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12

好萊塢傳奇童星秀蘭•鄧波兒去世


雪莉•坦普爾•布萊克(Shirley Temple Black),中國影迷熟悉的「秀蘭•鄧波兒」 週一(2月10日)逝世,享年85歲。在1930年代美國大蕭條時期,這位童星曾振奮了無數美國電影觀眾的精神。


傳奇小「天使」

秀蘭•鄧波兒是影史上一個特殊年代的傳奇,她在每個國家所贏得好奇心是其他任何人都無法相比的。即使大半個世紀過去,今天的人們仍然把她稱為「天使」。

根據她的家人發佈的聲明,秀蘭•鄧波兒星期一夜晚因自然原因在舊金山附近的家中平靜辭世。去世時家人都在周圍。

秀蘭•鄧波兒1930年代是好萊塢著名童星,三歲就開始拍電影,長著一頭捲髮和一對酒窩的小女孩秀蘭•鄧波兒主演了大量格調輕鬆的影片,憑藉她的歌舞迷倒了全美國。

 




雪莉•坦普爾•布萊克(Shirley Temple Black),中國影迷熟悉的「秀

蘭•鄧波兒」 週一(2月10日)逝世,享年85歲。(BBC)
 


好萊塢傳奇童星秀蘭•鄧波兒去世,享年85歲。(網絡圖片)

她 演唱的歌曲《好船棒棒糖號》(On the Good Ship Lollipop)以及和傳奇性的美國非洲裔舞蹈家比爾• 「柏貞格」•羅賓森(Bill "Bojangles" Robinson)一道跳的踢踏舞《小上校》(The Little Colonel)給人們留下永恆的印象,使她成為美國電影界的偶像級人物。

3歲時鄧波兒在母親的安排下進入一所叫米格林的幼兒舞蹈學校接受 訓練,1934年年僅6歲出演了歌舞片《起立歡呼》,影片大獲成功。秀蘭•鄧波兒能歌善舞的表演吸引了全球無數的影迷。隨後一年中,鄧波兒出演了《新群芳 大會》、《小安琪》、《小情人》等8部影片。由於在這幾部影片的出色表演,1935年年僅6歲的她就獲得了第7屆奧斯卡特別金像獎,成為有史以來獲得奧斯 卡獎的第一個孩子。

 



秀蘭•鄧波兒當時年紀小 (美國之音)

秀蘭•鄧波兒一共出演了43部影片。從1934年到1939年,她每年都在最受歡迎的十大明星之列,成為當時美國兒童崇拜的偶像,也是成年人心目中的寵兒,曾有「大眾小情人」之稱。

 



秀蘭•鄧波兒演電影《藍鳥》( "The Blue Bird." ) (美國之音)

隨著她的逐漸長大,少女時代的秀蘭.鄧波兒,銀壇魅力逐漸消退,在成年後感到明星的電影生涯難以持續,觀眾無法接受他們最喜愛的小寶貝已經長大的現實,於是秀蘭•鄧波兒在1950年21歲時息影。

她 度過了幾年遠離聚光燈的生活,1950年積極投入共和黨政治活動。1969年,她獲尼克松總統任命,加入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團,以及美國外交部第一位女性禮 賓司司長。從此開始了第二職業,也就是外交生涯。她在1970年代擔任過美國駐加納大使,1977年4月訪問過中國。1989年,在共產黨政權在東歐各地 相繼垮臺之際,她出任美國駐捷克斯洛伐克大使。

 



秀蘭.鄧波兒1967年在加州競選議員 (美國之音)
 


秀蘭.鄧波兒1969年作為一名美國代表參加聯合國大會 (美國之音)


1999年,鄧波兒以其童星時期的成就,被美國電影學會選為百年來最偉大的女演員第18名。另外,有一種沒有酒精成份的雞尾酒使用了她的名字,名為莎莉譚寶,又叫兒童雞尾酒,在外國深受兒童歡迎。曼秀雷敦的小護士商標的模特兒為秀蘭.鄧波兒。

抗癌明星

70 年代,鄧波兒患上了乳腺癌,她勇敢面對,接受了乳房切除手術。乳腺癌在當時的醫療條件下還是一種難防難治的疾病,特別是要切除乳房,這是令很多女患者最不 能接受的。但是鄧波兒不僅做了手術,還在電視節目中向公眾袒露了病史,她成為第一個勇於公開病情並倡議防治乳腺癌的名人。

當人們問她是「如 何與乳腺癌作鬥爭?」時,她答道:「如果甚麼也不做,情況只能變得更壞,我相信上帝和我的醫生。」對患同樣疾病的婦女,她的忠告是:「不要害怕,不要坐在 家裏等,要去醫院積極治療。」正是這種樂觀積極的態度使她戰勝了病魔,在她的影響和帶動下,很多患乳腺癌的婦女也轉變了看法,不再羞於談及病情、不敢接受 手術治療了。

幸福女人 最滿意的角色是妻子和母親

不論當演員還是做外交官,鄧波兒都幹得相當成功,而在家庭生活方面,她也是個幸福的女人。她曾對記者說,這一生最令她滿意的角色是妻子和母親。

 



鄧波兒家有女初長成, 秀蘭.鄧波兒在1946年 (美國之音)


17歲時,她嫁給了中學同學的哥哥、美國航空兵約翰-阿加。阿加婚後酗酒無度,多次酒後開車被捕,並且一心想進入娛樂圈當演員,這使鄧波兒很失望。4年後這段婚姻宣告破裂,當時他們的女兒蘇珊才2歲。

1950年,離異後的鄧波兒前往夏威夷散心,遇到了企業家查爾斯-布萊克,查爾斯居然沒有看過她主演的任何一部電影,這讓鄧波兒萬分吃驚。她又托老朋友聯邦調查局局長埃德加-胡佛調查,胡佛給查爾斯下的結論是「像蘋果醬一樣毫無雜質」。

1950 年12月16 日,他們正式結婚,從此過著幸福恩愛的生活,直到2005年查爾斯去世。在一次接受記者採訪時,鄧波兒說道,這一生她獲得的最大獎賞就是她和查爾斯童話般 的婚姻生活。她和查爾斯育有兩個孩子。曾有人問她,這一生最值得驕傲的是甚麼?她的回答是:我的3個孩子和我的孫女們。

2006年1月29日晚,第12屆美國演員公會獎在洛杉磯聖殿禮堂揭曉,秀蘭-鄧波兒被美國演員公會授予終身成就獎,以表彰她在演藝方面取得的成就及在人道主義事業方面作出的貢獻。

在當晚的頒獎儀式上,78歲的鄧波兒對台下的觀眾開玩笑說:「對於那些想獲得終身成就獎的演員們,我的建議是,要盡早出道。」對當今的年輕人,她的建議是:要做一個勇敢和純潔的人。要聽從你自己內心的召喚,不要受外界影響,要做一個真我。

 



秀蘭.鄧波兒2006年1月29日接受美國演員工會的終生成就獎 (Photo

by Kevin Winter/Getty Images)
 


時任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右)在肯尼迪中心歌劇院舉辦的第21屆全

國肯尼迪中心榮譽的盛大儀式酒會上迎接美國著名童星秀蘭·鄧波兒。(
AFP/Getty Images)

鄧波兒年少成名,不過,她沒有迷失在曾經的光環中,銀幕之外又成就了另一番事業,從這點來講,她更是獨一無二的。秀蘭-鄧波兒本人也很為自己精彩的一生感到驕傲,她曾對媒體說,「如果我還能再活一回的話,我將不會對我的一生做任何改變。」

母親功不可沒

 



好萊塢傳奇童星秀蘭•鄧波兒去世,享年85歲。(網絡圖片)

1928 年4月23日,秀蘭-鄧波兒出生在美國加利福尼亞。父親是銀行職員,母親是退役的舞蹈演員。鄧波兒之所以能成為明星,她的母親功不可沒,因為年輕時曾嚮往 銀幕生活未能如願,她便把全部心血傾注在培養女兒上。她像許多望子成龍的中國家長一樣不僅注意對孩子的早期教育,而且還為孩子精心設計生活之路。嬰兒時的 鄧波兒就已經顯露出天使般的甜美模樣,並且遺傳了父母的才華,不但有著出色的嗓音,而且表現出驚人的動作協調性。

3歲時,鄧波兒在母親的安排下進入米格林幼兒舞蹈學校接受訓練,這是好萊塢星探經常出入的地方。一次一個導演來選角,儘管調皮的鄧波兒躲在鋼琴後面沒出來,可她還是被選上了。

4 歲時,秀蘭-鄧波兒拍攝了系列片《小聽差》。當時尚不識字的鄧波兒,靠母親每天給她大聲朗讀劇本,來記住自己的對白,但她稚嫩自然的表演引起了好萊塢的關 注。後來在她成為童星演電影期間,母親一直陪伴在她左右,幫她讀台詞,打理服裝道具。母親還負責她的髮型,每次做頭髮都要確保她頭上有56個卷兒。

更 難能可貴的是,秀蘭-鄧波兒的母親知道在娛樂圈這個大染缸裡如何保護好自己的孩子。她會擋在孩子的前面,在該說「不」的時候說「不」。「她不能做那個」。 或者「她不能接受你送的禮物」。幸虧有這樣清醒睿智的媽媽,鄧波兒才沒有在最紅的時候被寵壞,她的健康成長為今後的事業和生活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戰爭威脅經濟大蕭條時撫慰美國人的心

秀 蘭-鄧波兒是一個創造奇蹟的童星。她挽救了經濟危機中面臨倒閉的福克斯公司,《亮眼睛》為福克斯公司在1934年賺到400多萬美元,這在當時是個天文數 字。她讓全美國的影院自1929年爆發經濟危機以來第一次場場爆滿,影迷們被這個天真無邪、活潑可愛的小女迷倒,心甘情願地掏腰包買票看她的電影。書籍、 雜誌紛紛以鄧波兒作封面,鄧波兒娃娃、鄧波兒服裝也都成為搶手貨。

 



1937 年6月26日,好萊塢著名童星鄧波兒主演的《威莉·温基》到達

她演藝事業第一高峰。在1934-1938年期間,鄧波兒參與了20多部故事

片的表演,成為 當年美國頂級電影明星之一。之後她進入政界,曾擔

任美國駐加納(1974-1976)和捷克斯洛伐克(1989-1993年)的大

使。 (AFP/Getty Images)
 


時任美國聯邦調查局(FBI )局長約翰·埃德加·胡佛(John Edgar

Hoover)於1937年8月16日在小演員秀蘭·鄧波兒的書籍上簽名。

(AFP/Getty Images)(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AFP/Getty

Images)

鄧波兒也為她的家庭賺得了巨額財富。根據她與福克斯公司的合約,鄧波兒每月能得到1500美元的工資,要知道這個數字是當時普通成年人收入的幾十倍。到30年代末,鄧波兒的片酬已超過12萬美元,還外加20萬美元的紅利,而當時的電影票價僅有15美分。

鄧波兒在為許多人帶來財富的同時,更為人們帶來了歡笑,成為大家的開心果。當時由於戰爭的威脅和經濟大蕭條,讓許多美國人意志消沉、鬱鬱寡歡。她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和天使般的微笑在當時撫慰了無數苦悶的心靈。

羅斯福總統曾對記者說,因為這個國家有了秀蘭-鄧波兒,所以我們會好起來的。由於鄧波兒飾演的角色多是令人憐惜的孤兒,這也深深觸動了很多成年觀眾,使他們意識到自己身為父母的責任。

「鄧波兒宿命」

 



鄧波兒長大了,觀眾卻無法接受他們最喜愛的小寶貝已經長大的現實。(
網絡圖片)

成年以後,鄧波兒回憶起她的童年時曾說,「我只過了兩年懶惰的嬰兒生活,以後就一直在工作了。」小小年紀的她,每天必須工作5個小時,週末通常在8個小時以上,此外還要每天跟私人老師學習3個小時。工作時她常常哈欠連天,母親不得不時時提醒她,「寶貝,精神點兒!」

從5歲到11歲是秀蘭-鄧波兒演藝事業的黃金時期。雖然她演的角色大同小異,但是人們不管她演甚麼,都一樣喜歡,只因為她太可愛。然而,她畢竟在一天天長大。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外形發生了變化,不再是那個一頭金色捲髮的洋娃娃和有著紅蘋果一樣美麗臉蛋的小天使了。

1939年,米高梅公司希望借用她以少女形象主演《綠野仙蹤》,但遭到20世紀福克斯公司的拒絕,其實當時她已漸脫稚氣,完全可以出演這一角色,只是福克斯公司實在不願意放走這棵搖錢樹,他們轉而安排她出演《小孤女》。這使鄧波兒錯失了一個重要的轉型機會。

《綠野仙蹤》獲得了空前的成功,還成全了另一位好萊塢童星裘蒂-迦倫。相反,鄧波兒在《小孤女》中的表演因為已漸漸發育,她頭髮的曲線已被身材的曲線所代替,觀眾無法接受他們最喜愛的小寶貝已經長大的現實而票房慘敗。

成 長帶來的轉型問題是擺在童星面前的一大難題,鄧波兒沒能在演藝事業上走得更遠,外部因素起了決定作用。「鄧波兒宿命」甚至成為日後許多童星長大成人後試圖 擺脫的命運的代名詞。但是,鄧波兒那天使般的形象從此永遠定格在了銀幕上,創造了一個80年不老的神話,誰能說這不是一種幸運呢?

鄧波兒在20世紀30年代的走紅有其歷史背景,然而,無論亂世盛世,無論哪個國家民族,對於真善美的渴求都是人類共同的心聲,這個銀幕上的小天使無疑切合了人們這種願望,因此當她的銀幕形象傳播到其他國家的時候,就在世界各地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秀蘭-鄧波兒」熱。



日本神神 風 特 攻 隊 遺物 能列 入入世 界 遺 產 嗎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駱家輝在人大法學院的告別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