   可 能無 一人在  其 身邊   就這 樣的 離 開 了 人間   我 與梅 校 長 過去 從 未見 面    第 一次 看到 他   是 在 中國 文 化大學 之年   他 那 時梅 在 韓國 任職  可 能受 張 其 昀先 生 之托   執 檢報告執行情 形  此後 長 久以 來  再 沒有 機 會 相 見   因他 出身 警 界  我 出自 軍中   雖 然   台 灣也 有 湖 十同 鄉會  但 卻一直 再 未見 面   除 了都 是 湖 南同 鄉銀外   別無 其 他 關 係 可 談  直 到 1980年代  我 做 了中國 醫 藥大學 校 長  接 觸才 稍 多一點   在 後 來的 年代裡   相 見 也 很 少
 
但 有 一事   我 要 在 作 此短 文   來 謝梅 校 長   即 在 1970年代中葉   東海 要 換校 長   董 事 長 是 查良 鑑先 生   時我 在 中國 文 化大學 做 校 長   他 負 責法 學 系 統   接近 日多  沒有 想 到 我 竟 被 查董 事長 看重   故東海 的 新 校 長   查董 事 長 就提 了我 之名   東海 董 事 會 組織 15人   通過人事 要 三 分 之二 同 意  才 算   查董 就提 了我 名  15位 董 事 中  投票 結果  就沒有 馬過  因為 東海 董 事 會 中    有 校 友一人或兩 人   結果反對 我 者 竟 是 我 自 認為 是 好 友的 徐 正觀   我 留  英 次 年  這 位徐 正觀 也 到 了英 國   好 多事 情   我 都 給予照 料    何曾 想 到     原  彼 此認為 相 好 的 徐 某  竟 反對 我 做 東海 大學 校 長   酶 可 望 時是 東海 董 事 之一   故再再 開 會 討論 校 長 人選   梅 可 肓 就作 自荐 那 時  他 還 是 在 韓 國 任職  就這 樣  梅 可 望 就任東海 的校 長
 
在 我 在 東海 畢 業 之年 以 後   我 與梅 校 長 見 面 的 機 會 多了   但 並沒有 物 友好   因為   他 年齡比我 大十幾歲   又做 政 府 的 事  沒有 相 交的 機 會   共 事 也 曾 沒有 一回   梅 校 長 到 1990年代   已做 了四任校 長   時在 1997年11月15日  台灣火車大禍   地 點 在 造 橋   我受 重    在 台 中榮總 住了76失  那 時  梅 校 長 知 道自 己要 交了  在 我 住院 頭 十幾天   每天 一早都 自 動 衝 進了我 的 病房   就是 看我   還 能不 能 夠  去 接 他 的 東海 大學 校 長   其 實  對 此沒有 說過一句 話  但 在 他和我 心中   就是 不 說也 知   我 想   身為 東海 大學 校 長   何以 天 天 早上 就衝進我 的 病 房   來探視 我 的 梅 情    梅 校 長   梅 校 長   你走了  我 要 對 你說過謝字   都 再 沒有 人了  但  望 校 長 果有 陰靈   我 雖未能如 校 長 之願   但 此謝意一直 在 我 心中  梅 校 長   你走了  我 很 傷 感  如 今  只有 借 文 字   留 下我 對 梅 校 長 的 謝意    今生 今世   我 雖 沒有 幸運   去 政 府 裡  做 甚 魔官   那 是 我 自 己的 決 定   因為   我 沒有 一份做 官 的 能力和手段   我 對 此一生  沒有失望 02016年4月3日     

繼續閱讀
2016/04/01

我 何以 求 學 英 國 而 不 去 美 ?


  東海 大學   是 美  國 級 會 聯 合創 辦 的   開 辦 招 生 第 一屆   是 1955年    我 進東海   是 1957年   可 是   走進東海 大學 之門   我 自 知 沒有 受 過正規 的 教育   自 己的 國 文   和英 文   尤 其 在 寫作 方面   從 未有 過 寫作 的 經 驗   故下定 決 心    我 在 東海   一定 要 把 國 文   和英 文 的 寫作   打 下基 礎    在 第 一學 年裡  教  國 文 的 老師 是 蕭然肖 ?)繼 宗 先 生   每兩 週 作 文 一篇   我 就特別請 求 老師   我 每週 一篇   請 他 修 改 指 教    他 即 應允  至  於英 文   東海 是 每週 5個 小時    有 兩 個 學 年   故在 進入第 三 學 年 學 年之初    那 時  東海 一 對 老夫婦  亨 德 先 生   我 就請 亨 德 夫人   開 第 三 學 年的 英 文   她 也 答 認 
 
那 些 年間  台 灣美 國 之風 盛 行  去 美 國 求 學   就好 像 高 人一等    故到 第 四學 年  最 後 一個 學 其   即 1961年初 起   東海  同 學    求 去 美 國 留 學 之風 盛 行   絕大多數 同 學   都 汒著 與美 國 大學 通信  要 申請 表   要 去 留 學    看到 那 種 熱情   我 自 知  雖 然 也 和其 他 同 學 一樣    但 自 己也 知 道   絕無 可 能   因為   那 時的 我   既 身無 文   又有 了三 個 兒女  我 家 全靠 我 內人  一個 小學 教師 的 收入   來過日子  內心雖 然   也 想 和其 他 同 學 一樣    但 此乃 完 全空 想   如 當 年去 美 國 留 學   要 有 兩 千 美 元的 保 証金    我 根 本 就是 求 借 無 人 無 門    但 我 夢 想    將來也 許會 有 這 麽一天   於 是    如 當 年的 留 學 考 試  我 也 參 加   且 獲 通過   如
 
 此  雖 如 作 夢   但 沒有 傷 害他 人    所 以   台 灣其 他 大學 研 究 所 招 生   我 一樣去 考   結果 在 東海 校 長 迫我 離 校 之日   1961年8月17日 政 大研 究 所 招 生 放榜   我竟 榜 上 有 名 
 
那 時    我 和其 他 同 學 一樣  留 學 國 家 無 他   那 就是 美 國 的 大學   可 是   因東海  吳 校 長 德 耀 先 生   因與水工     教授 有 爭   香港 出版 的 新 聞天 地 週 刊   對 此案 有 所 報導   然 小人忌 我   害我者    就告訴吳 校 長   此一報導  一定 是 郭 某人寫的   那 時  我 已是 東海 大學 的 職員之一    還 沒有 畢 茉典禮  此乃 6月22日舉 行  但 6月15日    我 就在 東海 上 班 了  然 到 七月底   八月初   就傳 出  吳 校 長 要 我 離 開 東海   求 見 說明  他 也 不 讓 我 見  
 
好 在 我 對 事 沒有 信心   故 畢業 後   雖 留 校 工作   但 我 還 是 參 加   各校 或政 府 舉 辦 的 考 試   如 留 學 考 試   明知 自 己絕不 可 能出國 留 學   當 年想 去 的   也 和其 他同 學 一樣   那就是 美 國   但 又聽 說 吳 校 長 已告知 美 國 駐華 使 館 人員  郭 某遭德 有 缺   不 要 給郭 某簽証入美    好 在 我 已長 大成 人    不 然    真可 能信以 為 真   走上 總 路  而 且   就是 在 台 灣島 內  我 也 和其 他 好 學 生 一樣  有 能力進了研 究 所   做 伷 研 究 生 
 
上 天 神 賜   言 1964年11月  中山將學 金招 考   有 留 美   留 法   留 德   留 英    我  放 棄 了去 報考 留 美   特改 報考 留 英    果然 結我 考 中  就此留 美 之夢    也 就雲 散  自 信心也 得 以 口 強 很令自 得 的   稍 後 幾年  美 國 學 界  和半 官方組織   主動邀 我 訪美 多達 三 次   如 今    我 兩 子    一女   和三 個 男 孫   都在 在  長 住美 國 長 成    一孫 兒一孫 女兒在 日本   孫 兒們都 獲 得 了至 少 都 是  碩 士以 上 02016.4.1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