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16

小心名為吳文投_巴登洛德喜饒根登這個人 3

小心吳文投與義雲高...


“義雲高大師館”外景
  義雲高,一個學歷僅為小學五年級,沒有經過多少正規美術教育的寶光寺臨時畫工、大邑縣土生土長的農民,搖身一變,轉眼成了出行都有保鏢護衛的“東方藝術大師”、“美術大師”,並不斷升級為“特級國際大師”、“密宗大師”;修建所謂的“義雲高大師館”為其歌功頌德、樹碑立傳;在港、深兩地大辦“法會”,吹噓能為他人消災解難,以此在全國招搖行騙,所涉金額高達2億多元人民幣。
  近日,這個“國際大師”在大邑縣的所謂“大師館”在塵封多年後,終於開啟———本月30日,大邑有關部門將對這一建築舉槌拍賣,並將所得拍金全部上繳國庫。義雲高其人再次進入人們視線,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義雲高是怎樣一步一步脫掉畫工的衣服,披上“特級國際大師”畫皮的?昨日,本報記者兵分兩路分赴義雲高發跡地新都和其“揚名立萬”的家鄉大邑,尋訪當年的一些知情人、見證者,拂開歷史的迷霧,探尋塵封多年的事實真相。
  直訪第一站:新都寶光寺
  受訪人:隆應法師廣永法師
  義雲高被“攆”出寶光寺
  在新都寶光寺一間客堂裏,當年和義雲高有過一定接觸,對義的所作所為有一定瞭解的兩位老法師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
  臨摹字畫據為己有
  “義雲高,不就是當年那個被‘攆’出寶光寺的臨時畫工麼?”新都寶光寺首座和尚、86歲的隆應法師脫口而出。隆應法師當年是寶光寺的監院。作為監院,隆應法師和義雲高有較多接觸,“那是一個有那麼一點鬼聰明,但心術不正的人”。
  隆應法師說,義雲高1980年在寶光寺作臨時畫工,當時住在寺裏的西花園,負責對寺裏收藏的貴重字畫進行臨摹。隆應法師說,寶光寺收藏了大量名貴字畫,為對這些名貴字畫原件進行更好保存,同時又讓這些畫品向外界展示,就需要把這些字畫臨摹出來。這樣,義雲高作為一個臨時畫工,來到了寶光寺。
  聽說義雲高後來因為字畫方面的造詣,居然有了所謂的“東方藝術大師”稱謂,隆應法師表示非常驚詫。隆應法師說,義這個人是有那麼點鬼聰明,但要達到“大師”級別,絕對要打個問號!隆應法師透露,義雲高最初來到寶光寺作臨時畫工時,起初還能專心臨摹字畫。但後來,寺裏逐漸察覺義把在寺裏臨摹的字畫,對外到處宣稱這些字畫是他自己獨自創作的,並把這些臨摹的字畫據為己有。“用現在的話說,義雲高當時就在做盜版”,隆應法師搖著頭表示,這樣的人能成“大師”,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風流成性被攆出門
  談到義雲高在短短的幾年後,居然又成了什麼“法王”,寶光寺座元和尚、95歲的廣永法師表示這非常荒誕。廣永法師說,義雲高不是僧人,也沒有出家。除臨摹字畫外,義雲高在寺裏從來沒有學習什麼佛法禮儀,也沒有和僧人交流過佛家道理。
  1983年,義雲高離開了寶光寺。“義是被‘攆’出去的!”隆應法師說,除發現義雲高把在寺裏臨摹的字畫據為己有外,義雲高的個人生活上也不大檢點。隆應法師回憶說,在義離開寶光寺前的一段時間,不斷有受了委屈的婦女到寺裏哭訴被義雲高欺負了。由於義雲高只是來寺裏臨摹字畫的臨時畫工,寺裏也只能把他攆出寶光寺。
  直訪第二站:鶴鳴精武館
  受訪人:義雲高昔日好友魏文剛
  義雲高不是大師而是騙子
  魏文剛比義雲高大4歲,是義雲高兒時和青年時期最好的朋友。昨日下午記者找到他時,他正在自己開辦的大邑縣鶴鳴精武館教幾個小朋友練武。
  得知記者來意後,魏拉了根凳子坐下,掏出香煙點了一根,許久沒有開口講話。
  義雲高只念了五年小學
  “義雲高這個人從小聰明,但不是很踏實,按現在的話講就是不務正業。”魏回憶說,義雲高的父輩都是大邑縣王泗鎮人,但其父親義仲海上世紀50年代前後一直在大邑縣城行醫,1951年義雲高就出生在大邑縣城箭道街,離自己家就只隔 一兩 條街。
  “義雲高後來吹噓自己是藝術大師、教授,實際上根據我的瞭解,義雲高就只上了5年學,其後並沒有到學校學習過。”據魏介紹,義當時在縣城的學校念書,但念到五年級畢業就退學,“當了紅小兵,四處鬧騰。”
  改頭換面成了農民畫家
  1970年左右,魏文剛將義雲高介紹到成都一美工社搞美工,義雲高則將魏帶到大邑王泗鄉下拜自己的父親為師學習醫術,兩人因此成了師兄弟關係。
  “他喜歡提勁,亂吹牛,喜歡別人吹捧他。義雲高母親病故後,他父親相當寵愛他,任由他折騰。”魏文剛介紹說,由於義仲海管理不是很嚴格,義雲高就基本上每天無所事事,一會兒學武術,一會兒又跑去學美工。學了一點皮毛、對什麼都一知半解,然後就四處吹噓,特別是在寶光寺當美工後,更是將別人的作品改頭換面,說成是自己的創作。大約在上世紀80年代,有位著名的海外華人到寶光寺參觀,看到了義雲高剽竊而成的畫,不久義雲高就突然成了“蜀中奇才”、“農民畫家”。後來義雲高到了新都文化館當美工,更是以此為幌子在國內各地辦畫展、賣畫,並要求領導為畫題字,虛榮心不斷膨脹。
  由於義雲高對魏的勸說置之不理,加上義出名後很少呆在大邑,魏文剛主動和義雲高疏遠了關係。
  怕人笑話“大師”回鄉深居簡出
  1992年,在外聲名顯赫的義雲高回到大邑以招商引資為名為自己修大師館。魏文剛說,當時義雲高回大邑後,大家眼中一個沒有多少文化,並沒有多大能耐的普通人一下子就成了“能替人消災解難的國際大法師”,全城的老百姓都感到莫名其妙。
  “義雲高這個人對人情世故很有一套,他也知道附近居民的心理,所以回到大邑從來都是深居簡出,一般不出來露面,就是要出來也有幾個護衛跟著,別人要見他都要預先約定,甚至要搜身。”
  “但當時義雲高已被捧上了天,要扭轉過來太難了,”魏文剛坦言。
  直訪第三站:靜惠山公園
  受訪人:義雲高昔日街坊
  “大師”曾經顯赫一時
  “連香港大歌星也來參觀,背後一群男男女女跟倒攆,要簽名。”回憶起“大師館”當時的情形,附近一位居民依然記憶猶新。
  一位元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向記者透露:“開館的時候好熱鬧,頭天接待了好幾萬人,車子都排了 一兩 公里 。雕刻500羅漢用的全是從緬甸運來的玉石。”
  1995年前後,義雲高曾回過“大師館”,當時為一睹真容的人很多,幾乎是人山人海。義雲高穿著黑袍,長髮蓋過雙耳,每到一處都由保鏢和崇拜者簇擁著。“當時,他已被吹得神乎其神,從自然科學到哲學、從藝術到道德的各種大師稱號他幾乎都有。”
  “2號人物”為其理財
  對於此案的始作俑者———包裝義雲高的臺灣人吳文投以及義雲高身邊的2號人物———為義雲高理財的闕道秀,當地一些人還保留著一些印象。吳文投,大約50歲,留平頭,以後又長期剃光頭,穿長袖對襟緞服。闕道秀,義雲高追隨者,新都新繁鎮人,矮胖,常挎著很大的包,由於門牙外凸,公園工作人員私下叫她為“闕牙齒”。
  靜惠山公園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回憶說,義雲高本人並不經常到“大師館”來,主要是闕打理日常事務。闕每次都是提著兩個“磚頭手機”,一副很匆忙的樣子。
  直訪第四站:新都文化館
  受訪人:《義雲高大師》作者
  他只是能畫畫
  除修“義雲高大師館”樹碑立傳,義雲高為建立他的“大師”地位,還出版了一本名為《義雲高大師》的書。記者昨日來到了《義雲高大師》作者莊增述原工作單位新都文化館,遺憾的是莊沒在家。昨晚,記者電話採訪了莊增述。
  談及往事,這位新都文化館原副館長用“時過境遷”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他說,1992年他就因病從新都區文化館“內退”了,除義雲高上世紀80年代在新都文化館作美工期間的一些事外,自己對義雲高其他事情並不瞭解。
  莊增述說,當時他是文化館副館長,義雲高是館裏的美工。“從1989年開始收集素材,歷時一年,我才完成書稿《義雲高大師》。而這本書的主要內容也只是說他的美工還可以。”他承認,書中有三分之一的內容是義雲高提供的。
  莊增述表示,自己的書並沒有對義雲高起到什麼神話作用,自己後來聽說義雲高成了大師也很奇怪。
  直訪第五站:大邑公安局
  受訪人:大邑縣公安局負責人
  2.7億元財物被收繳
  對於義雲高等人的行為,大邑縣公安局負責人透露,義雲高及其同夥打著宗教的幌子,製造、散佈迷信邪說,蠱惑、矇騙他人,在海內外詐騙錢財,數額特別巨大,已構成詐騙罪。2001年,義雲高在深圳案發後,兩地公安機關先後對義雲高高達2.7億元左右的財產進行了收繳、沒收。這其中,大邑縣就有近1億元財產。
  2001年4月,警方開始調查義雲高、闕道秀、吳文投等的詐騙行為,義雲高等聞訊慌忙逃竄。其後,警方在義雲高的住處收查出了大量財物和私刻的政府機關公章等非法物品。2003年7月,深圳中院開庭審理了義雲高及團夥巨額詐騙案。
  該知情人透露,對義雲高一案,大邑警方也成立了專案組。並對義雲高本人的非法所得依法進行了收繳和沒收。“義雲高大師館”裏非法所得的大量字畫、玉石、木雕以及印有“義雲高”、“雲高”字樣的物品、石碑等都全部依法予以沒收、收繳。對於那些體積過大,不容易搬走的沒收物品,警方也對其進行了原地封存。對頭號人物義雲高及其團夥的2、3號等人物,警方也作了相關部署。
  該負責人強調,封存近3年的大邑靜惠山“義雲高大師館”的土地以及建築,屬於國有資產,將在本月30日進行公開拍賣。而警方沒收、收繳的暫時封存在大師館的物品則不在本次拍賣的範圍內。
新聞重播      自詡“大師”瘋狂斂財
  1991年,臺灣人吳文投在臺灣通過傳媒造勢,以無法考證的“世界詩人文化大會”的名義,將寶光寺臨時畫工義雲高吹噓為無所不能的高人,並授予其“東方藝術大師”的稱號。1992年,義雲高以招商引資為名,騙取當時的大邑縣政府同意在靜惠山修建“義雲高大師館”。此後,義雲高不斷升級成“特級國際大師”,“藏傳密宗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密乘總持大法王”。
  1994年,義雲高的同夥向香港商人劉百行吹噓義雲高法力高強,並帶其觀看義雲高“顯示”法力的錄影帶,又參觀“義雲高大師館”。劉見到門口有穿武警制服的人守衛,又見義雲高身旁有身穿二級警督制服的警衛,遂被假像蒙蔽,拜義雲高為師。義雲高向劉灌輸“大師的話,弟子不可違背,否則會遭報應下地獄”的思想,實行精神控制。
  1995年5月,劉害怕不聽“大師”的話要遭報應,於是按義雲高的示意,抄寫一份“發心捐贈書”,將價值港幣6394萬元的股票作為“供養”金,匯入義雲高指定的香港一家公司。1997年,義雲高又以在深圳修建“義雲高大師道場”為名,向劉百行借款人民幣2100萬元,購買深圳老東門的一塊地。
  1997年,義雲高的同夥又以同樣的伎倆誘使臺灣商人劉娟拜義為師。隨後,義雲高稱劉的丈夫有災難,要劉捐出其收益的1/5作為供養,才能消災保平安。為讓劉相信,義雲高在劉面前又讓吳文投裝模作樣拿出一張銀行信用卡,稱卡內有1.39億元台幣,要給義雲高作供養。義雲高現場故意不收,以讓劉相信大師是輕易不收供養的,收供養是為了幫其消災。於是,劉決定照辦,將1300萬元人民幣匯入義雲高指定的吳文投的帳戶,將580萬元人民幣匯入義雲高指定的劉志紅的帳戶。
  2000年3月,利用詐騙劉百行所得的那塊地皮,義雲高謊稱建“大吉祥”樓盤,誘騙劉娟購買樓盤第三層,並將其購樓款2100萬元占為己有。
  據透露,目前義雲高已潛逃海外。


小心名為吳文投_巴登洛德喜饒根登這個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小心名為吳文投_巴登洛德喜饒根登這個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