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9


此后,瑪爾巴便去梅朵林禮褐米娘多吉大師。此人是麥哲巴教下的一位法友,是教過瑪爾巴一遍《事部》[233]法的導師。瑪爾巴去時,適逢米娘多吉的朋友——迦什彌羅(喀什彌爾)的塑像師也正在那里為一吉祥密集金剛曼陀羅開光。瑪爾巴到那法會上,他們便要求說:“譯師,你去印度住了很久,你的上師那若巴名聲很大,你依止於他多久?聽了些什麼法,你自己修持獲得了些什麼定見等,給我們唱一支你從印度來的見面歌!”於是便唱了一首《謁見那若巴之歌》:

 

      “頂禮成道諸大德,

        加持我這有緣人,

        引導我這虔誠者!

        叫我唱歌本不會,

        但是難違眾友命,

        只好唱支樂死歌,

        敬請各位記心間,

        遵其法規來修持。

        藏地譯師瑪爾巴,

        同那班欽那若師,

        能在繁花似錦城,

        金洲山寺來相會,

        全靠前世的願力。

        在神加持的聖地,

        依止有名聖僧師,

        十六年又七個月,

        四大灌頂[234]受七次,

        賜勝樂輪之加持,

        講解深密喜金剛,

        傳授本尊俱生母。

        親教口訣次復次,

        道中風脈已抓起。

        成佛即在手心里。

        有朝一日死相現,

        業報軀殼解脫時,

        臨終便有深法力,

        轉趨遷化[235]連接界,

        男女勇士來迎接,

        幢幡華蓋與仙樂,

        迎往空行大樂地。

        定會敬謁那若師,

        今朝即死才如意。

        在坐諸位密宗各兄弟,

        修法如無口傳派開示,

        僅僅依靠解釋派語詞,

        即生成佛希望太渺茫。

        是故眾位欲想修佛法,

        應照那若麥哲的傳承,

        如此定會一代勝一代,

        便會樂上加樂而逝世。

        此歌是否悅耳眾道友?

        倘若有誤敬請多原諒!”

   

歌畢,眾人間道:”譯師,你來尼泊爾以前都依止了哪幾位上師,主要上師是誰,在救主足前見到了哪些殊勝功德,求得了哪些主要教誨?”

 

譯師瑪爾巴為回答眾人之問而唱了如下道歌:

 

      “他出生是婆羅門,

        已悟離邊真實義,

        無比虛空瑜咖士,

        美名麥哲被人譽,

        秉承佛主的教規,

        從未離道常修士。

        我這譯人瑪爾巴,

        生地雖差去地勝,

        曾赴印度有三次,

        不顧生命去求法,

        見到化身眾佛陀,

        灌頂教戒銘心記,

        今朝要報師恩情。

        你們間我依幾師,

        為我授法十三位,

        傳道特別有五師,

        恩深無比有兩位;

        那若班欽為其首,

        其次佛子麥哲師,

        他們愛我情意深,

        時刻懷念在心里。

        在那東印恆河濱,

        熾熱火山寺里邊,

        多根樹[236]的綠蔭下,

        救主住此我獲見,

        生喜如登初十地,[237]

        遂將空行喜供獻,

        又在師喜曼扎上,

        安上自在的金花,

        合十禮拜身投地,

        一心析禱心虔誠,

        又唱贊頌深密歌,

        求授本尊喜金剛,

        傳授究竟義大印。[238]

        吉祥無二阿哇都帝巴,

        這位聖僧大悲來攝授,

        為我進行深妙四灌頂,

        以那全部凈密來加持,

        深布希望因緣之種子,

        又將內明性心[239]實相示。

        為那光明不生又不滅,

        顯示並非造作本心體,[240]

        忽然進入想象的境界,

        無漏大樂由其內中起。

        清凈本是藏識[241]續,

        因緣決定三種身,

        見到本心法性母,

        此次奇兆實殊勝。

        油松神燈[242]僅指長,

        一直燃了七晝夜:

        毫無知覺之樹木。

        無法忍受動不息:

        變出七只紅色狼,

        見其前來領施食;

        耳聽三界諸空行,

        無形咒聲念不止:

        空中無數護地神,

        各種仙樂奏不憩。

        又聽救主親口講:

        ‘在你轉生的三世,

        必得殊勝成就矣!’

        我雖不好師卻賢,

        教法見地最甚極。

        勿疑此派道法低,

        此乃麥哲師見解

        請友高興修依此。”

   

瑪爾巴以此歌獻給了以喇嘛米娘多吉為首的同門道友,作為見面之禮物。這年冬天,瑪爾巴照他們的願望,住於尼泊爾,回憶所學之法,並加修持。其時,在寒林熱瑪多里有一位耶讓巴喇嘛舉行灌頂和會供輪法會。

 

瑪爾巴也應邀參加了。在那法會席上,耶讓巴喇嘛請求道:“譯師,你多次晉謁那若巴上師,得到很多法要和實修,真是稀有!你依照那些法要修持,得了哪些證悟,見到了那若上師的哪些殊勝功德,你最初見到法時的情況是怎樣的?等等,簡要地給我們講一下吧!”為了回答上述問題,瑪爾巴尊者唱了下面這首道歌:

 

      “曆代尊者請加持,

        我是西藏一譯師,

        生在藏門[243]交界處,

        因業[244]醒於芒喀地。

        依止譯師卓彌前,

        學習直讀語文書。[245]

        為求聖法去印地,

        以此風輪的兩腿,

        來程是從西藏起。

        佛爺那若大班欽,

        與我瑪爾巴譯師,

        佛與常人兩相會,

        七次求得全灌頂。

        依止上師十三位,

        那若麥哲如日月,

        主要依止那若師。

        見到如此殊勝跡:

        在那旃檀葯材上,

        現出九尊喜金剛;

        見到俱生母胸瞠,

        因陀咒輪在其上;

        天降魚肚白包內,

        百味美食在中央;

        見到自生報身佛,[246]

        和那本覺法身像,[247]

        為感外象的應身;[248]

        又見那若幻化身,

        邀游太空的各方;

        天然水晶磐石上,

        還見那若腳跡狀。

        這種奇跡真無雙。

        救主佛子麥哲巴,

        在那林中灌頂時,

        變出能跑紅豺狼,

        真正前來領施食;

        居於三界諸空行,

        真正前來作善業;

        外象戲法的幻輪,

        一絲不動懸天空;

        如夢如幻的習氣,[249]

        恰似光芒自消失;

        油松神燈僅指長,

        一直燃了七晝夜;

        常不離道潛修士,

        均向麥哲師頂禮,

        麥哲師是婆羅門,

        如此奇兆親眼視。

        若要全談我證悟,

        有人很難人心里,

        僅談少許是這樣,

        也具光明的法力。

        見地不偏又不離,

        修習似水不停息,

        每夜不修到四更,

        虛偽證悟全拋棄。

        不想入定和出定,

        於二風心獲自在,

        輪回畏怖皆消逝,

        此乃我所證悟理。”

 

歌畢,在坐眾人均對瑪爾巴產生了如見上師一樣的信仰之心。



瑪爾巴譯師傳8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