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8/26

為馬英九說句公道話

“莫拉克”所帶來的結果,當然是天災。救災做得“不夠好、不夠快”(馬英九語),以及出現一些疏漏或失誤,也是不爭的事實。這些,馬英九表示“願意負全責”。救災工作中有一些官員未盡職責,馬英九也表示“心中有數”,但他強調“先救災、後究責”。筆者認為這是正確的決策。馬英九近日多次向災民鞠躬道歉,以慰民心,並承諾必定在任期內完成災區的重建,這是領導人負責任的表現。
事實上,外交部政務次官夏立言已因在通令駐外館處中指示“婉謝”外援而辭職。國防部長陳肇敏和“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已口頭請辭,“行政院長”劉兆玄表明在九月初改組“內閣”時一並考量,目前則是盡心盡力、救災為先。有人卻因為救災未達“一百分”而提出要馬英九下臺,此一要求未免過分,完全是政治 化的過激表現,這就不能不令人要平心靜氣為馬英九說句公道話了。執政基礎仍相當穩固第一,這是一場天災,這場災難並非由馬英九造成,馬英九也不可能有這個神力或魔力來製造這場災難。正所謂“公道自在人心”,台灣近日的一項民調顯示,百分之五十九的民眾認為,馬英九無須為這場災難或救災未如人意、不夠理想而下臺。值得指出,這一比率,比總統選舉時馬英九的得票率百分之五十八,還高出一個百分點。由此可見,馬政府有救災不力之處,應受批評,但馬英九作為民選總統,其執政基礎仍相當穩固。要馬英九下臺,作為政治語言,或氣憤的發泄,可以理解,但實質上缺乏理據支持,不妨一笑了之。大畫家齊白石有一金句:“人譽之,一笑。人毀之,一笑。”馬英九大概也是這個人生觀。第 二,“莫拉克”兩三天內帶來的雨量,相當於台灣全年的雨量。尤其是台灣南部地區,不是“水為財”,而是“水成災”。例如,屏東地區一日一夜下了二千五百毫米的雨,嘉義地區颱風期間累計降雨量達二千九百毫米。筆者不熟悉台灣的氣象史,不知道這兩個數字是否“史無前例”﹖中華旅行社資深經理保經榮指出,凡是颱風移動緩慢,在某一地區徘徊不去,必造成重大災害。這次“莫拉克”的情況就是如此。第三,有高人指點稱,台灣由歐亞兩大板塊接觸互相擠壓隆起而成,地質不像香港那樣是較堅硬的花崗岩,而是較松軟、多砂土的山體結構,假如山上樹木不多,雨水形成的山洪太大,鬆散的土質很容易形成泥石流。小林村的悲慘遭遇,主因在此。筆者不揣冒昧,建議小林村不可在原址重建,應在附近選擇地 質可靠的地段作為小林村的“萬世基業”,永遠免受山洪和泥石流的威脅。恐怕不應由馬“負全責”第四,馬英九說救災工作應該做得更好和更快,這是負責任的表現。但馬政府要救災“做足一百分”,還必須及時獲得縣市政府全面及正確的情資報告,以便作出合適及有效的調度。但這次“八八”風災、水災,是否全部縣市特別是南部縣市都做好了相關的工作,各方均抱有很大的懷疑。“莫拉克”襲台期間,有些縣市的長官外出考察訪問,姑且勿論是否“公費旅行”,人不在管轄的本地,就難言可以精準地掌握第一手資料,向臺北作報告,或者要靠電話來指揮本縣、本市的救災,效果會打個七折八扣是自然事,未能盡全力也是必然的事,進而連累馬政府的救災全局可想而知。若論“救災不力”,這些縣市長當然 是“責任難逃”。馬英九對救災大局“願負全責”,各位縣市長是否也應該對本縣本市的救災小局“願負全責”呢?台灣的政黨政治和藍綠分庭,形成了爭功諉過的風氣,特別是南部的綠色縣市長,將“救災不力”的責任以各種言詞卸責給馬政府,也是不難想像的事。第五,陳水扁執政八年,用於“治水”的費用高達七千億元新台幣,結果是許多水利工程經不起“莫拉克”的沖擊,成了“豆腐渣工程”。有些堤圍,質量倒不差,但大雨之下,阻擋了排放,以至形成大批大面積的水鄉澤國,可見當初策劃設計時考慮不周、顧此失彼。總之,這七千億元新台幣的治水費用,看來有相當一部分是白費了,甚至有部分反而害大於利。這方面的責任,恐怕不能由馬英九“負全責”吧?這方面,必須實事求是釐清責任。說句 公道話,馬英九所負的責任,不可能也不應該要他下臺。那些政治化到過激地叫喊“馬英九下臺”的人,不管是別有居心,或是一時因失去親人的傷痛而沖動,最終得到的必是“失望”二字,豈有他哉?(作者為資深評論員)


馬英九會起用宋楚瑜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求災.重建兩回事 “欲速則不達”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