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筆記
2019/06/20

《鴨母王:朱一貴傳奇》


上一篇201904200421 那瑪夏螢火蟲、六龜寶來溫泉夜之借題發揮提到,行程串連了高雄大樹、內門、那瑪夏、寶來、美濃等,共五個休閒農業區。記得,去往內門車上,為我們導覽的大樹休閒農業區謝理事長說到:內門有三寶:總鋪師、宋江陣、以及......,我馬上能回答朱一貴。」理事長說,朱一貴是唯一一位稱帝的台灣人,我心裡默想,其實朱一貴是大陸渡海來台的第一代移民,祖籍福建,在台灣落地生根,幹出一番轟轟烈烈壯舉,既是台灣人,也是福建人。為什麼我清楚這些?因為我讀過《鴨母王:朱一貴傳奇》。


繼續閱讀
2018/08/22

《倚天屠龍記》之〈夭矯三松郁青蒼〉

在書店翻了本《華文文學百年選.香港卷 貳:小說》。既有關鍵字「香港」、「小說」,理所當然該出現「金庸」作品。反倒是,如何從金庸十幾部武俠鉅作中,選出最具代表性,成就最高,又容易適當裁截,以免篇幅太長,一本文學選集頁數爆掉,恐怕才最須絞盡腦汁、費盡思量斟酌吧。



兩位編者從「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裡,挑了《倚天屠龍記》中〈夭矯三松郁青蒼〉這一回一開頭,從張無忌夜探少林寺,跟蹤圓真上山開始;到雖然救出義父謝遜,無奈謝遜卻決意不走,於是施展輕功,清嘯下山為止之間段落,果然是識貨行家,非常高明。


繼續閱讀
2017/08/17

一隅‧南門市場後巷之《到美麗島》








這座位於台北市南海路羅斯福路口附近,南門市場後巷的日式建築,明顯看得出歷經滄桑,已年久失修,恐怕早因有倒塌危險之虞而無人居住。若非讀了《到美麗島》書中的介紹述寫,誰會知道這裡在日據時期居然是間醫院,恐怕還會納悶,寸土寸金的台北,竟能容許一棟危顫顫二層樓舊屋繼續擺在那兒,而沒有拆除改建。
 
繼續閱讀
2017/08/15

《花街樹屋》




同樣段落反覆看了數次,仍然琢磨不出那隻紅毛猩猩的下落,如此留下糢糊空間,表現出寫實故事摻入奇幻懸疑成份帶來的趣味性。
 
繼續閱讀
2017/04/01

《隨筆北投》寫到的普濟寺參道




雷驤先生於這本《隨筆北投》中,幾次提到普濟寺,其中,以這一篇讓我印象最深,別有所感:
 
 
        《禪寺》
 
    普濟寺的山腳下,及觀光攬勝的風景通道,鬱鬱蔥蔥的林木掩映著,瀝青舖路上時時灑著白色光片。一條石板階梯折向山腰的禪寺方向,入口卻沒有甚麼山門等等誇大顯眼的事物。
 
    有薄霧的一大清早,少年寺僧握著竹帚柄,自頂端逐級掃下來,就看見一對男女歇坐石級中途沉默無語的戀人,寺僧便繞過他們。這一對情侶自某年初冬起,便固定在此幽會。
 
    落在青苔滿布的石階上的枯葉,其實甚少,灑掃不過是出家人修行日課罷。現在少年寺僧返身往寺的方向拾級回走,輕提著竹掃帚,周身微微沁汗,在灰白僧衣裡的底裡。
 
    登上寺院平台,大殿永遠肅穆的平展視野,右側一座亭子哩,石刻的地藏王菩薩一手握錫杖,一手托抱嬰囡。
 
    少年回首再看,頃間那紅塵即落在石級之下,隱約自雜木林隙間透過來的山道上了。
 
繼續閱讀
2017/02/25

遊記的寫法之《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




上一篇《一隅‧社子島頭公園》提到董啟章的這本書 ──《東京‧豐饒之海‧奧多摩》。衷心佩服作者,真夠神奇,一趟日本遊,短短五天,掐頭去尾只有三天有具體行程,而且部份目的地是當天才決定,看似結構鬆散的愜意旅行,居然能寫出洋洋灑灑六萬字遊記。
 
繼續閱讀
2016/09/04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之《小人物之旅》


成功的插畫家,通常都富有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並且能以與眾不同的角度,觀察到凡人往往錯過的──包含具象的、無形的──細節。如果能把,他們腦海裡的特異的世界,以及透過獨特眼界眼光看到的,最細膩細微的宇宙萬物和人情世故的變化轉折,幻化成文字,寫成一則則故事,肯定能別出心裁、奇趣橫生。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就是這樣的一本書,十二篇充滿奇想的故事,靈感都是從作者日常生活所見所聞、所思所感中湧現,也許初試啼聲,筆力還不夠深刻,但每個故事已經相當鮮明有特色,看得出作者平常的腦袋與眼睛很少靜下來放空。
 
繼續閱讀
2016/03/15

簽出一座總統府


事情要從今年台北國際書展說起。
 
2016台北國際書展,共有世貿一館、三館兩座展場。三館以展出童書繪本為主;一館核心是主題館、國家主題館、與台灣文學館展區,館內西側主要為海外參展國家攤位,東側則幾乎全為各出版社的「特賣會場」。雖說購票入場沒有把整座展場踏遍感覺有點虧,但因為只有一下午空檔,不得不有所取捨,還是選擇泰半流連在西側區域,畢竟也沒有什麼非買不可的必購書單,寧願把時間花在平常罕見的各色各樣國外書籍,就算看不懂也不能買,翻一翻圖片,看看編輯印刷,順便插花聽聽各國邀來的演講者說些甚麼,也挺有意思。
 
下午5點半後,當日閉館在即,正準備離開借坐空位歇腳的日本某出版社展館,眼尖瞥見隔著走道新加坡館一角擺著張小桌子,桌上陳列著似曾相識的印刷品,約莫年紀比我略長的男性,一個人端坐桌後。見鬼了,這條通道走到底就是洗手間,下午以來已不只一次經過,也走進新加坡館瀏覽過,怎麼之前就沒注意到這位先生這張小圓桌?






 
繼續閱讀
2016/02/09

食本味 ──《昔日之味》




忍不住從書的最後一篇【牛奶、雞蛋、蔬菜、麵包等──法國的鄉村旅館】摘錄出幾段:
 
繼續閱讀
2016/01/30

遊記的寫法之《津輕》




太宰治受「某家出版社」之邀,「要不要寫一寫津輕呢?」於是,就在「某一年的春天」出發,順便「在有生之年看遍自己生長之地的每一個角落」。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