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16


塔瑪多德以歌報答父母后,瑪爾巴說:“我兒在世,全境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家給人足,根除瘟疫,家畜興旺。特別是不經觀修即生成佛的往生奪舍法,已在西藏土地上得以宏揚。對眾生獲得幸福很有效益,但不幸你卻遭此魔難。”

     

后,將塔瑪多德迎至家中,父母及其諸師兄弟圍著他而坐。一些具信的女弟子白姆等請求為利益眾生,而修往生奪舍法。塔瑪多德說:

     

“那麼為使不經觀修即生成佛的往生奪舍法,能在藏區廣為宏揚,你們去找一個潔凈而無傷痕的兒童屍體來!”說罷,弟子們便分頭四處尋找,因為不經觀修即生成佛的往生奪舍法,在西藏沒有宏揚的緣份,找不到一個沒有傷痕的男孩屍體。一個密乘弟子背來一具因得癭瘤病而死的老嫗屍體,並請求道:“請往生在此屍體中。”塔瑪多德說:

     

“這屍體因不能作利生事業,我不轉趨。”沒有作往生法。又一個牧羊弟子,在一座破敗不堪的廟中,找到一個因被鷂子追趕倏然而死的鴿子。拿回來請他作往生法。多德說:

     

“往生到鳥禽軀體中,怎麼能利益眾生!致使我的投生越來越低,對你們有什麼好處?我決不往生到鴿子身上。”不願轉趨。於是一些弟子及牧羊人產生了邪見,遂誹謗道:

      

“聖者瑪爾巴譯師,說有即生即身成佛的密訣,不是真話,過去瑪爾巴所作的,大概是幻術!”多德聽后說:

     

“從印度翻譯之佛法,豈有不真實的,尤其我父所傳之佛法,豈有不真實的,不要對上師生邪見,若對上師生邪見,便是墮人惡趣輪回之因!現為宏揚佛教,特別為表明我父所傳之法,極為純正,又為牧羊人等不墮入惡趣,我要往生到鴿子身體中,我正在修生起次第[14],收攝圓滿次第后,再行往生法。因在修生起次第中作往生法則犯殺害本尊之罪,我要結束圓滿次第了。把死鴿子放在我枕頭上。擺上供品!”眾人遵命擺上供品。塔瑪多德觀想生起次第時,喜金剛變化九尊清晰明亮,一切凡夫都親眼看見了。

 

當收攝圓滿次第后,作往生法時,多德已無生氣,而鴿子卻微微動彈了。當多德咽氣時,鴿子猛然站起抖摟著翅膀,向父母作頂禮之狀,並繞行三周之后,便朝卓窩隆溝頭飛去。瑪爾巴說:“孩兒回來!”便往回轉,圍繞色卡石堡轉后,便落在父親右肩上。父親說道:     

“達美瑪!今后,我們只有指望鴿子了,把它迎到佛堂里去,獻上供品。”遂即將鴿子迎至頂樓,呈獻供品讓其安住。

 

同時準備安葬及焚化事宜,並建起焚屍亭。瑪爾巴與諸大弟子共修火祭法。這時,從四面八方放射出八種不同之光,天與非天之聲,各種各樣樂器演奏聲,天降五彩繽紛的花雨等等交相輝映。在場的人都親眼看到了。

 

之后,將往生的鴿子迎至五彩路。瑪爾巴說道:

     

“兒子!你轉一下焚化亭。”鴿子遵命轉了焚化亭,在場的人們都感到非常驚奇!因此,在他們的心目中,都視瑪爾巴父子倆為佛陀。正在這時,母親達美瑪突然不見了,不知到哪兒去了。她正在往焚化亭里跳時,被扎巴們抓住,母親說:

     

“縱然不讓我跳入火中,也得讓我轉一下兒子的遺體。”說畢悲傷地哭訴一番。大弟子們攙扶著轉了遺體。當時,聚集在此地的人們沒有一個不掉淚的。此時,瑪爾巴大師心中也有些悲傷。

   

前些天,有一對老夫妻,僅有一個兒子,兒子死時,瑪爾巴為使老夫妻倆不過於悲傷,宣講了許多佛法。並說:

     

“你倆猶如夢中得子,兒子死了生起痛苦。其實根本沒生兒子。豈能有死兒之苦。你倆的兒子與夢中之子無區別,全都如夢,如幻。不要悲傷。”

 

於是老夫婦倆來到瑪爾巴面前勸慰道:

     

“上師!我老兩口的獨生子死時,你曾勸解我說,一切如夢,如幻,不要悲傷。您現在還有以塔瑪桑登為首的六個兒子。塔瑪多德之死,也如夢,如幻,請您不要悲傷!”上師說:“是的,我以此語向你倆宣講了空性法,我沒有執著諸法諦實的苦惱。你倆的兒子,初時奪取你們的精力和飲食;中間耗費去你們的錢財和產業;最后還要使你們墮入三惡趣。他與我兒不同。我兒要不死,有助於佛教,有利益眾生。他是‘夢中之奇夢,幻中之奇幻。’”

   

當布施僧眾、禮佛供神等結束之時,瑪爾巴又入定觀察多德在何處宏法利生,知其在印度之后,便給鴿子設供並作了吩咐,在集市上人們看得到的地方將鴿子放往印度。

   

瑪爾巴在入定中又說:“達美瑪!收起舊供,擺上新供,我的兒子走錯了路。”雙手合十蒙頭入定。

 

下午,鴿子帶著疲倦的樣子,鉆入父親的懷中。瑪爾巴說:

     

“今晚將鴿子迎入經堂,擺上供品。”眾人遵命將鴿子迎入經堂供養。次日清晨在大眾聚會之地又將鴿請出來。父親說道:

     

“兒子,你昨天走錯了路,左邊那山。如毒蛇蜿蜒爬行之狀,若到此處,即到了外道禪院,此處去不得。右邊那山,如大象在柵欄里,沿此道而行,走到山脈的盡處,有本尊所顯之光引路,可隨之而行,便可到屍娃萃寒林[15]。在那兒可遇到有人送葬,約有一個十三歲的婆羅門[16]屍體,你就往生到此屍體中,是可饒益眾生!”鴿子聽了以后,繞父母飛行三周,作辭別狀點頭三次,遵從父命飛去了。

 

眾人皆為此而流淚,並對奪舍法[17]產生了信念。眾人視瑪爾巴如親見佛祖。

   

此后,鴿子遵照父親囑咐而行,沒遇到一點障礙,便到了屍娃萃寒林。恰遇婆羅門夫妻倆的獨生子死了,前來送屍體,當送葬的人要作屍供[18]時,多德立刻作奪舍法。屍體便站了起來。送葬的人們都驚駭起來,多德前生仗父親之恩,略懂一點印度語,說道:

     

“我不是詐屍,是活轉過來了!回家吧!”大家驚喜若狂,認為是奇跡!便結伴回家。過去和他玩耍的朋友們說:“他沒有死,就在眼前。”鄉里的人們說:“他去寒林修法事去了。”回家后看到雙親,父母氣阻已昏迷,當清醒過來時,知他死而復活,真是萬分歡喜。

 

便問送葬的人他是怎樣活轉過來的?他們說:“在孩子的屍體邊飛來一只鴿子,它的頭一歪便死了,孩子便活轉過來了。”父母和過去一樣疼愛和哺育孩子。而孩子比過去性情更溫和,更喜愛佛法,孝敬雙親,慈愛窮人,敬奉三寶,精進善事。當父母得知不是自己的兒子時,便問了他。多德將由鴿子奪舍到其子的屍體等詳情一一講述了。

 

印度語把鴿子叫“底普”,這又是奇跡,故稱其名為“底普巴”。不視為兒子當作上師看待。老夫妻倆服侍他。他老兩口如同有親生兒子一樣受益。后來他出了家,在聞、思、修[19]方面有所成就,成為德行高深的聖人。此人名為底普密咒主[20]。關於印度的一些往事,后經底普巴宣講由日瓊巴傳出。

   

之后,將多德的焚化亭打開,見顱骨片上有勝樂金剛五尊的形象,身語意所依的舍利也出現很多。一些漠不關心的人說:

     

“繼承瑪爾巴大師后嗣的還有六個兒子,佛法傳承也有很多賢德大弟子。從這些使人信服的奇異的奪舍法和奇特的舍利子來看,塔瑪多德死了比活著更能利益眾生。”

   

以前不曾來過的各處弟子,都來獻供品,吊唁塔瑪多德。此時,他的母親達美瑪非常悲痛。諸弟子聚集一起為塔瑪多德作定時祭祀,在祭祀中瑪爾巴說:

   

“達美瑪!不要使各地來的僧眾也傷心。本來一切有為法性就是如此,不是為我們而特別出現的,並與我師父的授記相符合,你這樣不但對兒子不利,自己也煩惱,也妨礙為別人說法,要向老夫妻倆那樣對待兒子之死。現在不要悲傷了。”並唱了一首為她解憂之歌:

 

      “頂禮!具大恩德諸上師,

        說法即能領悟智慧女,

        我與達美瑪你來商議,

        生起覺悟並將煩惱降,

        辛勤哺育之子多德崩,

        如今已昇極凈光[21]天界,

        功德可與先哲相並列,

        念、欲、幻化明白憶心間,

        世間沒有令人悲傷事,

        一切有情均無親與疏,

        慈愛哺育眾生,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運用金粉所寫諸經典,

        佛像、佛經、寶塔諸供品,

        均是為了多德而施設,

        多德已昇極凈光天界,

        聖物無主如虛空彩虹,

        若能領悟其雖現而空,

        既然現已沒有供奉處,

        請供諸位大德,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受苦受難所得密經疏,

        總攝諸法精要之教授,

        深奧《密集》[22]經典之要義,

        聲明之學誦讀及譯法,

        雖然均已傳授多德兒,

        但他已昇極凈光天界,

        法無主如伏藏[23]的書題,

        若能領悟佛法平等性[24]

        應當傳授大眾,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節儉所存衣食和財物,

        各處信徒所供牛羊群,

        雖然都為多德而積攢,

        但他已昇極凈光天界,

        財帛無主象地下寶藏,

        牲畜無主如草原野獸,

        若能領悟珍寶大手印,

        對其撫養確實無意義,

        請你普施大眾,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昔,達美瑪!

        家鄉北薩城堡和田園,

        及其米拉所修之上堡,

        雖然都為多德而建造,

        土堡無主如干達婆城[25]

        若能領悟境相空如幻,

        對其貪愛確實無意義,

        舍愛城堡之心,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父系母族摟之於胸前,

        憎恨仇人棄之於背后,

        雖然均為多德而造作,

        但他已昇極凈光天界,

        若悟諸相皆是從心起,

        親疏敵我也即無分別。

        一切觀修法身,達美瑪!

        解除思兒之苦,達美瑪!

 

        本來一切有為法性相,

        最后無一能夠得恆常,

        況且你我之子多德崩,

        我們只是暫時關係斷,

        此乃無法挽回之果報,

        無需為此苦惱,達美瑪!

        解除思子之苦,達美瑪!

 

        自身要作之事唯佛法,

        要以悲憫護持諸眾生,

        對於我們所剩六孩兒,

        彼等住持佛法雖無望,

        請如多德愛憐並撫養。

        解除思兒之昔,達美瑪!

 

        那若大師之預言,

        我的弟子及傳承,

        如同上弦之望月,

        日趨一日往上昇,

        完成佛教眾生事,

        噶舉教派得昌盛。

        心情舒暢,達美瑪!

        除思子苦,達美瑪!”

 

唱完道歌之后,師母達美瑪等人,都得到安慰,對一切修持發揮了效益。



瑪爾巴譯師傳15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