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2014/12/15

匆促人生: 以 德 報怨 以 誠感 恩 郭 榮 埗 之 55(2014.1215)

55."傳 記文 " 也 插 一手 
*******************
1.1964年 自 英 歸 來    依照 規 定   我 必 須 在 黨部 服務 三  年   當 時 分 配  王的 中央 攔部 的  單 位   就是 設計考 核 委 員會   主任委 員   就是  季陸 先 生    會 裡 成 要 組    設計兩 組  考 核 兩 組   每組一位 總 韓 事   一位  審    我 這 一組的 總 韓 事   就是  劉 紹唐 先 生    四十 出  頭   比我 大十幾歲以 上    他 現 已離 開 人間了
  2.紹巷 先 生   據 巷說是 北 大肆  業    但 我 從 不 敢 問 他    敦 厚 老成   對 人非 黨客 氣   他 在 黨部 服務 鵲 年  交遊 廣 闊   我 們這 一組   不 知 是  計   還 是刀考 核    事 情 不 多   不 過    母 天     還 是報到 上 班   有 時開 會   至 於 設計考 核 委 員多     可 能當 時人多     無 法 安 置   就多在 此會 做 個 委 員     也 有 親 給  那 也 是 在 這 裡    我 認識 的 前 輩 們    也 就 日多了 
3. 由於 事 情 不 多    一天    他 突 然 說有 一事   要 與我 商量    他 是 我 同 組 的 上 官   我 以  為 原 是 八務   但 後 來一談  才 知 道有 意想 辦 一份 雜 誌   問我 辦 那   雜 誌 最 好  我 一時靈 感   看到 會 裡的 要 員多    個 個 都 是 經  事 故    經 匌 豐 富   他 們一 有 好 多經 歴    照 示 後 人    如 果發表出 來  四刀則 他 有 更 深 的 認識     一則 他 經 驗  更 給人富有 啟 發心生   我 一時口 直 心 快   事 在 人為   要 辦 還 是 不 如 辦 一 種 有 關 人物 的 雜 誌    我 對 人物  素感 興趣    我 退後 所 辦 過的 一 份 雜 誌   就是 中 國 人物    至 於 辦 那 一類 型   我 一 點 也 不  懂  
     4.過了一 個 多星期    紹巷唐 兄直 接 接 告我   我 決 定 要 辦 一份傳 季文 學 雜 誌  我 立  即 回 應    很 好    很 好    就這 樣   兩 個 月之後     傳 季文 學  誌     果然 問世 了    不 過    我 除 了作 過幾篇 翻 譯  的 文 字 之外   我 卻沒有 提 供 傳 季文 學 任何幫助  直 到 紹唐 先 生 過世   還 是 有 人接 辦    這 顯 示   紹 唐 先 生 的 毅 力   從 傳 記文 學 問世 之日   一直 到 死   他  的 生 命就是 和傳 記文 學 結合 一致    尤 其   更 值 得 稱 道 的   有 紹唐    就有 傳 記文 學    紹巷瀶 走了     還 是 有 傳 記記文 學   
    5.更 使 我 難忘 的   紹唐 先 生 在 日    每期一定 送我 一 本   我 卻沒有 給紹唐 先 生 分 文   傳 記文 學   既 是 最 引人興 的 讀物   尤 其    各文 所 保 存 的 史     更 是 無 價 之   寶    紹唐 先 生    你真 是 偉 大極 了    在 辦 公 室 裡    我 兩  對 面 而 坐    你的 談吐   和音 容笑 貎   在 我 的 心中   仍 是 活 躍 如 生   有 如 昨 天  雖 然 你離 開 人間    己1過了十 年  0(2014.12.15)          
繼續閱讀
2013/11/07

郭榮趙如何走向學術之路 ?


拜讀了李雲漢教授的大作 "郭榮趙及其著作之"後,記者感到,還應有另一專文是不宜少的。那就是繼李文 1973年10月發表之後,郭在學術領域,又過怎樣的生活?這不只是補充李的大作,而且對郭來說,人生是有其整體性的,因郭自李文發表後,還活躍在學術領域之中,故作此簡介,與李文相聯。 
繼續閱讀
2013/10/14

李雲漢:郭榮趙及其著作

作者李雲漢教授簡介

"郭榮趙及其著作"  這是名史學家李雲漢教授所寫的一篇專文,在新 知雜誌第三年第五期,時在民國六十二年十月一日出版。原文長些可能要分幾次在本站上發表。
 
李雲漢先生,國立政治大學畢業,在幾所大學任教,一生奉獻給了中國國民黨,可以說是中國民黨黨史的化身。我敢說台灣和在國外研究 中國國民黨黨史的學者不少,但我認為李教授應是對此研究有成的第 一人。

李先生在政大畢業後,便一直在中國國民的黨史會服務,從小幹事做 到了黨史會的主任委員,他早年出版的著作就是 "從容共到清黨。" 諸如美國有名的哥倫比亞大學,就請他去做訪問學人。他編纂的典籍 甚多,如民國史百科全書,更有成的是他編寫的"中國國民黨史"全書十二大本。
 
李教授與我的接接觸不多,在當年,即1970。我們都只有各自苦學,  更感人的是,我根本談不上有甚麼著作,但李先生竟以此為名來鼓勵我望我更上一層。三、四十年來,李與我談不上深交,甚至電話也不曾通過一次,只能說 "一見如故"之類的話,然李先生在1973年時,就給了我無價可比的力量。李先生,山東人,平實正直努力,更勤於研究著作。

雲漢兄,因你我接觸很少,但彼此都在埋頭苦幹,你卻給我向上的力量,真是無價可比之寶,因之我借此在我的網站上發表兄寫我。這一篇文章寄上我的思念之情,惜不知兄今天我兄之近況如何?但望上天 給你和我助力,讓我們一同走向人生最後必然之途

文前說明:李雲漢教授,所寫的專文較長,原想全文照登,今只作個節略,以不多浪費 諸君可貴的時間。

“其實,郭榮趙的學術著作乃多在李文之後,即1973以後的年代。美國專門訮究中國的學者易勞逸教授過去對我們中華民國心存偏見,但他讀了郭著的一本書之後,自己在美國講學就改變了他原來的偏見。郭計劃對李教授的大作略為補充。以下就是李氏專文的節略:

在現代史圈子裡,最近出現了十幾種新書,其中中國文化學院史學系出版了一種郭榮趙 的 "歐洲史辭典" 應是值得特別介紹。因為,它有幾項特點:第一,它是一種工具書,是歐洲近代史的工具書,是大家都覺得有此需要,但卻很少人願意花時間去從事編撰的 一種工具書;第二,它是一種集體創作,是文化學院師生間通力合作的成績,是一種新 的研究方式的嘗試;第三,他在體裁有些特殊的地方,左起橫排中文筆劃及英文字母順 序的兩種排列法,同時併用中國人、外國人閱讀起來都很方便。總之,這冊書給人的印像是新而脫俗,很有風格,很夠水準。

案頭擺了這冊 "歐洲史辭典" 也不止翻過一次,每次翻這冊書就會想到主編人郭榮趙。一想到郭榮趙,就情不自禁的連想到他的苦學精神,硬朗作風和他近幾年來所作的有意 義的學術工作,特別是他的幾種著作和譯作,把這個人和他的著作介紹給《新知雜誌》的讀者, 不也是一件有意義的事嗎?"


在我們被迫退出聯合國四個月後,尼克森宣佈要去北京與毛、周會晤 之際,榮趙出版了這本書。他的動機是要使 "國人知所警愓" 更 "希望能對時局有所幫助"。 這本連附錄在內不過一百六十頁的小書,確意外的受到各方面的重視,一個月內就行銷四版,可見關心國事的明哲之士增多。
 
除了翻譯這兩本別人不願或者不敢翻的書外,郭榮趙還是一個人的力量創辦了兩種工具性與報導性的雜誌,一種 "中國當代之紀錄:新聞紀要與新聞索引";另一種是 "學藝新潮"。 這兩種雜誌都有其特別的風格,也都受到國內外學術機構和學者們的歡迎。
  
"中國當代之紀錄" 是 "私人的、獨立的", "目的在保存當代史料"   ,但雜誌本身並非史料彙刋,而是完整的史料索引。他是從史學和社會科學與圖書館學的觀念與方法,將當代中國的報紙、雜誌、官方公報、通訊社稿件及直接採訪而得的新聞資料,加以選擇和分類製為索引,以便應用的人 "按圖索驥"。(未完)
繼續閱讀
2013/10/13

"郭榮趙及其著作 "作者李雲漢教授簡介

"郭榮趙及其著作"  這是名史學家李雲漢教授所寫的一篇專文,在新 知雜誌第三年第五期,時在民國六十二年十月一日出版。原文長些可能要分幾次在本站上發表。
 
李雲漢先生,國立政治大學畢業,在幾所大學任教,一生奉獻給了中國國民黨,可以說是中國民黨黨史的化身。我敢說台灣和在國外研究 中國國民黨黨史的學者不少,但我認為李教授應是對此研究有成的第 一人。

李先生在政大畢業後,便一直在中國國民的黨史會服務,從小幹事做 到了黨史會的主任委員,他早年出版的著作就是 "從容共到清黨。" 諸如美國有名的哥倫比亞大學,就請他去做訪問學人。他編纂的典籍 甚多,如民國史百科全書,更有成的是他編寫的"中國國民黨史"全書十二大本。
 
李教授與我的接接觸不多,在當年,即1970。我們都只有各自苦學,  更感人的是,我根本談不上有甚麼著作,但李先生竟以此為名來鼓勵我望我更上一層。三、四十年來,李與我談不上深交,甚至電話也不曾通過一次,只能說 "一見如故"之類的話,然李先生在1973年時,就給了我無價可比的力量。李先生,山東人,平實正直努力,更勤於研究著作。

雲漢兄,因你我接觸很少,但彼此都在埋頭苦幹,你卻給我向上的力量,真是無價可比之寶,因之我借此在我的網站上發表兄寫我。這一篇文章寄上我的思念之情,惜不知兄今天我兄之近況如何?但望上天 給你和我助力,讓我們一同走向人生最後必然之途(完)  郭榮趙

繼續閱讀
2013/09/23

蔣經國時代乎? 蔣經國內閣 乎? 郭榮趙作


11976年5月30日,中華民國65.5.30日;行政院長交接前,院長嚴家淦,新任院長蔣經國在交接典禮上,嚴前院長特引述郭榮趙先生當天在聯合報第二版所發表的一篇文章的要點,以勉勵新任院長蔣經國先生。以下就是該文全文:
  
題目:蔣經國時代乎? 蔣經國內閣乎?

蔣經國先生任命組閣,在驚濤駭浪的今天,執政黨終於推出這張王牌,在面臨非常的局面,必須拿出非常的人物來擔當重任。今日的局面,何以是非常的局面?因為中共竊據大陸二十餘年,抹殺人權,消滅人性,數億同胞生靈待救;國際間的道義淪亡,敵友不分,恩仇不辦。我們救國責任之巨,處境艱難,而復國基地台灣地區,雖然有多方面的進歩,但政治風氣還不夠清明,社會氣驅向奢糜,行政效率...低緩,經濟成果分配尚且不知,非大力改革,奮勇進取不可。

蔣經國先生可以說是非常人物,因為經國先生行政經歷非常豐富,政治閱歷非常廣闊;他體驗過成功,也經歷過失敗;他生於安樂,但卻飽受憂患;他贏很得多的贊譽,但也蒙受過短暫的批評。二十年前,  他做國防部政治部主任的時候,曾經用幾句話告訢他的部屬:"吃人家所不能吃的苦,負人家所不能負的責,忍人家所不能忍的氣," 這是他處人做事的風範。而經國先生不怕難、不怕險,他說:“哪裡有危 險,我就在哪裡。”尤其,最難能可貴的,是他能夠得到各界同胞廣大的支持和最高當局的信任。

我們不應該怕局勢的非常和艱難,最怕的是,我們拿不出非常的人物  。1862年,普魯士的局勢是多麽的艱難,然而,普魯士卻拿出一批非黨派的人物,創造歷史的局面,十幾年之間,普魯士終於完成德意志帝國的統一。這是我國所謂的 "多難與邦" 以及 "事在人為"來寫下事實的証驗,經國先生的內閣,擔負著為民族國運扭轉乾坤的重任。在蔣經國先生手中,如果不能創造時代,我們民族國家就有受到被時代淘汏的危險。歷史是無情的,但是,對於造成時代的人物,卻給予最高的崇敬,所以希臘歷史上,有伯里克拉時代;法國歷史,有路易十四的時代;歐洲史上,有福爾大的時代。我極希望經國先生為了國家 民族,能在中國史上創造一個 "蔣經國時代"。

蔣經國的時代,應該是怎樣的一個時代?第一,應該是充滿活力朝氣 和衝勁的時代。二十年來,台灣經濟繁榮,社會安定,然而,我們若干行政機關,形成作風老大、主動不夠、創造不夠、教育不足的行政部門,缺乏一個充滿思想活 力的領導層,缺乏一個知識豐富、朝氣蓬勃的監督層面,尤其缺乏一個充滿衝勁的執行層。當局領導有很多良好的政策,可是交下來的計劃執行,如不是大打折扣, 就是發生偏差  ;對於人民申請案件,儘管上級三聲五令,要求提高效率,然挑難苛擾仍在所不免,最使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大受打擊。由於少數和老百姓接觸的低層官員的不良影 響,民間對於一個地政所的不滿,很可能是 造成對整個地政事務的不滿;也可能是造成對整個執政當局的不滿,多麽令人痛惜!我真盼經國先生把一批落伍的公務員去腐求新,造成一個充滿朝氣有幹勁、講效 率的行政體系,是為萬民服務的政府。

第二,今天應該是一個容忍的時代。容忍決不是姑息,容忍也不是妥協。在任何一個政策之下,政治上的岐見在所不免,當政者應該容忍 。經國先生曾要求民間要把政府不喜歡聽的意見告訴政府,這顯示他容忍的風度。只有容忍才可以團結,只有容忍才可以多助;多助才可以減少阻力,團結才有力量 讓人民有喊冤叫屈的機會,這才是消除民眾不滿的不二法門。

第三,應該是清廉的時代。這幾年來,紅包問題一直能清除,使許多操守清廉的官吏蒙受不良的影響,更壞的是,破塙國家良好的制度和法令。貪官難道無法制止?新加坡很少貪汙,可見並非毫無良策,國運至此,實在不能再事事推脫。

第四,應該是一個公平競爭、公平分配的時代。中國社會受到封建餘毒的和重視親屬的影響,始終是以關係為主的社會,政治上如此, 商業上亦復如此。在這樣的社會結構中,競爭很難公平,許多人才不能出頭,社會自然難望快速進歩。而競爭既有不公,經濟發展的成果分配,亦復如此。經濟的發 展乃是政府和社會的共同努力,政府應該拿出更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政策來,只有在公平競爭和公平分配的社會裡,才不會、不敢造成階級特權,才不致於產生嚴重 的社會問題。

第五,應該是一個重視研究、尊重知識加速現代化的時代。現代化不是西化,基本是重視研究、尊重知識、講求經驗、講求創造、追求效果。我們過去,太不重視研 究,把信仰和權利當作知識,也不大尊重專家和學者。孫中山先生說過,革命的基礎在於高深的學問。很可惜 ,這幾年來對這一方面似乎注意不夠,以致於對各項專門問題,很難拿出人才和作法。落實用適當的人才擔任適當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重視研究。

最後,應該是全民參予政治的時代。政黨的基礎在於民眾,所以政府的目的,是在於為民眾服務。所謂全民參予,並不是每一個人都來擔任政府的工作,好多作法、 意見...都是參予政治。一個政府不應該怕民眾關心政治,只有民眾關心政政治,那才是肯定這個政府是屬於民眾的(文中有不少省略)完。 

繼續閱讀
2013/09/09

"郭榮趙 "一鳴驚人" 說明(全文)


註明:"郭榮趙一鳴驚人"  是《新聞天地》刋登,作者申容即于衡先生 所寫文章的標題,刊在該週刋民國60年11月20日第27年第47號。

 1971.12月某天,我接到好友一通電話,他未作任何說明,只叫我去看香港出版的 《新聞天地》。我的心為之一震,一時胡思 亂想,怎有可能?我從英國牛津第一次返國不過短短幾年,無位無權無名無錢,只在剛成立的的中國文化學院做個講師。平日工作無他,只是天天帶學生上課或幫著作張曉公(張其昀)處理些內部工作,商討院務發展。其他,便只有埋頭研究、寫作,與外界根本沒有甚麽接觸,來往之人大多是我在軍中十幾年患亂生死與共的弟兄們。故我感覺自己不過就是一個退伍的小兵,怎可能擠身到這樣流傳甚廣的 "新聞天地" 版面上 ?果若有之,決不可能是好事,但也決不是壞事,就這樣我的心情平靜許多了。

 
繼續閱讀
2013/06/26

台灣首次提出 "人權 "是閣下嗎 ? 郭榮趙



本站讀者諸君之中,有人看了"湖南名人"一文之後, 就有人來信問我;"在臺灣。首次提出人權者,就是閣下嗎? 問者有人是為了求事,有 人是心懷猜疑;因之,在此我作此簡短說明。
繼續閱讀
2011/12/04

湖南名人傳 -郭榮趙 --貢獻一生

貢獻一生

榮趙先生歸國後,服務長達半個世紀之久,他對國家社會之貢獻,無法一一說明,僅提其個人人生部分點點滴滴與其主要思想,略述一二。   
 
在政治方面,榮趙是個思想獨到的政治學者,這並非因為他學習政治學。1959大三暑期,他在香港出版的《大學生活雜誌》所舉辦之論文比賽中,就以【我所了解的民主自由】為題,指出民主自由如不從尊重人權做起,即毫無民主自由的真義和基礎。在國際上,雖早有人權宣言,但一直到 1980代才有學者政客,喊出尊重人權,可見他在政治思想上有先見之明。

繼續閱讀
2011/11/03

湖南名人傳--郭榮趙 之二十一 遠離政治(結束語)

二十一‧遠離政治

郭是拿中國國民黨所設置的中山獎學金去英國留學,依照規定,學成之後要歸國服務幾年。除了大學邀聘之外,許多黨政機關,也安排了各種機會,多個單位爭相聘任。當時榮趙如果從政,如無意外,要成為政府要員,絕非難事。他略提了幾個安排確定給他的黨政工作:

繼續閱讀
2011/10/15

湖南名人傳 -郭榮趙 (下篇)

郭榮趙後來做了三所大學校長,第四所大學校長之職正等他接任,正是母校東海大學。惜因1991年11月15日造橋火車追撞,車禍48人喪生, 他受了重傷,非常幸運的保住了生命,但從此失去視力。在台中榮總住了79天,即將退休的東海梅可望校長,頭幾天幾乎天天探視,看他傷情是否可以接任?終究 因為視力無法復原而作罷。
繼續閱讀
2011/09/30

湖南名人傳-郭榮趙(上篇)

一. 故鄉

郭榮趙為先賢郭子儀後世遠孫。郭氏後裔一支移居湖南茶陵縣;六七百年前,茶陵郭氏又一支遷入永興縣長樂之地定居,且在該地建立宗祠,供後人祭祀。
郭榮趙高、曾、祖、父一輩先人,多在此地入土

後有部份族人南移擇山山相連處,建一農莊稱早禾沖以務農為本,蓋望禾稻早熟、年年豐收故取斯名。此次南遷郭氏姓中,非唯一人一家之舉,然多中落,得以興旺者僅郭榮趙曾祖父郭發科一家。其有六子,皆身強力壯而得以收成豐碩。

繼續閱讀
2018/02/08

史學 家郭 榮趙 的 一生

中國抗日本 侵 略 抗戰 長 達
繼續閱讀
2017/04/03

4.2歸 去 木人人魚 兮 已無 去 處

1949年春天   當 我 說服了堂 兄郭 榮惠   我 小學 同 學 馬良樸   在端午 節   前 一天 盲 會 於 永興目竹糸 城 一客 樲之時  馬忽 然 退 出  聲稱 家 人阻 止他 外 出  第 二 天 端午 節   相 會 於 永興城 一小客 樲之時  馬同 學 忽 然 宣 稱 家 人不 讓 他 外   因年歲 還  令如 此之小  16歲  一切 茫 然    三 人只有 榮惠 堂 兄與我 兩 人了  黃 昏 快 到 之時  兩 人找 遍 了大街一巷  找 不 到 一 紙招 兵 廣 告  當 晚就住同 姓 郭 家 樓 下   樓 上 傳 來端午 吃 棕 子觀 樂 的 笑 聲 卻無望  半 夜 起 來  不 告主人  我 兩 兄弟   擠 上 了南下的 火車  直 往 廣 州 前 行  到 這 個 時辰   已是 半 夜   擠 上 火車  糸糸王 不 可 能   車箱 內外   已經 擠 滿了大包 小包  滿是 行李    和逃亂 的 大小家 人  榮惠 兄個 子   比我 高 大    擠 進車門  我 沒有 辦 法     只好 一腳在 上 車的梯 子上   雙手緊 抱 位 上 車的 扶 桿      零 辰時份   車過英 德   幾被 一個 人    有 心用力  把 我 推 下車去   好 在 上 天 有 眼   一個 大水口禾土 抱 住了我 腰   不 然   我 早就變 成 了英 德 的 鬼神   至 此    我 知 迪  外 出 外 出    絕非 暢 事 馬同 學 伯 伯  馬成 清 勸 阻馬同 學 外 出 原 是 好 心 自 嘆 上 無 長 者 勸 阻   更怪自 己  盡 力保 密  甚 至 不 向 自 己的 母親 告別(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31

2017.3.29 我這 一支郭 的 起 源

前述幾刀段  從 大處 遠 處  說明我 這一支郭 家 的 背 景  現 在   從 近 處來  看  我 的 曾 祖父  郭 氏 發科 從 茶陵 眇 的 一支  來到 湘 南的 永興長 樂 地   我 曾 祖父的 前 人 先 住在 永興縣 的 長 樂   後 來其 一支我 曾 祖父的 前 人  一支從 長 樂 地 區 移到 更 湘 南的 兩 個 山谷 早夫充   楊 樹 潭    先 是 住在 早禾充     後 因致 富  便 在 早禾允  隔 山的 一個 山谷   楊 樹 潭  建 了一座 雄 偉 36間的 一棟 新 屋  六 個 兒子  各分 六間  我 的祖父郭 大明 

曾 祖父生 有 六 個 兒子  兩 人米革耳 虫兒 我 的 祖父郭 大明最 小  排 第 六 名  由於 當 年習 俗 上   父母 痛 小兒子  因之  我 相 信我 曾 祖父的 工作 能力和經 驗  可 能比不 上 其 他 五 位 胞 兄  六 子分 成 六 家 之後 各自 成 家 立業   其 他 個 胞兄家 裡生 育 男 女多多  只有 我 祖父一家   僅生 一男   即 我 的 父親 郭 通運   和兩 位 女兒   我 的 祖父之名郭 大明  所 生 一男 兒   郭 通運   他 就是 我 的 父親   在 我 父一代   各家 長 短立見 因祖父個 胞 兄家 裡  男 性 多多    只有 我 祖父一家 僅生 一男   即我 的 父親   其 他 各家   在 父一代  兄弟 沒有 一個   故從 我 父成 家 立業 起 歩  就比不 上 同 堂    其 他各 家   我 的 父親  無 兄無 弟   在 獄 鄉戲 人方鏟   姊 比不 上 其 他 家   何曾 想 到   後 來在 其 他 方面  也 差 人很 遠   我 的 父親   先 娶 一妻   生 了一子  名叫 榮楚   一個 女兒 姣 容  妻 子就過世 了   故我 的 母 親   是 我 的 父親 續娶 而 來的  (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29

2017.3.29家世 簡介

我 的 老家   在 湘 南永興縣   先 祖自 曾 祖父以 來   最 先 住早夫充  先 人後 在 隔 山之山谷 中  蓋 承 一棟 新 屋  36間 曾 祖父郭 發科 氏  生 有 六 個 男兒  我 的 祖父最 小  排 第 六 名 言這是 第  二 代  這 六 個 兄弟 再 生 第 三 代  即 我 父親 這 一代   堂兄弟 共 十六 名  他們生下三 十二 個 男 兒  下一代男 性 更多 就數 不 情 了  有 的 住到 國 外 女性 多少 姊 水雨水 有 算 過  要 算 也 算 不 清 楚

木台之後  郭 氏 從 軍來台   1949年端午 節 前 三 天  郭 潛 離 慈 母 和姐 姐 們 在 廣 州  投身孫 立人將軍屬 下之新 軍  1949年7月19日  傍 晚  到 達 高   雄  當 夜 住台 南成 功 國 小  此後 一直 在 軍中 1950年1月1日  開 始 做 准 尉 軍官   後 在 裝甲兵旅   直 到   1958年8月  才 拿 到 退 役 令

郭 氏 未進過學 校 1950年8月    開 始 自 修   軍中升到 上 尉  約在 1955 在 軍中  時辦 黨務   住在 台 中  一得 認邱 女紫  號 小學 教師 1956年6月18日結婚   身無 文   新 房 是 在 彰 化公 園 的一個 涼 亭   是 年報考 大學 只准 考 台 大電 機   落 敗  軍中為 阻 他 再 考 大學   故1*56年底 至 1957年6月結訓  他 非 歩 足糸竹 兵 出身   顯 然 阻 止他 考 大  但 1957再 考 仍 只准 考 台 大電 機   但 得 天 助  他 報考 東海 大學 政 治 學 系 成 功  1962年3月29日  他 離 台 赴水革足鹿   4*62年4月2日  他 搭 英 輪 4乊8日到 了倫 敦   6月  4經 面 談後   他 做 了世 界聞名的 英 國 牛津   1964年8月9日艸力人 得 學 位 歸 國   後 在 1980年代  再 入牛津 自 1964歸 國 之後   他 一直 在 學 術 界服務   故他 的 生 活   又 另起 一段  他 在 學 界  曾 任三 所 大學 校 年長 (前 段 大綱完)
繼續閱讀
2017/03/28

日連串 的 不 幸落 於 我 這 一郭 家

我祖父一代  洱自 成 家 以 後   一連串 的 不 幸 就落 於 我 這 一郭 家 在魚禾王 出生 之前 祖父就已告別人間  因 當 男 子 能過四十歲 的 不 多  在 我 的 判 斷 我 的 祖父 恐 非 一個 能韓 和肯韓 者 他 很 可 能曾 娶 兩 妻   在 1950至 1940的 年代我 郭 家 兩 個 山谷 裡生 活的 男 性 絕大多數 都 有 續娶 且 難活 過四十幾歲 大多數 在 四十歲  還沒有 到 達  就告別了人間在 那 時的農 村   不 只是 很 少  而 且 絕不 對孩 子  談不 談先 人的 事   尤 其 是 先 人的 後 事   所 以 對 某個 先 人 前 輩如 何為 人  如 何處 事  如 我 者   兩 歲 不 到   父親 過世 至 於 我 的 母 親   續娶 過來 既 不 知 那 個 先 人如 何  如 何  絕口 沒有 說過 但 辦 先 人後 事 之慎 重  卻遠  卻遠 過幾百 里之外   如 男女過世 其 棺 材 遺屍 男 左 如 就停 在 上 堂 之中  有 的 一停 就是 兩 年三 年由其 兒孫 後 人  天 天 燒 香香 可 是   對 過世 先 人生 前 言行  如 我   如 祖父過世   可 能我 還 沒有 出生   不 到 兩 歲   慈 父見 背 我 就從 來沒有 聽 過有 人談祖父和父親 的 往 事   因之  我 這 一生 從 出生 到 十幾歲 所 聆聽 的 家 教  惟 一的   就只 有 母 親   母 親 並 不 識 字  但 她 為 人處 事 溫和恭儉 卻遠 超 過一般 有 教無 類 的 人我 在 成 年過程 中  所 受 過的  挫 拆  侮 辱 負 擔  雖 然 比 不 上 母 親  尤 其 是 負 擔 如 他  人儲意  所 加諸母 親 身上 的困 難  和上 天 不 仁  加 在 她 身上 喪去 幼兒之痛 我 記得 在 1940年 代  我 的 大姐 為 逃 日軍之亂 帶著 第 三 個 女兒  約一歲 多 前 兩 個   都 早已過去 了     帶來到我 家   楊樹 潭 避日軍之月之亂   小女兒名叫 西玲   正在 她 學 講 話兩 兩 歲 間  相 親 相 愛   很 快 就學 會   簡單 的 對 話  但 突 然一天  高 燒氣 絕  至 今想 到 尚時的 情 景  我 仍 忍 不 住流 下痛 哭 的 眼 淚 躺 在 椅 子上   原 來有 說有 笑  如 今木然  一動也 不 動了  一想 到 至 今  我 仍 眼 淚 直 流   上 天 何以 如 此不 仁  給了她 生 命  何以 又很 快 把 她 的生 命拿 走 好不 幸的 是 她 的 父母     痛 哭 聲 中  還 求   給她 一個 紙盒   就是 不 要 讓 她 死 者  直 接 入土天   上 天     即使 父母    也 是 依法 來自 父母 何以 要喪 他 們的 幼年的 兒女 給他 們拆磨   據 我 所 知     大姐 失去幼年兒女    至 少 有 六 個 之多 為 甚 麽 不 收 起 屠 刀 ! (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26

2017.3.26 我這 一家 起 歩就可 能 落 後

我 這 一家   從我 祖父六 兄弟   各自 成 家 立業 起 歩開 始  就可 能比 其 五 個 兄弟  要 落 後 一些   祖父與我   相 隔 一代 我 沒有 見 過祖父  當 我 在 1930上 半 出生 之後   我 的 祖父  早已離 開 人間了  帍 且 也 從 沒有 聽 過  有 人談 祖父 的 往 事   在 他 的 遺物 中  從 沒有 看至 一絲 文 書   尤 其   從 中國 早年的 習 俗 來看 幼兒也 就是 父母 前人 最雨足月鹿 愛 的 一個  故對 幼兒 的 教育  也 就放鬆了許多  例 如   在 我 祖父 的遺 物 中看不 到 文 字 書 籍   有 之    卻是 吸鴉片煙的 工具 由此  也 顯 示  若非 父母 鐘 愛  何致 有 此惡 習   不 過  這 只是 猜 想 而已

其 次   祖父其 他 五 個 胞 兄  都 生 有 兩 三 個 男 兒  當 年曾 祖父創 業 之日  做 的 事 情   可 能較多 經 驗也 應是 比小弟  更 多些 了  待其 父  即 我 的 曾 祖父事 業 有 成 之後  最 小的 兒子我 的 祖父  也 一定 減 輕 多了  及 至 自 我 成 家 立業   比五 個 胞 兄   經驗  就要 少 些 了  不 過    所 有 這 些 全是 研 判  惟 一我 敢 定 的 那 就是 對 我 父 親   沒有 受 到 好 學 術 性 的 教育  事 實上   我 的 父親   與其他 十五 個 堂 兄相 比  是 否識 字   因我 沒 有 看到 他 留 下文 書 一字   故我 對 此一問題  就有 所 懷 疑   但在他 十六 位 堂 兄弟  之 中  有 五   位 考 蝦 之中  有 五   考取秀 才 可 見我 我 這 一郭 家 雖 然 務 農 為 生  也 重 梘詩書 傳 家 至少 在 郭 家 山谷 數 百 里之中  聞名天 下   1930年代開 始   中國 統 一  學 制改 變   各鄉都 鳥馬王立1中心小學    我 也 遇 路路止中學 生 之一  惜 日本 帝 國 主義 者   侵 略 中國   在 中國 抗 日長 達 八年   實際 從 更 早開 始 中國 便 成 為 日俄 帝 國 主義 者 桌上 的魚肉  (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26

3.26上天 不 仁 我 這 一郭 家 走向 中落

我 這 一支郭 家 從 開 山祖  即     我的曾 祖父  郭 氏 發科以 來  其全部 家產   便 均分 給 六 個 兒子 我 的 祖父郭 大明  兄弟 排 名第 六   當 然 也 得 到 一份   正 如 楊 鼕潭 這 棟 新 房 一樣  六 個 兄弟 各分 得 六 間  故可 能分 家 之  後   六 個 兄弟   便 各自 成 家 立業   雖 同 是 務 農   但 用心和努 力  便 各不 一樣  例 如   在 我 的祖父的 遺物 中  我 便發現   一些 抽 鴉片煙的用目  不 知   我 的 曾 祖 父 對 其 幼子  即對 其 幼子 我 祖父的 用心   很 可  能認 為 是 一種 享受  因為 吸 英 國 進口 的 鴉片 怎 有 可 能 請看我 祖父其 他 五 個 兄弟 家 中  生 下男 性 女性  總 有 幾個  只獨有  我的 祖父  僅只生 下一男   我 的 父親  生 下的 女兒  則 有兩 位  還 可 能一位 是 前 妻 所 生   一位 是 續娶 之妻 所 生   故我 這 一支郭 家   起 歩 就落 人之後 接著 而 來的 卻是  竟 是 一個 不 幸 帶來了另一個 不 幸  (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25

3.25 生 於 中落 長 於 中落之家 的我

我 這 一支 郭家  從我 曾 祖父  郭氏 發科 開始   就是 一個 很 發達 的家 庭 請看其 兒孫   到 我 第 四代  便 有 32位刀男 性  可 說兒 真 是 兒孫 滿堂 雖 以 務 農 為 業  在 我 父第 三 代    十六 位 堂 兄弟 中  就有 五 位 考 取秀 才 稱 其 為 詩書 傳 家 亦屬 事 實 故當 年的   我 這 一郭 家  雖 在 湘 南  非 常 落 後 的 地區   但確或近 或遠   都 知 湘 南兩 個 山谷 :早夫充   楊 樹 潭  有 一郭 家 

可 能尚在 曾 祖父  健 在 之日  他 就親 自 為 六 個 兒子  即 我 祖父一代分 家 原 來一家 人    都 住 早夫充   因當 年既 沒有 文 字 記 載  不 知 那 年  隔 山另一個 山谷  楊樹 潭 的 一座 雄 偉 高 大的 新 屋   也 已經 造 成   這 在 當 年  甚 至 今天   也 是 難得 一見 的 奇 觀   其 為 六 個 兒子   各自 成 家 立業   也早在 設計之中  如 整 座 新 屋  三 十六 間勵子 合 成 一棟   即 讓 六 個 兒子  每一個 都 可 分 得房子 六 間  故六 個 兒子  成  家立茉   各有 天 地 我 有 幸在 這 樣美 麗 的 山 谷裡成 長   直 至 今日  我 是 1949年端午 節 的 前 三 天 不 告慈 母 和姐 姐 們  偷 偷 地   離 開 家 園 的   至 今 20017年 雖 已  雖  口虫 過半 個 多世 紀 對我 生 我 長 的 那 個 美 麗 山谷  點 點滴滴  還 是 記得 清 清 楚楚  很 可 惜 的 是 共 匪 暴 徒  當 牛牛目 搞 甚 魔"文 化革命"  所 有 整 棟 房 屋 美 麗 之處   都 一掃 而 空

我 祖父六 個 兄弟   其 他 各家   雖 也 有 幸  與不 幸  但上 天 不 公   使 得 我 家   最 為  不 幸  我 就是 在 這 個 家 庭 走上 不 幸之路的 時日  在 這 個 中落 的 之家 裡出生   (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24

3.23 郭家的 發:是 人傑 ? 還 是 是 地靈耶?

先 祖郭 氏 發科   住在 湘 南的 一個 山谷:早禾充   不 但 兒孫 滿 堂   從 他 算 起 至 本 文的執 筆 者   即 到 第 四代  19.0年上 半   出生 的 我 即我 一代  便 共 有 32位 男 性 孫 兒  實際 上   第 五 代  也 多有 男 性 產 生 了  中國 讚 美 的 話來說  這 真 是 兒孫 滿堂 了 惜 他 可 能  在 我 祖父出生 左 右之年 這 位 我 郭 家 的開 山祖  就可 能告別人間了   我 的 祖父本 人  郭 大明氏 也 很 可 能先 後 兩 次 娶 妻   因他還 生 了兩 個 女兒  我 叫 姑 姑  結婚 之後   兩 姐 妹住處 相 距 不 遠   但 兩 位 姐 妹  來往 極 少   尤 其   在 我 和兩 位 姑 姑 談相 會 時 她 們總 不 提   另一位姑 姑 的事   相 距很 近   來往 很 少 我 只記得 長 姑 嫁 到 馬家 其 夫的 名字 我 還 記 得   名叫 馬安 君  是 位 儒 者 先 生   姑 姑 本 人  兩 位 都 很 少回 到娘家   但 其 兒女到 過舊 暦 年時  即 今天 所 稱 的 春節   總 會 來我 家拜年  馬家 姑 姑 的 四個 兒子  最 幼年的 一位 馬恭偉  比我 大兩三歲   還 是 我 小學 的 學 長 呢 

我 的 曾 祖父郭 發科 先 生   不 但 兒孫滿堂 而 且 是 一位 巨富  當 然 指 的 是不 動產  如 他 有 六 個 兒子  幼子 郭 大明  即 我 的 祖父    從 他 分 到 的 財 產   不 過  六 分 之一  即包 括 兩個 山谷  一個 山谷 是 水田  可 以 種 秧  但 不 深   水田有 限 另一山谷 缺水 更 傷 心的  是 谷 靠 著 一座 小小的 荒 山  我 母 親 生 了7個 男 兒 6個 三 五 歲  或八九歲   就離 開 了人間  遺體   就埋在 這 座 小山之上  1950年代上 半   我 早已離 家 外 出  我 的 田舟力 親 共 琲  活 活 打 死  據 告  由堂 兄榮鼎  榮宣 抬 著 我 母 親 的 遺體   送往 墓地   但 兩 兄抬 著 我 母 親 遺體 的 草 绳 就在安 埋 兒裡的 山腰 中斷  堂 兄們認定  我 的 母 親 雖已被 活 活 打 死  但 陰 靈 不 革日顯 神   到 了陰 間  還 要 與亡兒們相 見   除 兩 個 山谷之外   還 有 幾畝 水田  但 未集中  家 中既 沒有 男 性   有 之  即 只我 還 不 滿兩 歲  雖 是 財 產   但 也 成 了負 擔  有 人承 租   還 好   但 有 承 租 者   故意為 難  無 水的 山谷  無 人承 租   不 論 風 雪   不 顧 炎陽  天 晴 天 雨  母 親 和姐 姐 們一同  在 那 荒 郊山谷 谷  的 情 形  永遠 活 在 我 的 心中  我 恨 自 己不 能很 快 長 大    至 少 可 以 分 擔勞 力工作 的 一部 份   有 時   我 也 自 動介 入   如 去 找 水  送水 但 母 親 和姐 姐 們   總 是 勸  姐 姐 們 總   力勸 我 說  "我 們這 一家 人  男 兒僅只有 小弟 一人"   她 們那 知   我 年歲 雖 小  我 自 覺 的 心智   早已在 我 心中萌 芛 了 ((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23

兩 個 山谷 原 是 我 家

前 文 所 捉到兩 個 山區 山谷   原 來就是   我 郭 家 先 人  從 湘 南的 長 樂 地 方  再 往 南遷   選  所 以 選 定 此一山區 山谷   一是 山區 山谷 不 深 從 大門走出  做 了一個 人工潭   以 便 儲水  接 著 便 是 一個 菜 園    接 著 菜 園 的 就是 一個 長 方形的 空 間  長 約四五 百 公 尺   雖 然   山谷 對 著 山谷   錯綜複 雜  但 至 少 有 一五 十公 尺之距  郭 家 決 定 住定 此一山谷 之後 因是 務 農 為 生   就定 此山谷 之名  叫做 早禾充   其 望 盡 收之心  可 見  郭 家 的開 山祖師 是 誰?他 的 大名就叫 做 郭 氏 發科  很 明顯 的   這 是 官 方之賜   因他 也 很 重 視 兒孫 後 人   郭 氏 很 明顯 的   是 一位 能韓 肯韓 者   也 很 有 福份   他 生 有 六 個 兒子  兩 個 女兒  但 本 文 作者 郭 榮趙 氏   卻沒有 見 過他 的 祖父   郭 氏 大明   在 他 六 個 兄弟 中    他 排 名第 六   是 最 幼小的 一個   接 著 他 祖父一代就是 第 三 代  六 個 第 二 代  便 生 了第 三 代  堂 兄弟 一共 十六 人  作 者 之父  郭 通運 氏 排 第 十二 名  到 作 者 出生 的 這 一代  就是 第 四代  人數 堂 兄弟   便 達 到 了三 十二 人    作 者 排 第 幾名  馬言言鹿 就再 無 法 數 清   尤 其   住處   更 是 各家 住處   更 是 各家 分開    各管 各家   何曾 想 到   其 中就有 不 幸者  與獲 幸者 之分   本 文 作 者   就是 排 在 不 幸者 之中的 一名  (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21

兩個 難忘 的 山谷 之2

我 自 幼生 在 湘 南的 山谷   山區   長 於 湘 南的山谷 山區   活 動也不 曾 離 開 過一次  稱 我 為 山谷  山區 的 孩 子   百 分 之百 沒有 錯  前 文 說過    至少從我 的 曾 祖父以 來 我 這 一郭 家   和其他 的 郭 家  都 一同 住在 湘南的 一大山谷 內  並定 那個 山谷   叫 早禾充  那 個 山谷 寬大    但 並不 很 深  從 大門口   走到 山谷 之口   三 .四百 歩 而 已  山谷 內之兩 邊    不 是 方便 之屋  就是 種 菜 之所   更 有 趣 的   幾個 山谷 娌    所 告之屋  型 態 幾乎 一樣    最 值得 一提 的   只有兩 棟   一棟 是 老的   房 子也 呈 現老舊   且 都 有前 堂 後 堂  祖先 排 位  排 到 後 堂 之最 後 好 像 兩 個 弓  征一反相 對
   
最 古雨艸的 一棟   那 個 山谷    叫做早禾充 也 是 郭 家 先 人   最早移來長 住之處 所 選 的山谷 雖 不夠深  但 山谷 內  甚 為 寬 廣  好 像只是 一個 山灣   故其  谷 內寬 廣 且從 谷 內    走 其 出口  三 .四百 歩 就呈 現 一長 方型 大水田   長 約兩 百 公 尺  山谷 對 著 山谷   咱 鉅三 四十公 尺不 等  出路只有 兩 條  往 右到 洞 器市   稍 近 往 左 到 柏 白 林市  稍 遠    都 是 定 三  天 集市 一次 

我 曾 祖父  另一偉 大的 事 業    就是 隔 著 早禾充 這 一山谷   在 隔 山另一個 美 麗 的 山谷    建 造 了另一新 村   叫 做 楊 樹潭   因那 個 山谷 中     原 就有 個 水池   在 水池 的 中央  有 一珠 陽樹     故以 楊 樹潭 定 名  山谷 雖 較小  但 卻 深 多了 山谷內兩 邊 仍 舊    但 從 大門之前 往 前 行  則與早禾充    就完 全兩 樣   請 看    從 大門走到 谷 口   先 是 晒 谷 場   接 著 是 人高 的 圍 牆   牆外 就是 菜 園   為 了灌 溉 方便   一個 養 魚池   就緊 接 著 菜 園  水池 地 高 一些 其 下是 一塊 正方型  的 水田   水由的 靠 外 的 田梗  就是 谷 的 路口     往 右  到 白  林 市   往 左 到 洞 口 市   在 看山谷 內部  就是 一棟 偉 大竹竹舟 新 屋  全是 天 藍雨天天藍色的 磚  所 造 成   有 兩 層 的   有 三 層 的   都 是 雙面弓 字 正反兩 面   合 在 一起   整 棟 共 有 36個 房 間    四個1正面   每面 空 間  約30公 尺長   約20公 尺寬  共 是 雕 木魚舟木 畫 棟     都 是 中國 四維八德 的 故事   放眼過去   真 好 像 古人古事   水禾言耳 現   更 有 意思 的   房 子周邊    都 是 松梅 竹林   一生 以 來  遍 遊 世 界  卻從 沒有 看過  有 這 樣雄 偉 的 建 築  惜 沒有 攝影  留 下啺 樹 潭 這樣雄偉 雅 緻 建 築    公 元兩 千 年   我返 鄉探  親 之日   美 往 景已不 復再 見   惜 哉  惜 哉 只 有 仰 天 長 嘆 (3.21)
繼續閱讀
2017/03/20

難忘 的 山谷

我 愛 山區山谷   原 因是 我 生 於 山區 山谷   長 於 山區 山谷   僅十幾年之間   可 說從 來  就沒有 離 門魚 過山區 山谷 一歩   因我 原 來  就是 生 於 山區 山谷 之間   惟 在 所 有 身歴 過山區 山谷 之中   我 最 難忘 懷 的 山谷   只有 兩 個 一是 早禾充  一是 楊 楊 樹 潭   原 因很 簡單   因為   早禾充   是 我 曾 祖父以 來   我 這 一支郭 家 所 長 住雨的 地 方    楊 潭 則是 我 出生 成 長 的 地 方  惜 所 住的 時間不 長  十歲 出頭   我 就潛 漼 開 了家 園  在我 的 記憶 中  早禾充 房 子老舊   走出大門  頂 多一百 歩   就是 一個 水池   接 著 就是 一個 菜 園  接 著 就是 谷 口     一個 長 方形的 空 間  長 約兩 百 公 尺  寬 約四五 十公 尺不 等   都 是 水由  當 然   或近 或遠  都 是 山谷   然 其 出路  卻只有 兩 條     往 古通到 洞 口 市     往 左 通到 白 林 市   走路過去  都 要 兩 小時以 上    所 有 住民  都 是 務農為 生   當 年考 取秀 才 的   我 的 父輩堂 兄工米馬竹 共 十六 人   五 個 考 取了秀 才   還 有 考 取童生 的  故自 曾 父之年代起 郭  是書 香之家   就遠 近 聞名(未)
**因電 腦 字 型   只可 能短 傳  
繼續閱讀
2017/03/08

5 .家道中落 立2(3.8)

父母 生 下7男  應是 家 裡最大的一股 力量 然 僅下我 一一人 對 家 中打 擊 之傷 鹿 真 是 難以 用筆 墨來表述   家 中欣的 氣勢   從 此煙消 雲 散   代之而 起 的   是 失望 落 空
父母 內心的 痛 苦  更 形之於 表面 同 堂 其 他 各家   雖 也 有 喪 兒之情 形  但 為 婁 不 如 我 家 之甚
然我 家 更重 大的  不 幸  任何人的 家 中  家 父應是 一家 之主 如 今都 是 如 此   何況 當 年  7個 男 兒之中  我 排 第 六 然我 還 不 到 兩 歲 慈 父就見 肯  於 是 家 中內外 一切 事 務   就要 全靠 母 親 一個 人來承 擔了  時母 親 年邁  又身體不 佳   至 此  家 中雖 也 分 得 了一份 祖產 然 都 是 山谷山郊 水田  當 年父親 在 日   除 自 己耕 作 種 植 部 份 之外  就租 給他 人承 租 年婦租 谷 租 金 如 今    當 年承 租 之人   就處 處 借 口 為 難  要 求 減 少 租 谷 租 金  母 親 我 承 租 人  討論 的 情 形  我 也 參 加 多加 多次   至 今記憶 憶 猶 新   這 使 我更 感到 了為 人  之重 要   和沒有 父親 的 家 中的 可 憐   我 記得   每年到 了討論 出租   和承 租 的 情 形 少 年無 知   使 我 減 到 家 中若沒有 父親   和年長 的 中如沒有 父親 和長 大的 兄弟  不 動產 是 一項很 重 大的負 擔  要 說服承 租 人 接 受 承 租   只有 減 婦租 谷 租 金  如 租 谷 就有 四3五 分   五.六 分 之爭 即 出租 人  和承 租 人    各收幾成   出租 田地 之困 難 決 非 親 身體 驗如 何處 人處 世 的 所 能想 像  不 少   有  助我 的 日後  
此 外    我 還 有  四個 姐 姐 應該有 助家 人   然  也 不 幸 卻成 了我 家 的煩 惱巷(未完 ) 
繼續閱讀
2017/03/05

4.家道中落之1(2018.3.5)

我家有 幸  能住在啺樹瀶  這樣美麗 的山莊  可 是   不 幸 的 是 的這個家 庭  祖父一代  兄弟六 人  所分得的祖產 各家幾完 全一樣  如 我 家所得  多少相 去不 遠 且都 是 不動產  幾畝水田兩個 山谷  一個是 水田  一個是荒郊   在 新建的楊樹瀶這 棟 美 麗 的這 棟 新屋中  我 家也 先 祖一樣  各家 各得六 間  五 間都 兩層  只有 一間達到 了三樓  其 他菜園  和方便用所   都 是均分  稱其為富裕 之家  也非 過份

但是   很 不 幸的  到 我 父一代  一個不 幸 連著 一個不 幸  卻來我 這 個 家 庭  先遇 我 父娶了一妻  但 生 了一兒一女就已過世 故我 父續娶 我 母 李氏 接 著 生 了4女7男  當年  沒有 節 育   家 家 生 男生 女多多  而且  我 父母一代  或男或女  幾多至 40歲 左右  就必多在 40左 右  必多有過 世  在 今天看來  這真是不 可 想 我 父續娶我 母 李氏 之後 一時好 像時來運 轉了  接 著 生了7個男 兒 4個 女兒  惜接 著來的   又是 一連 串的不 幸 女兒都 健 渌長 大成 人男兒卻一個 個   接 著 永別人間了  7男 之中 我 排 第 六  據賠 我出天 花  高 燒一時氣絕放在 地面  只待天 明入土了 深 夜 母 親 痛哭 若不 再 生   感 動了住在 我 家 肯後 的 榮桃堂 兄  他 很 同情 我 的 母 親 深 夜 跑到 幾里路之外 趕    來救葯  我 才 得 以 活 命  公 元兩 千年  我 返鄉探 親 之日  榮桃 的 兒子  還提 及此事 我 給了他 一百美元感恩 想 到 母 親 痛哭  失去 愛 兒的過 程   母 親 哭 失去 愛 兒之痛 其淚必 有 如 長 江黃 河之水 尤其   我 不 到兩歲   就慈 見 肯  上 述 喪 子之痛  我 不 曾 親身體驗  若在 其 中  真 不 知 如 何度過 求 生(() 

四  個女兒嫁 人了  但 所嫁對 象  又非 適當 人選  致 使 我 家 又多事 一椿
繼續閱讀
2017/03/04

3. 楊樹瀶:美 麗 的家園魚

我郭氏 這一家   從陝西遷鄉湘 南的長 樂  又再 分 支遷移  一支往 南  到 了另一處 山谷 會 合之區一處 山形成 的空 間較大  其 中一個山谷 空間寬廣 於是   我 的先人  就選 週 定 這童  作 為 我 這 一支郭家生 根的 地 方  並定 這 處 山谷   叫做 早4禾充  不 但寄望 稻子早熟  而 且 充雨且  充雨豐口言水    建築原 來只有 "弓"字 型兩 相 面 對   後 來  兩邊 更 各加了一條勵子   門前是 一水池  接著 就是 一個 寬廣的菜園   水池 菜園相 連  灌 溉 就非 常 方便 菜園就在谷 口從谷口望 出  左 右對面  雖都是 山谷    但空間又寬又廣

隔著 是 另一個較小的 山谷 但 山谷 的 深度較長   這就是美 麗 的 山谷 楊 樹瀶  所 以 用樹命名  原來是 在 這個 山谷 中  有 一個 小水池   池 中有 一珠楊樹  故就以 此為 名 這 個 山谷 雖 較小些   但 山谷 的 深 度 除 了出門的 谷 口 之外  轘繞著山谷三 邊 的 都 是 山  然 山又不 高    兩 邊 加 上 人工  故左 右兩 邊 山地  加 上 人工  都水鳥工  都 成 了方 便 的 用地  只要 站在 大門口  鞎 前 就是 寬 廣 晒 谷 場 接 著 就是 一道肩高 的圍牆  其 後 便 是 一個 菜 園    接著 就是 水池  繼水池 之後   再 過一塊 水田 這 就山谷的 出口   其 左 其 右  各有 一條  通道  很 美 的   是 在 左 右兩邊 的 出口 之間  竟 是 一大水池   橫在 古右兩 條出路之間    長 糸鳥言金 一百 公 尺  寬 約四十公 尺  裡面 養 有 各種 角粏  更 美 的 是 滿池   都 是 荷 葉荷花  
如 果 從 谷 外   走近 谷 口  往谷 內一案看  在 蒼 松翠乏乏林 中  你雨米木禾 然 會 看到   一座 天 藍色偉 大的 一棟建  築 從屋面 到 屋頂   除 藍色的 牆壁週   號一土雨 處 卻是 富有 教育性 的雕塑  有 如  進了一座 博物館  尤 其   四大門面 的各 個  兩 邊   都建 有 要 飝上太空 的手勢  至於 山谷 內的 兩 邊   加 上 人工 一邊 成 了菜 園  一邊 成 了方便 之所   如 谷 庫  柴 房  儲歲 物 品 的 空 間  看全村 整個 的 安 排   真 不 亞 於今天 的科 學  時代  0
*電 腦 上 字 不 便   錯誤百 出  必 然  請 諒  
繼續閱讀
2017/03/02

2.我的同堂 伯 叔堂伯發兄弟(2018.3.2)

我的同 堂  從曾 祖父算起   共 革月魚 四代  第 一代   只有 曾 祖父一人  因他 有 無 兄弟 姐 妹  既沒有 文 字 記載  傳說也也沒有 聽過  果若有 之  總 有 一點 音訊  曾 祖父生 了六 個男 兒  我祖父最 小 排 第 六 名  中國 的前 輩 路數 鐘愛 幼小 我 的 祖父  可 能是 曾 祖父最窮愛的後人之一  在 我 家 前 人的遺物 中  我 曾 看到 一具吸鴉便煙的用具  落 後 地 區    如 我 先 人住處 之處 尚有 此類物品 流 行  就可 見 當 年鴉便  在中國流行之廣  致 有 禁 煙之鴉便 戰 爭  亦可 見 當 年帝國 主義 者  為 了侵略中國 之不 擇 手段
 我這 個 郭 家  人口自 然 發達 當 年更 沒有 甚 麽控制生 育 單 以 男 性 言 曾 祖父一代 到一人  到 其 六 個 兒子二 代  就有 六 人  六 人再 生 我 父親 一代  即 到 了第 三 代堂 兄弟 就達 十六 人  父親 生 我 一代  即 第 四代  堂 兄弟 便 共 有 三 十二 人     以 字 輩來說  祖父是 大""字 輩  如 大聰  大明  其 他   他 們四個 兄弟  我 就不 知 其 名  第 三代即 我 父一代  是 通字 輩 我 父名叫 郭通運  其 伯 叔  有 通河  通賢  通安   其 他 十三個 伯 叔  我 也 不 知 其 名    當 年男 性 頂 多約四十左 右   就永別了人間  我 祖父 和我 父兩 代雖 是 務 農為 生   但 曾 祖父很重 視  對兒子的 教育 故其 六 子之中   革月革 沒有 人參 加 科 舉 考 試  我 一無 所 知  但到 了第 三 代  即我 一代    十六 位 堂 兄弟之中  有 五個 考 婦了秀才   還 有 考 中童生 的   故我 郭 家  重 視 書 春  遠 超 過幾百 里之外  但 沒有 一 個 出外 經 商從政  

到 我 這  一代  同 堂 兄弟 三 十二 人 在 老家 讀私塾的 有 之    但不多   到外面 進學 校 的  讀到 高 中畢 業   只有 九伯第 二個兒子  郭榮惠  我 曾 力勸他 與我 出外做 事  看看外 在 的 世 界 但 同 我 到 了 廣 州  準 備 上 船 來台 前 夕 他 突 然借口 要 去 陸 戰 隊   原 約好 三 人  一同 外 出  一位 馬姓 者   起 程 就退  另 一位   就是 郭榮惠 最 後   只有 我 獨行了  榮惠 後 來   在 大陸 打 擊  結果竟 被 捕  在郴 槍 決   好 可 惜  如 他 來台     一定 出人頭 地 

在 我 三 十二 位 堂 兄弟 中  有 兩 位 堂 兄  榮官     榮室    兩 人路者 在 憲 兵 第 二 十六 團   政 府 瓦 多後  榮室 在混 亂 中  到 了海 南島 後 來到 台 灣   平平安 安  有 兩 兒一女  兩 孫   去 年十二 月過世   86歲       榮官 具一路到 了永興縣城   當 年走路回家     要 走一天   他 身無分 文  一 路落 空     想走走回 老家  但 一路向 人討飯   但 一路落空  快 到 家 門之前   在 離 家 兩 里路之處  餓 倒路邊  求  救短 應  因 山區 住家 希落  就這 樣餓 死 在 歸家 的 路上   至 於 堂 兄郭 榮惠  女鹿水 捕後   在 郴 州槍 決   但 獄 人卻找不 到 遺 體  如今想來  雖 過了70幾年  蕕 如 昨 天 想 來好 不悲傷 (完 ) 
繼續閱讀
2017/02/28

我家傳承: 我這一生 01(2018.2.28)

       我家 傳 承 :我這 一生 01(2018.2.28)
直 到 今天   我 即到 人生 終了之日 從不曾想 過 要 寫甚 麽"自 述"  或? 或"自傳"  實際 上   我 在 1991年11月15日  台 灣火車事   在 造 橋事 故 死 48人  我 雖 幸未死   但我 的頭 部     卻受了重傷  在 台 中榮總 住院   長達76天   傷勢稍好之後 公 元兩 千 年至 四年 我還 創 辦了"中國 人物 "雜 誌  因我 感 到 "事在 人為 "  並設立了"我 家傳 承 "網站  今觀眾 近500萬人   惟 時斷 時續  如 最 近   因我妻 的二 妹夫何  萬先 生 突 然 去 世   他 既未做過大官   也 非 一位 富商 但我 們的友情甚深  但他 是 個 好 人善人   如今再 次 提 筆   也 是 應好 多好 友之力勸   

  我 這 一生   實在 有 如 活在夢 中  有 得 有 失    有 助無 助 有 望 無 望 獲益  或被害  告訴兒孫  實有 其 必 要  我 有 兩 男 三 女   只一個 二 女在 台 灣  其他 三 兒長 住美國  內孫 三 男  都 在 美 國 出生 外 孫 兩 女兩 男   一女孫在美結婚   一女孫 在 日本 她 是 日本 人   我 們夫妻 1956年6月18日結婚   已度過了60年  更 可 喜的  是 在 台 男 外 孫沉氏仁翔 眼科醫 師   去 年12月12日 為 我 家 新 增 了一代  生 了一小女兒    使 我們這 個庭  更 充 滿了美 滿幸運   回 想 1949年  端午 節 前 三 天   我 潛 離 慈 母 家 園 之日  何曾 想 到  今生 有 如 此幸運   不 識 幾個 大字   又是行伍出身  在 軍中從 二 等兵   升到 了上尉 軍中退 役   千 難萬難  但 我 泵退 役 成 功   從 沒有 進過初 中言中  沒有 高 中畢 業 業 証書   我 僅憑 一紙 考 進了東海 大學   當年留 美成 風 據 告東海 大學   曾 有 告美 使 館 不 要 結郭某簽証  但 我 卻考 取公 費留英   進了世 界古老有 名的 英 國 牛津  給我 把 一生 之路路輔平  後  雖 也 有 人阻 擋  但 我 卻有 三 所 大學 的 要 人  三 顧 草 屋      請我 去 做 校 長      故我 說  我 的 一生 如 如 夢  0
繼續閱讀
2017/02/25

我今生活在夢中 之22(2018.2.25)

我說過  人生 有 理 想   也 有 夢 想  理 想 是基於自 己現 實的 處境  夢想就是 夢  前 者 是   只要 自 己朝著 既 定的 目標努 力做去   就有 希望和可刀達到   夢想 就等夜裡作 夢  現實決不可 能 或難以 實現  我這一生  雖 也有 一些 理 想   但過的 這 一生   則確是如 在夢中好 些事情的確自 己 從 來就沒有想過 卻突然 對 我 發生 

先從 我 家 說起   祖父一代  同 堂 兄弟六 人  我 的 祖父   排名第 六    是 最 小的 一位   可 是  分 得 財 產  兩 個 山谷 幾畝水田  可 以 種 稻  到 我 父的 一代  同 堂 兄弟 十六 人之多   家 家 生育兒女多多  因當 年沒有 節育  因當 務 農 為 生  若多生 育 男 性 最好  因為 耕田要 有 人力   尤 其   當年中國的傳統 :男 主外   女主內  我 的 父先娶 一妻  生 了一男 一女以 後 即逝  故醫 娶我 母 李氏   婚後生 了70男4女   包 括 我 在 內   可 是  有 異於 同 堂 他 家 者 是 他 家 生 下來的 兒女  幾個 個 長大成 人  惟獨
我這 一家 四位 女性  都健 康長 大   7個 男  我 排 第 六   垟 運 長 大成人  據我 母 親 告我 說   因出天 花  我 曾 高燒氣絕  也曾以 為氣絕 放在 地 面   只待天明入土   但 據住在 我 家 後面 的堂 兄 榮桃 說  因他住在我 家 背 後   聽 到 我 母 親   喪 子痛哭 之聲  眈 得 我 的 母 親 非 常 可 憐  連一個 男 兒  都 保 不 住  故暗夜 跑幾里路之 處   趕了救 命之葯回 來  才 把我命得以 保 全  公元兩 千 年鄉探親之日   還 特向 我 提 及 此案  我 即给他一百 美 元  以 謝救命之 恩 

試想   如果不 是 地 面 降溫  或及時趕來救藥  我又那有今生 這 莫 非意外 外 不 就是 黑夜  求 我 一命  果若天 亮 更早一些   我 或早已入土    那有 此生    回想 當 年  19世 紀百 年  不 知 有 多少男女兒裡 活 活 地 就入士 ?!
繼續閱讀
2017/02/23

人生若夢 人人都活 在 夢 中

人生 如 夢      任何一個 正常 的 人  都可 以 說  真 是  活 在 夢 中  這刀個夢 是 甚 麽? 就是 希望 過 更 好 的 日子  希望 做 更 如 意的 事 情 如 求 學 就希望 進更 好的 學 校   如 做 過小官   便 希 望 做 更 一層 的 大官   就像 現 戈婦女一樣  已經 美 了  便希立月王 變 更 更 美   追求 更 美 追求 做 得 更 好   與其 說是 理 想  勿寍說是 作 夢 因為  理 想  只要 朝著理 理 想想   努力做 去 便 有 十分 之五 或六   有 望 達 成 的 可 能  換言之 理 理  比較現 實作 夢 就有 如登天   

不 過   就以 作 夢 來說   有 的 是 可 以 實現   有 的是 難以 達 成   但 還 有 一種 是 上 天 掉 下來的   自 己從來  就不 四立 想 過 我 的 這 一生  就經 歴 過這 種 種 夢 坑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