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18


於是上師為諸大弟子們打開了妙法與教授寶庫之門。白天為他們宣講,夜里讓他們觀修。大家正修得火熱之際,有時弟子們組織會供。一次,梅頓從外邊回來作第二次會供,在會供席上,梅頓說道:

     

“上師,塔瑪多德師如佛一般,是我等福澤所不能及。上師您自己如日月一般,以俄巴為首的心傳大弟子,如行星巡繞著日月一樣,圍著您轉。使得密乘教的光芒普照四方,真稀罕!因此,在今晚僧眾的會供席間,請將您的事跡作一首道歌唱給我們聽,以便我們效法。”瑪爾巴深知梅頓對於教法非常嚴謹,遂唱道:

 

      “上師與那不動佛無別,

        安住我的頭頂為莊嚴。

        今在宣講密宗法會上,

        瑪頓確吉羅卓為師我,

        需將往事作歌唱一番。

        耳聞聖地之名赴后藏,

        來到吉樣繆古隆寺院。

        猶如災年餓鬼吞食般,

        勤奮修習密宗整三年。

        如此猶恐年華虛度過,

        心想前往南方尼婆羅,

        痛感法匱如渴思水般,

        有朝一日我能懂佛法。

        有求法者必定賜與他。

        受苦舍命求得之佛法,

        深奧教誡泯沒實可惜!

        除了梅頓、俄敦二人外,

        未對他人宣講密經義,

        虔誠求法之人要宣講,

        無論有無財帛與供養,

        從前不曾隱藏和保祕。

        沒有一點財帛之吐欽,

        與那恭敬侍奉的俄敦,

        傳授教誡不分親與疏,

        都按戒律修持佛妙法。

        我為求法力行受艱辛,

        不曾浪費錢財和珠寶,

        手中拿上黃金八十兩,

        為那殊勝依處作供養,

        供養恩德無比之上師,

        為那殊勝聖地作供養。

        弟子所作供養和侍奉,

        我以無量佛法來報答。

        佛法精要親自去修證,

        應使眾生得到大裨益。”

 

梅頓聽罷道歌后,產生信念並萌發宏大心願。

 

一天晚上,瑪爾巴正在進行無我母甚深灌頂時,他思索諸弟子中何人適合教授何法會有所建樹,便將那個法傳給那個人。等來日黎明時,觀察他們的緣起后再定。黎明,於光明(定)中觀察諸大弟子,看見俄敦卻多在為一些人講解《喜金剛續疏》。堆·促敦旺額在修往生法;藏絨·梅頓欽波在修光明法,尊者米拉日巴在修臍輪火。因而得知各人對何法有緣及其功業所在。

 

他通過六邊四理為俄敦傳本續,如珍珠串般之教授。並傳給他那若巴六莊嚴[30]紅蓮寶石本尊象,燒施用的圓勺及印度注疏的經卷等等。同時,吩咐他說:“通過說法去普遍饒益眾生吧!”

   

他傳給堆·促敦旺額往生法,如天窗頓開鳥即飛之教授。又賜給他那若巴的頭發、指甲、甘露丸[31]、五部佛冠等等。並說:“去修煉往生法吧!”

 

他傳給藏絨·梅頓欽波光明法,如黑暗之中點燃酥油燈之教授、又賜給他那若巴的金剛鈴、法鼓、貝殼裝飾的顱骨等等。並說:“要斷除中有。”

   

他傳給尊者米拉臍輪火法,如劈柴燃火之教授。又賜給他麥哲巴的帽於,那若巴的衣服等。並說;“到岩石山中和雪山聖地親身觀修去吧!”

   

此后,在全體僧眾會供席上,上師說:“我依照你們各自的緣分而傳給你們不同的教授,你們對弟子傳承,最主要的是應從各自所得之教授讓其受益並廣利有情,以成就聖業。多德已故,我將噶舉派祖師的教授及傳承的加持力都賜給你們了,要盡力為之,利生事業定能興旺。”

 

后,在梅頓作第三次供養的會供席上,梅頓說:

   

“師父,今天請您悲憫我,將班欽那若的主張及您親身之體驗,請以定下之見地作歌!”因為瑪爾巴知梅頓對於佛法一貫非常嚴謹。於是說道:

   

“我也想唱一首你所期求之歌,你也曾將財帛供養於我受用。我對佛法之程序和修持很重視,直到真正廣泛掌握才算滿足。唯有對教授不要過於嚴謹,對善信而不踐踏佛法之眾生,則應廣傳灌頂及教授。”為回答梅頓的期求和廣傳教授而作歌雲:

 

      “大樂自在眾生主!

        化身雙運赫嚕迦![32]

        各種舞姿皆具足,

        空樂雙運俱生前頂禮!

        見文即能解其義,

        略示即懂之士夫,

        耳聞即能得解脫。

        無須詞語來表達,

        惠施無漏之智慧。

        行動安樂之剎那,

        如此則是無煩惱,

        有漏[33]之心不信解,

        乃是空樂三昧[34]流。

        置於無分別之心,

        如佛之師所教導。

        另一派又這樣說:

        具有法相之明妃,[35]

        各種技藝都嫻熟。

        生者猶如箭頭鳥,

        如此持續去修習,

        怎生貪戀之惡習,

        心續本來即清凈,

        突然之因不能坏,

        猶如虛空是無為,

        此非顛倒之真理。

        心中所作明無垢。

        能取灰塵無所緣。

        《訣竅續部》[36]雖熟練,

        生命行至臨終時,

        便要隱沒到彼岸,

        因此不能再受生。

        自心本性如虛空,

        勿被霧之尋思沾,

        這是那若班欽講,

        依教之規而修習,

        如蛇放入竹筒中,

        身不勞作不動彈,

        心中貪戀之煩惱,

        如中要害之疼痛,

        離功之心不散亂,

        心之本性原本空。

        猶如以錘毀萬物,

        目染、身受、心念之,

        即刻能夠得解脫,

        此義好好來領悟,

        這是大印修習歌。

        若是妙法能利他,

        不應死守,梅頓巴!

        對於有緣之眾生,

        不要嚴格守祕密,

        口訣教授及時傳。”

 

此后,諸大弟子各回自己的寺廟去了。師父對尊者米拉說:“你可在這兒多住幾天。”米拉遵從上師之命住下。瑪爾巴以往沒將口耳相傳的教授,傳給其他具緣弟子,他遵照那若巴的授記,只能傳給米拉尊者。因此,將勝樂空行耳傳之灌頂、教授及一切支分、連同祕籍等均傳給他了。另外還傳給他耳傳的頌詞等,廣作教誨之后,為他唱了如下之道歌:

 

        傳承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空行才算真正有;

        祖師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底羅尊者才算真正有;

        上師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那若尊者才算真正有;

        教授雖然普遍有,

        但,只有耳傳教授才算真正有;

        觀修成佛普遍有,

        不經觀修成佛更稀有。”

 

米拉尊者聽后說道:“咱們的傳承及教授,在印度、西藏都很聞名。因此,師寶在西藏之盛名與先輩祖師無區別。尤其您的事跡及其對上師無限敬信之心在印度也很有名望。”

 

瑪爾巴說:“咱們的傳承及教授在印度是聞名的。正如你所說,我對上師無限虔誠是出名的。這個名聲不傳出來也是不可能的。”遂唱道:

 

      “我的傳承美名傳,

        是因具有空行法眼故。

        祖師美名天下傳,

        只因底羅他是唯一佛。

        上師美名天下傳,

        因為那若他是法之炬。

        我之美名天下傳,

        因是那若心傳大弟子。

        教授之法美名傳,

        耳傳教授好似如意寶,

        其它教派無此殊勝法。”

   

米拉尊者得到其它教派所沒有的殊勝之耳傳教授,如同寶瓶裝滿水一樣,飽學瑪爾巴各種教授而心滿意足。因此,雪域之地佛教如太陽東昇,解除一切有情的無明之黑暗,智慧之光普照,如同白晝。

 

 

第三節  為引眾生生信,身顯神通變化的情形

 

米拉尊者離開上師之時,瑪爾巴問:

   

“上師我的身可顯現各種佛身,或者現四大種,[37]或者什麼也不現,或者如彩虹相,或者如光明相,顯示種種神通變化,你看見了沒有?相信嗎?”米拉回答道:“看見了,不得不信服。我自己也想經過修習能夠達到如此境界。”

 

瑪爾巴說:“是這樣!弟子。現在你要走,就走吧!”

 

米拉尊者便回自己的家鄉去了。

   

此后,瑪巴郭勒等一些弟子,也見到了上師顯現出歡喜金剛、勝樂金剛、密集、金剛亥母等佛像。遂請問上師:

 

    “怎麼了?”

 

師父說:

 

    “就是這樣。”

 

又問道:

 

    “究竟是怎麼了?請師父啟迪。”

 

師父又說:

 

    “我在觀本尊的生起次第與你們的凈相二者同時出現而產生此相。”

   

一些人看瑪爾巴大師的臥室及其他住處,都沒見其真身,只見亮錚錚一條金條。有人看到清水在盤旋;有些人看到烈火在燃燒;有些人看到彩虹;“有些人什麼也沒看到;有些人看到聚成的光團等等出現的種種情景不一。人們都來問道:

 

    “這是何故?”

 

瑪爾巴說:

 

    “你們在夢中出現此情景,將問何人?”

 

弟子們回答道:

 

    “當然要請教上師您本人,請上師解說!”

 

    “此乃是我身體之脈、風、明點[38]轉為精華,仍歸原處,與你們凈相同時所生的境界之緣故。”遂即唱道:

     

      “依止的脈與那動之風,

        還有莊嚴菩提心之馬,

        平等一味之鞭去抽打,

        光音[39]無往無復而奔馳,

        有緣能見種種境界相。”

   

瑪爾巴又憶起前世,曾騎猛虎漫游森林及屍陀林。今后如能展轉運用遷識奪舍法。死亡之詞將不會存在。但那若大師說,我在烏仗那空行凈上更有利益於利生事業,招我前往。遂遵命答應前往。從此他對過去、未來預知無阻,從房中外出,或從外人內,不走門及階梯,凡所要去之處,皆能無阻礙到達。他的兒子貝歐說:“門及墻壁也阻擋不住我父親的行動,要想約束他是不可能的。

 

”他已到了一切無阻礙的境界了。在現證調伏一切眾生,顯示出無量驗相和神通變化之后,師母達美瑪化為光明隱沒在尊者的心間。

 

注釋

 

1】出離—四諦十六行相之一。脫離如獄三界輪回,安然往趨涅磐樂處。

2】神物—靈物。宗教信為有神力的東西,如舍利及喇嘛、活佛用過的衣物等。

3】獻新—在新鮮飲食未用之前,首先取以供神的部分。

4】扎巴—僧人之總稱。

5】壟巴咸—咸,意為不好,壟巴,意為地方。意為不祥之地。

6】熱嘎達—梵語音譯,血之意。

7】氣—藏醫所說人體三機能之一。

8】送往生—佛教徒於人初死時誦咒使死者靈魂往生凈土之法。

9】有為—有為法。眾多因緣和合造作所生事物,如五蘊所攝諸法。

10】無常—坏滅之法,自身剎那遷流。

11】八支療法—藏傳醫學分疾病為八支:全身病支、兒童病支、婦女病支、魔鬼病支、創傷支。中毒支、返老支和壯陽支。

12】等引—修定時一心專注入法無我空性所引生的禪定。

13】烏仗那——古印度因陀羅菩提王國名。

14】生起次第—為求凈治四生習氣,解脫凡庸見、聞、覺知之縛,現見本尊、真言、智慧本性而修習之瑜伽。密乘中修習本尊三身為生起次第。

15】屍娃萃寒林(屍陀林)—古印度八大屍林之一。

16】婆羅門—梵文音譯,古印度的貴族僧侶階級名。

17】奪舍—迷信說使靈魂進入別人屍體的一種法術。

18】屍供—在屍林中宰割屍體作為供品,誦經以供神祭鬼的一種宗教活動。

19】聞、思、修—從他聽聞心有領會為聞;依教依理如法思考所聞意義,生起定見為思;反復熟練如是聞思所生定,掃除疑惑為修。

20】底普密咒主—古印度一大成就者名。

21】極凈光—二禪天之上層。生於此中諸天,所發光明,照耀其他天處,故名極凈光,亦稱光音天、極凈光天。

22】《密集要義》—匯集密乘道果全部祕密要義之法。

23】伏藏—從地下挖出的佛教經文。

24】平等持—空性、佛家所說遍子一切事物的真理。

25】干達婆城—梵文音譯,尋香城。喻如海市蜃樓,比喻虛幻之事物。

26】贍部洲—梵音譯作閻浮提。佛學家宇宙學所說環繞須彌山外的四大洲中的南方洲名,全名南贍部洲。

27】極光凈天母子相會聚—這是密宗修證中一種境界,本體的極光凈稱為母光,證得兩種光相契合則稱為母子會聚。

28】四無量—慈、悲、喜和舍四種。

29】三身—法身、受用身、變化身。

30】六莊嚴—佩戴的六種裝飾品。

31】甘露丸—經佛教徒念咒加持過的葯丸。

32】赫嚕迦—梵文音譯,勝樂金剛之意。

33】有漏—一經作為所緣即能增長煩惱的事物。

34】三昧—於所觀察事或所緣,一心安住穩定不移的心所有法。

35】明妃—活佛之妻。

36】訣竅續—《醫學四續》之第三部。全書從實用解析,論斷全身上下一切病症,共九十二章。

37】四大—地、水、火、風四種元素。人是四大的產物,人終結時,同四大一齊坏敗歸空。

38】脈、風、明點—壽未變異、命未止息時之識所依處。此三者互相依存,脈如居宅,明點如財寶,風心如主人。

39】光音—二禪天之上層。生於此中諸天,所發光明,照耀其他天處,故名光音,亦稱光音天,極光凈。



瑪爾巴譯師傳17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