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May 4, 2011

阿母的手稿

這週是母親節,你要帶阿母去哪裏玩啊?吃什麼好料的?送什麼禮啊?我都不用,而且我還窩藏了一干人犯一疊手稿,一直捲在五斗櫃裏。

張相片
日本武士和藝妓的塗鴉

張相片
母親節不免俗地拿出來曬一曬,不用日光曬,用我的好心情來曬,這是我偷偷留下的一點點屬於阿母的東西,發黃的薄紙片上有著發黃的膠帶,這些塗鴉都是我小時候在阿母衣櫃翻箱倒櫃出來的寶物,我本肖羊(但在家肖鼠)。

張相片
民國四十四年,我阿母二年級,就讀新竹市東園國民學校。(這時姓張)

張相片
六年級這時姓曾
 
發黃、破損、折痕滿滿的獎狀,都是阿母的,我的卻連一張都找不著(習慣丟東西,什麼都不留),無意間在捲裏發現了我弟幼稚園的評量表,都是全勤啊,這是我們家優秀的傳統,從不缺席,既使腸子絞痛,頭髮打結,該做的事一定要去做。

張相片
湯米:整潔有禮,較前進步,該生本學期得勤學獎。(是說你幹嘛吸手指又插嘴)

張相片
法朗克:好學認真,稍欠勇敢,該生本學期得勤學獎。(字看不懂就要問)
 
如果我有遺傳到阿母什麼好習性的話,那應該是對「藝術」很熱愛及「學習」的渴望吧。記得小時候,阿母上英文課,那個瑪爾寇梁,每天看他很認真筆記、閱讀、會話,還上「小原流」的插花課,甚至跟著一群山葉音樂班的媽媽去穿著自製的美麗旗袍走秀,什麼都嚐試,什麼都做得好的,就是我媽媽。
 
家裏賣相機的幕後功臣也是阿母,進貨、出貨、議價、公關都是他,阿爸只要帥帥地站在店面和客人辣咧就好了,能幹的媽媽做什麼事都很認真,深得同行的愛戴。
 
對於小孩的教育,他更是大力栽培,我們家四隻從小就通通學音樂,無奈弟弟不愛練,最後剩我一隻,不然的話,現在應該有個赫赫有名的「江氏大樂團」吧!
 
全能的媽媽,在我心裏是一個為家庭付出,卻又能打點自己的人,隨時都在生活中進步著,他總是知道如果書再多唸一些,世面多懂一點,朋友多交一些,生活會更不一樣,這可能和他沒能再升學有些關聯。
 
母親節,我用這些發黃的手稿和我的阿母對話,雖然身邊沒有你,但是心裏的你一直都很重要,今年不唱歌不彈琴,用我的「私藏」對你加倍懷念。

張相片
阿母的小學畢業証書,四十八年耶。

張相片
新竹縣立新竹第二女中畢業証書,民國五十一年,哇……然後再五年就有我了,好快啊…

張相片

張相片
啊…我的幼稚園和小學畢業証書呢?

張相片
壓獎狀四寶:盛蕃茄的鍋子、裝花生的罐子、皺皮的橘子、亂丟的算獨。


我所認識的海豚飛 by 會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所認識的海豚飛 From 瑋媽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