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26

曾國藩的家風四字八句訣


 清明將至,恰逢“家風”一詞正盛行於坊間。

  只見央視的小記者大街上逢人便問家風,懵懂的菜販子硬着頭皮shuo1不短斤少兩,大爺大媽一臉茫然地擠出“和善”啊“吃苦”啊的詞彙,學生則必是“好好學習”,白領則俱雲“打拼”,展示則無外乎“練好本領保家衛國”。但凡他們口中所说的,與中國人傳統的“家風”,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詞兒。



 “家風”,原是與門閥密切相關的,是士族世家講究的東西,常見的如“書香門第”、“耕讀傳家”者是也。具體落實在行動上,家風起碼須具備以下三個 特性:一是家族上下約定俗成,共同認可;二是祖孫世代相傳,風尚自然延續;三是非蜻蜓點水的一鱗半爪,而是涉及家族每個成員每個生活細節的較系統的言行規 則。“風”不是一言半語,“風”是長期完善形成又共同自覺踐行的準則和習慣。

  那位問了:難道平民老百姓就沒資格講“家風”嗎?非也。主要是草民百姓沒那工夫,飽肚子是頂頂要緊的事,遇見官員貪婪、天降災難,還會揭竿而起呢,遑顧儒雅門風?頂多是父母交代一兩句:乖,別惹事!這充其量是臨時的教誨和叮囑,與高門大戶的所謂“門風”,風馬牛不相及。

  曾文正公,用梁啓超的話說,“蓋有史以來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豈惟我國,抑全世界不一二睹之大人也已。”曾國藩出身於湘鄉的一個縉紳之家,標準 的“耕讀傳家”者。所謂“耕”而又“讀”,耕則退可以自守,讀則進可以入仕。——此足見家風既包含道德提倡,初衷更在於子孫立世。

  曾國藩做了十年京官,平定太平天國立下頭功,坐鎮兩江總督,晚年在寫給二弟國潢的信中,總結其祖父星岡公遺教的家風家規,概括為“八字訣“。具體內容是這樣的,他說:“子弟之賢否,六分本於天生,四分由於家教,吾家世代皆有明德明訓,惟星岡公之都教,尤應謹守牢記,吾近將星岡公之家規,編成八句云:“書蔬豬魚,考寶早掃,常说常行,八者都好,地命醫理,僧巫祈禱,留客久住,六者俱惱。”蓋星岡公於地命醫家世世守之,永為家訓,子孫雖愚,亦必使就 範圍也。”

  這段話的意思是,家族子弟的賢與不賢,六分是先天遺傳,四分來自於後天的教育,我家世代都有明德明訓,特別是祖父星岡公的諄諄教導尤其應該謹守牢記,我近來把祖父的家規,編成四字八句,即:“書蔬豬魚,考寶早掃,常说常行,八者都好,地命醫理,僧巫祈禱,留客久住,六者俱惱。”

  “書“者,勤奮讀書,廣博求知。

  “蔬“者,自耕苗圃,栽花種菜。

  “豬“者,開圈養豬,正所謂”養豬也內政之要者“——有肉吃!

  “魚”者,開塘養魚,如曾國藩在日記中所寫:“屋門首塘養魚,亦有一種生氣。”

  文正公總結道:“家中養魚、養豬、種竹、種蔬四事,皆不可忽。一則上接祖父來相承之家風,二則望其外而有一種生氣,登其庭而有一種旺氣。”

  “考”者,及時祭祀,敬奉祖考。在儒家的傳統教義裏,正像曾國藩祖父所言:“后世雖貧,禮不可墮;子孫雖愚,家祭不可簡也。”清明即至,神州山川盡燒錢,遍地英雄下夕煙的景象又將上演,此雖不利於治霾,卻大有助於孝道。

  “寶”者,鄰里親朋,友善相待。“人待人,無價之寶也。”

  “早”者,很明顯,早睡早起,生活規律。

  “掃”者,灑掃庭除,勤勞整潔。既培養熱愛勞動,也彰顯居家品位。

  上述八項做好了,養成良好的習慣,“常設常行”,落實在行動上,家庭保證和睦幸福。而下面幾項,曾文正工家自祖上就一直不太提倡。

  “地命醫理,僧巫祈禱”,看風水、算命、和尚、巫道以及郎中,這些人,能遠離就遠離,別親近接納這些人,只能帶給你無盡的煩惱。

  曾氏的四字八句家風秘訣,用當今的話展開來講,就是刻苦學習、自食其力、尊長敬老、誠信待人、遠離邪惡。此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幾多不謀而合,只是,要真正做到並培育為慣常的風氣,難上難矣!是故,家風,不是一朝一夕形成,更非只言片語得來。



維生素E和β胡蘿蔔素 無助防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 菲 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