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April 13, 2004

2002關西自助行之一

2002年2月8日(星期五)
想要一個人自由自在,像流浪一般,玩他個幾天,哪裏都可以,就是想要一個人,孤單的、寂寞的、陌生的、好奇的、新鮮的。
想要一個人…想要一個人…想要一個人…想要一個人…想要一個人…
終於如願以償,恢復我原始的本性……流浪。
到達大阪關西機場,我和日本人一樣健步如飛,我是「第一名」排隊入境的,顯現射手座快速、冒險的精神,地方越陌生,膽子越大。
和日本人一起坐JR鐵路,車上有剛喝完酒的歐吉桑,喝完臉紅紅,還有站在門旁睡覺的年輕人,腿軟了無數次,書包掉了2次。
JR的座位下方有暖氣,屁股和大腿靠椅子的部位很熱呢!一點都不冷。
我住的地方,站名是「東淀川」,也是JR京都線的站,JR線是自動的,車長只需要將key向「自動」,都不必開車,只要每站播報,控制時間即可,很好玩哦!
很高興在大阪有自已的套房,完全沒人管,太快樂了!屋主中野蘭,國語超好,是個像台灣人的日本人,曾在Taiwan待過一段長時間,擔任重大會議的即席翻譯,中野屋是他退休後的生活,很不賴!
看日本電視,黑人和金髮美女講日語,好像喝咖啡配生魚片,有噁!(瑪丹娜說日文)
今天唯一遺憾的事,就是我沒有買樂透,隊伍都很長,沒時間排,令人扼腕。

2002年2月9日(星期六)
「大阪城的石路,硬又平呀!西瓜大又甜呀!……」我想著這旋律,不過,完全不對,我現在是在日本的大阪。
好大的大阪城,目前僅是原來的1/4,走進天守閣,看到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打仗用的冑甲,很重的ㄋㄟ,我想還沒打仗,就先被壓死。
正巧碰到高中生校外教學,真可用「青春洋溢」來形容,大家都很會打扮,女生裙子比短,襪子比胖,男生頭髮比亂,二天的觀察下來,我發現大阪的俊男美女比例甚高,隨便一望,長得都挺好的。
日本人的英文真的很破,請我幫忙照相,一句英文都擠不出,不過很有禮貌倒是真的。
(中午到了通天閣)等一下…因為現在正在回憶,漏了一段,等一下…
天王寺公園有很多遊民和流浪漢,在旁搭棚唱卡拉OK,景緻很像青年公園,博物館裏正在展出「聖德太子」的特展,因為我和他不太熟,所以沒進去拜訪他。
穿過公園,就到新世界,這裏是二次大戰前,大阪最繁榮的商圈,有劇院、成人電影、柏青哥、小吃店,很有日本歐吉桑的感覺。
通天閣目標顯著,曾是二次大戰前大阪最高的建築,登上最頂,可看大阪全景,上面有一尊木頭小妖怪,很多人搶著摸他腳底板,我覺得他一定很癢,想踢他們。(歹勢,經查證得知,小妖怪乃福神是也。)
通天閣下的大章魚燒,5個250日圓,肚子餓了覺得好吃,和Taiwan的不同,裏面完全軟綿綿,我想是用的食材不同。
自助旅行,腳力要夠好,累了就爬上JR線,換到下一站旅程,我稱之為「隨機旅行」,今天因為隨機,我來到了奈良,沿路我睡死了,聽見站長廣播「那拉」,才跳下車。
奈良的公車,180日圓,可刷公車卡,可投現,也可換錢,很方便耶!沿路上有很多古樸的茶館有賣吃的,很想進去吃,但都怕不好吃而打退堂鼓。
奈良公園,好多可愛的鹿鹿,為了吃鹿仙貝,把餵食的人搞得哇哇叫。東大寺的靜樸,我很喜歡,點了香,許了願,願家人平安,大家快樂。大佛像相貌莊嚴,不過很多人來,除了看大佛,還有到大佛後方的一根有方洞的木柱去,去幹嘛?聽說穿過柱子會變聰明,不過,如果是胖子卡在那裏,就實在很蠢!
春日大社是天皇祈求國泰民安的神社,在日本就有上百個春日大社,奈良的是最大的,果真很大,大到看不到底,走不完。
裏面有三百多年來,遺留下來的3000多座石燈籠,這我在漫畫「好小子」裏曾看過。
累了,上奈良JR站,繼續「隨機」,這次開出的號碼是「大阪」,好極了!可以睡很久。
日本的交通方便,沒有話說,不過千萬別在十字路口猶豫,看好方向就要衝過去,想回頭,門都沒有,人浪一過來,意志力就變差。
鑽進阪急百貨,看看日本人的購買能力,Super,優異,第一名,我在B1買了回家吃的便當後,滿意的離開了。
回到家真好,流浪人的駐足站,吃完了冷了都好吃的便當,我又睡死了,旅行真的很累,不行的人別輕易嘗試。
晚上10點,爬起來吃完主人留下的關西鳥龍泡麵,並記上今天的回憶錄,準備好明天的再出發。

2002年2月10日(星期日)
今天是印章大集合,每個地方都有章,害我忙死了。
早上很冷,連手套都戴起來了,昨天睡得很好,因為今天要搭1小時的JR神戶線到姬路,我看日本人也是很怕冷,帽子、手套、圍巾,樣樣齊全。
日本人愛打扮,也會打扮,看他們穿衣服都很好看,男女都一樣,女生幾乎都化粧,老少都一樣,我在這裏與流浪漢同等級,不列名。
姬路市是受日本政府保護的一個古城,從車站前方大道直通姬路城沿路,就有許多雕像。
一早就有民眾到二手市場逛逛,找尋自己看中意的東西,價格合理就帶走。
姬路城又名「白鷺城」,目前已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物遺產,是日本最美的城堡。
在城堡頂端留下住址姓名,希望美麗的城堡永遠不被人遺忘,保存良好。
日本人的維護古蹟,沒有話說,拿參觀路線來說,都是單行道,只要看著「順路」沿著走,就不怕迷路或和來人相撞,很為人設想。
上姬路城,要脫鞋,換穿拖鞋,所以裏面的木頭地板一塵不染,日本人比台灣人有公德心,他們在車上沒有規定不可吃東西,我也看見有人在車廂吃東西,可是車廂內乾淨極了,看完的報紙,在車站裏有分類的垃圾筒可以丟,很方便,大家也都遵守。
好古園是典型的日式庭園,在這種環境下生活,一定是輕聲細語,才能配合這幽雅的環境。
雖然在日本,不過開口還是英文,連一句「阿里阿多」我都沒說過,售票員一聽到Thank you,就拿英文解說給我。
下午參觀北野異人館,我買了麵包野餐起來了,貓、麻雀、鴿子都來湊熱鬧,日文「異人」就是指外國人,神戶曾有許多外國人居住。
今天學乖了,點不用多,隨意即可,沒有看到的景點,留給下一次。
晚上,我家附近的「牛角燒肉」,一直呈現客滿狀態,只好打消念頭,轉戰「大和燒肉」,這是韓國式的烤肉,老闆娘是美麗的韓國人,我一邊吃,一邊烤,一邊忙著滅火,旁邊的日本人小弟服務生,一直來幫我救火,很忙呢!
每天在大阪站換車,我都鑽進百貨公司B2,每種東西都好吃,都想吃,不知從何下手,很是為難,所以,每天想要吃什麼,變成了最棘手的問題。

2002年2月11日(星期一)除夕夜
京都車站蓋得真好,像個國際機場,1997年完工,歷時13年,廣播有說英文,大概是來這兒的國際人很多。
車站便當都好漂亮,各式各樣,各種價位,我都快流口水了。
前幾天都坐快車,今天坐普通車,每站都停,果然很慢。
今天第一站是天龍寺,我已經有點煩了,日本最多的就是寺廟和神社,所以我開始亂晃。
嵐山這一帶有很多人力車,他們要拉著車用跑的,很辛苦的,大部份都是大學生打工,我逮到一個,叫他站好讓我拍,不錯,很乖!
我看到野宮神社便鑽進去,恰好碰到台灣團,這裏有賣各種祝福許願的「繪馬」,只要把願望寫上掛起來,希望就會實現。
沿著竹林走,這曾經是貴族喜愛散步的地方,我也附庸風雅一下,貴族也會老死,旁邊都是墓地。
他們就長這樣,屹立不搖,因為怕對他們不敬,並未拍攝。
我開始爬山,往嵐山高雄方向,爬到半途開始下像雨的東西,但是顆粒很粗,到了更高,我才知道那是下雪,SNOW……,原來下雪對日本人來說,就像出太陽一樣嘛!隨時隨地。
下午前往宇治,在商店街上有一家大型的Super Market,我便進去為今天的年夜飯加菜,有草莓、栗子、麻薯丸子、炸物、泡麵,真是有給他豐盛……,還有魚卵。
宇治有名的是茶,我在聽店員解說(雖然我聽不懂),旁邊的日本伯伯竟然開口說話,還問我對不對,我說「失禮!你說啥?」他就問我從哪裏來,我說Taiwan,Taipei,他說他也去過,不過他說來說去只會說Taiwan,Taipei,這樣就想攀關係,門都沒有,有窗戶。
平等寺,又是寺,為什麼不是道明寺,我從外頭望進去,去感受那種幽靜的氣息, 一心一意只想吃茶加和果子。
一到對鳳庵,我又使出殺手鍆?(怎麼寫?)開口說英語,果然,找了人來翻譯,一邊表演抹茶調製,喝茶,吃和果子,苦加甜,氣氛很佳,更厲害的是,翻譯的人是殷琪,還帶著一本日英字典。
這樣只要500¥,因為這是市營的茶房,我在指南上看到,我拿給他們看,他們都很開心。
沿著1300多年的宇治橋走一趟,頗有懷古之氣息,又開始下雪了,我趕緊躲進一家Book Store,這裏的成人雜誌是上架的,我看得不亦樂乎,在日本,我好像穿著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沒人認識我,也不怕丟臉。
今天很怪呢,坐到的都是慢車,還好我有CD,才不無聊,日本人一上車就開始玩手機,有的看書(書很小,很方便),我現在有點會看日本人的面相。
回到家開始吃年夜飯,吃得我很撐,中野蘭來傳Message,原來有人給我拜年了,第一次在異鄉過年,很想體會一下異鄉遊子的想之家心情,不過,我好像沒啥感覺,一個人慣了,在那兒都自在,只是換個地方而已罷了。


首頁│ 下一篇→2002關西自助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