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月7日

緬懷Dan Fogelberg

Dan Fogelberg是美國一九七零到九零年代相當優秀的一位民謠吟唱歌手,他的音樂學習很多是自修的,但是表現多元且優越;自寫自唱自彈.
他歌裡的意義道盡人生的悲歡,溫柔而深具內涵,歌聲具有其獨特的吸引魅力,總讓人細細回味的.


※ ※ ※ ※ ※ ※ ※ ※ ※ ※ ※ ※


一個月前,收音機裡不時播著Same Auld Lang Syne這首通常唱在除夕迎新的歌,聽了情緒滿滿之下,在去年十二月十六日寫下了一篇關於Dan Fogelberg的文章,經過忙碌的一周後,直到聖誕前夕方知,Dan Fogelberg於十二月十六日過世了.Aug 13, 1951 - Dec 16, 2007

那時寫的動力在冥冥之中像是為了他,拙陶如是想.

Dan Fogelberg在二零零四年被診斷出有前列腺癌,原先病情有控制下來,他的歌迷都還期待他能再出來演唱,很遺憾的,他還是走了,享年五十六.

※ ※ ※ ※ ※ ※ ※ ※ ※ ※ ※ ※

以下所有介紹的歌都可以在youtube找到

Leader of the Band
這首Leader of the Band是他的代表作,也是讓我觸動極深的.
這是爲他逝去的父親而寫的,是談理解不談傷痛的.
寫他那在高中樂團當指揮的父親,如何辛苦走出自己的路,爾後又怎樣支持他來走音樂的路,跟父親說愛也不足代表他心中的深切心情.
很感動人的理解上一代表訴.


Dancing Shoes
Funny but it seems all of us who so loved this man's music feel like we have lost a friend. I guess that is what happens when you share your soul through your music.

我在YouTube聽這首歌,看到這個留言,覺得他說出了我的感受.
先前我尚在想,為何我這麼喜歡Dan Fogelberg的音樂,為何他的死訊讓我像失去一個很重的角落,正如以上所言,因為我們是透過Dan Fogelberg分享了心靈的角落.
如果你連結到YouTube,就會看到很多很多人都在他的音樂中得到這層面上心靈撫慰.


Longer
我們那一代的孩子,成長過程是沒有自己的歌的,我是一路先跟著父母聽五、六零年代西洋音樂,再到自己去發掘過來的.從完全聽不懂英文,到學著唱英文歌,直到現在,依然是一九五、六零到一九八零年代的老情歌最能讓我觸動而反覆流連,或許也是因為那份成長的革命經驗情感吧!
Dan Fogelberg所唱的Longer是我認為很美很美的一首情歌,他溫柔又如詩般的聲音,配合著如風似水的吉他伴奏,是令人難忘的!


Believe In Me
我們如何讓所愛的人相信我們呢,難道他曾經傷透她的心,希望能再贏得她的信任嗎?
他說,如果他只能作一件事來得到她的信任,他會寫並唱這首歌讓她了解.
以前我並不知道有這首歌,聽過後,不得不說,真的是很動人的歌!

Sutter's Mill
唱拓荒時代的辛苦與豪氣!節奏很棒,歌詞說的很好,好聽!
Artist: Dan Fogelberg
Album: High Country Snows 1985
Song: Sutter's Mill

In the spring of forty-seven,
So the story, it is told,
Old john sutter went to the mill site
Found a piece of shining gold.

Well, he took it to the city
Where the word, like wildfire, spread.
And old john sutter soon came to wish hed
Left that stone in the river bed.

For they came like herds of locusts
Every woman, child and man
In their lumbering conestogas
They left their tracks upon the land.

(chorus)

Some would fail and some would prosper
Some would die and some would kill
Some would thank the lord for their deliverance
And some would curse john sutters mill.

Well, they came from new york city,
And they came from alabam
With their dreams of finding fortunes
In this wild unsettled land.

Well, some fell prey to hostile arrows
As they tried to cross the plains.
And some were lost in the rocky mountains
With their hands froze to the reins.

Oh...

(chorus)

Well, some pushed on to california
And others stopped to take their rest.
And by the spring of eighteen-sixty
They had opened up the west.

And then the railroad came behind them
And the land was plowed and tamed,
When old john sutter went to meet his maker,
Hed not one penny to his name.

Oh...

(chorus)

And some would curse john sutters mill
Some mens thirsts are never filled.



Same Auld Lang Syne
Auld Lang Syne是英語系國家在每年的除夕午夜到新年時所唱的歌,源自蘇格蘭詩,後來被譜成歌曲,成為迎接新年、跟去年說再見的傳統歌曲,更後來,被傳送到世界各國,成為一首說離別之歌.
在蘇格蘭的傳統文化裡,慣用在塞爾特歌曲的曲尾或是舞蹈中.跳舞的方式很類似我們印象中的土風舞,就是圍個大圓圈,大家手牽手,一開始是將手交錯在胸前,右手的高度要能觸及到旁邊的人,慣見動作曲尾有配合合唱曲跳上跳下舞蹈動作,然後就是大家牽手走到圓心,再牽手往外成大圓圈,然後每個人輪流穿過連接著旁人的腋下,完成舞曲.

Auld Lang Syne翻成了英文old long sinde,再翻成中文是很久以前歲月的意思,在台灣我們常用來當驪歌和告別式的歌曲,這意義在各國也大約是代表這樣的意思.
比較有意思的是法國,他不被解譯成為說再見,而是「當我們再相見時」.

Same Old Lang Syne一直有不同的翻譯,以我對這首歌的感受,決定將之翻成「驪歌重唱」,這是老歌手Dan Fogelberg在一九八一年專輯中一首歌,後來也成為他的代表作之一,說的是他自己的故事,是關於他在一九七五、七六年間的聖誕前夕在便利超商遇見他高中時代女友的故事,是第一人稱的敘述法.
這首歌的大意是這樣──
他回家鄉過聖誕節,下雪天,去超市買whipping cream 要做愛爾蘭咖啡,卻意外撞見他高中時代的女友,一開始,舊女友並沒有認出他來,後來卻激動到連皮包都放掉,緊緊抱住他,兩人開心這相逢到落淚.
聖誕前夕,很多店都關了,他們想找個地方坐坐敘舊都沒有辦法,只好買些酒到她車上續攤,兩人緬懷著過去,互換當前的狀況.
舊女友說,她嫁了個建築師,待她不錯,供她溫飽,給她很多安全感,她很想告訴他她愛先生,但她不想說謊.然後,他也開始想到自己的人生,說著自己對她的友誼.她帶著憂鬱的眼神,隨即轉之看著他說,在唱片行看到他的專輯,想著,他該是過的不錯,他說,他是很喜歡表演,但不喜歡頻繁的演唱旅行.
再相逢的最後,前女友親他的臉頰說再見,他離開她的車,他看著她的車開走,想著他們舊時的美好時光,這再相聚裡參雜了許多酸甜滋味,也讓他想起年輕時的他們,當時分開時的苦痛.
這時,身旁的雪轉成了雨!
再相逢的喜悅在最後成為相當的悲傷!

歌曲最後的那一段薩克斯風演奏,是美國知名的已逝爵士樂手Michael Brecker的演出,他曾得過十三次葛萊美獎的創作和表演等獎項.

關於Same Old Lang Syne的資料,拙陶參閱翻譯自http://en.wikipedia.org/wiki/Same_Old_Lang_Syne


Lonely in Love
這一首也是Dan Fogelberg唱的,很好聽!


Run For The Roses
大家都說他深具才華,一點都沒錯,他在十七、八歲就開始伸展創作天份,寫出首首張張專輯都精采,讓人懷念,我無法全數找到,僅以這首Run For The Roses,他爲賽馬爭奪榮耀的玫瑰花繯所寫的歌來作一個句點.
放眼看Dan Fogelberg一生的創作,感覺他對每首歌曲都是以這樣一生一次的機會在全力以赴,讓我們從他的歌得到心靈的饕宴.
每次聽這首歌總讓我忍不住感動落淚,因為,我們不也都是這樣努力往前跑,希望能得到那榮耀的玫瑰花繯啊!

一再再地從他的歌裡得到鼓勵與喜悅,我認為他就是身披著玫瑰花繯微笑的那位.

Rest In Peace… Dan Fogelberg.



今天早晨聽著歌,又想起他,最後決定坐上桌前寫下對他的懷念
Aisha/拙陶 寫於2008-01-06



母親的心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The Notebook .Remember When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