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9/28

支撐共軍打淮海戰役的15名共諜

 

國民黨國防部作戰廳(第三廳)廳長,徐蚌(淮海)會戰計劃制定者。國軍參謀總長陳誠系13太保中的大太保。

(1)1947年5月12日下午,時任國防部第三廳(作戰廳)廳長的郭汝瑰,接到蔣介石侍從室主任俞濟時的電話:「今晚8時30分,請到總裁官邸出席晚宴並匯報戰況。」「官邸匯報」在當時是官場人人羨慕的事。郭汝瑰與國防部二廳(主管情報)廳長侯騰同時到達蔣介石官邸。


1948年徐蚌(淮海)會戰,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自武漢派遣黃維第12兵團12萬人支援徐蚌國軍,黃兵團在半路即被共軍圍殲,兵團司令官黃維中將(左邊最前方坐者)戰敗被俘。(大紀元台灣記者站記者吳涔溪翻攝)
 

這時,山東軍情緊急。陈毅、粟裕共軍一度攻陷泰安,並進入了卞橋、梁邱一帶。郭汝瑰與侯騰分別匯報了戰地形勢。蔣介石歸納了眾人意見並作指導,以湯恩伯兵團攻營城、沂水,以歐震兵團攻南麻,以王敬久兵團攻博山。郭汝瑰將此一一記下。這就是後來發生的孟良崮戰役。

郭汝瑰一回到家,便將作戰部署抄錄了一份,交給前來聯繫的中共交通員任廉儒,並且特別警示稱,這一次的戰鬥序列中,有整編74師,全部美式裝備,要共軍特別小心。果然,在孟良崮戰役中,郭的情報起了重要作用。蔣介石中央軍王牌74師被全殲,師長張靈甫殉國,蔣介石、陳誠主持的重點進攻山東共軍的戡亂計劃遭到嚴重挫敗。而這一切距「官邸匯報」僅4天(5月16日)。

(2) 1948年10月,共軍打響淮海戰役(國民黨方面稱「徐蚌會戰」)前夕,繼任國防部長何應欽、參謀總長顧祝同在國防部召開作戰會議。會議決定重新回到前任國防部長白崇禧4個月之前就提出的「守江必守淮」的徐蚌會戰作戰原則。

「守江必守淮」的具體方針是,集中優勢兵力於徐州、蚌埠之間的津浦鐵路兩側。何應欽責成郭汝瑰制訂作戰計劃。而郭制訂的計劃在徐州劉峙國軍尚未實施前,就被郭送到毛澤東共軍指揮機構。

(3)淮海戰役後,郭找了個機會到四川組建72軍,被蔣介石任命為軍長。1949年12月,他率部在宜賓投共。

2. 國防部參謀次長劉斐

劉斐,字為章。湖南醴陵人。1926年北伐期間,任蔣介石國軍總司令部上校作戰主任參謀。北伐後,在廣西由白崇禧將軍資助並保送出國留學,在日本陸軍大學深造期間,秘密加入共產黨組織。1933年畢業回國後,不去廣西投奔提攜資助其的恩人白崇禧將軍,反而趕赴南京投機鑽營,進入蔣介石參謀本部並被委以重任。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劉斐被調任國防專門委員會委員,在八一三淞滬抗戰和台兒莊戰役期間,任國民政府對日作戰大本營作戰組組長,第五戰區臨時參謀團成員、參謀處處長,軍事委員會第一戰區組組長,軍令部第一廳中將廳長,軍政部次長。

抗日戰爭勝利後,劉斐深受蔣介石和國軍參謀總長陳誠的信任重用,被任命為國防部參謀次長,參與制定國防部剿共戡亂作戰。劉斐還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委員,軍事委員會委員,國民黨候補中央執委。

劉斐也制定了國軍山東剿共作戰計劃,並密告陳粟共軍,對湯恩伯司令自前線上報的孟良崮緊急軍情,故意隱瞞不報告蔣介石,是導致張靈甫整編74師在孟良崮被圍殲的共諜之一。

1948年徐蚌(淮海)會戰期間,劉斐任國軍軍令部第一廳中將廳長,與郭汝瑰共同參與並負責制定國軍作戰計劃。曾與郭汝瑰互相攻擊對方為共黨諜報人員,並誘使蔣介石數度更改作戰命令,最終55萬蔣介石中央軍精銳被圍殲。劉斐是潛伏在國防部的最高級別共諜,堪稱超級無間道。

3.黃維兵團第110師師長廖運周

1938年,廖運周恢復与中共的組織關係,在其任師長的110師建立中共秘密師黨委。1946年,廖运周任黃維第12兵團110师中共地下黨委書記。

1948年徐蚌會戰,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自武漢派遣華中精銳國軍黃維第12兵團(包括蔣介石中央軍王牌胡璉整編第11師)共12萬人救援徐蚌國軍。黃維兵團在半路就被共軍包圍在雙堆集。蔣介石下令黃維兵團突圍,廖運周騙取黃維信任,「自告奮勇」願意擔任突圍開路先鋒,卻連夜策動110師並兩個團共5000人叛變投共,為共軍讓開圍殲國軍的秘密通道。最後導致中央軍精銳黃維第12兵團共12萬人全軍覆沒,僅胡璉等少數人幸運突圍成功。

4.第三綏靖區副司令張克俠

國民黨第三綏靖區副司令、徐州城防司令,中共特別黨員。

於1948年6月,將自己保管使用的一套經「剿總」審定的徐州城防圖表共10餘張,交給中共派入的聯絡員孫秉超帶到淪陷區,送交陳毅、粟裕華野共軍。這套城防圖是圖表式,並附有文字說明,較為詳細地標注著擔任城防部隊的番號、兵員、武器數量,兵力部署,炮兵群的配置、地堡群的位置、結構、數量、火網地段以及封鎖區域和指揮機關的位置等。

5.錢樹巖

於1946年6月打入國民黨徐州綏靖公署,任軍務處少尉司書。

他利用能接觸到國民黨的核心軍事機密的條件,將國民黨西至潼關,南到長江的軍事部署實力的重要情報通過政治交通送給共軍指揮機關,受到中共軍委的電報表揚。

6.楊傳鼎

楊利用20天的時間,採取逛大街和走親訪友的方式,摸清情況後要以最短的時間將國軍在徐州市內工事配置的情形繪製詳圖送達共軍。

7.劉金鼎

通過在彭城路以經商作掩護的孔昭仁、程廣建,搜集了彭城路一帶的有關資料,通過打入國民黨軍隊中的關係收集到了國民黨軍、政、警、憲、特機關分佈的情況等。中共於1948年9月下旬,開始組織專門班子,資料進行分析、整理、核對,到11月下旬,總結出了長達12萬字,共分六個部分,包括國民黨在徐州的政治、軍事、文教、社會集團以及國民黨特工等方面的情況的《徐州概況》一書。並迅速分發到各共軍機關,各部隊中,使共軍順利攻克徐州。

8.許錫纘

國防部第六廳,任第二科科長(中校軍銜)。

1936年,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便投身國府的空軍,踏上當時被人稱為「天之驕子」的青雲之路。誰也不會料到,他不久即秘密加入了共黨。

許出身於廣州高第街名門,父親是國民黨元老,身居高位,叔父更是蔣介石的老上司。這一切都使他的身份不易為人察覺。

1943年10月,國府選派40名航空技術骨幹去美國學習,他順理成章地列入名單。當時在重慶的中共南方局領導人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批復:「同意許錫纘出國學習,……出國後保留黨籍,回國後找黨」。

在美國,實地接觸了先進的航空技術。他考察了美國空軍的研究基地,看到了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風洞設備。50年之後,年邁的許回憶說:「這對於我後來從事新中國的航空工業很有幫助。」留美經歷使這位中共地下黨員在國民黨軍中的地位更加穩固。

之後其將國防部第二廳的密碼、國防部組織機構與各廳局處負責人名單,相關個人資料以及美國援助國民黨新式武器名錄等送交中共。

9.吳仲禧

南京軍事參議院任中將參議,後又出任國防部監察局中將首席監察官。

從參謀部門抄錄了徐州地區國民黨部隊的兵力、番號、兵種和部署的全部資料上交中共組織。

握長江防禦實權的湯恩伯,向沿江守備的十個軍長下達作戰命令,明確各軍的位置和任務,以及後勤補給細則。隱蔽在湯司令部內的一位參謀人員(中共地下黨員),將消息密告給吳仲禧,此時上海情報線已斷,吳立刻將情報轉送中共香港分局。

10.徐冠蘇(1915—1949)

江蘇省中統特務領導機關——江蘇省調統室特情專員

民國35年(1946)初秋,江蘇省調統室派遣他潛入蘇北解放區發展特務組織,他利用這個機會,向中共鹽阜區委匯報敵情,並揭發出一個潛伏在共產黨內部的中統特情人員。

民國35年(1946)底,徐冠蘇「升任」江蘇省調統室淮陰地區特情專員。他利用這個職務,經常以到各縣特務機關視察、佈置和檢查工作為名,收集敵情。當時,江蘇省調統室在淮陰成立一個檢訓團,訓練和發展特務分子,作為淮陰、淮安、寶應、漣水等縣中統特務的骨幹力量。

這時,徐冠蘇以特情專員身份深入檢訓團,和團長交上了「朋友」,並和專管密碼本的機要員成了「知己」,經常在一起喝酒玩樂,終於巧妙地取得密碼本,用密寫藥水抄下密碼,轉給中共鹽阜區委,給國民黨一個致命的打擊。

民國36年(1947)春節,徐利用外出檢查特情的機會,從淮陰秘密到達設在淮安縣龔營的交通聯絡站,向中共鹽阜區委社會部偵察科長江華匯報了國軍軍事行動、兵力部署以及背叛中共的自首人員名單,其中重要情況是淮陰區某縣一個區隊準備春節後集體投奔國軍,江華立即向中共淮陰區委通報了情況。

民國36年(1947)秋,徐遵照中共鹽阜區委的指示,在南京中統本部成功地策動陳亞山反正。陳亞山把自己所知道的國民黨在南京等地區應變計劃,包括中統佈置潛伏的名單及代號、聯絡暗號等統統交給了徐,成為一名受共黨控制的反特人員。

民國37年(1948)7月,中共華中工委社會部派唐堅華夫婦以商人身份前往江陰要塞建立地下黨組織,並準備待機投共,迎接渡江。

行至泰州,被中統扣留,押送省調統室。徐參與了這一案件的處理。他猜度到這對夫婦可能是共產黨的重要情報人員,便很快通過交通員將情報送達中共華中工委。華中工委要他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向唐夫婦轉達中共要他們頂住刑訊,堅守機密。唐夫婦鬥爭非常堅決,最後以無「通敵」證據獲釋,完成了策動江陰要塞投共的任務。

11.鄭連魁:

國民黨中統淮陰地區調查統計室主任。

兩淮解放時被共方俘獲,社會部把他教育釋放,加以逆用。國軍重占淮陰後,鄭重新當上中統淮陰區室主任,他向共方提供了不少機密情況。一次,一個共方派入中統當股長的人驟然向鄭自首,交代是宋學武派遣他打入的。鄭隨即派女兒匯報了這一情況,使這個向國民黨自首者被殺害。

自1946年到1949年,在渡江前的三年時間裡,根據他提供的情報材料,查獲了中統潛伏在鹽阜、淮海地區的特務103人之多,經過個別洗腦爭取,派回國民黨特務機關或保留在特務組織內,為中共控制使用。

12.顧伯衡:

國民黨「徐州剿總」警衛二團副團長。

送出杜聿明於1948年12月19日接到飛機送來的蔣介石親筆信抄件。信中說:「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在空軍掩護下集中力量,擊破敵一方,實行突圍,那怕突出一半也好。這次突圍決以空軍全力掩護,並投擲毒氣彈」。也就是這位腦袋缺根筋的夥計,原先聲稱要宰了徐州剿總司令劉峙的「豬頭」去投共。

13.肖德宣:

四十四軍150師四四九團上校團長

淮海戰役第一階段是圍殲國民黨第七兵團。當黃百韜的兵團部被華野大軍包圍在碾莊以後,激戰至11月17日,敵已大部被殲。中午時分,乘機將師長趙璧光、四四八團團長何亞顏「請」到四四九團指揮所。事前,肖德宣已對全團的連以上軍官講清了面臨的形勢,为中共做好了策反工作,並將搜索連連長和特務排排長佈置在團指揮所入口處加強警戒。趙璧光和何亞顏來到後,實際上已被肖德宣所「軟禁」。

14.王清瀚,又名王鏡波、王慶

260師師長,早在1944年駐防蘇北時,即與新四軍有聯繫,1948年又被吸收為中共特別黨員。

利用開會名義將軍部和該師的師、團軍官巧妙地予以軟禁,使孫良誠陷於徹底孤立。孫良誠隨周鎬進入共軍陣地後,經二縱五師政委方中鐸反覆做工作,最後不得不簽署了無條件投共書。14日上午,方中鐸和周鎬前往邢圩接收敵107軍5800餘人投共。

周鎬、王清瀚陪同孫良誠秘密進入蚌埠劉汝明部後,周、王兩人被劉汝明、押解到南京後殺死。

15.《安徽文學》副主編潘小平的父親(姓名不詳):

潘小平說:淮海戰役前夕,我的父親在徐州做地下工作,主要任務是為淮海戰役準備機場、車站的防務圖和徐州城防圖。

父親曾經向我講過當時的情景:當時他已經「紅了」——全城都在通緝已經暴露身份的父親,但任務沒完成,不能走。本來按地下黨的規定,「紅了」就必須撤出。父親卻帶著情報,潛進了徐州警備大隊長的家。父親說兵臨城下,何去何從,你自己考慮。那警備大隊長說,你說不行,你得讓你們管事的給我一句話。父親說我可以代表組織。

然後父親長衫禮帽出城。


(來源:互聯網)



周恩來養女秦城監獄死亡內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國近2萬兒童未入校 現代私塾民間悄然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