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4/20

彌勒熊影評:我們與盜版的距離……平庸的邪惡與台灣的再中國化


 

原文出處: https://www.dopost.com/articles-5/20190420-1 (所有圖文版權皆屬原著作權人所有)

請大家不要怪我,我不是在寫業配文!

我從來沒有在任何專欄裡,為一部電影或影視作品寫過那麼多篇,但上周的語言使用爭議還沒結束,《我們與惡的距離》竟然發生了被盜事件,而且是連首播都還沒有就直接被上線的糗事,這裡面除了應該譴責中國的偷盜行為,內部管控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是更對合作三方的考驗,一方面代表《我們與惡的距離》實在夠夯,夯到宛如電影《艋舺》當年一樣,正版DVD還沒出,中國網路就已經繁體正版滿天飛!這次的事件絕對要追到底,否則將來誰還敢跟你台灣合作,這是非常丟臉的事。

媒體人犯罪,罪加一等!

第一段大家不在意也沒關係,但台灣天空每天就是讓人應接不暇,一位臉書簡介上寫自己是:「媒體人/評論。佛教徒/素食。雙魚座/旅行。已經愛過了。現居香港,來自花蓮市」的人,竟然在臉書分享他看《我們與惡的距離》盜版後的2,341字的心得,他大剌剌寫自己在國外,忍不住誘惑,一整天認真看完十集,稱讚編劇,並被觸動內心、眼淚,並稱自己是媒體過來人,也有切膚之感……等等,接著就是洋洋灑灑一大篇分析,但他完全沒有警覺到自己的錯誤示範。如果他有參與本劇的製作,我不相信他能這麼輕鬆以對,甚至於在文章底下回文裡對臉友有那麼多的駁斥。

「我們」與「惡」的距離

我覺得不需要獵巫,但可以拿來當教材檢討,因為他實在太多點可以被傷害了,人有時越是標榜,反而更讓自己陷入險境而不自知。這太活生生了!《我們與惡的距離》要探討的「惡」,其實就在你我身邊,譬如這位仁兄的行為與反應,他不覺得自己錯,但這已經牽涉到法律與智慧財產權的問題了,當然要被檢視,自己寫那麼多不更是打自己巴掌嗎?「我們」與「惡」的距離,如果對象只是自己,那範圍自然小波及自然少,也不一定需要被提出被檢討,但每一個寫評論的人,總是基於某種觀點發表自己看法,相對的也要被挑戰,先不說「爆雷」人人厭,看了盜版之後,還大言不慚,這跟政治人物有何兩樣?也失卻了作為一位評論人的高度。連自己的惡都無法察覺,這相當嚴重啊!

中國的盜與惡

中國這次的行為,可能只是千萬次當中的一個小水泡,但在商言商,其嚴重性:打擊了台灣影視產業、打擊了台灣優秀的製片團隊、打擊了台灣的演員、打擊了台灣的後製公司、也打擊了台灣的發行體系。

為何在台灣很少聽說盜版?過去的確有,但越來越少到幾乎沒聽聞!因為台灣已經成長與升級,這個脫離「中國」惡習的努力,台灣走了很久。當然需要努力的還很多,譬如:台灣的教育一向對於哲思、邏輯訓練非常薄弱,只要你服從,不需要你反思,造成國民對法律知識的不足,源頭自然是獨裁統治下的結果。一旦解嚴,人民的無知不守法,就隨處可見,酒駕關說,隨地抽煙,例子非常多!礙於面子、情份,鄉愿、妥協,也都是中國儒家思想負面的遺毒!

嚴重的再「中國化」正在發生

台灣演員為了能在中國主演個什麼角色,被要求表態之類的事,一段時間就會發生,那其他行業有類似的事嗎?我相信不算少,譬如今天提出的評論人,看起來就是個悠遊自在於「兩岸三地」的人,我們不需要揣測!但吃台灣米,說自己是中國人,這種再「中國化」正在發生。這次《我們與惡的距離》裡面的角色,個個有血有肉,這是台灣影視界整體的光榮時刻,卻被中國用盜版的方式抹煞,而這些幫兇卻還說:「支持正版,恕難奉告。(但海外網路上已到處都是)」,這些似是而非的論調,產生的背後正是認同盜版是日常的「中國化」潛意識,這比起盜版來的更可怕!

快醒吧!

以下我就用好友李柏鋒的小故事做總結:一輛貨車載著滿滿的果子,不小心翻車了,貨車司機心急死了,沒想到旁邊跑來了一堆鄉民搶著撿拾,司機忙著阻擋:這不是你們的東西,別偷啊!沒想到鄉民卻回答:商品在市場上的風險是你自己原始且專業的責任,不是以道德偽善反諸求於大眾。所以,靠中國邊邊站的人,還不懂,還沒醒,還以為影視一家親,還以為台灣無限制開放中國影視作品進口是民主,還以為騰訊不屑來台灣,還以為金馬獎繼續大頭症,是華語影壇至高桂冠的人,你們都是與惡距離很近很近的幫兇啊!不然,台灣就是一直被中國當白癡耍著玩,沒別的!



胡幼鳳:【閒聊第55屆金馬獎】20181117←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