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5


第二節 第二次赴印之事跡

中間這次赴印,與上次相同,分為三個部分。

 

一、尋求黃金,遇諸弟子的情形

     

當時,洛扎地方有一些僧徒向瑪爾巴上師求法,上師只向他們傳授了一些念誦儀軌及其程序之類,以便外出尋求黃金時,帶領他們作為侍從。隨后,瑪爾巴攜帶了上好的法器和供物,騎著高頭大馬,師徒數人便出發尋求黃金去了。

     

一日,瑪爾巴師徒一行來至衛地一大河之南岸,正在河邊打點吃飯,有兩位密教僧人,好似師徒,其中一位師父模樣的人說:”請問諸位由何處來,到何處去?”瑪爾巴上師的徒弟中有一位能言善辨者回答說:“有關我師父的情形二位也許有所聞吧?”瑪爾巴上師自己也說道:“我是印度大德班欽那若巴的親傳弟子,名叫瑪爾巴譯師。我們師徒一行,四處游化,為有緣者度化其成熟解脫,與無緣者結個善緣。

尤其為了佛法和眾生,我想再次赴印度游學求法,力籌集赴印度資糧,前來化點金子。”便將來此種種詳情講說一遍。那人聽后便道:“啊!師父大名我早有所聞,很想前來拜見,不料今日在此相遇,今晚請到我處歇息。

 

”遂迎瑪爾巴一行至雄·熱阿穹頂寺。此人便是瑪爾巴諸弟子中最初遇到的一個大弟子,名叫雄俄敦曲多。在雄地,俄敦曲多對瑪爾巴善為款待和供養,並請求傳法。瑪爾巴便傳給他海生金剛派的薄伽梵歡喜金剛灌頂與修法。他供養了瑪爾巴上好衣物等許多供品。又讓他的弟於和施主多人向瑪爾巴求法,向上師祈請並清求灌頂,瑪爾巴為他們傳法兩個月,所收供養物甚多,上師聲譽也廣為傳揚。

 

此后,瑪爾巴師徒一行又到了彭域[144],住在色薩瑪,用格里亞法[141],救活了九個色巫[142]乳嬰的性命,收了每個嬰兒一兩一錢金子。又傳了熱瑪底佛母法的開許和羯磨集[143],在那里傳了一段時間的法,所有聽法的人很生敬信。

   

正當瑪爾巴上師為許多人傳授歡喜金剛大灌頂之時,適逢北方當雪寧仲地方之瑪爾巴郭勒來前藏做生意,見許多人聚集於山梁之上,便上前去問道:“是何人,在這里干什麼?”聽法之人回答說:”那若巴大師的親傳弟子瑪爾巴譯師在為人們舉行灌頂法會。”瑪爾巴郭勒心想:”他原來也是我們的同宗,他若是一位很好的上師,我也應該向他求法。”便拿出兩腔羊肉、半馱鹽供養給瑪爾巴。

言談之下,郭勒遂產生了敬信,他想:我一定要迎清這位大德到我的家鄉去。隨即時瑪爾巴說道:“你如為尋求去印度供養給上師的金子,在彭域是尋求不到金子的。俗話說“至窮不過彭域,至富不過羌塘’。

 

在土地貧瘠的彭域,一只小鳥也要被宰割成小塊平分;在水草豐美的羌塘,小野牛也是整腔整腔地奉送。彭域人性情刁頑,無信無義;羌塘人性情寬厚,待人至誠。清到北方朗堅去吧,在那里,外出騎高頭大馬,身著披風,住下來坐高廣軟墊,食牛羊酥酪。”瑪爾巴聽了后便說:“那麼我也到你們那地方去吧!”郭勒說:“我一定派人來迎請您,務請駕臨。”二人言定,郭勒做完生意之后,便回北方去了。不久,郭勒果然派人趕著乘馬、馱畜,帶著衣物及路途資糧前來迎請瑪爾巴。瑪爾巴便與來人一同起程北來。

 

郭勒聽說瑪爾巴快要到了,便親自騎馬前來迎接瑪爾巴。行至當楚巴拉,見到上師,見上師仍穿著幾件舊衣服,自己所供養的新衣並未穿用,便說道:“我們北方住牛毛帳篷的人們很講究服飾打扮,請將那些破爛衣服脫掉,換上新衣服吧!”上師道:”俗語說‘魔鬼雖惡也不危害自身財物’。我的這些衣服是大德那若巴加持過的,是絕對不能拋棄的,我要將它帶回洛扎。”於是,便將舊衣物脫下,裝在皮袋里。接著又說:“我也要讓你高興。”將俄敦曲多和郭勒供養的新衣穿上,郭勒又將自己的乘馬送給瑪爾巴乘騎,大家復又動身上路。一路上,郭勒心中暗想:“不僅我給上師送了新衣,其他人也送了新衣服,但他卻舍不得穿用,他是嗇吝貪財的那種人嗎?

 

固然有許多大德的所作所為一般是很難猜測的,如果真是嗇吝愛財,那就是一大過失,由於要信奉他的教派,上師是否真是這種人,我要考察一下。

 

便對瑪爾巴說:你的新衣服中,不光是我供養的,還有其他人供養的,上師當初為何不穿呢?·瑪爾巴回答說:”衣服不便帶往印度,若是穿舊了,便賣不成金子,所以將新的留著,好換成金子,以便拿到印度去供養我的上師大德那若巴等,現在,依你次喜,我才穿上了。在印度,沒有黃金是求不到法的。“郭勒聽后,心想:他原為到印度求法,並非嗇吝,這不但不算過失,反而是一大功德。瑪爾巴郭勒由於宿緣触功,感動得熱淚盈眶,對瑪爾巴大師肅然起敬,心中生起特別的敬信。從而及願一心要追隨於他,依止他求聞佛法。

 

他們行至當雪寧仲,郭勒原是遠一游牧部落的頭目,於是命令手下仆從,善為款待瑪爾巴一行。瑪爾巴郭勒自己也按照所發誓願人了法門,求得灌頂與教授,並普勸他的仆從和親友行善修法。在這里,瑪爾巴又作法救活了不少嬰兒,化得許多金子。前后共有九十余人向瑪爾巴求法;供養了許多金子和其他財物,瑪爾巴將其他財物全部變賣成黃金。此時,恰值羌塘金礦甚旺,籌得不少黃金。郭勒自己也供養給上師黃金十八兩,名叫雍珠郭噶的良馬一匹,還有許多牛羊和各種器物。瑪爾巴看著這些黃金和供養物,心中甚為滿意,心想:現在該到印度去了。

   

於是,郭勒自己和幾個學法的人一起隨從瑪爾巴前往洛扎。他們行至雅魯藏布江的北邊,應堆地之楚敦旺額之請,瑪爾巴師徒一行來至堆地,楚敦旺額如法供養,請求傳授密集金剛的教授與灌頂。瑪爾巴遂先傳灌頂,便說:”這次我[144]走得匆忙,以后再來傳教授。”楚敦供養了很多東西,為求得教授,也跟隨上師一同前往。此后,俄敦曲多又將上師迎請到雄地方,供養了許多黃金和器物,也追隨瑪爾巴一道同行。

他們師徒一行剛到達卓窩隆地方,有帕止巴瓦金者,將他們迎至洛拉亞,情瑪爾巴傳摩訶摩耶法,瑪爾巴傳法灌頂后,他供養了很多財物,為護送供養財物和依止上師所求聞大法,也隨從瑪爾巴回到卓窩隆。瑪爾巴為答謝諸大弟子的盛情,遂在卓窩隆為他們傳法灌頂,他給俄敦曲多灌歡喜金剛頂,給瑪爾巴郭勒與楚敦旺額傳了《密集本續》及《五次第分明解說》,給帕止巴瓦金傳授了《摩訶摩耶注釋》。

   

傳法完畢,瑪爾巴準備返回,眾弟子為其設宴餞行,並請當地頭人參加。在慶會中,眾僧徒請求瑪爾巴講去印度的經曆:依止了哪些大德,諸位大德有何特殊證道象征功德,向諸大德求得了什麼灌頂、教授及大法,來往途中又與何人結伴而行……等等。瑪爾巴大師將前后經過情形,詳為敘述之后,又將所述簡略作歌雲:

 

      “主尊啊!您是諍劫[145]金剛持,

        修者行之大聖賢,

        人天共將你頂戴,

        如同顱處頭上邊,

        大德那若班勤足,

        弟子向您來頂禮。

        洛扎瑪巴譯師我,

        年六十二遇正法,

        前世宿慧之習氣,[146]

        時機成熟定顯發。

        初學文字讀史籍。

        次學聲明和翻譯,

        后至印度厄婆羅,

        三年求學尼腹地。

        於具加持厄婆羅,

        聽到威靈四座續,

        除此之外又求得,

        護法堆桑天女法,

        時此猶感不如意,

        為求正法赴印地,

        渡越毒海曆萬苦,

        有如毒蛇蛻去皮。

        我曾發心為求法,

        縱舍身命無顧借,

        空行授記至北方,

        聖地布拉哈日山。

        於具成就寺院中,

        護門那若班勤前,

        求得歡喜金剛續,

        和合往生之教授。

        臍火瑜伽止印法

        並解耳傳祕訣義。[147]

        西方拉格扎寺中。

        依止大德智慧藏,[148]

        聞聽父續密集法,

        得幻身、光明之教授,

        修習《五次第道》義。

        南方都措科馬林,[149]

        白晝天昏地又暗,

        路剛顯現又迷失,

        舍棄性命尋大德,

        得將希瓦桑布見[150]

        賜予摩訶摩耶法,

        修習三相瑜伽義,

        得之幻續之教授。

        東渡悉地之恆河。

        於遍震山寺廟中。

        拜見法主麥哲巴,

        獲贊頌甚深密法歌,

        了知大手印法義,

        斷定心為實有法,

        得見事物之本性。

        此乃幸世聞名之,

        四方上師之傳承,

        除此之外還見到,

        墓地游方瑜伽士,

        坐樹下之古蘇魯,[151]

        彼等聲譽雖不廣,

        然我獲益也非淺,

        求得不少零散的

        圓滿修道之次第,

        世間稀有修習法,

        零星教授無其數。

        來往印度我與那,

        卡熱內氏[152]結伴行。

        歸途行止尼婆羅,

        洛扎瑪巴譯師我,

        與那卡熱內譯師,

        若論淮的譯道精,

        淮之教誡廣又深,

        上下高低尚難分。

        行至藏、尼交界地,

        財之福澤降他身。

        行至拉堆卻希地,[153]

        共享譯師之盛名。

        來至衛藏腹心地,

        教誡盛眷我獨享。

        依止得道之上師,

        所恭教誡無疑慮,

        不希通曉言詞義,

        願所講文又皆歡喜。”

   

歌畢,當地頭目也對上師深生敬信之心,供養給上師所喜的莊園和土地。上師的聲譽和福德大振,眷屬。享用均甚圓滿聚了無我女等好幾個具德相的明母,生了達瑪多德等諸子。

   

 

二、到達印度后多禮大德、尋求正法的情形

   

瑪爾巴在上師、本尊、護法諸神面前,為報答前恩,祈禱現在和未來,廣作謝恩供養[154],大供食子,擺設美妙集輪會供,遂攜帶黃金五十余兩,準各起程赴印。有幾位僧人請求同往,以為侍從,瑪爾巴說:“我要只身前往。”未允所請。行至尼婆羅,拜見基特巴[155]及本達巴[156]二位大德,供養黃金,讓師歡喜。二位尼婆羅大德給瑪爾巴安排了可靠的路伴,送他赴印,一路無事,順利到達印度。

瑪爾巴以黃金報答那若巴等對他有恩之諸位大德,使上師心生歡喜。爾后他又請求傳法,在那若巴大師跟前求依次喜金剛中、廣、略三種灌頂,《二觀察根本續》[157]、《不共釋續空行母金剛帳》[158]、《共同釋續桑布扎注釋》[159]及其要門口訣等。此后,那若巴上師說:“現在應去拜見昔日其他諸位上師,對以前已求得之法,要認真校正,以便今后不再產生疑惑。昔日未得到之法,令往求為佳。當你先往何處?”瑪爾巴說:“首先到表哲巴[160]上師處去。

 

”說罷,便前往拜見麥哲巴上師。拜見上師后,供上黃金,令師心生歡喜。將以前所求得之法再為重學,認真校正;未求得之法,請師傳授。遂求得密集的灌頂與疏釋,大手印明點續[161]等法,並請得這些經書,仍回布拉哈日山那若巴大師處去。

行至那爛陀寺,遇到迦濕彌羅班智達室利盤陀。他為款待瑪爾巴,設了一個集輪會供,席間,室利說道:“聽說你從估主表哲巴處求得心要法門,這位大婆羅門主的弟子,坐山自在的繼承者,他與底洛巴大師的弟子,也就是我們的上師那若巴二人的見地,誰為深妙?”瑪爾巴心想:這里的聚會是歌舞之會,我何不將表哲巴的見地稍許用歌唱出,想也無有不妥之處,逐作歌雲:

 

        “賢德良友你曾問,

          那若、麥哲二大德,

          見地何者為高深?

          僧徒名叫瑪爾巴者,

          我令作歌答君問。

          那若大德如雄獅,

          世問一切之珍寶,

          上師殊聖之見地。

          一切需求可滿足。

          主尊達摩達熱啊,

          請以慈悲攝授我!

          班勤足下之妙蓮,

          至今仍為我頂飾,

          他的見地是如此,

          誠心傾聽記心間。

          法身虛空智慧之雲聚,

          化身之雨普利眾有情,,

          傳承不斷殊聖之上師,

          我以三門同向您頂禮,

          猶如虛空之法身,

          即是佛陀金剛持,

          智慧雲朵布虛空,

          便是二位活菩薩。[162]

          降下功德甘露兩。

          凈行尊者薩熱哈,[163] ’“

          以其化身利有情,

          坐山自在夏瓦日,[164]

          彼之傳承不中斷,

          便是主尊麥哲巴,

          於聖賢處獲恩德,

          他的見地是這般:

          永恆不變心自明,

          法身無需再轉生,[165]

          自然生成無礙慧,[166]

          顯現各種妙化身,[167]

          此二雙運[168]並俱生,[169]

          便是圓滿受用身,[170]

          此之所依不成立,

          便是佛之自性身,[171]

          於此之上若無漏,

          便是大樂金剛身,[172]

          勝義五身是如此,[173]

          挈友心中可安樂?”

   

瑪爾巴歌畢,室利道:”如此談論五身的意旨很好,然在實際之中應有什麼樣的見、修、行、果[174]呢?”瑪爾巴又作歌道:

 

      “心勿他弛請靜聽,

        文詞配韻旦不妙,

        然在了悟教誠義,

        君會用心來領會。

        三界本來即清靜,[176]

        勝義原本無領悟,

        非無而也無斷滅,

        不移不變是為見。

        原有自性本自明,

        無漏、禪定[176]、無斷滅。

        非無而也非聚離,

        無有貪欲是為修。

        顯示變幻無阻礙,

        並非無有真實性,

        驟然、無定是為行。

        心識、若提、要旨明,

        無以成就三身佛[177]

        並非無有離疑慮,

        悟得空性是為果。”

 

瑪爾巴歌畢,室利又問:“於實修之人是否一起傳給教授,請以密乘道指點之。”瑪爾巴又作歌答道:

 

      “請位同門師兄弟,

        我主麥哲巴本是

        現音菩薩所授記,

        龍樹[178]心傳之弟於。

        依止夏瓦熱巴者,

        具三分時[179]賜加持,

        不二金剛是密名,

        掌眾續部之鑰匙,

        通曉密乘之要道。

        法之寶幢法之庫,

        法之雄獅法之王,

        聲明[180]、因明[181]和中觀[182]

        一切學問皆通曉,

        獲得班智達成就,

        正確了知諸法性,

        拋棄國政如草芥,

        即生征依殊聖位。

        空行尊者示教誨,

        修習一切均征果,

        征得無量之功德,

        師之見地是這般:

        次第降生之有情,[183]

        賜命、臍火之教誠,

        無貪、幻身之教誠,

        除暗光明之解說,

        輪回報身之解說,

        受生化身解說等,

        依此殊聖密乘道,

        指引基道果三位,[184]

        同時降生之有情,

        講解盡見大手印,

        見師三門生教信,

        聽法得以除業障。

        拜見能離惡趣苦,

        求法得以證佛杲。

        得坐山自在之傳承,

        班勤那若之弟子,

        世問第二佛陀寶,

        主尊麥哲之功德。

        當今世人妒心重,

        只向密友你念誦,

        不長功德增煩惱,

        故對凡人守祕密,

        上師聖行是如此,

        善哉具緣金剛友?”

 

瑪爾巴歌畢,班智達室利盤陀等皆大歡喜,說:“大譯師你的願望圓滿實現,求得純正的法了。”

   

后來,瑪爾巴上師又來到大德那若巴處,遵照上師之命,先后去諸位上師處供養黃金,求取正法。首先前往毒海岸邊拜見古古熱巴和骨骼莊嚴瑜伽母。此后,又前往西印度拉格扎拜見大德意希寧布和僧格林巴,向諸位上師均供上黃金,使其異常歡喜。然后再將過去已求得之法認真校正,未求得之法,則圓滿求得一切灌頂、教敕和要門等。將所求得之法本,全部翻譯,筆之於書,帶在身旁,仍回布拉哈日山來。

 

在那若巴前又求得因陀羅菩提王所傳承之勝樂法,[185]大婆羅門薩日哈派之佛所聞續的講風及其密卷、口訣等。並將過去所得諸種法本翻譯、抄寫。一天,那若巴正在吃飯,瑪爾巴也在那里,來了一人,言說從中卡其來,是位很精明的班智達,名叫阿迦悉地的比丘,他舉止從容,威儀具足,那若巴對他也很敬重。遂啟請道:“請傳授密集之灌頂、教敕、注疏乃至要門口訣吧!”瑪爾巴上師也如此祈請,那若巴道:“現在時機已到,一定傳給你們。”遂傳了密集類廣略兩種灌頂,本續廣論乎等不二義[186]勝過一切三千五百頌及其注釋燈明釋等法。傳法己畢,他便要走,瑪爾巴送他啟程,隨即問道:“大德今欲何往?

 

”他回答道:“我途經西藏,前往支(漢地)五台山朝聖。

”瑪爾巴心中暗想:“這樣學識淵博之班智達若去西藏,將來向我[187]求密集等法的人會有所減少吧!”這種一念之間的想法,也被阿迦悉地以神通看出,但未說破便去西藏了。

   

他到達西藏之后,那錯譯師[188]正在貢塘宮之樓頂上講授《燈明釋》,見他前來,那錯譯師問道:“這位‘佐給’[189]從何處來?往何處去?”阿迦悉地答道:“我是班智達,到支那(漢地)的五台山去。”那錯譯師尋思:印度這些班智達為了尋求黃金,赤足來到這里。實在可笑!便問道:“你認識大班智達阿迦悉地嗎?”他回答說:“我便是。”那錯譯師說:“那麼就不是前來尋求黃金的,實在希奇!”逐將他請至室中,極盡侍奉供養之事,向他求得許多深奧而廣博之顯密教法,特別是請得了密集金剛大法。正在傳法之際,阿迦悉地班智達以神通心想:我縱到西藏傳法教化,然我的教化機緣除此人之外,別無其他。現在西藏所普遍信奉的密教大德,只有卓毗泗嚕迦所變幻之瑪爾巴譯師,西藏是他所化之地,應由他來教化。到漢地去,於生命也有災難,且我的教化機緣在烏仗延那,從而決定回印度去。

 

傳法已畢,那錯譯師供養了很多黃金,又加供了一些在藏所需之資具。因為要去支那(漢地)首先要途經西藏,便問阿迦悉地班智達:“由此問到拉薩若需響導,侍從人貝,均可照派。”阿迦悉地羞於以前班智達來藏專為尋求黃金的傳說,心生厭棄,便說:“我要回印度去,根本不需要金子和侍從”,沒有領受。那錯問:“什麼原因?”阿迦班智達便將由神通所想的一切告訴了他。那錯譯師說:“即便是回印度,為了圓滿我的培福功德,請無論如何將金子收下。”言時悲淚涕泣,至誠懇求,阿迦悉地說:”那麼為圓滿你的培福功德,我權且收取一點。”於是,收取黃金一兩而去。那錯譯師逐生起瑪爾巴上師一定是一位大登地菩薩[190]的凈相。

   

班智達阿迦悉地回到印度,見到瑪爾巴后便說:“朋友你所顧慮的事我沒有做,僅做了所希望的教化機緣的事業。”瑪爾巴上師聞言心想:這位賢德的班智達,我一點小小的惡念,他都以神通知曉了,我心里並非常生惡念,心底里也無愧事。總之,自己要集中精力,不生惡念。便將心中所想先知班智達。阿迦悉地說:“所言均屬戲語。你前生時即發殊聖誠心,所以現在深契上師之心。將來你定能饒益有情,光顯佛法。”說完,便自往烏仗延那而去。此后,瑪爾巴譯師在諸位上師處圓滿求得多種灌頂、教敕、要門口訣,特所求得之諸法典翻譯成書,發大精進心而為之,所以他的事業得以迅速成就。



瑪爾巴譯師傳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