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6/06

作文考什麼?

上禮拜二讀到刊載於聯合報《觀點麥克風》專欄的文章,有些不以為然。 我是離聯考(現在叫基測、學測之類的,本質上是同一回事)已遠的人,而且個人一向潔身自愛,短期之內,大概也不會從那兒蹦出一個在外頭生的、馬上要參加考試的小鬼來認父親,所以,國中基測考作文之事,本來與我無甚相關。

但我總覺得,我們的教育政策,是諾貝爾獎得主,率領一些博士、專家、官員訂出來的。這些人,就算不是天資聰穎、秉賦優異之輩,也都是過往考試制度的勝利者,最起碼都很會唸書(要不然怎麼拿博士、變專家?),他們推動教改的出發點是好的,可是採取的作法,往往依照他們過去成功或小失敗的經驗來執行。然而實際上的情況是,有許多的學生,比方中輟生、先天生理精神有缺陷的學生、考不上資優班的學生、出身弱勢家庭的學生、原住民、或是像我在服役時碰上的好幾位,接受了九年國民教育,卻只會寫自己名字的人,求學的過程並不像他們那些專家學者一樣順利,如同他們一樣會唸書、會考試,卻從來都沒有人會問這些不會唸書或成績不好、甚至是不愛唸書的人,教育應該要怎樣。 個人認為,國中基測加考作文並不是不可以,問題是,推動這麼一件事的人,一開始就是觀念有問題。因為認為現在的學生作文程度不佳,就決定基測加考作文,試圖以考試引導教學,喚醒學生重視。但是,先不論作文程度不佳,到底會造成什麼重大遺憾(君不見,許多ABC中文根本零零落落,還不是混得頂好!?),學生為了考試而準備作文,會寫的,永遠是「考試專用」的文章,這是因為考試的性質使然。 怎麼說呢?聯考寫過作文的就有經驗(那些決定基測考作文的專家學者官僚大概忘了),整堂國文考試的時間,扣掉回答測驗的時間,實際上能用來寫作文的,往往不到30分鐘,就算有東坡先生之才,為文能「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但常行於當行,止於不可不只。」也未必能於短短的時間內一揮而就能拿高分的文章。其原因是,考試的作文不能寫太長,萬一寫不完可就慘了,閱卷老師看到冗長的文章,也未必會耐煩看完;考試的作文也不能寫太短,寫太短,文章的結構不顯,就算有深刻的感情、豐富的意涵,也不見得能獲得閱卷老師青睞;考試的作文,也不能太過有創意,環肥燕瘦各有所號,自己的創意不見得每個人都喜歡,如果不是在考試,也許解釋一下,可以讓人理解,但考試時,閱卷老師可無法給考生解釋的機會。 因此,文學固然有「力量」,但「考試專用」的文章,其力量之展現,在分數。啟承轉合、四平八穩,再加一些錦上添花的名言錦句、偉人嘉言,也許不能拿最高分,但起碼的分數會掌握到,而在那麼短的作文時間內,文筆最好的考生,卻未必能完成一篇況世好文。試想,如果你是考生,是要寫一篇「一個模子出來」、或許有點八股的作文,拿基本分,還是要賭一把,揮灑創意、投入情感,卻搞不好來不及寫完,抑或是不被閱卷老師欣賞,而得到低分? 這就是為什麼有人要去補習作文!補習班當然「無助於提升作文的品質」,但補習班教的「技巧」,甚至要求背誦的範文,卻會幫助考生於有限的測驗時間內,冷靜沈著地拿到基本分,這也許是學校正規的國文老師不屑(或不會?)教的,卻讓學生很受用。 要怎麼「提升作文的品質」,其實大家都知道,要從多閱讀做起,同時訓練學生寫日記、週記,練習駕馭文字的能力,作文課時,給學生足夠充裕寫完一篇作文的時間,老師認真批改,並在課堂上與同學檢討分享學生的作品。然而,在學生必須死K一綱多本教材的當下,學校真的有時間讓學生上完整的作文課嗎?十分令人懷疑!更別提閱讀課外讀物了,閱讀課外讀物的時間,早就被從事其他娛樂、學習各種才藝、浸淫於國際語言的時間排擠光了。這才是「提升作文品質」的關鍵吧!? (以下文章原刊於2006.05.29聯合報,取自《聯合新聞網》) 《觀點麥克風》 廖玉蕙:補出來的作文 分數都很低 本報記者李玉梅 國中基測加考作文,世新大學中文系教授、知名作家廖玉蕙,是重要的建言與推動者之一。廖玉蕙認為,作文可以表現出一個人的內在思想,進而影響其生活態度;現在學生作文能力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糟」,年輕人的創意揮灑自如,如何因勢利導引入文學之美,才是重要工作。她不贊成學生惡補作文,扼殺創意;她特別提醒,一個模子出來的作文,分數都很低。 以下是廖玉蕙的專訪,以第一人稱記述: 文字戲耍 導向更深刻表達 大家常感嘆,學生國語文程度「低落」,其實這要看從什麼標準來衡量,如果從錯別字、成語運用來看,可能真的低落,但那是時代變遷的結果,例如常用電腦打字、廣告用語也常把字換個諧音、改個字;但如果從創意發揮的角度來看,他們充滿無限的想像空間。 如何把他們的創意導入更深刻的情感和思想的表達,而非流於戲耍或侮慢,這是我們要努力的方向;至於語文的評比,尤其在文學性及創意靈活度上,應該有更多的空間。 文言文重精髓 不是只教翻譯 先前曾因教科書的文言文比例調整引來爭議,其實就算要教文言文,也要看能不能教出語文的精髓,而不是只教翻譯。像教白話文,有的老師問了一句「有沒有人不懂」後就跳過去,所以問題在教學,而不在教材。 我特別找出國中的課文「王冕的少年時代」,很多學生只知道它的重點是「勤勉向學」,文中描述的是單親家庭,它有很現代的感覺,一個會讀書的孩子,因家窮無法就學,媽媽的心情是如何捨不得與內疚,其中也反映出孩子的體貼與向學,這才是語文教育最重要的情意開發;王冕看到了天光雲雨的變化,說明大自然也是一種教育,如果沒有教出這些深刻想法,就算是白教了。 罄竹難書 應知何為正、何為變 有關「罄竹難書」的風波,我覺得文字或語言都有變異性,大家把變異玩得淋漓盡致,所以在基礎教育上還是要盡點力,讓學生辨識何者為正,何者為變,才知道有規則可循,從文化傳承來看,更有其必要性。 補習無助於提升作文的品質,因為補習班只教技巧。我曾讓學生寫過「生疏的感覺」,學生寫「一個離鄉五十年的老兵,從上海的機場下來,放眼望去,一片生疏」;另一名同學寫道「兩個瀕臨離婚的夫妻,坐在律師樓裡,對眼看去,竟然跟婚前一般地生疏」。教作文,可以引導學生由一個點的感覺,牽成一條線,再寫成一個文章。這在學校就可以做到,為什麼要補習? 我在批閱大學考試作文時,就常看到同樣一個模式的寫法,結果分數都很低,補習班拿一套東西,任何題目都這樣的寫法,去補習就會寫出和別人一樣的東西。 作文的力量 要激出真感情 作文也是學習情感與想法的分享。我曾讓學生以「會面」為題自由發揮,一個學生寫她的父親在日本坐牢,十年後去探監,女兒原本要用眼淚宣誓她對他的愛,但她看到父親後,很著急:為什麼淚都流不出來?父親說:「啊!妳都長大了」,突然她的眼淚嘩啦啦地流不止,面會的時間到了,她還是不停流淚,後來獄卒寫了漢字「請加油」,女兒說,她下次要讓父親覺得他不是孤單的人。 這是她蘊藏心中多年的秘密,經她同意後,我唸給全班同學分享,下課後,我從餘光中看到周圍的同學站起來擁抱她,這就是文學的力量。 【2006-05-29/聯合報/A10版/綜合】



《天使與魔鬼》←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但丁俱樂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