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6


三、返回西藏的情形

 

瑪爾巴上師為宏揚佛法,饒益有情,如願完成了他的事業,心滿意足,欲回西藏。

於那若巴大師處幸行謝恩會供時,班勤那若巴以手加於瑪爾巴之頭頂而作歌雲:

 

      “虛空妙花勇士夫,

        石女之於跨成馬,

        拔擢龜毛‘撒豆兵’,[191]

        手持兔角降魔橛,

        剪除仇敵於法界,

        便有如下奇跡生:

        啞者能言盲能視,

        聾者能聞跛能行,

        日月舞者海螺吹,

        幼小童子能轉輪。”

   

歌畢,那若巴大師鄭重地說:“此外,尚有奪舍法和一些甚深口耳相傳之密訣,你無論無何還要再來印度一次。”那若巴上師並未說明此義為何,瑪爾巴也未說懂了與否或詢問其頌為何意,但那若巴上師教誨卻清清楚楚地記在心中。遂立誓發願還要再次來印朝謁那若巴上師一次。便動身上路,行至尼婆羅,未住多久,便回到西藏之藏絨。這時,梅敦巴等人前來請求傳授勝樂的灌頂與教授,瑪爾巴留此為他傳法之時,卓阿壟一帶聽說瑪爾巴上師已經回藏,身體很好,載譽而歸,便有弟子瑪爾巴郭勒等人前來迎接。瑪爾巴也自藏絨起程,師徒二人於娘堆山中相遇,一同回到洛扎,住在家中。此時,又有米拉日巴尊者等諸具緣大弟子前來依止,瑪爾巴上師的福德、聲譽、教化、事業均異常興盛,他的教法大為宏揚。

   

此后,瑪爾巴上師為凈除米拉日巴之業障,讓他為其子修造的碉房完工后,在為慶祝公子成年和新屋落成而舉行的慶賀宴會上,瑪爾巴與其兒子達瑪多德互相辨論,達瑪多德以理獲勝,便說道:“俗活說:苦行者是攪拌茶粥的棍棒,得成就者是盛茶粥的木勺。父親你曆盡艱辛求法,然修持要靠我來進行,父親請您住口。”說罷大笑。瑪爾巴便說:“兒呀,傲慢的山崗上,留不住學識之流水,你至所以能精通佛門教理,全仗父親我的恩德,若想再求得賢德指教,且不可過分傲慢,且聽此歌。”於是,作歌曉諭其子雲: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之言記心中,

        你能通曉佛教理,

        全仗為父之恩德。

        我於多生培福田,

        所有享用均變賣,

        所得黃金供上師,

        深依上師之喜愛。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之言記心中,

        那若、麥哲、解脫道,

        是我根本上師尊,

        說賴上師之恩德,

        獲得甚深之教授。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之言記心中,

        我往昔深得上師心。

        空行護持我加子,

        保我無災又無難,

        得到現修大乘法,

        發心普渡眾有情,

        願將正法宏藏土。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之言記心中。

        往昔我曾將具德,

        上師迎請又護送,

        足下具有圓輪相[192]

        遍游印度求正法。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有言聽心中,

        密典、注疏及教授,

        我字義無誤學得精。

        正因如此佛教法,

        才能永世得宏揚。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之言記心中,

        梅敦、俄敦及楚敦,

        再加郭勒共四人,

        如我心肝四弟子,

        故將密典、注疏傳。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之言記心中,

        米拉多吉堅贊者,

        他將師教來奉行。

        宏法掌教靠此人,

        故將教授傳於他。

        吾兒達瑪多德崩,

        為父之言記心中,

        我之年紀已高返,

        法性亦特歸泯滅,

        多德你的時機至,

        當依大德宏正法,

        我兒果真能如此,

        也算了卻我心願。”

 

歌畢,所有聽者皆對瑪爾巴上師生起了不退弱的敬信。后來,在慶祝新屋落成,祝願吉樣時,瑪爾巴上師又作祈禱吉祥歌雲:

 

      “頂禮具恩諸上師,

        我如珍寶之傳承,

        具無過患之吉樣,

        願此吉徉更吉祥!

        我精深教授之捷徑。

        有免除迷誤之吉祥,

        願此吉祥更吉祥!

        洛扎瑪爾巴譯師我,

        有精深法要之吉樣。

        願此吉祥更吉樣!

        上師、本尊和空行,

        有加持悉地之吉祥,

        願此吉祥更吉祥!

        弟子、門人和眷屬,

        有敬信、誓戒之吉徉,

        願此吉樣更吉祥!

        施主、鄉鄰和親友,

        有助緣積福之吉祥,

        願此吉祥更吉祥!

        一切事業及作為,

        有益眾菩提之吉祥,

        願此吉祥更吉祥!

        世間一切眾鬼神,

        有誓言威靈之吉祥,

        願此吉祥更吉祥!

        在座世人和天神,

        有祝願幸福之吉樣,

        願此吉祥更吉祥!”

       

歌畢,瑪爾巴接受了俄巴等弟子及諸位施主們的供品,為他們將此善根回向而成就無上菩提。以上為第二次赴印度的情形。

 

 

第三節 第三次赴印之事跡

 

最后這次赴印度也和以前一樣,分為三個部分。

 

 

一、籌辦金子等資具的情形

   

此后,瑪爾巴為米拉日巴傳授繼承法嗣的灌頂和教授之后,便令其在洛扎達聶地方閉關修習。瑪爾巴上師想起曾在大德那若巴處發誓要再去印度謁見上師一次,便同瑪爾巴郭勒等眾多弟子一同起程,再次前往伍茹[193]北方籌集金子。由於瑪爾巴上師聲譽廣為傳揚,前來求法者甚多,收到許多黃金。一天,在瑪爾巴郭勒處作一灌頂,灌頂的正行已完,剛想要作結尾儀軌之時,瑪爾巴忽然入睡,於夢幻和光明相交融的狀態中,看見他面前並排站著三位美貌女子,綾洛為衣,骨骼為飾,她們是為了給他解說從前班勤那若巴為他所說隱語中他未領悟之處而來的,中間那位唱歌,左右兩位幫合,歌雲:

 

      “空行虛空之妙花,

        乘騎耳傳石女馬,

        以無言龜毛“撒豆兵”,

        用無生兔角降魔橛,

        笛洛殺敵於法界。

        笛洛啞者遠離言說及思議[194]

        那若盲者得見無所見真諦,

        那若聾者自性法身之山上,

        智慧跛者猶如光明而急行。

        日月即是喜金剛,

        舞者聚眾成一體,

        螺指美名傳四方,

        吹者吹向有根器,

        輪者即指聖樂輪,

        繞謂耳傳如輪轉,

        童子無貪無執繞”。

 

仙女言畢,瑪爾巴即得解悟,便雙手合掌,悲淚直流。眾弟子問:”上師怎麼樣了?”瑪爾巴道:“我得急速前往大德那若巴處去,明天就起程。”說罷,便將結尾儀軌作完。瑪爾巴郭勒又道:“請上師詳細陳述原委。”瑪爾巴便將前后經過情形詳細告訴他們。瑪爾巴郭勒聞言便說:”那麼我們各個弟子的供養都供奉黃金,其他器物也請上師變賣成金子。”瑪爾巴從其所請,將其他器物變賣成黃金后,又同瑪爾巴郭勒等一起回到洛扎。瑪爾巴心中正尋思著要去印度,如此又過了幾天。

 

那時,米拉日巴尊者正在洛扎達聶地方閉關修行,於夢中見到一青綠色女子,身穿綾羅,骨骼為飾,眼眉和頷須呈金黃色,來至面前,向米拉日巴說道:”你雖得到經過長期修行始得成佛的大手印與六成就法,但是沒有殊聖的不費多大氣力修行即可迅速成佛的遷識奪舍的教授。”米拉聽后心中暗想:不知這是主何吉凶,是授記啟示還是修行中發生障礙?若是授記啟示,我的上師瑪爾巴也是三世佛陀,[195]不可能沒有這些法要。想著想著,來到瑪爾巴處。將夢中情形一一稟報。

 

瑪爾巴說:“這一定是空行母來授記指點,我從印度回西藏時,班欽那若上師曾對我提過遷識奪舍法和耳傳法要的活,當時我未領悟其意,不知叩求,讓我們來看看梵文原著吧!”師徒二人便將梵文原著仔細查看一遍,果然有許多關於遷識法的典籍,但是沒有找到講奪舍法的書籍。在伍茹北方空行母解釋那若巴上師隱語的一切指點,也是鼓勵他去求此大法,其他關於耳傳的法要等還不知有些什麼教授。瑪爾巴說:“我得趕快到印度去!

 

”師母無我女及眾弟子聽說上師又要去印度,以他年紀高邁,難以經受路途風霜之苦等種種理由,一再勸阻。瑪爾巴說:“無論你們怎樣說,我已在上師那若巴面前發誓還要再到印度去拜見他一次,那若巴上師也叮囑一定要如約前往,不論遇到什麼風險,也要去印度一次。

”瑪爾巴不聽勸阻,眾弟子無可奈何,便將他為去印度而備辦的金子等器物暗中藏了起來。瑪爾巴知道后很生氣他說:“我若體力不支,力不從心,那當然是沒有辦法了。現在我身體可以能承受路途之苦;且已在上師面前發過誓,與其違背誓言,不如死了為好。”說罷,氣沖沖地便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眾弟子發現他臥室里空無一人,才知道他已經上路走了。於是,眾弟子便分頭四處尋找。米拉尊者將他趕上,其他弟子也趕來一起苦苦哀求,瑪爾巴說:“我寧可沒有給上師供養的東西,也不願意違背誓言,沒有金子,我也非去印度不可。

”大家又說道:“那麼無論如何請先回卓阿壟,然后再去印度不遲”。由於眾弟子一再懇求,瑪爾巴只好同大家一起回來,回來后,眾弟子又給他頂禮勸道:”上師您年紀高邁,去印度途中,有一名叫貝莫貝塘的大荒漠,連馬都要困倦疲勞,何況您呢?途中喀拉卡瓦這個地方極其寒冷,即在盛夏也會凍肌裂膚。絨地和尼婆羅又熱得要命,恆河里驚濤駭浪,令人生畏。

 

印度的邊遠地區和途中必經的一些小地方,大鬧飢荒,盜匪遍地,這些話都是您曾經告訴我們的,當然是真實可靠的了!您現在就不顧一切艱難險阻前去印度,倘若身遭不測之禍,叫我們這些門徒弟子以及凡是受過你教化的人,如何是好,又去依靠誰呢?

若是人們要真能實修的話,那麼西藏從前譯出的法要也就行了,至於上師,盡可在心中觀想並不斷祈禱。由於慈悲攝受的力量是不分遠近的,上師您住持在這里即可。若以為從前請來西藏的教法還顯不足,必須前去求法時,可以派遣您的兒子達瑪多德帶領侍從前往,您賜以教悔,發給通行書信即可。上師請您為我們西藏這些所教化的徒眾著想,無論如何現在住持這里,以慈悲攝受我們。

 

”瑪爾巴說:“上師的慈悲之心雖沒有遠近,但我已在那若巴上師跟前發誓一定要前去再拜見他一次,正是為了可憐西藏所化徒眾,才非取回從前沒有求得的殊勝的教授不可。這是在空行母講解那若巴大師的隱語后,屢次勸促我,才生起信念,決心前往。當然,也可以派我的兒子達瑪多德前往,但他太年輕,不懂事理,恐怕完不成使命,讓大家操心。特別是我在上師面前發誓說是我自己去,並未說派兒子前往呀。俗話說:‘商賈雖年邁,商途頗嫻熟’。我雖身體稍顯衰老,但也不是不能去印度的老朽,並且我對印度的情況也非常熟悉,這次無論命運怎樣安排,我也非去印度求法不可。路上雖說有那麼多危險,然而我有如下化險為夷的把握,這次縱然一死,我也要到印度去。”於是作歌表達去印度的決心,歌雲:

 

“頂禮大德那若、麥哲足,

    那若師前我曾發誓願,

    為了求得殊勝之法要,

    空行講解師教並勸促。

    想起上師我於心不忍,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然一死我也去印度。

    貝莫貝塘雖是大荒漠,

    我有神識[196]乘風之法門,

    此非一般駿馬可比擬,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然一死我也去印度。

    喀拉卡瓦大山縱嚴寒,

    我有臍火熾燃的功力,

    此非一般衣物所能比。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然冒死我也去印度。

    尼婆羅地雖然天酷熱,

    我有調息四大的功力,

    即便六味良葯[197]也難比,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然一死我也去印度。

    恆河雖然寬廣且又深,

    我有神識翔空之本領,

    此非一般舟船所能比,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然一死我也去印度。

    印度邊境雖然鬧飢荒,

    我有飲水苦修的祕方,

    此非一般飲食所能比,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然冒死我也去印度。

    路途、僻地雖然多險惡,

    此非一般軍隊所能比,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容冒死我也去印度。

    上師那若、麥哲住印土,

    吉祥希瓦桑布住天竺,

    摩訶菩提聖像供印度,

    命運莫測我要去印度,

    縱然冒死我也去印度。”

 

如是歌畢。下定決心,前往印度。便將以前所收供養的金子以及弟子們所供養的東西也變賣成金子,共得黃金一碗,帶上準備上路,其他人請求作為其待者一同前往,上師未允所請,只身一人,便往印度去了。



瑪爾巴譯師傳5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