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11


在會上梅敦向瑪爾巴祈請道:“上師,你遠道而來,雖然路途辛苦,但今晚的會供集輪法會是密宗事相內的重要部分,為便於將來效仿,請師父大發慈悲,廣作會供中的法事和儀軌!”於是便照其所請廣作法事和儀軌。在會席中,梅敦如從前一樣虔誠,但卻產生與從前不一樣的勝境,遂對瑪爾巴說:“上師,過去作過許多會供輪法會,但今夜我卻特別開了心境[262] 。你在印度見過和作過很多會供輪法會,據此,會供法會該在何時運用?曾見到什麼奇異之兆?請告訴我們!”為此,瑪爾巴尊者便唱了這首何時應作會供和所見異兆之歌:

 

      “所謂會供輪法會,

        傳授成熟四灌頂,

        需要舉行會供輪;

        佛像、靈塔開光時,

        需要舉行會供輪;

        祈禱空行加持時,

        也需舉行會供輪;

        聽講《續部》大經時,

        需要舉行會供輪;

        在求甚深教授時,

        也需舉行會供輪。

        我這譯人瑪爾巴,

        曾經三次去印地,

        曾見神妙會供輪,

        尤睹這樣希奇事:

        為那那若班欽師,

        王族首領名柯洛,

        與賣酒女滾扎里,

        獻呈寶銅的曼扎,

        其上嵌飾迦舍波里[263]

        虔誠祈禱一年余,

        尊者那若才賜收。

        在那屍陀檀林中,

        大殿三層所環繞,

        內有無限享用品,

        廣設會供與施食,

        吉樣那若施法力,

        聚集聖樂諸金剛,

        以及相等密宗的,

        男女瑜珈六十二,

        甚深手勢加語問,

        見從那若胸膛上,

        出來聖樂眾金剛,

        去到壇場坐中央,

        儀軌次第作深廣。

        聖僧那若大班欽,

        手上拿著金剛鈴,

        身上戴著六骨飾[264]

        在離地一肘[265]的空中,

        舒展右腳跳起舞,

        其余男女瑜珈士,

        右手搖動那鼙鼓,

        左手碰起叮鐺鈴,

        翩翩起舞很歡暢。

        我這譯人瑪爾巴,

        見到俱生的法身,

        甚深四灌的本體,

        敬謁這樣的聖尊,

        見到這樣會供輪,

        這非一般的法事,

        你說奇不?藏敦巴[266]。”

   

眾人聽后,對瑪爾巴生起特別的信仰,於是請求道:“上師,您這次來是我們初次敬見,您一定有以前我們沒有聽見過的殊勝灌頂與教授,請發慈悲,傳授給我們吧!”對有的法,因是空行耳傳,需保密,瑪爾巴不便傳授他人,於是便傳授其它許多過去未傳之法。

   

瑪爾巴要啟程了。他去印度三次,梅敦就給他上供三次。這次是瑪爾巴第三次去印度回來,梅敦呈獻出三次供物中的最豐富,深得師心的第一大供,並請求道:“師父,在您尊前的這些禮物,是您為我們講法的酬謝。師父雖然年壽已高,但卻平安地從印度回來了。這使弟子們歡喜。為報答師父的恩德,特請您收下吧,

並為我們唱一支贊頌眾位先世上師之歌吧!”為滿足他們的請求,(瑪爾巴)便唱了一首贊頌先世上師之歌:

 

      “不動大樂金剛身,

        金剛空行平等合,

        諸位勇士的主尊,

        贊您吉祥四嚕迦。

        全部密籍您匯集,

        密主聖跡您廣布,

        又把聖法傳人間,

        贊您啊龍樹師徒。

        您具無盡金剛舌,

        救人於畏大悲慈,

        三界自在底洛巴,

        贊頌您啊大悉地。

        十二苦行依師修,

        三藏[267]續部佛要籍,

        頃刻之間便貫通,

        贊頌您啊佛化身[268]

        您是永恆大印身,

        從不造作本性持,

        了悟離戲論樂義,

        贊頌佛子麥哲師。

        繼承佛主的教法,

        證得密集大悉地,

        智慧慈悲兩齊全。

        贊您益喜寧波師。

        在那屍陀和樹前,

        呈獻美味虔誠士,

        具有空行神力人,

        贊您古古惹巴師。

        因悟圓滿無缺義,

        放具月光之精英,

        見則令人樂而足,

        贊您瑜珈佛母身。

        頭戴極美黃金冠,

        勝傘蔭處您坐靜,

        獲得日月天空坐,

        贊頌聖僧泥婆身。

        斷除世間二取藤,

        有依上師的功底,

        修持菩提您為首,

        學習大乘占鼇頭,

        斷除孽障與邪誘,

        結交大德眾賢士,

        贊您諸位引導師。

        禮贊喇嘛的功德,

        等於供奉三世佛,

        以頌導師所積福,

        可使眾生皈佛陀。”

 

梅敦及其從人聽畢此歌,均很滿意,十分歡喜。

 

當瑪爾巴給梅敦傳法期間,瑪爾巴郭勒便帶著佳音先回洛扎,並拿出自己的錢財作款待的準備。其他許多僧徒去娘堆迎接。瑪爾巴平安地回到洛扎。瑪爾巴郭勒為歡迎瑪爾巴師父而舉行了一個謝恩會供法會。雖然過去在途中已聽過詳細教導,但是為了讓與會僧眾都能聽到,瑪爾巴郭勒在這個法會上又向瑪爾巴請求道:“師父,您見到了聖僧那若巴,又平安地回來了,這是極希罕之事,請師父發無量慈悲,將您這次會見那若巴上師所得的教誨及希有征兆講給我們聽吧!讓與會諸人生起歡喜之心。

 

”為滿足眾人心願,瑪爾巴便將晉謁那若巴大師后,所得全部教誨口訣及其如何得法,無增無減地,借用大勇無畏調,唱了首大師所行善業神通變化奇妙功德歌:

 

      “聖主活佛住地是

        印度摩揭廣嚴城[269]

        外道攻擊他降服,

        遂贈名為‘大護門’,

        被人譽為那若巴,

        師父啊,向您致敬。

        大門向東的宮中,

        甚深密續喜金剛,

        當我觀修此法時,

        心如懸旌意不安,

        挽心如弓卻離弦,

        忽然飛向那若師,

        懷念之情實難忍,

        邊遠林中去尋師,

        陷入陌生賤種城,

        驕王把我來監禁。

        在那花叢的宮中,

        國王三天將我供,

        在那炙熱火供爐[270]

        見到隨意的吃喝,

        這種奇兆真非凡!

        復又再次去尋找[271]

        魚肚白包裝茶葉,

        三昇白米作干糧,

        本達巴仙從天降,

        途中伴我作向導,

        找了半月遍四方,

        找遍屍陀和林海,

        仍未見到那僧王,

        雖未見到那若面,

        卻見希奇的跡象,

        在那旃檀葯樹上,

        現出九尊喜金剛,

        有點似触非触感,

        猶如架起彩虹帳,

        這種奇兆不平常。

        見到因陀大咒輪,

        現於俱生母胸膛,

        猶如明鏡中影像,

        形象逼真沒兩樣,

        這種奇兆不尋常。

        在那堅硬金剛崖,

        羊脂白玉大石上,

        見到那若師腳跡,

        猶如羊毫畫一樣。

        這種奇兆不平常。

        我想不久即可見,

        祈禱七夜又七天,

        師有悟他通慧故,

        爾后聖僧親身現,

        我心極喜哭又喊,

        卑下膜拜頂師腳,

        慈悲聲聲我傷嘆,

        悲傷淚水流滿面。

        這種奇兆真希罕。

        如抱王妃去抱師,

        心心相貼額頭連,

        圓滿灌頂注心田,

        大圓滿法精要傳,

        這種奇兆真希罕。

        印度那若大班欽,

        與我瑪爾巴相見,

        猶如佛陀見眾生[272]

        定能成道無疑團,

        這種奇兆實希罕。

        親愛徒弟守誓人,

        兩年之前我去印,

        當其錢財不足時,

        黃金裝滿我缽盂,

        值得一說希罕事。

        不惜錢財供養師[273]

        收拾衣服和鞋子,

        所需一切裝給我,

        來世干糧也放里,

        為此想起真驚奇。

        勝過父子情深的,

        只有瑪爾巴郭勒你,

        布施錢財何足道,

        即便犧牲也願意,

        除此之外更何奇?

        遙遠路程怎忘記,

        藏尼之間洛喀納,

        冬天新年花遍野。

        在種白米薩魯地[274]

        語言不同門[275]地區,

        面對難治的熱病,

        不顧生命不怕死,

        是為信守那誓詞,

        但我未忘記心里,[276]

        今生當然不分離,

        即使來世也須聚。

        因此本尊空行前,

        咱們師徒共禱祈。

        為了報答昔日恩,

        將此歌兒獻諸位。

        此歌勿向他人傳,

        請求各位保機密。

        報恩傳法待后講,

        心腹之言慢慢敘,

        咱們舊交好朋友,

        直到死時情深切。”

   

瑪爾巴將身語意五種功德之業所現的五種希有境象作歌告訴大弟子瑪爾巴郭勒等以表答謝。同時還將那若巴大師修持用過的一百零八顆紅蓮念珠和法王麥哲巴戴過的一對金剛石戒指賜給了瑪爾巴郭勒,並說:“弟子,你對我幫助很大,在今生未死之前我們要住在一起,並祈禱來世也一定要相逢。為恪守這一誓言,我們師徒死后也同去投生一處。”瑪爾巴郭勒便遵師囑,一直跟隨師父,在師父未去世前,一直服侍,連一天也未離開。

   

瑪爾巴將晉謁那若巴的殊勝之事,本來是同一件事,為什麼作了不同詞語的歌反復唱了三次呢?主要是問的人不同,故而將同一件事作了詞語不同的三次回答。

   

爾后,喇嘛俄巴[277]和楚敦[278]聽到大師平安載譽歸來,便率領弟子前來接風洗塵,陳獻供養,請求傳法。他倆在獻供法會上向師父稟呈道:”上師,您這次平安地回來,滿足了我們僧俗民眾的心願,昇起了幸福的太陽。聽說法王寶您曾遇到許多艱難困苦,又身染重病等,我們都很憂慮。您究竟遇到過什麼苦難,患過什麼疾病,請用歌告訴我們!”為此,瑪爾巴便回答說:“現在我將這次尋訪那若大師所遇到的苦難和初入法門至今的經曆,用歌敘說,你們聽仔細。”於是如象禪定時心不專一,以慧識鐵鉤集中之,借空行悲嘆調而唱了首為求法受苦的長歌:

 

      “尊者不動金剛持,

        請坐吾頭作美飾,

        以我曆程而為例。

        諸位大德勿認為,

        修法易成不循規。

        我這譯人瑪爾巴,

        生於洛扎中心地,

        余業醒於佛法義,

        在那牡古隆寺里,

        依止卓彌大譯師,

        學習直讀與文字,

        他的恩深難報謝。

        為求聖法我去印,

        途經尼泊爾國境。

        險道惡水難渡越,

        林海茫茫穿不盡,

        路途迢迢走不完,

        樹如僵屍阻行程,

        見此途中諸苦難。

        飛鳥翅膀也顫驚,

        雖曆此險我也值。

        見到天降尼婆地,

        邦具妙欲看不夠[279]

        人如欲界[280]眾天神,

        盛世清平如賢劫,

        路雖難行去為勝[281]

        爾后直往印度去,

        途遇卑鄙亡命匪,

        生命安全無希望,

        又聞野獸咆哮聲,

        怎想得棺清凈地,

        見到蟒蛇噴毒霧,

        心雖堅定步搖晃,

        現在想起途中險,

        膽打顫來心驚慌。

        為渡有名恆河水,

        付出艱辛也值當,

        瞻禮中印菩提園,

        供養金剛座[282]為首,

        諸位神靈祖師像。

        唯恐求法去太遲,

        急切心情逼著我,

        奔馳印度東西地。

        廣袤原野路無盡,

        疑是陷入大火坑,

        一心想法而惆悵,

        難治熱病又患上,

        一十三次臨死亡。

        三句遺言無處留,

        斷氣三次又還陽。

        見到那些諸苦難,

        縱是仇敵也淚淌,

        即便喪命也值當。

        晉謁那若大班欽,

        為首五位得道師,

        聽講續部四經典,[283]

        特別學修全《母續》,[284]

        與那《父續》[285]等密集。

        后去東部恆河畔,

        由於麥哲師加持,

        了悟無生的法體,

        把握心識三空性。

        證見離戲[286]原本義,

        親見三身佛真身,

        從此我將戲論離。

        后回西藏中心地,

        自想我得教授多,

        並已獲得些悉地,

        廣作有利眾生事。

        這些皆是我心願,

        也是苦行的經曆,

        求法如此之艱辛,

        心勿懶惰勤修積。”

 

以大弟子為首的在坐眾人,聽到此歌,都流下了眼淚。以上是瑪爾巴最后一次去印度的情況。



瑪爾巴譯師傳10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