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14


第三章  精修教誡 獲得證悟

 

   

一般說來,瑪爾巴按所求教授修持,所證得的殊勝證驗已在證悟道歌中講了,這里特別談談他修證奪舍法[1]得到證驗的情況。

   

有一次,在降若祥敦為首的許多弟子來呈獻良好的酬謝會供法會上,正好在大師靜室附近有一鴿子窩,小鴿子跟隨媽媽在空中飛翔,突然鷂子飛來追趕母鴿,母鴿嚇得逃回窩而被駭死,成了鴿屍。於是大師便說:“今天我給你們表演奪舍法的法術吧!”大家便頂禮祈禱,請求表演。瑪爾巴便拿根細長繩子拴在死鴿的腳上,將那只死鴿拴置得遠遠的。[2]自己便作起奪舍法來。忽然那只死鴿起來,扑扑地拍著翅膀,準備要飛,小鴿子也飛來圍著媽媽,十分感人。

 

這時,降若祥敦便回頭一看師父,見到師父呈現屍象[3],心中不忍,感到驚恐,哭著跑到師父尊前祈請道,“上師活佛啊,請勿這樣作!”但毫無反映。於是越發害怕,又跑到鴿子跟前祈請。鴿子一倒,上師馬上就活轉過來並說道:

 

      “自身空房般舍去,

        轉入他身鴿子體,

        展翅飛翔天空中,

        鴿兒母子得重逢,

        眾位親見實希奇。”

   

說畢便笑了[4]。當場的人便相信奪舍法。認為真了不起。瑪爾巴會施奪舍法的事,被覺阿聽見后,便說:“雖然是這樣傳說,究竟是真還是假呢?如果是真,那就沒有比這更希奇的事了!”因此,總想親自去看一下奪舍法是真還是假。在覺阿產生這個念頭以后,有一天,在他的女織工那里,有一只白肚羊羔因喝多了酸奶,撐死了,羊屍在那里。於是覺阿便到瑪爾巴尊前說道:“您給那只死了的小羊羔,象鴿子一樣施一下奪舍法吧?”

   

瑪爾巴尊者便回答說,“我在印度得有金剛亥母的採英復活密訣,有智慧的妙方才如此作的。”言畢,便在覺阿等許多弟子和施主聚集的地方說:“我在這里施法,你們去看那只羊羔將作些什麼,”覺阿求眾人如尊者所說,便到那只死羊羔跟前去了。當瑪爾巴入定時,那只死羊羔便忽然站起跳躍起來。紡織女工[5]感到十分驚訝地嘆道:“呀!它已經死了,怎麼如此地跳了起來呢!”並準備拾物去打時,在場的觀眾都連忙阻止說:“別打!那是瑪爾巴上師施行奪舍法的結果。

 

”那位女織工說:“過去只聽說,今天親眼見了,真希奇啊!”說著就停下織機,向著那只羊羔和瑪爾巴大師方向頂禮膜拜。覺阿也對僧眾講:“設法把那只羊羔送到師父尊前去!”覺阿自己也到了上師尊前,見到上師好象是圓寂的樣子。其余僧眾也向那只羊羔祈請道:“羊羔啊,請到上師貴體所在處去吧!”於是那只羊羔便到了上師貴體的尊前,又跳了跳。后來師父醒來說道:

 

      “三世諸佛大佛母。

        她的取精不死智,

        施用奪舍甘露葯,

        使羊復活又跳舞。”

 

覺阿聽后,特別相信,請求灌頂,成為瑪爾巴大師的入室弟子。

   

爾后,又有一位名叫瑪爾巴恰司的人,是瑪爾巴的本家。對瑪爾巴不信服,並不滿地說:“覺阿根本沒有腦筋,瑪爾巴說他到過印度,其實不過是學些魔術邪法來騙人罷了。是奪舍法嗎?如果是純真的,那麼為什麼他本人卻明明是個完完全全的煩惱者去佛地呢!若不是這樣,為什麼他的嘴酸臭烘烘,身腥臭乎乎,總是吃這些供養財物呢:若是這樣都能成佛,那麼咱們就更瞧不起他了[6]。”瑪爾巴尊者聽到這一毀謗后說道:“因為奪舍是純真之法,所以如此作了[7]

 

如果不除妙欲就不入道,那就顯示不出密宗的多種方法與無大困難即可成佛的極大特點與甚深玄妙,因此,若是了知密宗的深妙特點,若不轉化妙欲為道,反而斷舍,[8]那是自造罪過!”於是便唱了首密道大特點之歌:

 

      “我這翻譯之人瑪爾巴,

        已經了知續王喜金剛[9]

        又有那若班欽的祕訣,

        不在寺院住著自作孽;

        已經通曉續王四座續。

        又獲遷識奪舍的教授,

        若是平庸而無自作孽:

        了知禪定融入睡眠中,

        已獲夢境光明的祕訣,

        若如凡人而睡自造罪;

        已知攝心王的拙火定[10]

        具有扼制心根的妙訣,

        不去實際證驗自造罪;

        知曉風的真諦六十種,

        又有治療疾病的訣竅,

        還去求醫治療自造罪;

        已知自身就是佛圓輪,

        為求脈風精液的興旺,

        不靠酒肉才是自造罪:

        已有宿業大印法教授,

        還求他身助已來修道。

        不依大印法修自造罪。

    

弟子們聽了此歌,懂得了深奧續部的要旨,更加敬佩。但是瑪爾巴恰司卻說:“他當然要那樣藉法以掩其過,不然誰會相信他呢!”這句話被有的僧人聽見后,認為說得不對,喇嘛俄巴等很多弟子聚集的會上,一位僧人便將瑪爾巴恰司的說法稟知。瑪爾巴說:”俄巴等已懂法義的你們,不要為此而畏俱,那持邪見罪人的行為不足為憑。

 

在這些人中,持本教派偏見的人危害更大,思想不正的人,縱是對釋迦佛主也會大肆誹謗。甚至連自己的身影也要指責咒罵的人是很多的,因此,用不著同他們一般見識,可憐他們,把那些看成幻化不實,不去理他,算了吧!只要自己清凈,就不會作孽,就是這個道理。”於是便唱了如下這首歌:

 

      “金剛大持世尊佛,

        在這五百十濁時[11]

        為渡有緣人解脫

        化成那若班欽師,

        不才譯人瑪爾巴,

        所作所為請佛知!

        請師慈悲攝授我,

        在那都底[12]菩提道,

        風心樂暖入雙運,

        即成無漏的大樂,

        便現無障的妙智。

        崇高無上[18]喇嘛語,

        無明黑暗空間凈,

        即離能所兩重障,

        顯現樂明離戲論。

        因緣和合這境界。

        猶如影像無自性。

        獲得如此意念者,

        恰似夢境現象般,

        呈現萬法皆如幻。

        天、人以及阿修羅,

        地獄餓鬼和畜牲,…

        各種所執的表象,

        悟其皆空如虛幻。

        境和有境及緣慮[14]

        四大門[15]和風樞紐,

        則隨所欲很自如,

        無垢和合往生[16]現。

        投生時運往自然,

        做夢時不引自念,

        中陰[17]時不縛自明,

        證果時無障自現。

        凡為那若師法嗣,

        甚深教授實修持,

        有根性者生定解。

        若是愚昧邪見人,

        就連佛主也毀謗,

        連己身影也咒罵,

        如此荒唐的惡棍,

        何必同他論是非。

        傻子跑著胡亂叫,

        智者則不步后塵,

        我以言詞講法空,

        我身便是天劍輪[18]

        我語則是法自性,

        我心就是智慧體,

        弟子勿厭勤修持,

        毫無疑問證菩提。”

 

弟子們聽完歌后,皆生起了信念。

   

又有一次,瑪爾巴和從人等散步經過河畔之時,正好碰到一條獵犬追趕一只鹿子,那鹿被趕入河中淹死。瑪爾巴便說:“我給它施奪舍法。你們有的到死鹿的后面去阻擋獵狗,有的在這軀體跟前看著。”言畢,便對鹿子作起奪舍法來。一會兒那只死鹿果然躍出水面,直奔師父靜室而來,到靜室外的平壩上便倒了下來。師父醒轉過來,同弟子隨從人等[19]一起看那只死鹿之際,獵人們趕來,並準備將鹿子拿去剖割。上師便笑著說:“我施法從水邊[20]找來的鹿屍,你們別想奪去!

 

”在旁的僧眾和從人便將上師作奪舍法的經過告訴了獵人們。他們聽后,有的說:“那麼就請在我們的面前再作一次奪舍法,我們可將那只死鹿作供養。”有的說:“如你們所說的一樣,只要我們親眼看到,不但供養那只死鹿,而且還可供養其他財物。”為此,瑪爾巴又給那只死鹿作了奪舍法,於是那只死鹿復活,走到靜室內院,倒了下來。上師醒過來說了一偈道:

 

      “仰賴師恩用奪舍,

        獲得所許會供物,

        一切希望皆如願,

        獲得[21]如意寶貝鹿。”

 

唱畢頌偈后,又說道:“當自己的靈性進入他體之時,自己也就出現了迷糊境象。”由於作了那樣的奪舍法,在場的眾人都感到希奇和吃驚,也很高興。獵人們便將那只鹿子和其它東西供養給上師。還有其他許多人入了法門。特別是瑪爾巴恰司也產生了信仰,對過去的邪見深惡痛恨,進行了忏悔,並請求上師道:“師父您曾講過‘如果不依酒肉和女人,那是自造罪’,這在我們心目中,認為如果是那樣,便同我們凡夫俗子沒有區別了。對此,您必有高見,請給講講吧!”為回答這一問題,瑪爾巴說:”你們看看天父天母不也是與那一樣嗎!真是不了解其妙義。我雖然行妙欲,但有不被它束縛之把握。”便唱了首通達證悟精通法要具有把握的道歌:

 

      “諸位上師我頂禮,

        蒙受先聖的恩典,

        悠閑寂靜修風脈,

        邊調身心邊修煉,

        四大雖亂也未怕,

        因知妙法滿信念。

        睡眠之時觀光明,

        邊集意念邊入禪,

        縱入愚痴也未懼,

        因解雙運信念滿。

        夢境之時觀佛身,

        邊開境界邊觀修,

        雖入妄念不恐懼,

        因懂幻化有信念。

        受用欲樂觀天神,

        邊嘗妙味邊修煉,

        縱見吃喝不畏懼,

        因知會供有信念。

        方便道時修他身,

        邊生大樂邊修煉。

        雖在凡庸也不怕,

        因知俱生有信念。

        臨死之時修遷識,

        一面趨轉一面煉,

        雖現死象不驚悸,

        因知圓滿次第有信念。

        舍命之時持中陰,

        中陰好似雲霧般,

        雖生貪嗔也不怕,

        因解自脫有把握。”

 

聽了此歌,瑪爾巴恰司十分信仰,便請求傳法灌頂,后來成了瑪爾巴的一位大施主。

   

又有一個秋天,在人眾聚會的地方,有頭氂牛因吃的過多脹死。干活的人正準備去收拾那頭死氂牛時,瑪爾巴說:“這是我的緣分,我來收吧。”語畢,便作起奪舍法來,使那頭氂牛自己走到拉讓[22]房前。然后瑪爾巴說道:

 

      “空行是身語意的祕密,

        風脈是菩提心的駿馬,

        高高揚起平等之神鞭,

        使老氂牛渡過那難關。”

   

這不但使大家對奪舍法產生堅定信念,而且也使大家都一致說瑪爾巴確實是個無可辯駁的成道者。但是這個甚深玄妙的奪舍法祕訣是單傳獨授的。瑪爾巴只傳給了他的兒子達瑪多德。

 

    注釋

1】奪舍法一藏傳佛教一般說法是:將自身的靈魂進入他身屍體中的一種法術。

2】此句參閱拉本第65頁前面第2行而譯。

3】此句中的“屍象”據拉本第65頁前面第3行而譯。

4】此句中的“笑”,系據德本第53頁前面第3行和拉本第65頁前面5行而譯。

5】此句中的“紡織女工”系據德本第53頁背面第1行和拉本第65頁背面第3行而譯。

6】此句中的“咱們也就瞧他不上了。”是據德本第53頁背面第6行和拉本第66頁前面第3行而譯。川本鉛排本作“在我們的眼前也就數不完。”

7】此句據德本第53頁背面第6行和拉本第66頁前面第4行而譯。

8】此句中的“反而斷舍”是據德本第54頁前面第1行而譯。

9】續王喜金剛—藏傳佛教密宗經典名,也可譯作歡喜金剛續。

10】拙火定—密乘圓滿次第根本法之一。集中修練脈、風、明點(精液),從臍中針影(形如倒豎梵文字母短阿)燃起樂暖,燒掉一切不凈蘊界,滅盡 一切煩惱尋思,迅速生起俱生妙智。這是那若六法之一。

11】五百十濁—佛教流傳世間共五千年,分為十個時期,每期為五百年。第一期是初證阿羅汗果,第二期證不還果,第三期證預流果,這三個時期合稱證果三期;第四期修勝觀,第五期修寂止,第六期持凈戒,合稱修行三期:第七期學法藏,第八期學經藏,第九期學律藏,合稱教法三期;第十期(最后一個五百年),見行失常,唯具出家外表形相,故稱唯相一期。在此時期中,眾生持邪惡錯誤見解,佛教正法日衰,故稱濁世。

12】都底—中脈名。

13】崇高無上一據德本第54頁背面第3行和拉本第67頁前面第3行而譯。

14】境和有境及緣慮—境、有境、緣慮均是佛教名詞。境即境界,是指六識所辨析的各自對象,如眼識以色塵為其境。有境指能涉入自境相應之物體,如聲音、心、感覺器官、人等。緣慮是指心對於客觀事物之作用。

15】四大門—亦作四大種,即地、水、火、風。佛家認為此四者廣大,能生出一切之物質,為外四大。人體之肌肉、皮膚、毛發……為地,唾涕、血液、精便為水,暖氣為火,動轉循環為風,稱之為內四大。

16】和合往生—法界和,心識融為一體,於法性光明之中任運往生。往生,即去到如來之極樂凈土,謂之往;化生於極樂凈土蓮花中寶座之上謂之生。

17】中陰—藏傳佛教一般說法:人自死后到未投生之間稱為中陰。

18】天劍輪—藏傳佛教密宗本尊持於手上的標幟,形如鋼輪無輞,輻皆雙口利刃,尖極鋒利,金剛半杵作柄。

19】此句系據拉本第67頁背面第4行而譯。

20】此句中的“水邊”系據拉本第67頁背面面5行而譯。川本第141頁中,作“荒地”。

214】此句中的“獲得”是據德本第55頁前面第6行和拉本第68頁前面第2行而譯。

22】拉讓—大喇嘛居住的宅第。



瑪爾巴譯師傳13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