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場記
2019/08/06

《你的臉》


敝部落格前文【到美術館看《郊遊》】寫過這麼一段:

《郊遊》全片基本上可說是由幾個長鏡頭組成。因為拍攝手法使然──攝影機擺在定位,演員在鏡頭範圍裡活動(讓我聯想到已經晉升為古董的3C設備──閉路電視),也沒有什麼zoom inzoom out,加上節奏夠緩慢,觀眾是以有足夠感知空間,能察覺由演員表情、眼神、肢體、以及週遭環境流轉等等諸般細節牽動出的情緒,產生的故事性。可以說,長鏡頭和慢節奏,在《郊遊》中相輔相成,沒有大量一鏡到底的拍攝,演員的演出易流於片段;演員節奏、動作太快,觀眾就來不及看出舉手投足、肌肉牽動,打哆嗦、淚滿溢等等不明顯卻細緻的變化。



到了蔡明亮導演新片《你的臉》,更是把「長鏡頭」及「慢節奏」推進好幾大步。


繼續閱讀
2019/05/05

感時傷逝 --《喜劇天團:勞萊與哈台》


雖然台灣片名冠上了「 喜劇天團」四個字,看完片,步出戲院,重回五光十色、萬紫千紅西門町,卻絕少看完一部「 喜劇」的歡愉,反而滿腔喟嘆,抑鬱久久難抒,直到嗑掉一碗趙記菜肉餛飩,在城中區漫無目的地閒逛片刻,才漸漸釋懷。


繼續閱讀
2018/09/02

《HERO》第二季第一集


十六年前被控殺警死刑定讞的鄭性澤先生,去年再審改判無罪確定後,向法院請求冤獄賠償。法院裁准依每日補償四千元,共計補償一千七百二十八萬八千元。



前兩天看到這則新聞,想起最近又再重播的日劇《HERO》系列。《HERO》第二季第一集裡,木村拓哉飾演的檢察官久利生公平,抓到了在居酒屋毆打店員的現行犯,警察發現犯人指紋和將近十五年前發生的被劫首飾價值高達十三億日圓珠寶店強盜案中,歹徒遺留現場作案用榔頭上採到的指紋相同,但因為沒有其他決定性證據,即便距離十五年法律追訴期告終的日子越來越近,久利生仍不願就此起訴嫌犯。


繼續閱讀
2018/01/29

最佳劇情片 ——《血觀音》




2017年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提名了《大佛普拉斯》、《血觀音》、《相愛相親》、《輕鬆+愉快》、以及《嘉年華》五部影片。其中前三部已在台灣上映,去年底打鐵趁熱,接連著看了。
 
繼續閱讀
2018/01/01

《相愛相親》的細節




《相愛相親》電影中有許多細節:撿骨的細節;駕車回父親老家在高速公路上的細節;《海闊天空》唱二遍的細節;教學觀摩前、中的細節;遍尋證件的細節;捉放雞的細節;申辦結婚證明的細節;車上唱《花房姑娘》……等等。
 
繼續閱讀
2017/11/19

《大佛普拉斯》── 甘苦人浮世悲歌




觀影時,鄰座年輕小倆口時不時嘀嘀咕咕,雖然唏唏嗦嗦音量已盡量壓低,他倆對劇情的即時眉批仍總能清晰傳入我耳。

總之就是類似,社群媒體上,那些淺層、直線、隨興、輕薄、嘲諷,未經審慎盤整三思便脫口而出的回應留言,連舉例寫出來都不需要,也不會干擾我情緒,因為認真你就輸了。然而散場離開影城,思緒經過沉澱,還是免不了好奇,我們這些有能力坐在電影院舒適座椅欣賞影片的人,可有資格毒舌電影中那些個邊緣人物,其實我們根本不了解,沒辦法揣摩想像他們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繼續閱讀
2017/09/15

神作《一一》




《一一》在講一個小家庭四位成員幾天之間各自發生的事。故事從一場婚禮展開,自四位成員衍伸到週遭的人,結束在一場喪禮。
 
繼續閱讀
2017/07/29

部落格轉型、第十美


公視看到「新加坡濱海灣 設全球最大『地下供冷中心』」新聞,不禁有感。



 
繼續閱讀
2017/07/24

《骨妺》-- 姊妹情深


大概是同志運動在台灣正如火如荼,金曲獎時盧凱彤得獎感言又進一步推昇議題熱度,媒體的電影宣傳報導打鐵趁熱,都以「女同志電影」的角度介紹《骨妺》這部片子。


 
繼續閱讀
2017/06/22

愛要怎麼說出口之《戀妻家宮本》




實則就是部,題材在日本電影中常見的家庭親情倫理溫馨輕喜劇。然而導演運用了網路世代熟悉的螢幕符號,塑造出一種另類趣味,對於電腦與行動裝置已深入日常的觀眾而言,這類手法提供了令人莞爾一笑的新哏,讓老掉牙的類型電影綻放新花朵。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