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1

密勒日巴尊者傳11


惹環巴又問密勒日巴尊者說:‘上師老人家,您是不是遵照馬爾巴上師的吩
咐住了好几年呢?’
  尊者說:“我并沒有住几年,在那里住了不久,我就回到家鄉去了,我把回
鄉的原因,給你們說一說吧!
  “我關閉的時候,精進修定,頗有進境。一向我是從不睡覺的。有一天早
上,忽然昏昏的睡去,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已回到嘉俄澤老家了。看見我那四柱
八  之家破爛的得像老驢的耳朵一樣,傳家至寶的大寶積經,也被漏下的雨水淋
得破爛不堪,屋外的俄馬三角田里生滿了荊榛蔓草,母親死了,妹妹變成了乞
丐,流浪到他鄉去了。我想起自己從小就遭遇不幸,與母親遠離,這多年來,母
子未能見面,心頭生出了無限的悲痛,忍不住大聲哭叫:‘母親呀!琵達妹妹
啊!’便從夢中哭醒過來,淚水把衣襟流濕了一大片,想著母親,使我更無法抑
止那奪眶奔流的熱淚,便決心要回家看母親去。
  “天一大亮,我不顧一切地打破窟門,來到上師的臥房,要求上師准予我回
鄉。恰巧上師仍在睡覺,我就跪在他床前,在上師的枕頭邊稟告道:──
  聖不動自性大悲者,  許我一返鄉里行!
  我鄉凶村嘉俄澤,    鄉人與我盡成仇﹔
  可憐母子倆無依,    痛在生時早別離。
  我今不堪孺慕情,    祈師許我返鄉行!
  但原一見高堂面,    見已仍歸侍尊前。
  說完,上師就醒了。
  “那時,清晨的太陽,射過了窗戶,照在靠著枕頭的馬爾巴上師的頭上。同
時,師母正拿了早餐進房來。馬爾巴上師說:‘兒啊!你突然出關,是何緣故?
怕是中斷魔障,快回去修定去!’
  “我就又重復將夢境和思念母親的心情稟告上師,唱道:──
  聖不動自性大悲者,  許我一次還鄉里﹔
  業纏凶村嘉俄澤,    忽然夢牽魂神縈。
  家貧縱已如錐立,    難抑心頭思念情﹔
  欲知四柱八  家,    而今已見頹壞否?
  大寶積經正法藏,    而今風雨漬蝕否?
  三角麥田俄耳馬,    而今蔓草叢生否?
  生我育我之老母,    而今茲體安康否?
  琵達宮賽我弱妹,    而今流浪飄零否?
  業緣所累彼結賽,    而今已嫁他人否?
  至凶伯父勇加爾,    而今仍在世間否?
  殘毒姑母母老虎,    而今還在世上否?
  正法般若十萬頌,    而今依然無恙否?
  最于生我之老母,    不堪思慕孺子情?
  原許一返鄉里行,    歸來還侍我師前。
  “上師說道:‘兒啊!你最初來的時候,曾經說過,不要鄉里和家族的了!
現在你離開家鄉已經這么多年來,即使回去,也不一定能夠遇見你的母親吧!至
于其他的人,能不能夠碰見,我也不敢說,你在衛藏住了很多年,又在我這里也
住了這么多年了。你如一定想回去,我可以讓你走,你說你回鄉之后再回到我這
里了。你雖然這樣想,恐怕很難辦到了。剛才你進來的時候,正值我在睡覺,這
就是我們父子今生不能再度相見的緣起啊!
  “‘但是,太陽照著我的屋子,象徵著你的教法,將如朝陽一般照耀十方,
尤其是太陽正照著我頭頂,這是修傳派的教法將得到發揚光大的緣起。達媚瑪恰
巧拿飲食進來,這表示你將能以三昧定食養身。
  “‘唉!現在我也只好讓你走了?達媚瑪,請你准備一個好的會供!’
  “于是師母預備供養,上師建立曼陀羅,把空行耳傳的成熟道表示灌頂,以
及解脫道聞所未聞的口訣,完全都傳授給我了。
  “上師道:‘哦!這些口訣,都是至尊那諾巴為我授記,叫我傳給你的,你
也應該根據空行母的授記把這些口訣傳給最上根的弟子直至第十三代。
  “‘如果為了財寶,名利,或希望受人恭敬,或因為個人的偏愛,而傳此
法,那就違犯了空行的誓語!所以你應該特別謹慎珍惜這些口授,好好的依
‘訣’修行。若遇見有善根的弟子,縱然他非常貧窮,沒有任何物質的供養,也
應該傳他灌頂口訣而攝受他以弘揚佛法。至于像諦洛巴祖師予那諾巴大師的種種
苦難和我給你的種種磨折,這些方法對于今后那些下根人,將會毫無利益,所以
不可再用,現在即使是在印度,法行已是較前松懈了﹔所以今后在西藏,這種過
于嚴格的方法,也不宜再用了。
  “‘空行大法,一共有九部,我已經傳了你四部,還有其他五部,以后在我
的傳承弟子中,將有一人到印度去向那諾巴的父傳弟子去求法,對眾生將有大利
益,你應該努力地去求這法要。
  “‘你心中也許會想:‘我很窮,又沒有供養,上師是不是把口訣完全都傳
給我呢?’你不要有這種懷疑。要知道我對于財物的供養,根本就不在意﹔你拿
努力精進修行來作供養,才是我真真歡喜的供養!你務必精進努力,建立成就的
勝幢!
  “我已經把那諾巴尊者的不共法要,空行耳傳的教諭統統傳給你了,這些口
訣,那諾巴尊者沒有傳給其他弟子,只是傳授了我一個人,現在我將這些口訣傳
予你,好像將這一瓶水倒在另一個瓶里一樣,一滴無遺,為了表明我的話沒有半
句虛言,或是過與不及,現在,我在上師與三世諸佛本尊護法前虔立此誓:──
    南無
    承恩諸尊祈加持!  歷代上師之傳記,
    即是口訣與教法,  多聞徒為擾亂因,
    切持要言取精粹,  若更多求無實義。
    樹枝雖多果不生,  學問雖博無勝義﹔
    知解雖了實証無,  解說雖多無實義。
    利他之心是真實,  求無價寶需利他﹔
    法可降伏諸煩惱,  堅持法要即上道。
    心恆知足即虎將,  痛苦輪回決棄舍﹔
    一切勇中勇之首。
    無人崖洞即佛地,  清淨獨居即神仙﹔
    以心御心為良馬,  自身即是佛寺堂﹔
    心不散亂即法王。
    我于善根之弟子,  盡授口訣無遺技﹔
    師父徒子與法要,  盡未來際無壞耗。
    授此法種于子手,  愿得花開枝葉厚﹔
    碩果丰收垂運久。
  “‘說完,將手放在我的頭頂上說:‘兒啊!這一次你要走了,我心里非常
難過!但是一切有為法,原是無常的,我也沒有甚么辦法。你休要急急的走,在
這里再住几天,把所有的法要口訣仔細的復習一下﹔有甚么疑問便提出來,我可
以替你解答。’
  “我遵從上師的意思,就又住了几天,把所有疑難之處都弄清楚了。上師就
說:‘達媚瑪!准備一個最好的會供輪為密勒送行。’于是師母就預備了上師佛
菩薩的供品,空行護法的食品及金剛兄弟的供物,陳設一個廣大的會供輪,上師
大顯神通,忽而變成喜金剛,忽而變成上樂金剛,忽而又變成密集金剛等本尊庄
嚴身,具足金剛鈴、杵、輪、寶、蓮花、寶劍等庄嚴﹔紅、白、藍、翁、阿、?
(翁、阿、x  質且磺忻苤淶母  盡N套治  焐      治  咨    俗治   
色。)三字放出無量光明,示現前所未顯的種種神變。說道:‘這些都是身神通
而已,即使能夠廣大顯現,還是虛妄幻景,沒有多大的用處,今天為了給你密勒
日巴送行,我才顯現的。’
  “我眼見上師的功德與諸佛無異后,心中生出了無量的歡喜之心,想道:
‘我一定要努力修行,也得到與上師一樣的神通。’    “上師問道:‘你看
見沒有?生出決定心沒有?’
  “我說:‘看見了,上師!不由我不生出決定的信心啊!我想努力修行,將
來也可以得到與上師一樣的神通。
  “上師說:‘是啊!你應該好好的修行,記住我所指示的諸法如幻的傳授,
修如幻境。至于修行的處所,應該依止雪山的崖洞,峻險的山谷和森林的深處。
在這些山洞崖穴中,多甲的喜日山是印度諸大成就者所加持的勝地,可以到那里
去修行。那其雪山為二十四聖處之一,也是修行的勝地。芒玉的巴拔山,八玉的
玉母貢惹為華嚴經上所授記的勝地,亭日的去把,為護地空行母集會的地方,也
是修行的勝地。其他,任何無人的處所,順緣具足時,也都可以修行。你應該在
這些地方建起修行的勝幢來!
  “‘在東方諸勝地中,有得哇多替和咱日。現在因緣未到,尚未現出,將來
在你的說法中,要出一批人材來在這些地方發揚光大。
  “‘你應該在上面所授記的勝地去修行。要是得了成就,也就是對上師的供
養,對父母的報恩,和對眾生的利益。除了究竟成佛之外,任何事都不能算做最
上的供養,究竟的報恩,和真實的利他事業。如果沒有成就,縱然長壽百歲,也
不過是活著多做一點罪惡而已。所以你要舍棄今生一切的貪著,和對塵世的愛
戀﹔莫與那些兢兢于世間俗務的人來往,莫談無意思的閑話,要一心努力修行
啊!’
  “上師一面說著,一面流下眼淚來,望著我慈悲地說道:‘兒啊!我們父子
今生再也不能見面了,我是永遠也不會忘記你的!你也不要忘記我啊!你若是能
夠照我所說的話去做,將來,我們在清淨空行的剎土中一定會見面的。兒啊!你
應該歡喜啊!
  “‘將來你修行的時候,會發生氣脈的嚴重障礙,到了那個時候,再把這個
東西拆開來看。不到那個時候,切莫拆開。’說著就給了我一件用蠟封好了的
信。我那時把上師囑咐的言語,緊緊的記在心頭,上師的教諭對我實在有說不盡
的利益。以后每每想起上師的教諭,善心就會增長,修行就會有進步﹔上師的深
恩,真是說不盡喲!
  “上師逐對師母說:‘達媚瑪!你准備明天與密勒大力送行啊!我心里雖然
萬分難過,我還是要去送他的。兒呀!今天晚上和我一起睡,讓我們父子好好的
談談話吧!’
  “當天晚上,我就在上師的房中,伴著上師﹔師母也在一起,師母悲傷萬
分,不住的流淚。上師就說:‘達媚瑪!哭什么呀!他已經在上師面前得了空行
耳傳的最深的口訣,就要到崖洞里去修行了,有什么可哭的呢?眾五生的本性原是
佛性,由于無明的原故,不但不能自証佛陀本覺,卻冤枉地在痛苦中生生死死。
其實那些得了人身而不能遇見正法的人,才是真正可悲的,那些人,才是真正值
得被痛哭的。你要為那些人哭的話,那么,恐怕你一天到晚都要哭了’
  “師母說:‘上師的話是對的,但是誰能夠一天到晚都有這樣的慈悲啊?我
親生的兒子,無論對世法出世法都聰慧異常,對自他二利一定能夠作廣大的事
業,但是他卻死了。我心里已是萬分的悲痛﹔現在這個凡所囑咐無不聽從、無絲
毫過失的、有信心有智慧又有悲心的徒兒,也要與我生離了。我從來沒有這樣一
個好徒兒,我實在忍不住心中的悲痛……’話未說完,眼淚已越流越多,最后索
性嚎啕大哭起來了!
  “我也忍不住痛哭起來,上師也不斷的用手拭去他的淚珠。師徒三人相互依
依不舍,悲傷無已,誰也說不出什么話來﹔所以當晚,實際上并沒有能夠談什么
話。
  “第二天早晨,拿著會供的食品,師徒十三人送了我十几里路,路上大家心
中都很惆悵淒涼,不勝惜別之情。到了法廣坡,四方的遠景都在目下,大家就住
山坡上坐止來,陳設會供輪。
  “上師拉住我的手說:‘兒啊!你要到衛藏去了!藏地薩兒馬等地方,強盜
出沒非常歷害,我本來想派一個人送你去的,可是因緣的表現,只合你一個人
去。現在你雖是一人獨行,但是我會祈請上師本尊加持,命令護法空行來保護你
的﹔你不必擔擾,路上不會出什么事的。話雖如是說,你卻還是應該小心一點才
是。
  “‘你可以先到俄巴喇嘛那里去,和他比較比較口訣,看看有什么差別。再
從那里一直回家。在你的故鄉,只許住七天,以后就應該到山中去修行,以成就
自利和利他的事業。’
  “我就即席唱了一只藏行別離歌:──
  聖不動自性金剛持,
  我今一次返藏地﹔
  貧兒還鄉何所寄,
  慈父上師恩足恃。
  兒經險惡薩馬時,
  十二明妃來相護﹔(‘明妃’是空行母的舊譯)
  祈請無比加持師,
  三寶尊前求庇助。
  三處空行護送勤,
  菩提薩  伴行處﹔
  天龍八部來相從,
  我心無仇亦無怖。
  依然祈請大恩師,
  今生他世重會時﹔
  祈請消除中斷障,
  祈請護持身口意。
  祈請因緣善愿償,
  祈請大慈悲灌頂﹔
  祈請作我正法依,
  祈請無病常吉祥。
  祈請上師常住世,
  汝子禍福與哀樂﹔
  一切上師自知悉,
  祈興無緣大悲智﹔
  加持令我得山居。
  “上師說:‘是的!兒啊!父親對你說的‘心要語’,不要忘記了,應該好
好的記在心中啊!’上師把手放在我的頭上,唱道:──
  敬禮傳承諸上師,
  祈禱加持我弟子﹔
  具足因緣法器身,
  愿彼成就法身佛。
  金剛句語如甘露,
  愿成緣起報身佛﹔
  菩提樹干為心根,
  愿千葉化身無盡。
  上師教敕金剛句,
  愿勿遺忘常在心﹔
  本尊空行加持力,
  愿終汝身常伴隨。
  空行護法諸依怙,
  愿恆不離常守護﹔
  甚深緣起此大愿,
  愿速應現得成就。
  一切法行慈悲力,
  愿于三時恆攝受﹔
  汝至藏薩兒馬時,
  十二明妃來相迎。
  明朝慢長旅途中,
  勇父空行為相送﹔(與空行母相對的男性密宗菩薩)
  于汝家鄉故圓里,
  當見無常幻化師。
  姑母愛妹親眷處,
  當見幻化無實師﹔
  無人山居崖洞中,
  會有輪涅雙忘時。(不見輪?涅?的存在,了達二者皆空。)
  具有毅力身廟中,
  當有如來會供處﹔
  無瑕會供食輪中,
  當有空行妙甘露。
  拳法精要轉換處,
  當生妙果之稼禾﹔
  莫戀鄉園故舊處,
  當求出離增上緣。
  人聲犬吠渺寂處,
  靜居必得智慧見﹔
  非物自身三昧食,(三昧食──得到三昧之行者,能以定力維持生命,長期
無飲食,故名三昧食。)
  定樂必能除飢渴。
  無垢本尊越量宮,(越量宮──本尊之壇城,超越一切衡量,故稱為越量
宮。)
  當見自利之游戲﹔
  無覆無藏勝妙法,
  當有淨戒大事業。
  如法修持稼田處、
  當有種種成就藏﹔
  空行心命妙法處,
  當越輪涅二邊際。
  馬爾巴口授傳承派,
  當得廣大之美名﹔
  蜜勒日巴堅毅力,
  佛法命根住持處。
  荷擔如來家業士,
  傳承綿延愿吉祥﹔
  本尊加持愿吉祥,
  喜、樂、集、密賜吉祥。
  正法宏揚大吉祥,
  空行心命賜吉祥﹔
  空行加持大吉祥,
  三處空行賜吉祥。
  護法加持大吉祥,
  護法天母賜吉祥﹔
  徒兒密勒大吉祥,
  如法修持愿吉祥。
  傳承延續大吉祥,
  吉祥不變常堅固﹔
  勿忘此義精進修!
  “唱完了,上師又高興地笑了起來。于是師母就把為我置備的衣服、帽子、
鞋子和路上用的干糧等等,一齊賜給我。含著眼淚說道:‘兒啊!這不過只是一
點物質上的表示而已,這是我們母子今生最后相聚的一刻了。我祝你一路平安,
此去圓滿幸福。要發愿我們母子二人將來在烏金剎土能夠見面啊!母親現在對你
說兩句正法的心要語,希望你不要忘記!
  敬禮恩師馬爾巴前,
  能忍勞苦具恆心﹔
  堅忍雄毅我愛子,
  且飲上師智慧露。
  且飲汝母送別酒,
  愿于未來清淨剎,
  故舊依然得相遇。
  勿忘汝父與汝母,
  常常懷念求加持﹔
  利心口訣善妙食,
  愿飽餐之為送行﹔
  愿于未來清淨剎,
  故舊依然得相遇。
  勿忘大恩之父母,
  思量報恩恆精進﹔
  甚深空行口訣衣,
  暖暖穿著好送行﹔
  愿于未來清淨剎,
  故舊依然得相遇。
  勿忘可悲諸眾生,
  自心趨人菩提道﹔
  發大乘心有正法,
  奮勇擔荷為送行﹔
  愿于未來清淨剎,
  胡舊依然得相逢。
  宿根善良達媚瑪,
  所有教汝心要語﹔
  愿勿忘失常憶心,
  汝母亦當恆念汝。
  慈悲孝敬我母子,
  愿于未來清淨剎﹔
  故舊依然得相逢。
  祈望此愿得成就,
  為法酬恩而會聚。
  “師母說完了以后,又很悲哀的哭泣起來。送行的人也都陪著落下淚來。我
虔敬地禮拜上師和師母,頂戴尊足﹔師父和師母為摩頂加持發愿之后,我們就分
別了。
  “我十步九回首,看見送行的人,大家都仍在不住的流淚,我簡直不忍心再
回頭看。慢慢的山路  曲,漸漸地看不見上師和師母了。
  “當我走完了一段小路,渡過了一條小溪,回頭一望時,雖然因為距離太遠
看不大清楚﹔但仍可依稀看見上師和大眾等,還舍不得我似的向我走的這個方向
凝視著。我黯然神傷,忍不住几乎想跑回去﹔但是一想,我已經得了圓滿的口
訣,只要不做法的惡業,時時憶念上師,頂戴上師,也同與上師在一起沒有什么
分別。將來在清淨剎土中一定會再遇到上師和師母的。這一次,先回家鄉去看看
母親,再回來看上師不也可以嗎?于是努力鎮抑住心里的悲哀,取道向俄巴喇嘛
的地方而來。
  “見了俄巴喇嘛,把他的口訣和我的作了一個比較﹔在密續的解釋和說法的
善巧方面,他比我強﹔可是在修行的口訣上,我絕不比他弱﹔特別是空行口傳,
我知道得確比他多。最后我向俄巴喇嘛頂禮,發愿以后,就一直回自己的家鄉
了。
  “十五天的路程,三天就走到了。我心里想:修氣功的能力,真偉大啊!”
  惹瓊巴又問:“上師老人家啊!您回鄉以后,家鄉的情形是不是和夢中的預
兆一樣呢?究竟會見你的母親沒有呢?”
  尊者說:“家中的情形,正如夢兆一樣,我并沒有遇見我的母親。”
  惹瓊巴說:“那么您回家以后,究竟是怎么樣的情形?在村子里先碰見些什
么  么呀?”
  “我走到離家鄉不遠的時候,先是到村子上邊的溪流旁邊,從那里可以看見
我的房子。附近有許多孩子正在那兒牧羊,我就向他們說:‘朋友!請問你們那
所大房是誰家的啊?’
  “一個年紀比較長的牧童說:‘那個房子叫做“四柱八梁之家”,房子里除
了鬼以外,一個人影也沒有!’
  “房子的主人是死了嗎?還是到遠地方去了呢?”
  “‘從前那家人是這個村庄里最有錢的一家人,家中有一個獨子,因為父親
早死,死的時候,遺囑沒有弄妥當,以致他們的一切家產就都讓親戚們給奪去
了。那個兒子長大成人的時候,要求歸還﹔可是親戚們不肯還他。於是那個兒子
發誓去學咒朮。果然他后來放咒和降雹,殺死了很多的人,把這個村子害得很
慘!我們村庄上的人,都畏懼他的護法神﹔不用說到他家里去了,就連看都不敢
看一眼呢!我想現在那房子恐怕只有那個兒子的母親的尸首和鬼住在里面。他還
有一個妹妹,那個女孩子窮得拋棄了她母親的死尸,不知到那里去要飯行乞去
了。至於那個兒子,畢竟是死是活,多年來一點音訊都沒有。聽說那房子里面還
有許多經典,你若有膽量,不妨進去看一看。’
  “我追問那個牧童:‘這個事情經過有多少年了?’
  “牧童說:‘他的母親死了大約有八年了。放咒和降雹的事情,我倒記得很
清楚﹔別的那些事都是我很小的時候聽見人家說的,如今已記不大清楚了。’
  “我心里暗想﹔村人們怕我的護法神,也許不敢害我。又知道母親確實是死
了,妹妹到外鄉流浪行乞去了,心中無限的哀痛。
  “在黃昏無人的時候,我獨自跑到河邊,痛哭了一場,天一黑就走進村中。
一切所見的情形果然和夢中所見一樣:外面的田庄上長滿了野草和荊棘﹔那金碧
輝煌的房子和佛堂現在都腐朽了。走進房子里面一看:正法寶積經被漏下的雨水
淋得七零八落,牆上的污泥和鳥糞也零亂的洒落在上面﹔一部經几乎變成老鼠和
小鳥的窩巢了。
  “看見這些,想起了從前,一陣淒然悲涼的感覺直襲心頭。走到近門處,看
見一個似乎是土和破爛衣服裹在一起的大土堆,上面長滿了野草。我用手搬開土
堆,發現里面有一大堆人骨頭。起先心里感到一陣迷惘,忽然想起,這是母親的
尸骨!悲哀扼住了我的喉管,心中一陣劇痛,竟昏倒在地上。一會兒醒來,立即
想起了上師的口訣,就觀想把母親的神識和自己的心與口傳上師的智慧心融合在
一起。我將頭枕在母親的骨頭上,身,口,意,連一剎那都不散亂地印入大手印
三昧。如是經過七晝夜,親眼見到父親和母親都脫離了苦趣,超升到淨土中去
了。
  “七天以后,我從三昧定起。仔細思量,所有輪回一切法都毫無實義﹔世間
的一切,實在一點意思都沒有。我想就把母親的骨頭作一個佛像,把正法寶積經
供養在佛像的前面﹔自己則決心到護馬白崖窟去不分晝夜地拚命修行:如果心不
堅持,為世間八風(‘八風’即世間八法─苦、樂﹔貧、富、毀、譽﹔貴、賤﹔
此八者能煽動行者之心,故名八風。)所動,寧愿自殺也不愿為其所誘惑。如果
心中起了絲毫求安逸快樂之心,愿空行護法斷取我的生命。這樣屢次的對自己發
誓,下了決心。
  “最后,把母親的殘骨收集好﹔把寶積經上面的鳥糞掃干淨,發現雨淋損毀
之處還不太多,字跡還看得很清楚。便把母親的骨頭和寶積經一齊背在背上,心
中無限的淒涼。對輪回世間生出極端的出離心,決計舍棄世間,去勤修正法。我
走出家門,滿心悲哀,一邊行一邊唱了一首悟世間虛妄的歌:──
  聖不動自性大悲尊,  一如上師所預示﹔
  於此惡魔故鄉里,  示現無常幻化師。
  愿依如實此教師,  令我頓生大決心﹔
  世間所現一切法,  無常無依恆變易。
  輪回諸業無義利,  與其勤求世間利,
  寧修佛陀解脫法。
  父在之時子不在,  子在此時父已逝﹔
  二人縱聚亦無實,  孺子我往修正法﹔
  修禪護馬白崖窟。
  母在之時子不在,  游子歸時母已逝﹔
  二人縱聚無實義,  孺子我往修正法﹔
  修禪護馬白崖窟。
  妹在之時兄不在,  兄歸家時妹飄零﹔
  二人縱聚無實義,  兄修有義之佛法﹔
  修禪護馬白崖窟。
  有家之時主不在,  主歸家時家已敗﹔
  二者縱聚無實義,  主修有義之佛法﹔
  修禪護馬白崖窟。
  聖經有時無供者,  供者歸時經已壞﹔
  二者縱聚無實義,  行者我往修正法﹔
  修禪護馬白崖窟。
  耕田在時主不在,  主人歸時田已無﹔
  二者縱聚亦無實,  主人我往修正法﹔
  修禪護馬白崖窟。
  故鄉故家與故園,  皆是輪回無實法﹔
  播弄愛著無實義,  行者我往求解脫。
  修禪護馬白崖窟,  承恩法父馬爾巴師,
  加持令我得山居。
  “我一面唱一面走,走到從前教我識字的老師家里。可是那老師亦已經去世
了﹔我就把寶積經全部供養給他的兒子,說:‘這個經的全部都供養你,請你把
我母親的殘骨塑成一尊佛像。’
  “老師的兒子說:‘不!你的經有護法神在背后,我不敢接受﹔塑佛像的
事,我倒可替你做。’
  “我說:‘你放心好了!這是我親自供養你的,護法神不會來的。’
  “他說:‘這樣我便放心了!’於是他就幫助我把母親的骨頭塑成佛像﹔行
了開光禮,安置在塔內。一切就緒之后,他很誠懇的對我說:‘請你在我這里多
住几天,我們好好的談一談。’
  “我說:‘我沒有時間和你長談,我急於要修行去了!’
  “他說:‘那么就請你今天晚上在我這里住一宵,明天我還要供養你修行的
資糧。’於是我就答應在他那里住一個晚上。他說:‘你年輕的時候,修誅法,
放咒朮﹔現在修學正法,實在是希有難得﹔將來一定可以得大成就。請你告訴
我,你遇見了怎樣的一位上師?得了些甚么法要啊!’
  “我就把最初依紅教喇嘛得大圓滿法及以后遇見馬爾巴上師等情詳詳細細的
告訴了他。
  “他聽了之后說:‘真是希有難得啊!如此說來,你可以學馬爾巴上師的榜
樣,自己弄一所房子,把你的未婚妻結賽娶過來作太太,承繼上師的宗風不是很
好嗎?’
  “我說:‘馬爾巴上師為了利益眾生的原故,才娶太太,我沒有這樣的力
量。’‘獅子跳躍的地方,兔子不自量力跟著去跳的話,一定會摔死的。’何
況,我對輪回世間,又是極端的厭惡呢!在世上,除了上師的口訣和修行之外,
其他的一切我都不要。我到崖洞里去修行,就是對上師的最好供養﹔就是承繼上
師的宗風﹔也就是令上師歡喜的最好方法。利益眾生,弘揚佛法,也只有修行才
能辦到﹔超度父母也只有修行才能辦到﹔自利也必須有賴於修行。舍修行之外,
別的事我一概不知,也不愿管,更不發生興趣。
  “‘這一次我回到家鄉,看見家園破毀,親人亡散,使我深深地覺悟到人生
空幻無常。人們拼命賺錢,千辛萬苦成家置業的結果,亦只不過是一個幻夢﹔使
我更生出了無比的出離之心。
  “‘房屋就像火宅一樣,許多沒有受到人生痛苦的人,和那些忘掉人生終要
一死以及死后輪回惡趣之苦的人,才會要尋求世間的快樂。但是看透了人生的
我,將不顧貧窮飢餓和他人的譏笑,決心是要盡我的壽命,為自己眾生的一切利
益去修行的。’
  “我流著淚向他唱了一支歌:──
  敬禮勝士馬爾巴足,  加持窮子生厭離﹔
  貪戀執著世間眾,  可悲可嘆亦可憫。
  每念眾生我心悲,  作兮為兮徒苦惱﹔
  流兮轉兮墮輪回。
  業力所轉可憐眾,  欲超度之惟勤修﹔
  聖不動自性金剛持,  加持窮子得山居。
  幻化無常世間域,  過客空留野遺  ﹔
  昔日可愛草原上,  牛羊野馬逐鹿處﹔
  而今唯聞鬼啾啾。  此即無常幻化証,
  我今依此而修行。
  昔日四柱八梁家,  而今一如破獅爪﹔
  房柱屋梁與四壁,  而今一似死驢耳﹔
  此即無常幻化証,  行者依此而修行。
  昔日俄馬三角田,  而今野草四處生﹔
  昔日親友與鄉里,  今已大部成仇人﹔
  此即無常幻化証,  我今依此而修行。
  我父米勒喜惹蔣,  而今生死兩隔絕﹔
  我母抑察葛錦母,  而今唯留枯骨具﹔
  此即無常幻化証,  我今依此而修行。
  貢卻那崩我塾師,  而今亦已離人世﹔
  大寶積經藏妙法,  而今鳥雀棲巢處﹔
  此即無常幻化証,  我今依此而修行。
  阿庫勇加我伯父,  而今已成死仇敵﹔
  琵達貢加我愛妹,  而今流落在何方?
  此即無常幻化証,  我今依此而修行。
  聖不動自性大悲者,  加持令我得山居。
  “我唱完了之后,他很感慨地說‘你的話真是不錯啊!’他和他的太太聽了
我的歌之后,都感動得流下淚來。
  “家園的頹敗,母亡妹離的事實,給予我刻骨銘心的教訓,深深體驗到無常
的真諦。我禁不住嘴里屢次發出‘到深山修行去’的呼聲來。我內心的深處,也
再三的下了最大的決心,決計拋棄世間的一切享受,盡我的形壽,終生去修
行。”


密勒日巴尊者傳1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密勒日巴尊者傳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