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0/20

因咖啡【柒】── 社區咖啡館

猶記得,幾年前去義大利旅遊,那天,來到波隆納(Bologna),參觀完大廣場、兩座斜塔鐘樓及古老大學綿延的拱廊後,導遊宣佈自由活動一段時間。同團友人一一前往尋覓來訪義大利不造訪對不起自己的名牌精品店,對購物無甚興趣的家母與我,於是就近在集合地點大廣場旁馬路對面,隨意找了家咖啡店推門而入,打算消磨掉這段時間。對我而言,來到濃縮咖啡的祖國義大利,不好好嗑幾杯cappuccino或是espresso,那才是對不起自己呢!

我壓根兒不曉這間咖啡館芳名為何,當天的情景卻一直深映我心。店內,兩位義式帥哥站在吧台後,吧台前坐著一位身材豐滿的歐巴桑及一位銀髮老人,兩人間相隔幾張高腳椅。歐巴桑和兩位帥哥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間或發出爽朗的笑聲,老人攤著報紙聚精會神地讀著,頭抬也不抬。

坐定,由於入店的緣故是為了打發時間,我沒點一口就會喝完的espresso,和家母同樣點了杯cappuccino,為我們服務的帥哥,接著問了個問題,見我們完全無法理解,笑笑地走回吧台後方,又跟歐巴桑說了什麼,歐巴桑聽了笑著回頭瞧了我們一眼。

咖啡送來了,時間繼續靜靜地流逝,歐巴桑繼續和兩位帥哥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偶爾發出爽朗的笑聲,老人繼續聚精會神地讀報,頭抬也不抬。

不知過了多久,一位瘦高的歐巴桑進了店裡,馬上和豐滿歐巴桑及兩位帥哥「chao」來「chao」去熱情地打起招呼來,他們彼此之間似乎都認識,知道對方如何稱呼,瘦高歐巴桑接著也對老人喊了聲「chao」,後面還加了名字,老人很酷,抬起頭面無表情回了一聲,繼續讀報。

咖啡館內,因為瘦高歐巴桑進來,分貝頓時提高了許多,家母和我興味盎然地看著義大利人聒噪地講著話,帶著比手劃腳豐富誇張的肢體動作與表情。之後陸陸續續又來了幾位客人,有位客人點了杯咖啡一飲而盡,還沒坐下就離開了,另兩人也熟門熟路地加入了高談闊論的陣容。我不確定這種熟絡的感覺是源自義大利人的天性使然,還是這些客人真的對這家咖啡店那麼熟悉,總有種大家都是老朋友的氛圍。就像日本人去居酒屋、英國人上bar,在義大利一遊,感覺泡咖啡館就是老義生活的方式、過日子的一部份,尤其在像維洛娜或波隆納這樣觀光客密度沒有那麼高的城市,我覺得咖啡館就好像圖書館、活動中心一般,屬於社區的「公共建設」之一。

台灣近五、六年來,咖啡店家數也跟雨後春筍沒兩樣地暴增,固然街角三不五時就會遇到一間,有些偏向高檔的休閒活動,有些只供人買了帶著走,有些還比較像速食店,並非每間都能融入社區,成為街坊鄰居好友交流之處,就像某些歐陸咖啡館有如自家客廳的延伸。

在我心目中,理想的「社區咖啡館」必須符合幾個條件:

首先,絕不能單價太高。若是上門一次就得勞民傷財,必定無法吸引許多客人天天拜訪,累積熟客。

其次,咖啡水準絕不能太差。有些咖啡業者,產品固然便宜,口感、品質卻太差,引不起食慾,別說成為社區咖啡館了,能不能生存下去都有問題。

最後,老闆要願意和街坊鄰居客人作朋友。有些老闆很堅持品質,很講究,卻無法給客人有容易親近的印象,沒辦法和經常上門的消費者打成一片,消費者就永遠是過客。

前幾天在天母忠誠路新光三越後巷中,光顧了一間「老客棧」咖啡館。之前在附近用餐時就曾注意到這家店,實際消費後,發覺「老客棧」十分具有社區咖啡館的調調。「老客棧」的店名,不知是不是取自有名的牙買加藍山「老客棧咖啡莊園」(Old Tavern Coffee Estate),價格雖不算很廉價,對天母居民的消費力來說,應該還算可接受。我點的單品咖啡,是老闆用虹吸咖啡壺現煮的,波旁種的巴西咖啡豆,口感濃郁厚重中透著細微的酸。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店主和客人好像都很熟,還有隔壁商店的人來串門子,我坐在店內,好像局外人,看書也沒人干擾,最大的缺點是光線太暗,閱讀時有損視力。

我家附近,新店中正路上,靠近仁愛市場,有間「好地方」咖啡,也蠻吻合個人認為的社區咖啡館必備條件,今日咖啡(濃縮加水調成)一杯內用才40元,espresso 50元,雖稱不上頂級,比起I開頭、D開頭、e開頭和8開頭的連鎖咖啡店已經好很多了,雖然早上到下午一兩點,外頭有攤販做生意,稍嫌吵雜,攤販收攤後就好多了,老闆娘和幾位店員都是美女(嘿嘿!),態度很友善,雖然店裡的陳設簡單,但很明亮,適合無事的午後,帶本書去吹冷氣。

發源自西雅圖,S開頭的連鎖咖啡店聲稱的營業目標就是成為顧客「第三個好去處」(除家和工作場所外),其實這「第三個好去處」如果能成真,就很有「社區咖啡館」的味道。當然,就像吃飯有路邊攤、速食店,也有米其林三星一樣,不是每間咖啡店都應該變成「社區咖啡館」,那只是個人覺得不錯的咖啡店型態罷了。



「2006人文空間曬書節」延長3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因咖啡【捌】── 都提咖啡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