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歐美澳
2016/08/04

爵士與摩門教的鹽湖城


我喜歡觀賞電視上的運動比賽轉播,有閒情的話,幾乎所有運動來者不拒,通常是從客觀欣賞的角度,不特定為競賽的那一方,或那一位選手加油。除了中華隊和台灣運動員外,從小到大,唯一曾經由衷專一地心儀過的球隊,大概只有十幾廿歲時,持續關注的NBA猶他爵士隊。
 
之所以支持爵士隊的理由,一方面由於服氣他們一招行遍天下的打法;一方面也是欣賞John Stockton這位當時爵士隊兩大台柱之一的球員。他在NBA眾家肌肉棒子中身材小號,卻能靠紮實球技、智慧帶點狡獪的腦袋、以及強悍心志,闖出非凡成就,足以激發我輩同樣不起眼的平凡眾生,「有為者亦若是」的不服輸精神。關於Stockton與球隊的彪炳戰績,我在2009年他獲選入名人堂時,寫過一篇《聞John Stockton入選名人堂有感》,可為參考,於此不再贅述。



只不過,「既生瑜,何生亮」,在爵士最顛峰的90年代後半,遇上「神之手」阻路,也只能徒呼奈何。夠資深的球迷大概都會記得,1998年總冠軍賽第六戰,最後21秒Jordan先是抄掉Malone的球,然後在剩下7秒多時,於罰球線附近不露痕跡推開防守的Russel跳投中的,進了致勝球,拿下第六枚冠軍戒指。事隔十多年,至今於Youtube上重看當年影片,仍然認為這球Jordan犯規了,爵士輸了超嘔!可惜往事只能回味,不能重來,耿耿於懷也於事無補。
 
繼續閱讀
2013/06/08

Hawaii,合我意




從加州返台,決定順道一遊夏威夷,如意算盤打得是,長途飛行拆成兩段,比較不疲勞,誰叫夏威夷是所謂的「太平洋十字路」呢?奈何天不從人願,反而因此經歷了生平第一次緊張難熬的飛行體驗。此為題外話,爾後另述(詳請見《轉機》── 空中監獄



 
繼續閱讀
2013/05/26

Joyride , from Fisherman’s Wharf to Sausalito.






年初利用停留在美國的兩個多月去了舊金山三趟,雖然稱不上玩得徹底,幾個有興趣景點也受限於種種因素沒有去成,但分別花了半天左右時間參觀SFMOMA(舊金山現代藝術美術館)、以及從騎自行車從漁人碼頭出發,跨過金門大橋到Sausalito,已經沒什麼遺憾了。
 
繼續閱讀
2013/01/23

人家已經上太空……


美國幅員廣大,城市與城市間移動,十分仰賴飛機,航空業非常發達,沒想到911事件發生,一時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美國空中運輸產業,會形成今日風貌,當然是肇因於供需關係、歷史事件、消費者喜好、科技發展、政策鼓勵等種種要素。

相較於台灣面積狹小,只有離島和東部的交通比較依賴空中運輸,會有搭乘飛機機會,通常都是出國比較多,和美國情況大不相同。因而,幾次搭乘美國國內線班機,對於包括航空公司營運模式、機場作業、乘客如何看待搭飛機這件事等等,總覺得和過往印象大相逕庭。

搭乘美國國內線飛機的經驗並不多,還不敢妄加發表感想議論(最近正閱讀《轉機:勒瑰恩15篇跨次元旅行記》,作者娥蘇拉‧勒瑰恩倒是對搭機轉機有傳神描述與抱怨),不過這次從達拉斯飛回聖荷西途中發生了一件插曲,倒是十分有趣。
 
繼續閱讀
2009/06/04

沒有巴黎的德州


渺小如滄海一粟的身軀,走在銳利的岩石、風化的峭壁、以及滾滾黃沙之間,禿鷹在某塊懸崖之巔駐足,加上簡單撥弄吉他的幾聲配樂。5/15~5/25,我行過的德州,雖遠不如文‧溫德斯1984年拿到坎城影展金棕梠獎代表作《巴黎,德州》一開場所拍攝地那麼嚴峻荒涼,但電影裡那股孤獨味兒,倒是依稀可以感受到 。


LAX機場
 

繼續閱讀
2006/06/13

一位OZ的國民外交

當正準備拍下雪梨歌劇院的屋頂解說模型,這位老兄突然闖進我的鏡頭。令我當場一愣,只好將眼睛從數位相機觀景窗移開,對他笑笑,附帶疑惑的眼神。

繼續閱讀
2006/01/12

在澳洲當澳客──城市篇(五)

網球四大滿貫賽之一,一年一度的澳洲公開賽, 下星期起又要在墨爾本展開角逐, 澳網賽的球場National Tennis Centre, 就在墨爾本downtown的東南邊,亞拉河北岸, 從維多利亞藝術中心Victoria Arts Centre, 或費茲羅花園Fitzroy Gardens步行過去, 大概都只要十幾分鐘。

費茲羅花園的翠綠草地

網球場旁邊,還有一座可以容納10萬人的 墨爾本板球場Melbourne Cricket Ground, 兩座球場四周,連同亞拉河南岸的 皇家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s及國王領地Kings Domain, 以及剛剛提到的費茲羅花園, 形成一大片綠帶,真可說是愛運動的人的天堂。

繼續閱讀
2006/01/08

在澳洲當澳客──大洋路篇

嘎~~~!澳洲也有基隆!? 沒錯,這個基隆Geelong, 可是世界最美麗的景觀公路之一 ──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的起點。

大洋路地圖


繼續閱讀
2006/01/04

在澳洲當澳客──企鵝歸巢篇

晚上九點的沙灘上,「夜色茫茫,星月無光」……

繼續閱讀
2006/01/02

在澳洲當澳客──城市篇(四)

搞不懂, 為什麼有人要在渺無人煙的荒野之中, 憑空建一座城市? 總覺得,城市是一個人群聚集的過程, 城市是有生命的, 從小聚落到大聚落、小村鎮到大都會, 逐漸逐漸地演化。 由於天災、人禍、經濟等因素, 城市也可能會衰敗。 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 可無中生有的城市, 就好像石頭中蹦出孫悟空、 桃子剖開出現桃太郎一般, 雖然奇幻,總讓人覺得少了點什麼!

國會屋頂的澳洲國旗

澳洲的首都坎培拉, 就是這麼一座讓人覺得少了點什麼的城市。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