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8


瑪爾巴聽了,心中得到無限安慰。以后但凡思念上師及心中不安時,便將此歌重唱一遍。

   

瑪爾巴病愈后,心中之煩惱解除,十分快活。此時,那若巴說:“有七種平常瑜伽,現在先去作沐浴瑜伽吧!”瑪爾巴便侍候師父一同前往。他們師徒二人同在一個具有八功德的水池中沐浴時,瑪爾巴將自己一個很靈驗的護身輪解下放在一旁,忽然被烏鴉銜去。那若巴知道又是非人來作障礙了,遂用定眼法,並作降伏期克印,烏鴉便全身僵硬,從空中掉下。那若已將護輪取回,交給瑪爾巴,並說:“從今以后己戰勝作障諸魔了,”此后,那若巴又說:“我已安排瑪爾巴卻吉洛卓為我的法位繼承人。

 

”於是,擺設盛大會供,於會供席間又為瑪爾巴開導說:“你瑪爾巴譯師,當如往昔我為你所開示的,從根本上說,五蘊[211]即五種姓[213],五煩惱[213]即是五智,由於認識到這一點,所以在本質上是無所謂取舍的。現有世間一切諸法,即成為五如來之體性,若能了知諸法本性及其本有妙德,無復無礙,因為無有一法,莫不皆成雙運,所以於法界中修持時便可猶如飛鳥翔空,暢通無阻。此證悟法輪之教法,如轉輪王[214]御世,己得現證,此經教法輪[215]之教法,猶如國政七寶[216],自然可以獲得。總之,你可執掌佛門顯密二教的教證法門,特別是應當執掌密乘教證法門,猶如日照大地,讓其發揚光大。你今生宗嗣雖將斷絕,然你的法嗣將如同江河流水滔滔不絕,於佛法住世之日,你的法嗣將會長存。

 

在一些不清凈的凡夫看來,你好象貪圖今生妙欲,並顯得非常看重、很認真的樣子,猶如於石頭之上雕畫,不可改變。因為你己從本質上明見諸法本性,如蛇盤結,自縛白解。將來你的所有傳承弟子,將如幼獅、如大鵬子,一個比一個強。我二人今生因慈悲感召,於光明中,常在一起。來世我一定未迎接你到清凈空行剎土,便可同住,不再分離了。你應生起歡喜心才是。”瑪爾巴回答道:“承蒙上師慈悲攝受,為我預記以后法嗣昌盛。顯密兩教的見解和修證實際上並無區別,所以兩者的教證和教法皆可住持。

 

唯修持方面,恐不能全如聲聞之相。再者,我骨肉所分之子有達瑪多德等七個兒子,若宗嗣斷絕,無繼承之人,不知上師能否為我傳授不絕宗嗣的方法。”班欽那若巴道:“未來你的法嗣中,外觀聲聞之相,內證大乘實義的登地菩薩連同眷屬甚多。不過,顯現其他不定相的也能把實修派的教法宏揚起來。你不止七個兒子,將有一千個兒子。他們雖不能接續你的宗嗣,作為補救的辦法,你們父子可閉關靜修本尊的承事法。並盡力供養空行護法們的朵瑪和會供。因你是前世即進行修習的具善根者,是住地大菩薩,所以能普遍利益有情。為教化西藏雪域眾生。特地授權你為我的法位繼承人。”說罷,以右手放在瑪爾巴頭頂,為其預示未來一切而作歌雲:

 

      “前世如法修習具善根,

        開悟法本性之瑜伽士,

        北方藏土瑪巴大譯師,

        於五如來法界如鳥行。

        轉輪聖王執七寶,

        宗嗣似空花消失,

        法嗣猶如江河水。

        愛好如石刻彩紋

        六道輪回之水痕。

        自然而然得消失。

        弟子如像獅、鵬子,

        一代更比一代強。

        了知大乘真實義,

        成熟、解脫、有緣者,

        教化有緣之法王,

        爾往西藏之中部,

        北方雪域邦土中,

        香樹茂密之土地,

        產諸妙葯之山坡,

        具緣、善器之徒眾,

        弟子前往利有情,

        爾之事業必成就。

        此生慈悲互融通,

        於光明中未分離,

        來世我定迎接你,

        前往空行之凈土,

        永遠同住定無疑,

        弟子你當記心中。”

   

歌畢,又對瑪爾巴說:“現在你可由此前往麥哲巴處,誠心誠意地析求你想要求得的教法,定引生出不同定解的。”

   

此后,瑪爾巴正打算返回西藏之際,有一天晚上,他在布拉哈日山西面阿摩園樹下安歇,黎明時他心中想到:我今生從西藏來印度已有三次,第一次用了十二年時間,第二次六年,這一次三年,前后共二十一年,在吉祥那若巴處住了十六年零七個月。修法時又拜謁了許多得道大師,印度的語言文字乃至經典法要均已圓滿通曉。現在要快活地回到西藏去了,但要離開上師及其同道法友,心中甚為不安,異常留戀。想到路途中的艱難險阻,如懸崖峭壁、險灘惡水、盜賊暴徒等,不覺又有些擔憂。好在這次是完成了學業,又得到上師傳授的最殊勝的教授回藏,想到這些,心中仍然很高興。

 

為了答謝那若巴大德,向那若巴致以臨別頂禮,便設了一個會供,會席上,在陳述上師教養之恩,請師賜教之后,瑪爾巴援引蜜蜂遠飛之聲音為調,唱了一首著名的長歌,獻給上師及諸同道法友。歌雲:

 

  “救度眾生有恩主,

    相繼得道諸大德,

    請住我頭頂為莊嚴,

    我向你們行敬禮。

    印度班欽那若巴,

    西藏譯師瑪爾巴,

    前世修持之誓願,

    互相融通始相遇。

    十六年另七個月,

    剎那未離師左右,

    具大恩德之上師,

    對我無時不關照。

    在那吉祥之鮮花,

    光輝燦爛之寺院。

    圓滿獲得四灌頂,

    耳傳要訣盡傳授。

    以無上乘勝妙義,

    專一不二為根本,

    印證自心空性義,

    承蒙上師來授記,

    授權弟於為雪域,

    繼承佛位之補處,

    登地菩薩恩無比。

    如今小僧回藏土,

    心中懷念之事有三件,

    心中牽掛之事有三宗,

    路途懼怕之事有三件,

    使人擔心之事也三宗,

    本來歡喜之事有三件,

    令人希奇之事也三宗。

    此歌若不返復唱,

    其詞不能達意旨。

    心中懷念三事即。

    主尊班欽那若巴,

    聖師麥哲為其首,

    得道上師百有余。

    如今緣滿離別去,

    遠離慈母尤懷念。

    吉祥計美扎巴等。

    同道弟兄百有余。

    如今緣滿離別去。

    遠離慈母尤懷念。

    布拉哈日聖地等。

    得道聖地百有余。

    如今緣滿離別去,

    遠離慈母尤懷念。

    心中牽掛三事有,

    拉達摩,菩提阿育迎,

    具恩房東諸男女,

    不忍分離心牽掛。

    婆羅門子金鬘者。

    死生患難之摯友,

    如今分手離別去,

    不忍分離心牽掛。

    舵手之女俄桑瑪,

    為我德相手印女,

    如今緣滿離別去,

    不忍分離心牽掛。

    路途懼怕三事有,

    沸騰毒海為其首,

    東方恆河今始渡,

    未見此水我心優。

    鄔育山之大森林,

    強賊盜匪霸途中,

    未曾走到此地界,

    此山未見我懼怕。

    城有地日乎底城,

    毫無廉恥之稅吏,

    猶如雨水降人間,

    此關未到我懼怕。

    途中擔憂三事有,

    除過德拉哈底隘口外,

    尚有“危橋棧道八十一,

    哎呀,此較額曲更擔憂![217]

    除過卡拉恰拉大山外,

    尚有大小山峰八十一

    哎呀,此較額曲更擔憂!

    除過巴莫巴塘大荒野,

    尚有大小荒原八十一,

    哎呀!此較額曲更擔憂!

    令人歡喜三事有,

    聲明之學及梵典,

    嘎拉旃達為其首,[218]

    蒙師教導我學會,

    方言一百零八種,

    諸友譯師相聚會,

    我之面龐顯喜容。

    法要當以喜金剛,

    四座法要為其首,

    密乘經典及注疏,

    學會一百零八種,

    諸友導師相聚會,

    我之面龐觀喜容。

    教誠當以四教言,

    殊勝教授為其首,

    口耳相傳之教授,

    學會一百零八種,

    諸友證教大德聚,

    我之面龐現喜容。

    令人稀奇之事有,

    和合往生法之外,

    已通一百零八種,

    特別殊勝不共法。

    稀有至極更稀奇!

    杜索天女護法外,

    已通一百零八種,

    悄災除難護教法。

    稀有至極更稀奇!

    賒五次第明釋外,

    另通一百零八種,

    殊勝圓滿次第法,[219]

    稀有至極更稀奇!

    以上所述這一切,

    皆系上師之恩德,

    為報師恩無他念,

    觀想上師住頭頂,

    剎那不離師尊身。

    在座金剛眾兄妹,

    小僧今往藏地去,

    請求爾等多護持,

    保我無災又無難。

    今生恐無再見時,

    但願來生於烏堅,

    護法空行凈土中,

    我與師尊得重逢。”

   

瑪爾巴譯師唱完此歌,他的最要好的朋友如婆羅門薩姆達格底,瑜伽女蘇伽達日等八人感動得流下淚來。

 

此后,瑪爾巴於上師的身曼陀羅中受四灌頂,發願盟誓,便起程上路。同道金剛兄妹們為其攜帶行裝,前來送行。瑪爾巴自己面師后退而行,直至布拉哈日山石階的腳下。他每行一步頂禮上師一次,每曆一石階也頂禮一次。下完石階后,懷著強烈的難分難舍之情,不斷向上師頂禮.在他頂禮處的石頭上,到現在還留有他的腳印哩,吉祥那若巴也被空行們迎往空行剎土去。瑪爾巴上師由於師父和同道金剛兄妹為他加持,平安地回到西藏洛扎地方,在他住世期間,廣為宏揚佛法,普渡眾生。

   

就在瑪爾巴這次去印度時,他遵從上師的旨意,前往麥哲巴大師處,求喜金剛灌頂時,天降神花之雨,散發出旃檀、沉香、速香等勝妙香氣,空行母手執一把油松燃燒之火矩,飄飄然經曆六日,天樂鳴空,爽心愜意。又求取勝樂金剛灌頂時,三地之勇士空行,皆不現身,念誦陀羅尼真言明咒。施放朵瑪時,護持剎土的空行生起變化身,化為七位紅色狼女,前來領受施食。瑪爾巴親眼看到這一切,覺得自己仿佛不是在這個世界,恍如到了色究竟天一般,顯得非常高興。麥哲巴見此征兆,遂將印度所密封的法之樞要為其傳授。所以,瑪爾巴對那若巴與麥哲巴二位大師生起之凈信,較佛尤為殊勝。

 

 

三、  返回西藏的情形

   

瑪爾巴拜辭了麥哲巴、貝希瓦桑波和益喜寧波等恩師回藏。冬天到達尼泊爾,稍作停留並溫習佛法,隨即邊修邊行而歸。當行至尼泊爾的龐廷時,基特巴·曲杰兼金已經圓寂,只有本達巴為首的眾法友前來迎接,並為其舉行會供輪法會。在這個法會上,本達巴發言道:大譯師,我早就說過,你們師徒二人,由於大悲與虔誠的感召,定能相會。你們果然相會了。這種美談我們早已聽說了。我們曾一起去拜見上師,后來您又到了哪些地方去尋師,謁見過哪些上師,得到了什麼功德,遇見了什麼奇兆?除那若和麥哲二位上師外,又依止了哪些上師,我們的這個小法會是為慶賀您無災無難平安到達而舉行的,所以請您用歌回答我所請教的問題,作為我們款待您的回賜。於是瑪爾巴的愁思消逝,便借用護法的“修魯”道歌調,以晉見上師及所見的八種奇兆,獻給上師和法友們以表酬謝。歌雲:

 

      “迦納迦西為首的

        在座道友請垂聽:

        若問在下是何人,

        瑪爾巴譯師是我名,

        生於藏土中心地,

        尼泊爾印度習經文

        三赴印度求名師,

        此番殷重求精英。

        足蓮一触我頭頂,

        法義甘露授我心。

        一般法緣上師多,

        僧格林巴十三聖,

        神通智慧實精深,

        能變心境見光明。

        眾聖之中的寶塔,

        那若巴師最超塵,

        他是金剛持化身,

        宏恩浩大難報盡。

        時刻想念這珠古,[220]

        我將各地都訪遍,

        尊容似見又非見——

        在那黝黑森林邊,

        珍奇水晶磐石面,

        安布印記浮雕般,

        聖者足跡我看見,

        如此奇兆真希罕!

        又於旃檀葯樹上,

        那若大悲幻化現:[221]

        變成九尊喜金剛,

        並在俱生母胸前,

        安布因陀大咒輪,

        好似羊毫畫一般,

        放射各種大光芒,

        攝授我見聖法緣,

        如此奇兆真希罕!

        不由自主掉下淚,

        欲哭之情涌心田,

        無法忍耐自哭嘆。

        一心一意而祈禱,

        大師慈悲現身前,

        我如見道般喜歡,

        如此奇兆真希罕!

        我將寶貴沙金獻,

      ‘我所不欲’是回言,

        再三懇求師賜收,

        獻給三寶’是師言。

        隨即撒到森林中,

        我卻可惜神失然,

      ‘你若想要在這里’……

        語畢一掬金在手,

        絲毫不減似原先,

        如此奇兆真希罕!

        復以足趾點地面。

        砂石立刻把金變,

    ‘全成金洲’是師言,[222]

      如此奇兆真希罕!

      以其慧眼視天空。

      魚肚白包降人間,

      內陳集輪諸供品,

      百味美食在里邊,

      如此奇兆真希罕!

      八德池[223]中去沐浴,

      防災護輪烏鴉銜,

      慧眼一瞪手一指,

      烏鴉僵屍落地面,

      師言已勝魔災難,

      如此奇兆真希罕!

  ‘你勿留此把藏返,

  “北方雪域在那邊,

      有待教化諸弟子’,

      作此授記得真言,

      如此奇兆真希罕!

      活佛那若大班欽。

      他有八種奇兆現。

      除你金剛兄弟外。

      若語他人相信難,

      當今佛法五濁世[224]

      邪見之人忌妒多,

      若言功德遭毀謗,

      因此勿向他人言,

      除你自身受用外,

      希望保密不外傳。

      此歌獻給上師主,

      知心朋友心喜歡。”

 

眾人聽畢,均很高興。

   

次晚在大家一起舉行基特巴圓寂周年紀念暨初十法會的地方,在以比丘計美扎巴為首的男女瑜伽二十余人的會席上,計美扎巴提議道:“譯師你善長藏歌,特別是長期在印度,無災無難,平平安安地完成了學業,請你一定要唱一支吉祥歌。你[225]講了上師麥哲巴的主要觀點,那麼他所持的主張是什麼呢?”為此,便唱了首麥哲巴學說的證悟歌:

 

      “伯惹抽夏所加持,

        思想證得精要義,

        精通密乘大法印[226]

        向這大師致頂禮。

        親愛金剛眾兄弟,

        無法分離諸姊妹,

        咱身雖異而心一,

        是嗎計美扎巴師?

        我自印度遠方來,

        你住泥婆中心地,

        今生健在未失機,

        昨今又逢吉樣日,

        值此空行法會斯,

        咱們彼此又相聚,

        定是不違誓戒故,

        我的心中真歡喜。

        在坐諸位朋友們,

        你們是否也欣喜!

        我是藏地小愚僧,

        你們稱我為譯師,

        又令我唱藏族歌,

        我雖沒有好嗓子,

        但是眾言難違背,

        只得遵命唱一支。

        為憶那若麥哲恩,

        唱此歌來表情意,

        內有他們之聖見,

        諸位道友聽仔細。

        已得證悟麥哲巴。

        早已敬慕他美名,

        活佛住地是印度,

        羊八井[227]市譽全城,

        護地大王之王冠,

        頂禮師足花蕊心,

        精通五明[228]眾學者,

        譽為權威奉頭頂,

        他的美名遍十方,

        雞年神變節[229]來臨,

        為著領受如來供,

        遂受法王尊號名。

        我主佛口親宣說:

      ‘載乘’[23]最終的要義

        以其介紹大印法[231]

        外界事物的現象,

        大樂真常無斷滅,

        使悟無生之法身。

        內心所持的心識。

        因其游移不可執。

        見此赤見明無依。

        一般存在諸事物,

        本來非有也非生。

        悟此便悟離言性。

        不欲舍棄那輪回,

        奢修涅磐則不成。

        若知有寂自渡性,

        則悟大樂的雙運。

        掏出三時佛陀心,

        究竟義理也如此。’

        從此我的疑團開,

        此乃麥哲師見解,

        你們持見雖從此。

        以此道歌供三寶,[232]

        在坐道友請歡喜!”

 

眾人聽畢此歌,便對瑪爾巴大師生起特別敬佩之心。



瑪爾巴譯師傳7←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