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9/28

陳新吉:【平復傷痛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20180928


原文出處 : 【陳新吉】(所有圖文版權皆屬原著作權人所有)

我在9月21日夜晚進加護病房,右臨床的家屬放棄病患插管.急救,左臨床病患插滿各種管子,也加兩盞燈保溫。我剛開始也戴加壓氧氣罩,後來換一般的。我整晚沒閤眼,聽著右床病患和死神拔河的痛苦呻吟,看著左床病患一動也不動,用機器維持他的生命。到了半夜右床病患無聲無息血壓降低,呼吸次數減少,護理師通知家人帶衣服來,護理師幫他洗淨身體穿上衣服,由家人帶回去。

一點半,左病床病患有家屬來探視約分五組,有人掉眼淚,有人叫他,他沒反應。

我跟醫生說,我的情況穩定,可以搬到一般病房,我中午離開。看到太太來接,心裡感到溫暖。

在病房我打開手機,全程聽促轉會楊翠委員調查報告,共27分多。聯合報頭版刊登報告只有一頁半,這不是事實。

我在想,促轉正義中平復傷痛,很少提到,這一組是由長期關心受難者及家屬群體創傷的委員彭仁郁負責。群體創痛要痊癒非常不容易,它必須集合很多慈愛和憐憫的心。

我舉我知道的例子給大家知道,你們就可以體諒受難者及家屬的悲痛為什麼無法釋懷。

1. 我的同案郭哲雄讀高雄中學時被捕,那時他19歲,是一位醫生的兒子,名下有兩棟4層樓的房子,在鬧區,本來他以懲治叛亂條例起訴,是2條3這條例不用沒收財產,但特務看他有財產以2條1判刑12年,全部財產沒收。2000年補償金連12年刑期,補償金200萬的財產,共領590萬,但至死,他連一塊錢都沒動,因他認為那時騙局,他死不瞑目。死之前常騎腳踏車找離市區很遠的左營去看被判12年的同學董自得。

2. 我的同案也是鄰居,吳俊輝被捕時是東海大學的學生,當時23歲判10年,他的高中同學江炳興被槍斃。2015年到臺北中山長老教會追思江炳興。會後,我陪他要到善導寺捷運站搭車,他不願意,他怕看到喜來登大飯店,那是以前關我們的軍法處看守所。我陪他走市民大道到臺北高鐵站。當我要幫他買票回臺中,他叫我慢一點,因他懷疑有人在跟蹤他,上車前5分鐘我買票,他拿了票慌慌張張進進站搭車離去,我的眼淚掉了下來。

3. 我的同案軍校生吳炳坤在獄中被逼瘋,關2年被釋放,大哥也被關2年釋放,弟弟在偵訊時,離奇死亡,屍體在通霄鐵路旁被發現。吳炳坤回家病沒好,有一天看他媽媽在煮飯,從她後面勒住他媽媽脖子,罵他是特務,為什麼抓他?後來吳炳坤被送到精神病院,因太吵被其他病患打死。

4. 黃樹琳是雲林人在海軍陸戰隊被捕判15年,出獄後走投無路,發牢騷,當神經病送花蓮玉里精神病院,有一次脫逃半途被車子撞死。

5. 我的同學江炳興被槍斃,弟弟車禍身亡,年老父母傷心撫養5個小妹妹,他們生活在恐懼中,至今兩個倖存的雙胞胎妹妹生活得很苦,很孤單。

我希望還能留一口氣,能看到那些受重創的心能早日受到撫平,求上帝憐憫我,不要讓我的心裡那麼難過!我真的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不再為他們哭泣!


蘇瑞鏘:【蔣介石、蔣經國父子與白色恐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8-10-22(星期一)【雜魚講堂】。張國城 教授主講:【籌碼、棋子、政策】之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