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10


須臾之間,從寒林中傳來豺狼嚎叫和嘈雜之聲。眾人說:“應當在黃昏時將法會作畢,不然這個寒林很危險,很可能出現非人的災難。”大家十分驚恐。瑪爾巴想:如果是我的師父那若巴和麥哲巴兩位上師親自來到這屍陀寒林,在屍座上食用人肉那才最好,即使親自來不了,以禪定生起享用觀想,使護方空行真正排隊來領取施食,那他們也就全都不用害怕了。今夜的這一切,只不過是荒郊曠野的豺狼嚎叫和風水等五行之聲,這也值得惶恐嗎?想到這里,不覺又想起了那若和麥哲兩位恩師的功德來,后悔自己不該從印度回來,並打定主意再去印度。不禁涕淚滂沱,昏沉打坐。

     

那夜黎明時,瑪爾巴夢見一位身穿樹葉衣的美麗婦女將手放在自己頭上授記說:“你這時去印度還不如回西藏更有利於眾生,在那兒你可得到很多有緣弟子,在你未回到西藏之前,決不會有什麼災難。”夢醒后,瑪爾巴想這一定是那若和麥哲兩位大師出於慈悲,派護方空行前來啟示的。心里十分高興,便決定回西藏去。

   

嗣后,瑪爾巴在尼泊爾的仁青楚寺聽本達巴大師講授《吉祥天母現證經》和甘露光明的修法以及一些散雜的《圓滿次第》之際,有一晚,夢見救主麥哲巴騎著雄獅行於天空,就立刻大聲哀祈道:“請師傅慈悲,攝授弟子吧!”於是麥哲巴便來到他面前,於空中示以符號,講了無與倫比之佛法,使瑪爾巴悟了無邊的妙義,生起了以前從未生起過的證悟。當夢醒時,天已經亮了。這時,瑪爾巴又想起上師,淚流不止。在次日晚上,為酬謝本達巴大師講法和向麥哲巴祈禱,他舉行了一個很好的會供法會。在這個法會上,本達巴說:“在今晚這個法會上,譯師你無論如何也要唱支昨晚你心里生起的境界之歌!”於是瑪爾巴便借岩洞滴水調唱了支《再現昨晚征兆之歌》,把已經忘了的又從新回憶起來。歌雲:

 

      “悟法精義大法身,

        聲名遠揚麥哲師,

        宏恩浩大令人念,

        弟子總是惦記您,

        一心跟師情不斷,

        化身師父請加持,

        你是引導的恩師。

        吉祥本達巴為首,

        在坐男女瑜珈士,

        請將這歌聽仔細,

        此乃空行所加持。

        瑪爾巴曲杰洛卓我,[250]

        在印渡過人生三分一,

        四十年中求聞思,

        去歲凶惡蛇年[251]

        神變鷂鷹二月時,

        我登歸途回故里。

        渡那可怕恆河水,

        遇到妄命二盜匪,

        泅渡江河他似魚,

        疾行陸地如神駒,

        思前想后真嚇人

        遂在頭頂念我師,

        他復看看便離去。

        落水當中救起我,

        師恩深重難酬謝。

        不久前的上個月,

        上弦初十勝日時,

        在那屍林熱瑪里,

        供養上師所喜供,

        空行所喜會供集,[252]

        當場看到瑜珈士,

        又念那若麥哲師,

        深情不斷常培養,

        恩師聖行涌心里,

        悲哀難忍自哭泣。

        當想再返印度去,

        復蒙賜夢黎明時,

        身著樹衣一美女,

        以她右手的五指,

        摸著我頭賜教示:

    ‘不要再到印度去,

        當回西藏中心地。

        未到雪域途程中,

        內外災難不會遇。

        還有待化[253]諸弟子,’

        用此預言相加持。

        定是護地空行母,

        也是聖僧你恩惠。

        習氣所成昨夢中,

        見到麥哲佛子師。

        他騎雄獅空中行,

        又到面前三開示。

        傳授給我無生法,

        並講無字教法義。

        遂悟離言真如相,

        生起從前未有境。

        待到天亮夢一醒,

        總是懷念麥哲師。

        不忍此境離我眼,

        滿臉淚水大哭泣。

        猶如氣憋在胸膛,

        如飢似渴想我師。

        弟子傷心你可知?

        請師活佛把我引。

        雖是習氣所成夢,

        見師來到真希奇,

        為何憂喜有高低?

        請問在坐的各位。”

   

聽完瑪爾巴的歌后,本達巴對瑪爾巴尊者生起喜歡之心。本來上師的本質是一樣的,但由於各自的看法不一樣,便出現了各種不同的功德。為解答那夢是如何產生的,本達巴便作歌唱道:

 

      “親密摯友大譯師,

        你有赤誠信仰心,

        有求種子的願望,

        還有殊勝大悲心,

        圓滿傳承的發心。

        你是名門有識士,

        以前未遇超世人,

        而今才見成道師,

        這也有我的恩情,

        為報此恩你應該,

        把我看作頂珠珍,[254]

        你知往事實希奇。

        密乘聖王殊勝道,

        已成一切之根本。

        殊勝誓詞你已具,

        天神空行又隨賜,

        上師口訣銘記心,

        今得樂道是為理。

        一切三世眾諸佛,

        成就之本是上師。

        若對化身的聖僧,

        將他理解為虛空,

        即悟不生的法義;

        若是理解為太陽,

        便生普遍之悲慈;

        若是理解為寒月,

        即能解除煩惱疾;

        若是理解為海洋,

        即能證得三摩地;

        若是理解為珍寶,

        所求願望自如意;

        若是理解為船長,

        可到解脫寶洲去;

        若是理解為將軍,

        便可降服邪見敵;

        若是理解為寶劍,

        可斷執實[255]的絆羈;

        若是理解為輪寶,

        可悟無際的義理。

        若是理解為雄獅,

        可伏二取[256]的獸類;

        若是理解為象寶,

        則可超脫眾苦魑;

        若是理解為馬寶,

        可送你到涅磐地;

        若是理解為聖王,

        可受眾敬人供祀;

        望族出身你所見,

        若是理解為恩師,

        可得法位永承襲。

        弟子習氣所成夢,

        夢見救主親降臨,

        為你傳授無生法,

        講授無字真如經,

        已悟無限的實義,

        生起空前的境地,

        應該講出那意義。”

   

瑪爾巴聽畢此歌,於是便將夢里聽到的法和心里生起的諸境界獻給喇嘛本達巴為首的眾道友去

領悟。歌雲:

 

      “聖僧仙人本達巴,

        神授大名實珍奇,

        不二[257]化身你坐下,

        金剛兄弟心同一。

        室利古那瑪底為首的

        右坐男勇士們且請聽,

        此外隱逸修士女瑜珈,

        蘇喀班雜佛母為首的

        左坐女勇士們也請聽。

        本來諸法乃如幻,

        尤以夢幻最殊勝,

        夜里所得習氣夢,

        那是不足為憑信。

        若是半夜鬼現身,

        當然不可去相信,

        倘若黎明神授記,

        那是最好的兆征。

        今天早上拂曉時,

        神聖救主親臨此,

        傳講究竟真諦法,

        能記起的是這些:

        本來萬法皆唯心,

        從其心中生上師,

        心性一衰余無別,

        所現一切靠心起。

        那是從未自然成,

        是從無生本性里,

        潛心尋思不舍棄,

        不縛一松便自失。

        為了表示那道理,

        師問:‘你見過死屍、

        屠夫、大豕和孩子、

        狂人、大象及寶貝、

        青蓮、水銀和野獸、

        獅子、斑羚、婆羅門?’

        以上詞義你若悟,

        輪回、有寂則不持,

        心中取舍全拋棄。

        不望從那得證果,

        心無造作戲論離,

        便可不落四邊際,

        無修無持無渙逸,

        無思無念離言詞,

        對其一切無表示。

        由於師恩我悟此,

        悟其意義得驗證:

        心和心所[258]全遮滅,

        法性法身合為一,

        功德過失無增減,

        樂空光明無障蔽,

        光明常在無來去。

        悟本元見的要害,

        即是無生諸法義,

        我從救主口中聞。

        若不用歌來敘述,

        既違聖僧的命令,

        又失諸友的求請,

        放祈空行勿生氣。”

   

上面兩首歌是瑪爾巴譯師在尼泊爾仁青楚寺,給本達巴為首的眾道友兄弟們唱的麥哲巴托夢開示大手印法的歌。這兩首歌,瑪爾巴大師回藏后,除傳與尊者米拉[259]和瑪爾巴郭勒[260]二人外,未傳給別人。后來這兩位師兄師弟又僅傳給額宗論師降秋杰波。為利眾生,今傳給眾人。

   

爾后,瑪爾巴聖者拜辭了尼泊爾的諸位上師而回西藏。其時,洛扎的弟子們由於希望上師回來的心太切,因而瑪爾巴郭勒便想:“如果我去尼泊爾,也許會相見,即使見不到,也會聽到一點消息,我應該去尼泊爾。”遂起身前往。正好瑪爾巴也回來。在吉隆的瑪色瑪瑪寺[261],師徒二人相會后,瑪爾巴郭勒便侍候師父返藏。到芒域的朗波喀,從前的弟子們來款待他們,並請傳法。於是便留在這兒休息數日。在停留期間,收到了松耳石等許多供品。然后去到后藏娘堆達宅梅敦村波的寺院,梅敦舉行歡迎會供法會。



瑪爾巴譯師傳9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