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3

瑪爾巴譯師傳3


瑪爾巴既然已學會了大幻的摩訶麻耶法,便返回來,只走了三天就到了布拉哈日。他當即前去拜見師父那若巴,其時,法主那若巴正在給沙彌喜饒僧格單獨傳法,便以手示意瑪爾巴不要進來,瑪爾巴只好呆在外面,不斷地向師父頂禮,直至傳法完畢。法剛傳完,瑪爾巴隨即來到師父面前叩求加持。

 

師父問:“你獲得法了嗎?”答:“獲得了。”又問:“古古熱巴他大概誹謗我了吧!”答:“是的,但他只不過是說說開個玩笑而以。”再問:“他是怎樣說的呢?”瑪爾巴便將古古熱巴所講的戲言向師父一一作了稟告。那若巴聽后便說:“他自己恰是那種模樣!無德又無能,方到毒海洲那無人之處居住。

 

只因他生就一副人身猴臉,所以連手印母【72】都找不到,無可奈何才以母狗代做手印母。這種人除了他古古熱巴以外,還可能有誰?”說著,大笑了起來。接著他又說:“這無疑是他的偉大之處,此事除他而外,別的人都辦不到。他曾從我聽聞過喜金剛法,而他自己則是修摩訶麻耶的成就者,所以我也向他求了摩訶麻耶的法。

 

”於是,那若巴又給瑪爾巴傳了一次摩訶麻耶的法。瑪爾巴心想,此法在意義上,二師並無差別,只是那若巴所作的解釋較為詳盡鮮明一些。所以他問道:“既然師父對於此法如此精通,為何還讓我去到毒海洲受那份辛苦呢?

 

”師父解釋說:“因為古古熱巴他是母續的主宰者,為了使你對於教授生起信念,有一個正確可靠的源流,所以才派你去的。”瑪爾巴聽后才弄清了派他去毒海洲的來龍去脈。事后瑪爾巴又想到東方藩伽羅去,那兒有一個天然生成的喀薩巴尼佛像的寺廟,瑪爾巴想去朝拜,並且順便找虐譯師談論一下摩訶麻耶的法。適聞虐譯師正在那蘭陀從帕里達巴論師學法,瑪爾巴便直奔該處去了。

 

一天,瑪爾巴在街上買了些可口的湯飯,與虐譯師共飲同食,期間又辯論起摩訶麻耶的法來,最后瑪爾巴獲勝。

虐譯師問:“傳你此母續法的導師是誰?”瑪爾巴隱去上師姓名答道:“我的導師具足三瑜伽,相貌不美密法卻精通,是得究竟法的瑜伽師,又是指示解脫道師父,現在住錫迦毗羅衛城。

 

”虐譯師聽后直奔迦毗羅衛城,尋訪指示解脫道的師父到底住在哪里。人們回答說:“舉凡一切師父都是指示解脫道的,你要找的是誰?”虐譯師想此話是真,看樣子瑪爾巴是隱瞞了師父真情。虐譯師知如此,但仍多方打探,據傳起初沒有問出個根底,后來雖問出師父住在毒海洲,但又不敢前往,因而他也未能見古古熱巴。

 

瑪爾巴仍然回到師父那若巴跟前,向那若巴稟告說:“我遇到了虐譯師,與他辯論母續,結果我獲勝。他便問我傳母續的師父是誰,我沒有告訴。”那若巴說:“師父是誰倒用不著保密。他的金子再多又有什麼意義,需要的是福氣【73】和修積。”瑪爾巴請求師父準他到麥哲巴處去,那若巴高興地答應了。瑪爾巴又向那若巴師父奉獻了令師歡喜的供養,並贈勇士男、空行母及金剛兄妹法友以會供朵瑪【74】。他祈禱免除一切障礙,結果獲得了若干很稀奇的吉兆。

 

瑪爾巴動身上路,邊走邊問麥哲巴住在何處。有人告訴說住在如火燃燒的一座山上的寺廟里,但通向那兒的路實在艱險難行,還是不去的好。瑪爾巴想:我不是為今生求財而來,而是為求法而來,縱死無怨,決意要去。於是毫不猶豫地繼續前行。只走了少半天,就到了麥哲巴的住處。適逢麥哲巴正坐在尼拘屢陀樹【75】下乘涼。瑪爾巴見到上師,好象常啼【76】菩薩見到法上【77】菩薩一樣高興至極,向師父叩了七個長頭,供上黃金,並獻上贊頌上師身語意三密功德的道歌一首。歌中唱道:

 

“您為超度芸芸眾生,

  投生瞻洲王族之中,

  內外諸種修法皆通,

  我向麥哲巴您禮敬。

  至尊度母作了授記,

  加持盡把災厄除去,

  我禮靜修王您的足,

  我贊美您阿哇都帝【78】。

  您身珍寶金山一樣,

  智慧願力清凈非常,

  煩惱病患一掃而光,

  我贊美您──佛法太陽。

  您心已用金剛空性,

  摧毀我見【79】大山無影,

  見到諸法平等真性,

  我把無比師尊您頌。

  瞻洲化身一切之主,

  金剛薩埵【80】體性堅固,

  具悲藏的眾生怙主【81】,

  我贊美您作頂飾殊。

  人與非人一切妖魔,

  毫不例外都甚驕惡,

  莫不降伏無一逃脫,

  我贊美您持金剛者。

  具大悲的善逝【82】喇嘛,

  舍棄王位修習正法,

  在那若巴諸師門下,

  求諸教授獲益極佳,

  又把多數續部【83】學完,

  去到南方劇毒海邊。

  依止希瓦桑布近前,

  得諸教授受益不淺。

  請尊者以大悲攝授,

  我不惜命來把您投。

  今於燃火山寺里面,

  尼拘屢陀樹蔭下邊,

  有幸與您得以相見,

  麥哲巴您佛子【84】一般,

  頓生如日昇騰信念,

  縱以身殉也不退轉。

  我的身口一致誠虔,

  祈請您賜攝授無間。

  今得大婆羅門風範,

  來到化身靜修王前,

  為了求得無上法門,

  那達頂首深奧義理,

  祈請您把遠離二邊【85】,

  虛空般的大手印【86】傳。”

 

瑪爾巴這樣請求之后,上師點頭答應,便為他傳授全部大灌頂,並賜給他“突吉多杰”【87】的密名【88】。當時瑪爾巴向上師供奉了使之滿意的供養,並為空行護法等作了使之歡喜的會供,所以便得了許多奇異的祥兆。麥哲巴於是給瑪爾巴傳授大手印的法門連同親授,又傳了本續的贊歌連同解釋,還傳了歌謠講解等等,總而言之,凡是可以即解疑團的,都一齊傳給他了。

 

瑪爾巴依據上師所傳之法進行實修,即刻生起殊勝證悟,心中無限歡喜。為酬報上師大恩,瑪爾巴舉辦了法會,席間,向上師奉獻供養,並將自己所悟作成一首道歌呈師指正。歌中唱道:

 

“頭頂大樂無量宮【89】,

  無垢蓮花日月座,

  大悲救主坐上邊,

  請您加持我心田。

  您與三世一切佛,

  以及本尊【90】和天眾【91】,

  毫無分別一般同,

  都帝巴您更堪敬。

  請坐我心蓮台中,

  加持我將語諦成。

  在那印度凈土中,

  有那若巴大德等,

  他們踐履之足塵,

  我悉恭敬奉頭頂(喻學習)。

  雖把本續聞多遍,

  但我從來不自滿。

  今日我來尊者前,

  請把正法為我傳,

  特別祈請師憫憐,

  把大手印為我傳,

  斷除已知法疑團,

  於未知法勤習研。

  又得薩日哈密傳,

  同得感應與證悟。

  我將心中諸證悟,

  作首道歌獻我主。

  了悟內外諸教派,

  全集大手印之中。

  一切無邊不實境,

  雙運平等幻化成。

  此種無斷法爾【92】性,

  是自覺性不昧靈。

  雙運覺性本自然,

  便是本智天成見。

  四威儀【93】中入定【94】出定【95】,

  三世不離如水流行。

  瑜伽現識【96】無有遮蔽,

  也無散亂是為修行。

  三世身語意業諸法,

  錯綜不定而又常恆,

  不變無為體性平等,

  如同變化是為其行。

  於剎那間所悟體性,

  頓然了悟無減無增。

  自我解脫【97】本分安樂,

  斷離希、疑【98】是所證果。

  種種教言應聞盡聞,

  始悟因位心性法身,

  始能斷疑生起篤信,

  始能斷除迷亂之本。

  對於世俗無所欲想,

  對於佛尊無所希望,

  全賴依止救主近旁,

  領受大法修果輝煌。

  又賴曆代上師感應,

  今始奉獻了悟驗證。

  祝願在座師尊、弟兄,

  身心快樂珍重珍重。”

 

麥哲巴聽了上述道歌,又給瑪爾巴講說十二要法,並作如下金剛道歌。歌中唱道:

 

“弟子弟子你且細聽,

  為師唱歌牢記心中。

  如果你的信根不固,

  不二之根也會不固。

  你若不生無私悲憫,

  便不會得二種色身【99】。

  你若不習三種勝慧,

  相續心上證悟難獲。

  你若不依尊勝上師,

  便不能得二種悉地【100】。

  你若沒決心的根本,

  絕不能將意識離分。

  你若未證所現色相,

  不應沉靜而為大樂。

  你若生起貪耽之心,

  應修極喜大象之行。

  有時煩惱於心生起,

  應常觀心專注修習。

  若因外緣妨害此心,

  當常修持四灌頂法。

  若墮煩惱自續之中,

  應把上師教誨憶誦。

  若是不能專心祈禱,

  怎能感應聖賢心意。

  若不交修生圓次第,

  怎悟生死無別之理。

  若得十二要法此歌,

  外加正念共十三個,

  瑜伽行者以之修習,

  登十三地絲毫無疑。”

瑪爾巴聽了麥哲巴的教誨,心中十分歡慰,對麥哲巴生起毫不更移的信仰。隨后辭別麥哲巴,仍返回布拉哈日。到了那若巴的膝前,那若巴說:“在南方毒海的屍陀林索薩岭,住著一位佩戴骨骼裝飾的空行母哲擇頓登,你可去她那里,求其傳給四座法。此外也可向你所敬信的那些‘古蘇魯’【101】行者請求傳給你所喜歡的法要。”

 

瑪爾巴遵從師命,來到索薩岭屍陀林,尋找那位瑜伽母。她住在一間茅草屋里,瑪爾巴上前拜見,供上黃金曼札,並請求其傳給法要。瑜伽母果然應允,高興地將四座法的灌頂及教授等全部傳給了瑪爾巴。另外,瑪爾巴又到森格岭巴等地,參訪了坐在屍陀林和樹下的那些具德的“古蘇魯”瑜伽師,求得生起圓滿二種次第的灌頂與教授。有時也乘機請求而獲得很多即刻急需的零星教授,使他成為教授的大庫藏。之后,瑪爾巴仍然回到那若巴近前,向師父頂禮問安。師父那若巴問瑪爾巴:“你對那些灌頂教授是否生起了極大信心?

 

”瑪爾巴將經過情形一一作了稟告,師父聽了非常高興。瑪爾巴又請求那若巴給他傳授勝樂輪的灌頂與教授,並講解本續的疏釋。師父答應了瑪爾巴的請求,為他廣傳灌頂,講解本續,並說:“此法實修至關要緊。”又為他傳授了稱之為四大親語教授的那若六法【102】,以及直指本心具生妙智的大手印等,瑪爾巴依師父所傳進行實修,心中便生起許多無上密宗的殊勝證驗,尤其是實修臍輪火【103】,便現證樂、明、無分別雙運,於三業毫不動搖之中,經七晝夜,獲得堅定,起現十種驗相,使他心情歡樂地度過了晝夜。

 

於是,瑪爾巴心里想到:我在尼泊爾與印度大約住了十二年,期間不僅僅是得了很多灌頂與教授,即就是對於文字義理的學習和實修,也算是作出了問心無愧的努力,因此講的與修的法達到了可以不求他人的境界。現在,由於金子將要用完,可以暫且回藏,再盡可能地多籌措些金子,以便重來印度,供養師父,使其喜歡,並且將從前已得諸法的疑惑之處,予以認真解除,把未得諸法,盡量訪求。總而言之,他心中立下這樣一個宏願:無論如何,要在西藏弘揚佛法,尤其要弘揚實修的密宗【104】。

 

於是,他將剩余的全部金子,除了留足回藏的路費,其余部分全都置辦成物品,召請婆羅門殊迦母底與瑜伽母殊迦朵日等,舉辦了一個會供,以酬謝班欽那若巴之恩,並對其表示祝賀。席間,瑪爾巴心想:我從西藏來到印度,訪見並受教於許多學問精湛、成就非凡的大師,聽聞學得不少的本續並疏釋,至於印度語言及翻譯,也已經通曉到博學者的程度,即於心上也能生起毫無謬誤的證驗,但願自今向后沒有障礙災厄,使我回到西藏。此時此刻真是再快樂不過了!於是唱了八大道歌,其中的一首,是仿照琵琶長調體系韻律,將所證悟作成道歌,貢獻於具德那若巴尊前。歌中唱道:

 

“具德法主上師寶,

  往昔修積造化好,

  因此您才有福運,

  把底洛巴親見到。

  對於難舍世間的,

  諸般苦惱您輕瞧,

  十二大行銳意修,

  苦惱一概腦后拋。

  以此苦行誓願力,

  求得剎那見真諦,

  室利曼那僧地呵,

  我恭敬地禮您足。

  西藏譯師小衲我,

  前世積造緣不薄,

  今生幸見您那若,

  把喜金剛教我學,

  又賜摩訶麻耶法,

  還有心要的勝樂,

  更把那四本續【105】的,

  祕蘊心義作擇抉。

  格瓦桑摩賜開許,

  攝授如水流不息,

  親示四灌頂妙義,

  生起無漏三摩地,

  命勤遷轉【106】的日月【107】,

  投入不動虛空里。

  舉凡自然具生力,

  樂、明、無別心生起,

  習氣睡眠的迷亂,

  了悟光明道本體。

  意之所動之二取【108】,

  溶入無相法身里。

  幻術所變內外境,

  了悟無生大手印。

  在內作能執意識【109】,

  如同舊友重相逢,

  自己認識自體性,

  如同啞巴作睡夢,

  唯現無言的道力,

  如同少年享安樂,

  證得難表的悟境。

  恩重如山那若巴!

  以后再勞您尊駕,

  請授灌頂賜加持,

  以其大恩救度我!”

 

道歌唱完,那若巴將手放在瑪爾巴頭上,也以道歌形式回答,作為教言:

 

“西藏譯師瑪爾巴你,

  別求今生世間八法【110】,

  別分別能所你我界,

  別毀謗親屬為仇敵。

  聞思二學【111】是除暗燈,

  別堵殊勝解脫路徑。

  對於從前有德大師,

  爾后仍應敬奉如始。

  自心本是無價珍寶,

  別以我慢之水灌澆,

  應當防護謹慎不亂,

  則諸願望應運實現。”

 

此外,還說了許多慈愛的話,瑪爾巴聽了很是高興,於是立誓今后仍然回到師父跟前,便辭別那若巴啟程回西藏來了。

 

釋:

72 手印母──手印女。藏傳佛教活佛之妻;瑜伽咒師所依止的明妃。

73 福氣──又稱福澤、善報。宿命論所說命中注定應得的享用。

74 會供朵瑪──用作會供的食子。

75 尼拘屢陀──樹名,譯言縱廣樹,即榕樹。據慧琳音義十五曰:“此樹端直無節,圓滿可愛,去地三丈余,方有枝葉,其子微細如柳花子。唐國無此樹,言是柳樹者訛也。”

76 常啼菩薩──古印度法勝論師弟子之一。

77 法上菩薩──即古印度法勝論師。

78 阿哇都帝──麥哲巴的別號。

79 我見──指五蘊假合之心身,視為常一之義,謂之我見。

80 金剛薩綞──又稱金剛勇識。梵音譯作縛日羅薩恆縛。密乘百部本尊之共主。右手當胸持剛杵,左手持鈴置左股上,兩足結跏趺坐,身色潔白,皎如皓月。

81 眾生怙主──即佛。

82 善逝──梵音譯作修伽陀。依安樂大道菩薩乘,趨證安樂上果佛位者。

83 續部──恆特羅部。解說大乘教中金剛乘或密乘灌頂、道次建立、修法和法術等佛說經典。

84 佛子──菩薩的異名。

85 遠離二邊──即無邊。二邊者斷常二邊或生死涅槃二邊。

86 大手印──亦即大印。舊密所說究竟果位或殊勝成就,極無變異之樂,與第一剎那所得印證此樂之一切種色,無虧無盈,體性如初,乃至虛空未盡,常住常靜,斯之為印;斷、證、心德三大具備,斯之為大,故名大印。

87 突吉多杰──麥哲巴賜給瑪爾巴的密名,意為“意金剛”。

88 密名──受密宗灌頂時所賜之名字。

89 無量宮──安堵宮。材料、規模以及功德無可比量的本尊宮殿式壇場。

90 本尊──密乘的不共依怙主尊佛及菩薩。

91 天眾──勝眾海會,佛會,諸天會眾。

92 法爾──即法性,亦即空性。

93 四威儀──又稱身四威儀路。指身體的四種起居動作:行、坐、臥、住。

94 入定──入於禪定也。使定心於一處,止息身口意之三業曰入定。

95 出定──出禪定也。

96 瑜伽現識──四種現識之一。

97 自我解脫──密乘大圓滿四大解脫法之一。自然本智從來未受任何對治之所造作,凡所顯現,皆如蛇結自解,不待其他能解脫者,故稱自我解脫。

98 希。疑──希望和疑慮。

99 色身──由於有緣福德資糧究竟圓滿,面對一切凈及不凈所化眾生應現利他有貪報身及無貪化身的兩類身形。

100 二種悉地──即二種成就:殊勝成就和共通成就。

101 古蘇魯行──即乞士行,舍棄一切如乞丐。

102 那若六法──古印度佛學家那若巴所傳修道六法。一說為臍火瑜伽、光明、幻身、中有、往生和奪舍;一說為臍火、光明、幻身、雙運、往生和奪舍。

103 臍輪火──猛厲火。或名絕地火。梵音譯作旃陀離。密乘圓滿次第根本法之一。集中堅守脈、風、明點,以使臍中針形(形如倒豎梵文字母阿)燃起樂暖。功能猛厲,焚燒一切不凈蘊界,滅盡一切煩惱尋思,迅速生起具生妙智。

104 實修所密宗──即道統。師徒授受修行訣竅的傳承系統。

105 四本續──四部,四續部。佛教密宗的事、行部、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

106 命勤遷轉──主等(宰?輸入者加)生命的一種風息修法。

107 日月──此處的日月喻左右二脈。

108 二取──精神和物質,意識和外境。舊譯二取、能取所取。

109 意識──依各自不共增上緣意根而生、自力能了別自境法處體性之識,

        如認取瓶之意識。

110 世間八法──八風,八世風。指對自己稍有損益即生喜怒的世間八事:

        利、衰、譽、毀、稱、譏、苦、樂。

111 聞思二學──耳中聽人講解為聞,心中思考其意為思。



瑪爾巴譯師傳2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瑪爾巴譯師傳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