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2/20

惹瓊巴的成就


敬禮上師

    尊者密勒日巴之心子惹瓊巴與貴族女甸布邂逅後,

(在法上)發生了障礙;為了除遣惹瓊巴的障礙,

尊者變現成一個乞丐到惹瓊巴門前來討飯。

惹瓊巴有一塊雍要得布出產的大玉石。

他就把這塊大玉石送給乞丐說道:

「你拿這個去生活吧。」

尊者想道:

「我的兒子對世間的財物確是沒有什麼貪著,

他的慈悲也很大啊!」

    因為惹瓊巴佈施這塊玉石的緣故,

(惹瓊巴和甸布女發生了爭吵),

惹瓊巴心生厭倦,離開了她,

回到尊者的面前來。

在途中遇見一家富戶正在為女兒作喪事,

惹瓊巴就前往化緣,得到兩巨塊的胸脯乾肉。

惹瓊巴仔細的包裝起來用手提起,

(向尊者住處行來),

準備把乾肉供養給尊者。

   這時,尊者的幾個徒弟正圍繞尊者在說話。

尊者說道:「惹瓊巴就要到了,

他給我們帶來一個連山谷都容納不下的大供養啊!」

不一會兒惹瓊巴果然回來了,

他把盛滿一大口袋的乾肉供養給尊者,

並問候尊者的康健。尊者以歌答道:

常住雪山瑜伽士,身體康健樂融融,

已淨五毒垢染故,隨時隨地皆快樂。

散逸游耍貪念斷,堪能獨住故快樂。

斬斷世業牽纏故,無人山中獨居樂。

已離世間家宅故,俗務不問心安樂。

不作學者齦經書,心無負擔心性樂。

不思談話無驕慢,無是無非心安樂。

不識諂曲及欺騙,不作預籌乃真樂。

不求名聞及恭敬,譭謗閒言寂滅樂。

無地不適隨處樂,任何衣著皆可樂。

任何食物皆可樂,我乃隨時快樂者,

惹瓊來此亦樂耶?

    尊者唱畢此歌,

就把乾肉全部施給所有的徒眾吃了。

有一個惹巴問道:

「剛才尊者說惹瓊巴回來的時候,

會供上一個山谷都容不下的禮物來,

這禮物在那裡呀?」

    尊者說道:「你們的肚子不是那山谷嗎?

這許多的乾肉吃得肚皮發脹,

不是山谷都容不下了嗎?」

說著大家都呵呵大笑起來了。

    隨後,尊者就要為徒弟們灌頂,

說道:「為了表示緣起相應,

你們各人應該準備供養。

但惹瓊巴你可以例外,你可以不必供養。」

惹瓊巴聽了心中不太舒服,

但他仍舊參加了灌頂的儀式。

等他走進曼陀羅的時候,

看見曼陀羅中央有一塊亮亮的綠玉。

(原來這塊綠玉就是惹瓊巴施給那個乞丐的)。

惹瓊巴驚詫得發了呆,

半晌才恍然悟到那乞丐原來是尊者的化身。

他之所以能夠離開甸布女也是尊者的慈悲加持。

這時他才深深的感激尊者的慈悲。

    尊者說道:「惹瓊巴啊!如果不是我,

你就會為了這塊玉石把自己毀滅了。

因為你對我的信心不移,對眾生的慈悲不斷,

(所以才能從這場障難中解脫)。

你現在應該歡喜滿意了。」隨即歌道:


父師加持威力大,密勒神通關鍵大,

惹瓊悲心施捨大,施丐綠玉入我手,

今夜上樂壇城中,供此綠玉求灌頂。

悲憫無助無依者,即是供養三世佛,

以慈悲心施乞丐,即是供養我密勒。

眾生即是汝父母,於彼分別或歧視,

如服劇毒甚愚蠢。僧侶學者應和諧,

若執己宗興貪嗔,所學盡付流水中。

佛法豈有好壞別?執著宗派即謗法,

是為斬斷解脫根。一切己樂由他生,

利他諸行終自利,害他諸行必自損,

是故應生利他心,趨入佛陀之壇城,

懺悔所有之罪業,嚴持淨戒三昧耶。

   惹瓊巴聽了心生悔疚,

就對尊者和金剛弟兄們唱了這首懺悔歌:

身貪逸樂及散亂,為物所遷為境縛,

迷行所集三途業,上師尊身前懺悔。

語貪多言成欺騙,鼓舌頻頻地獄因,

多食酒肉墮餓鬼,所言不直乏羞恥,

(如是所作眾口業),上師妙語前懺悔。

噁心之因在貪樂,為名之行多不淨,

嗔恨所集諸罪業,上師智心前懺悔。

身游市鎮系紅塵,壇城修供盡毀卻。

頻作驅鬼降妖故,深秘真言威力失。

眾事牽纏心役勞,善妙三昧力盡滅,

(如是所做逆法行),壇城本尊前懺悔。

眾墊叢中而睡臥,分別自他極銳利,

不堪忍辱虧己事,金剛弟兄前懺悔。

    尊者於是為眾惹巴灌頂及指示心性。

灌頂完畢後,希哇哦從座列中起立說道:

「尊者啊!惹瓊巴是已經得到心氣自在的修士,

連他這樣的人在使用秘密佛母時,

都需要尊者的慈悲照料,

而且惹瓊巴居然還需要懺悔,

這是什麼緣故呢?」

尊者答道:「(密乘行人修雙運法),

時節因緣是非常要緊的,不可不知。

聽我歌曰:

大恩馬爾巴師足前敬禮,

令我心趨正道祈加持,洞識弟子根性祈加持。

修法若不知時要,修行瑜伽成混亂。

叮囑若不知時要,年老長者步驟亂。

佈施若不知時要,家庭主婦規則亂。

作業若不知時要,僕從失據成混亂。

抗拒強敵不知時,勇士敗失成混亂。

應付外緣不知時,持律僧侶成混亂。

不知何時予痛苦,一味助益成混亂。

修行不知時精進,持守茅蓬成混亂。

幫助此人不助彼,同伴道友成混亂。

不依師囑如量行,師徒關係成混亂。

嗟呼『錯亂』有千萬,

不可思議難具說,謹告聚此徒兒眾,

應依師囑如法修。

    大家聽了都生起了確切的信解。

於是惹瓊巴對尊者發下誓言說道:

「今後我的所作所為一定完全遵照尊者的指示。」

此後,惹瓊巴果然對尊者精勤奉侍,

(如囑行持)。

某夜,惹瓊巴夢見在路途上有一隻狗,

負載著一馱羊毛,又聽見有個聲音大叫說:

「寫字啊!寫字啊!」

等他們行至山頂的時候,

山這邊來了八十八個人護送;

山那邊也來了八十八個人迎接。

惹瓊巴就請尊者解釋此夢的意義。

尊者以歌釋曰:

犬者汝之伴侶也,羊毛汝心調柔也,

字表學問淵博也,喊叫覺受歌唱也,

迎送八十八人也。

   一夜,惹瓊巴夢見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丟掉,

然後用水洗身,

自己變成一隻鳥飛到一枝樹上降落,

然後朝向一面鏡子裡面看。

尊者解釋道:

脫卻現世八法衣,無垢口訣水洗身,

慈悲鳥身展兩翼,具二資糧而飛空,

降落菩提樹頂上,觀鏡空行示緣起。

又一夜,

惹瓊巴夢見自己倒騎在一條毛驢上,

身上穿了一件衣服,名叫「希望」。

尊者解釋道:

驢表大乘雄駒也,倒騎背捨輪迴也,

涅磐前面迎接也,『希望』眾望所歸也。

    另一夜,

惹瓊巴夢見頭上頂戴著一個大寶石,

身上穿著一件無垢的衣服,

向一面無有遮垢的鏡中觀看;

右手拿著一個金剛杵,

左手捧著一個盛滿食物的顱器,

自己跏趺坐在一個蓮花座上,

深厚圓光四射,週身出火,

前面有一清泉,泉水不斷湧出;

自己的心有日月二輪放出光明;

左面有許多男女分別排列;

右面有一隻羊和一個守羊的牧童。

這隻羊忽然越變越多,

竟變成一個很大的羊群了。

惹瓊巴就請尊者解釋。

尊者說道:「這夢的意思是這樣的:

頭上有寶上師也,白衣嘎居無垢也,

觀鏡耳傳明心也,右手金剛摧妄念,

左顱空樂覺受增,蓮座表示離罪障,

趺跏專一住三昧,背後圓光表證悟,

泉湧暖相覺受生,身上火熾表拙火,

日月燦爛住光明。左邊男女排列者,

勇父空行迎接也,右邊有羊及牧童,

能護自己眷屬也。羊數倍增復轉增,

嘎居教法弘傳也!

    尊者接著說道:

「你現在既然有了這樣的徵兆,

從此就不必和我住在一起,可以離去了。

現在你的宏法利生的時節已經來到,

你將為自他二利成就廣大的事業。」

隨即歌道:

惹瓊吾子且諦聽,心若不貪於外境,

堪能長時住山洞,法爾自然獲成就。

執著財物惡業根,心若能捨諸財物,

無貪無著而行持,自然趨入大樂道。

惹瓊吾子且諦聽,輪迴之根在生殖,

若能斬斷子女愛,一人獨居離塵網,

淨土法爾自現前。惹瓊吾子且諦聽,

眼前佛法雖宏揚,仍有眾多假似法,

摻雜外物不純淨,上師捨黎人眾多,

巧舌多言貪慾事。子兮,汝應奮大力!

  持善傳承宏正法,如是方為密勒子。

惹瓊吾子且諦聽,汝若欲得佛陀果,

莫思此生之逸樂,自心根本(明空體),

(時時任運)勿忘卻,

應使觀照常相續,

修觀自在得堅固。

    尊者說道:惹瓊巴啊!

過去你應該住下的時候卻總是想走。

現在卻是真正到了應該走的時候了。

你應該到香波雪山處的霞波森林,

在羅若的朵境與西藏交界處(一帶)

去利益眾生。聽我歌曰:

長子惹瓊聽父言,汝今(離我而去矣),

去往西藏衛境矣。我之四大徒子中,

汝實最具丈夫氣!

(惹瓊吾子大丈夫),頂戴上師而行兮。

持續傳承使命子,守三昧耶而行兮。

紹繼耳傳慧燈子,捨無明暗而行兮。

於具善根作增上.於無緣輩應深秘,

身荷佛法之心命,持大悲心而行兮,

行往南方邊界兮。

香波雪山(寂靜處),應往彼處習禪觀,

朵境西藏交界處,建寺廟兮(宏正法)!

惹瓊巴於是整理行裝,然後向尊者頂禮,

唱了下面這首歌:

父之長子惹瓊巴,依師囑故衛境行,

惹瓊赴衛旅程中,師金剛身賜加持,

師梵天語除罪障,無分別心為開路,

願師身體常康樂。惹瓊赴衛旅途中,

尚祈悲佑作護送。三世諸佛總集體,

眾生依怙仁波且,於我離此他去時,

尚祈師尊善珍攝。具足神通及明變,

具足法眼我上師,(於我離此他去時),

尚祈師尊善珍攝。見者無不得利益,

具大威力示佛道,(於我離此他去時),

尚祈師尊善珍攝。

尊者對惹瓊巴臨別贈言,

唱了一首見、行、修的短歌:

見者不離己宗也,修者常住山洞也,

行者離諸惡伴也,密戒心境融合也,
 
常念死亡得果也。

    尊者繼續說道:

「兒啊!你在木兔年馬月十四日以前

應該回到此地,這是非常要緊的啊!」

於是尊者就贈給惹瓊巴一塊金子,

又傳授他許多心要的口訣。

惹瓊巴雖然捨不得離開上師,

但上師已經吩咐下來,

所以知道現在必需前往衛地。

惹瓊巴發願能再見師顏,

他淚眼簌簌的以歌啟稟尊者道:

尼泊爾河與恆河,地形不同流域異,

二河水性本一味,流至大海得相遇。

熙日銀月各西東,繞行四州不相逢,

日月光明本一味,秋日晴空有遇時。

如來妙智眾生心,以無明故似不同,

法身體中本一味,奧明淨土得相融。

惹瓊此番暫離別,遵師囑衛地行  ,

別矣慈父上師尊,祈善珍攝常保重。

    惹瓊巴接著五體投地作大禮拜,

頂戴師足,發下許多善願,

然後起程前往衛地。

他在霞波森林的寺廟中居住的時候,

他的(舊相識)貴族女前來懺悔。

最初惹瓊巴拒絕見她,

但經過仁親照的再三懇求,

惹瓊巴心生憐憫就接見了她。

因為歷經種種的身心苦痛和折磨,

貴族女的境況非常可憐。

她貧無立錐(衣衫襤褸),

惹瓊巴見了,心起大悲,

不覺流下淚來,當即贈給她一塊金子,

隨即歌道:

勝士密勒足前禮,常念師恩慈悲攝。

能舌善道汝女士,今日不似往年人!

當我回山禮師時,突見壇城中央處,

有一美麗大綠玉,斯乃你我爭吵因;

我見此玉汗毛豎,(驚詫感動難自己),

回憶當初師屢言:汝今莫往衛地去!

而今師尊頻咐囑:行兮、行兮,

衛境行!念此誰不感驚奇!

我父尊者一生中,視金如石如礫土。

臨行贈我一塊金,言道:

汝今持此去,念此感恩心歡喜。

慈父所贈此金塊,可制佛像眾多尊,

由此可淨身業障;多誦真言及儀軌,

由此可淨語業障,亦可造塔及擦擦,

依之業障得清淨;內觀自心得憑證,

真實修觀耳傳訣,恆常祈禱上師尊,

時時衷心求懺悔,若能依言如是行,

必能成辦大事業。

    惹瓊巴對貴族女和她的舅舅心生憐憫,

就收留了他們,並傳以耳傳之口訣使之修行。

不久,其舅之癩病得以痊癒。

貴族女也產生了善妙的覺受和證解,

以後竟成為一位堪能利益眾生的賢善瑜伽母了。



密勒日巴尊者傳16←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