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8/10

李忠憲:【無知,才是最大的風險】20180810


原文出處:【作者臉書】
學長今天又傳來林口亞昕福朋喜來登,將國號改「中國台灣」問我的看法,同時又有另外一個台大醫科的醫生學長,好心傳給我的消息:運動強度太多,反而有害健康,每週三到五天一天45分鐘最為合適。我這樣運動的強度,可能是標準的二到三倍,感覺好像有點問題,加上尊敬的學長。這樣每天都問我一個問題,只好認真的回答問題,為了自己的健康不去跑步。

人生真的很難,對於不是自己主要任務的事情,一週跑步十個小時,是有礙健康、玩物喪志,但如果是工作、讀書、做研究,一週100個小時,大家應該都能夠接受。雖然從媒體,可以看到很多天才的神話,但是觀察自己的學弟妹、同學和學長姐,通常第一志願的學生,一週讀書的時間都很長,最笨的像我這種接,近100小時,聰明的恐怕也要70小時,一週只念10個小時的天才,我真的沒有遇到。

運動一週10個小時,有礙健康;工作一週100個小時,是社會標竿。

如果運動是工作,大概就沒有這個問題,專業的運動員的工作到底有多長,不可能一週只有10個小時,有些或許接近100個小時。醫學上個人健康的研究與風險有關,資訊安全對於風險上面的處理,第一個步驟是要做風險評估,把影響自己安全的因素,按照風險的大小加以排列,然後投資可用的資源,來降低風險。根據我的觀察,在一般台灣人風險評估的名單上,運動影響健康,能排進去的人應該不多,即使進到這個名單以內,能夠在最上面的也很少,但我相信工作對健康造成的風險,往往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回到學長的問題,中國現在急著在全世界,把台灣這塊土地,納入中國國家的領土,在各種場合打壓台灣,拔除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對航空公司施壓,改掉台灣的名稱,對於國際跨國企業的網頁上面,利用已經成功達陣的ISO標準,在 Taiwan 後面,加上一些令人難以接受的字眼。我這次報名參加柏林馬拉松,連絡的德國旅行社,也受到這樣的壓力,連電郵連絡的附加住址,也自動幫我加上,Province of China,抗議也沒有用。

中國雖然經濟發展令人驚艷,但是在對台政策,因服貿受挫之後,已經沒有什麼步數。可是中國對台機構養了那麼多人,又有那麼多資源,這些人一定要做些事來交待!至於對目標成效如何,其實不是重點,如何向上交代才是工作的關鍵,這也是務虚的一種文化。

中國對台灣的打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像我這種勞碌命,長久以來,四處在世界各地奔波討生活,遇到被中國人、台灣後面被加上中國的一省,幾十年來早就已經司空見慣,每遇到一次,只是增加對中國的厭惡,這種厭惡感,對我已經沒有再增加的可能。像這樣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對我來講,可以說是日常的生活。

林口亞昕福朋喜來登的網站被改成中國台灣並且掛上五星級會惹來這麼多台灣朋友的厭惡,反應這麼激烈,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沒有被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 侮辱污染的淨土。其實刻意把中國叫做大陸,是一個精心設計的詭計,即使台灣的問題在全世界都非常清楚的呈現在外國人的眼中,台灣一般人還是不知不覺,以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並沒有要併吞我們,兩岸一家親,也不知道新疆、圖博、香港等地方和中國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運動的時間長,還是工作的時間長比較有礙健康?理性的風險評估一定不會說是運動,但是工作已經形成一種習慣、社會的共識,大家不知不覺當中,可以接受工作影響健康的風險。大陸就是中國,這樣統戰的方式深植在每一個台灣人的心中,當然不會有什麼風險的感覺。中國對台的工作組織,其實就是中國務虛文化的最佳代表,經濟雖然進步,中國還是魯迅筆下的那個阿Q。在全世界都是中國台灣的情況之下,台灣人還不是在全世界暢行無阻。

林口中國台灣喜來登的事件,中國並沒有佔領林口喜來登,反而是一場有關中國佔領林口的演習,中國的統戰部門花了那麼多力氣,幫台灣提升敵我意識,讓人民了解兩岸關係,就我個人看起來,雖然第一時間的感受並不好,但是很多事情的效益與影響真的不是第一時間的感受,沒有做過風險評估,不會知道真正影響自己健康最重要的因素到底是什麼?

「不知不覺」,才是最大的風險!

補充:【歐威爾式胡言亂語(Orwellian Nonsense)】:林勉一



國民黨權貴的後門:【甲考與軍職轉文職】 文 /許志雄、羅承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彭振宣:【廣告小妹與馮諼】全聯的陰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