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8/13

蕭竹均:【社會課綱文字修正提案】20180809


原文出處:【蕭竹均】
這篇講社會課綱文字修正的提案。
明明想好好整理情緒準備面對社會課綱,但有件事情一直在擾亂我,就是是這幾天全聯的廣告。
其實本來就準備好了,關於提出提高台灣史比例這樣的提案,毫不意外的會跑出一些奇怪的人說奇怪的話,例如什麼不了解中國文化就瞭解不到台灣文化,或是什麼不上中國史上臺灣史沒有意義等等。
但,是真的嗎?

四年前還是高中生時,老實講我也跟他們有一樣的想法,以為台灣文化來自中國文化,以為歷史就有如課本上描繪的,只是幾個字詞帶過,而對現代沒有影響,以為228事件與白色恐怖只是藍綠兩黨為了選票而拿出來操作的事件,以為台灣,是真的自由民主的國家,但是我錯了。

直到高二時因蘇瑞鏘老師推薦而參加營隊去了綠島,從國家人權博物館,一直到綠島監獄,五天的營期,是那時最震撼我人生的五天,太多太多的第一次在短短的五天發生。

第一次知道228事件不只是228當天的查緝私煙誤殺婦人,而是後續擴及全台的軍隊清鄉,308基隆大屠殺、台中二七部隊、雄中自衛隊。

第一次知道那個時代,司法是如何草管人命。

第一次知道那些無法送達的遺書,背後有多少家庭是因為跟歷史課本上寫的白色恐怖多不一樣的原因而支離破碎。

第一次知道陳文成是誰,而他又經歷了什麼事。

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們現在所擁有的自由民主與人權,並不是理所當然也不是從天而降,而是過去有太多太多前人不畏懼被消失被判刑被槍斃的危險,流汗流血並且犧牲換來的。

我不想討論全聯對於可能影射陳文成的廣告相關的事,但從全聯的做法可以知道,我們距離真正的轉型正義還十分遙遠,大家在讚嘆韓國能夠拍出我只個計程車司機的同時,我們卻因為廣告中人物可能影射政治受難者,而以不談論政治為由將廣告下架。

我不斷的疑惑著,對於台灣,對於這塊我們腳踩著的土地,對於這些過去在我們社會中發生過的事情,為什麼身為是個台灣人卻這麼不瞭解,這段期間改變了多少人的生活,這段期間多少人喪失青春喪失性命,這段期間多少人因此獲利,學校教著我們公平正義,但當時的我卻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般發現現實並非如此,光是我們的歷史中就如此多的不公不義,然而我們卻一無所知。

三年前,即是抱著這樣憤怒與悲憤的心情,投入反黑箱課綱的,之後參與各種不同議題的行動時,我才知道了除了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轉型正義外,台灣還有另一群人也等待著轉型正義,而且他們被奪走的與失去的,可能更多,這群人是我們的社會與教育中不斷強調政府多注重與優待的一群人,大家口中的台灣的主人,原住民族。

這兩年最常被問的問題即是跑去花蓮讀大學不會很遠嗎?說實話,作為一個彰化人,而且還要每個禮拜在台北開會,去花蓮唸書確實很遠,尤其學校還不在市區,加上對自己的要求,還要時常回來找高中生或是幫忙中部各種議題的活動,真的真的很遠,但我沒有後悔過。當初填志願時東華並不在考慮範圍內,但送志願前突然有了個想法,身邊已經有非常多關心政治重視人權與轉型正義而選填法律系社會系的朋友了,為何不去東華的原住民族學院看看呢?看看為何明明政府這麼優待原住民了社會也這麼重視原住民了,原住民仍不斷地喊者:「將我們被剝奪的土地與文化還給我們。」

兩年來,我發現當初的自己想得太單純了,在這裡認識的人們帶給了我太多太多。

兩年來,我才知道原來我的祖先是如何搶奪原住民的土地。

兩年來,我才知道不論是1945年前還是後,清帝國日本帝國和中華民國,是如何為了自然資源與經濟發展而掠奪原住民。

兩年來,我才知道族語為何消逝得比台語還快。

兩年來,我才知道失去土地對於整個部落的生活與文化有多大的改變,而這些改變又造成多少的苦難。

兩年來,我才知道為了找尋文化,不是只是穿著買來的衣服唱唱跳跳舞就能找回文化。

兩年來,我才知道一個都市長大的原住民青年,他的尋根之路有可能多漫長多艱辛,如此還不一定有機會被部落認同。

兩年來,我才知道歧視與刻板印象不是我們說沒有就沒有,也不是我們想破除就破除,因為有太多污名是來自於過去的歷史所累積與造成。

兩年來,我才知道,原來當一個原住民,是這麼困難這麼辛苦。

而這一切的一切,沒有人告訴我們,我們放任這些事不斷發生,還有臉說我們很重視原住民,卻連法律訂定的自制與傳統領域都不願意做好,政府說要負起溝通的責任,卻是放任族人要自己面對來自漢人社會的惡意。

過去幾年,看著世界各個經歷過威權統治的國家,針對威權時期的不正義,進行司法審判進行補償,並公開歷史真相承認錯誤,開始為了和解而有各種不同作為,內心實在十分羨慕,兩年前總統向原住民道歉,一年前促轉條例通過,許多過去曾指導過我的老師們也正在原轉會與促轉會裡努力著,我也必須做我能做的,透過教育的改變,一起為了人權與轉型正義努力。

這些讓我決定進行以下提案:

歷Bb-IV-2原住民族與外來者的接觸修改為外來者對原住民之影響。

歷Ca-IV-1清帝國的統治政策修改為清帝國的殖民統治。

歷Cb-IV-1原住民族社會及其變化修改為「開山撫番」與原住民社會及其變化。

歷Ea-IV-3「理蕃」政策與原住民社會的對應,修改為「理蕃」、「集團移住」「同化」政策ㄕ與原住民社會及其變化。

歷Fa-IV-1中華民國統治體制的移入與轉變修改為中華民國殖民統治體制的移入與轉變。

歷Fa-IV-2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修改為國民黨的威權統治: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

歷Fa-IV-3國家政策下的原住民族修改為國家與社會污名下的原住民族。

歷Cb-V-1原住民族的語言、傳統信仰與祭儀修改為原住民族的文化、信仰、祭儀與傳統領域。

之所以在所有時期皆改為殖民統治,是因為過往歷史課本大多只有日本殖民的觀點,但對原住民而言,殖民卻是400年前外來者踏上這塊土地後開始至今的事,原課綱草案日本帝國原本就寫殖民統治,所以日本帝國時期我就不提案修正了。

另外,過往對於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敘述時常避重就輕,如省籍衝突、為防範共匪所以不得已戒嚴等敘述帶過,但其事實本來就是國民黨為捍衛其政權與延續其高壓統治而發生,除了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發生的經過與內容,國民黨長達五十年的的威權統治對人權與民主自由的危害更為重要。

而其餘「開山撫番」、「集團移住」與傳統領域等等修正案的提案我不想詳細敘述,但我想講一個故事。

今年是「加禮宛戰役」140週年。1878年,清軍進攻奇萊平原(今花蓮市),導致噶瑪蘭族與撒奇萊雅族在屠戮下幾近滅絕(如今人口均只剩一千人上下)。然而,多數的台灣人並不曉得這段歷史,教科書中,通常也只會提及沈葆楨所謂「開山撫番」拓墾花蓮的功績。加禮宛戰役後,噶瑪蘭族與撒奇萊雅族為了逃避清軍的追殺,往南逃到了不同阿美族的部落躲藏了起來,並告誡著後代絕對不能稱自己為噶瑪蘭族與撒奇萊雅族,要稱自己為阿美族才不會被清軍追殺,多年之後直到今日,噶瑪蘭族與撒奇萊雅族正名成功了,成為了法定十六族原住民族中的其中兩族,即使正名了這段歷史仍是他們心中的傷痕,並且流失的文化許多也早已找尋不回來,但族人們仍然不畏艱辛的為了成為原住民,為了自己的文化不斷奮鬥著。

這些歷史都是過去歷史課本沒有教的,但卻是轉型正義中歷史真相重要的一環,如何改變現況,就只取決於我們願不願意努力去正視這段歷史罷了。



【校慶】滄桑台大史:從帝國大學到台灣大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李忠憲:【投票是理性的行為嗎?】2018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