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1

密勒日巴尊者傳9


“俄巴喇嘛,除了留下馬爾巴上師所賜給的加持品之外,把一切佛像,經
典,法器,鈴杵,和一切黃金,玉石,綢緞衣著,日用品等一切的一切都一起帶
走﹔只留下一條跛足的老山羊。這條跛山羊,不但年老,而且性情怪僻,從來不
肯與別的羊在一塊兒走,所以只好留下。其余所有內外全部的財產。都准備一齊
供養馬爾巴上師。
  “俄巴喇嘛給了我一匹綢子,對我說:‘你是個好弟子,你把這匹綢子拿
去,做拜見馬爾巴上師的禮物好了。’俄巴上師的太太,也給了我一口袋的酥油
點心,對我說:‘你拿這個去供養達媚瑪師母吧!’
  “帶了俄巴上師和師母給的東西,我就和俄巴喇嘛 大眾動身了。快要到羅
扎烏谷的時候,俄巴上師就說:‘大力,你先去告訴師母,說我們來了,看看能
不能給我一杯酒喝!’我就奉命先去了。見到了師母,把一口袋的酥油點心供
上,說:‘俄巴喇嘛來了,請你給他一杯歡迎酒喝。’
  “師母見了我非常歡喜,說道:‘上師現在正在睡房里,你去向他說一說
吧!’我心驚膽戰的走進上師的寢室。上師正在床上面向東方入定。我就對上師
禮拜,把一匹綢子供上。上師不看我,把頭轉到了西方去﹔我又走到西方,再禮
拜,上師又掉轉頭向南方去。我只有說:“上師,您老人家為著譴責我,不受禮
拜。”但是俄巴喇嘛帶著身,口,意及其一切所有,金,銀,玉石,牲畜,及其
他財產來供養您老人家,他希望您賜一杯歡迎酒,請您發一發慈悲滿他的愿!’
馬爾巴上師聽了立刻示現出大我慢相,彈指一鳴,用憤怒而可怕的聲音說:‘當
我從印度把不可思義的三藏秘密,四乘心要,殊勝的口訣帶回西藏的時候,前來
歡迎我的連一個老鼠都沒有,現在他是什么東西!把他那一點財產拿來,就要我
這個大譯師去歡迎他!還是不要來的好!馬上給我滾回去!’
  “我退出房來,把上師的話告訴師母。師母說:‘上師的脾氣實在太壞了!
俄巴喇嘛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我們應該歡迎的,我們母子二人去迎接吧!’我
說:‘俄巴喇嘛不敢希望上師父母親自迎接,只希望給他一杯酒就夠了。’
  “但師母說:‘嗯!不不!我還是要去!’就帶了几個喇嘛,拿了很多酒,
一起去迎接了。
  “開慶祝會的時候,羅扎烏谷三村的大眾,都聚集在一起,大開酒宴,慶祝
馬爾巴上師的兒子成年和新宅完成。在酒筵前,馬爾巴上師唱了一首吉祥歌:
      祈請承恩上師前,  我此法統真堪寶﹔
      無壞無漏吉祥好,  愿更光大添吉祥。
      殷勤為向上師壽,  法廣且隆吉祥添﹔
      不毀不墜不傾倒,  吉祥充溢誤謬少。
      捷徑能通無上道,  但愿吉祥與時增﹔
      吾道光明如云興,  我乃譯師馬爾巴。
      愿以深廣身口意,  祝此吉祥無有涯﹔
      惟望吉祥日日加,  上師本尊與空行﹔
      加持成就吉祥盛,  愿更光大添吉祥。
      徒從眷屬蔚成行,  如子如女在一堂﹔
      信心淨戒起芬芳,  吉祥光大嘆無疆。
      施主鄉人與親戚,  結緣集善福來錫﹔
      一切事業與行為,  利生成佛交相期﹔
      愿更光大吉祥添,  天神鬼眾遍三有,
      威猛勇斷吉祥厚,  愿更光大吉祥添。
      勝哉此會集人天,  慶喜福德兆綿綿﹔
      愿更光大吉祥添。
  “馬爾巴上師唱完了吉祥歌之后,俄巴喇嘛就把所有的東西供上,說道:
‘上師啊!我的身,口,意,一切都是屬于您老人家的。這一次來,家里只剩下
一只跛足的老母山羊﹔她是羊群的祖母,但是因為老得不堪,又是跛腳,所以才
把她留下了。除此之外,我所有的一切都帶了來,都供養給上師。請您傳我深遠
珠勝的灌頂與口訣﹔特別希望您傳我耳承派(這派的傳法,極端秘密,由上師親
口傳授口訣,弟子親聆耳承,所以叫做耳承派。)的奧義口訣!’說完又向上師
禮拜。
  “馬爾巴上師歡笑的說道:‘哦!哦!深遠殊勝的灌頂和口訣,乃金剛剩的
捷徑,依此口訣,無須曠劫修行,此身即可成佛,乃一切口訣中的特別口授。為
上師,空行之所付囑。你即是要求法,你那個羊雖是又老又跛,不拿來仍是不能
稱為全體供養的。我這口訣還是不能傳給你的,別的法我早都已經傳給你了!’
說完了,大眾都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俄巴喇嘛說:‘把這個老母羊供養了以后,您老人家肯傳我法嗎?’馬爾
巴師說:‘要你親自去拿來,我就傳!’
  “第二天散會以后,俄巴喇嘛就一個人跑回去,把母羊背回來供養給上師。
馬爾巴上師非常歡喜的說:‘所謂秘密真言乘的學人,就是要像你這樣的的弟
子。其實,一匹老山羊,對我有什么用呢?不過為了奉法和重法的原故,這樣
做,是必需的!’后來馬爾巴上師就傳了他灌頂和口訣。
  “過了几天,遠方來了几個喇嘛,和上師這里的少數几個人,大家都集合起
來,正在做會供輪。馬爾巴上師在自己身邊放了一根很長的旃檀木的棍子,眼睛
張得大大的瞪著俄巴喇嘛,手結忿怒印,聲色俱厲的說:‘俄頓瓊巴!你對聞喜
這個惡人,傳給他灌頂及口訣,理由何在?’一邊說著,一邊瞧著身邊的棍子,
手也慢慢的伸過去拿那根棍子。俄巴喇嘛赫得發抖,一面磕頭一面說:‘是您老
人家給了我一封信,許可我傳法給聞喜。同時又賜給我那諾巴大師的身庄嚴和紅
寶石玉印﹔我之傳法與大力是奉命行事的。還要請您老人家原諒!’說了之后,
嚇得東張西望,不知怎樣才能使上師息怒。
  “上師以忿怒的威赫印指著我說:‘你這個混帳東西!這些都是從那里來
的?’那時,我心里痛得跟刀割一般。因為過于恐怖,混身顫栗,話都几乎說不
出來了!戰抖抖的勉強說道:‘那……那……那是師母給我的!’上師一聽,一
下子就從座上跳下來,拿起木棍就去打師母。師母早就知道這件事會發生的,所
遠遠的站在外面,她一見情勢不好,拔腿就往房里跑﹔跑進房,‘八達’一聲把
房門關上了。上師一面咆哮著,一面追過去,用棍子狠狠的打門﹔打了半天才回
到座上來,說道:‘俄頓瓊巴!做了這種不合道理事情的你!趕快去把那諾巴大
師的身庄嚴和玉印拿來!’一面說一面搖頭吁氣,大發雷霆。俄巴喇嘛急忙磕
頭,馬上就去取玉印和身庄嚴。
  “這時我和師母一起跑到外面,看見俄巴喇嘛出來了,就哭著對他說:‘將
來求你引導我!’俄巴喇嘛說:‘沒有上師的允許,我來引導你,是會跟這次一
樣的。對于我們兩人都沒有益處。所以還是要請你住在這里,等你得到上師的加
持許可之后,無論如何我是要幫忙你的!’
  “我就說:‘我的罪障很重,上師和師母都為我受這樣的痛苦,今生此世不
能修法成就,還是自殺了吧!’就拔出小刀來自殺(藏人多隨身佩帶小刀)。俄
巴喇嘛一把抱住了我,眼淚不住流著說道:‘啊!大力,我的朋友啊!莫要這樣
做啊!世尊教法的究竟,是秘密金剛乘,金剛乘的教義說:自身的蘊,界,處,
就是佛陀,在壽命未終的時候,即使行轉識法(轉識法──為六種成就法之一
種,為密宗修淨土之方便,此法成就可得生死自在。),都有殺佛之罪。世上再
沒有比自殺更大的罪了。就是在顯教中也說:沒有比自斷生命更重的罪了。你要
好好的想想,放棄自殺的念頭吧!上師也許會傳法給你的﹔就是不傳也不要緊,
向別的喇嘛去請法也是可以的。’正說的時候,所有大眾喇嘛都對我表示同情,
有的來安慰我,有的到上師處看有沒請求傳法的機會。那時我的心大概是鐵做成
的吧,不然一定會痛碎了的!我密勒日巴半生積罪如山,為求正法便受了這樣大
的痛苦!”

  尊者說完之后,聽法的大眾中,沒有人不在流淚﹔有的生起厭世和出離的
心,有的聽了悲傷過度竟暈倒了!
  惹瓊巴就向密勒日巴尊者道:“上師尊者!馬爾巴上師最后是以什么因緣傳
法給您,加持于您的呀?”
  密勒日巴說:“我想自殺的時候,喇嘛們跑上跑下的勸我,求上師。一會
兒,馬爾巴師心情平息下來了,說道:‘哦!喊達媚瑪來!’師母來了以后,上
師問道:‘俄巴法身金剛他們到那里去了?’
  “師母說:‘俄巴上人因為您老人家的命令去取那諾巴的身庄嚴和玉印,走
到門外的時候,正遇見大力要自殺,求俄巴上人在他死了以后超度他。他們現在
都在勸解大力呢。’
  “上師聽了,兩眼禁不住流下淚來,說道:‘這樣好的弟子!將秘密真言乘
學人所應具的條件都具足了,真是可憐憫。你把他們都喊進來吧!’一個徒弟就
跑過來請俄巴喇嘛說:‘現在上師已經心平氣和了,派我來請您老人家和大力一
同進去!’
  “我聽了這話,情急起來,搶著說:‘我去拍沒有人歡喜吧!像我這樣一個
罪人,就是上師心情平靜了,也不配到他的面前去﹔即使硬著頭皮去﹔恐怕也只
有被打罵的份兒而已!’說完仍是不止地痛哭。俄巴上師就對那個徒弟說道:
‘你把大力的話去告訴上師,看大力能不能到上師的面前去。我要在這兒照護
他,不然也許又會出什么意外的事呢!’這個徒弟就跑回去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馬
爾巴上師。師母也跟了一同進去。
  上師說:‘他說的話,照以前的情形倒是真的﹔不過現在不同了,他用不著
再害怕了。這一次,大力將是我招待的主客。達媚瑪!你去喊他來吧!’師母萬
分歡喜地來對我說:‘上師對你起了最深的憐憫心!這一次將招待你作主客,叫
我喊你去!你要知道,他并沒有罵我哩。你快高高興興的去吧!’我信疑參半,
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在糊里糊涂的當中走進房子里去。
  “大家就坐以后,上師說:‘照過去的事看起來,我們誰也沒有錯。我為了
要清淨大力的罪業,所以故意給他苦行,又叫他修房子,這樣方得由清淨道淨除
其罪業﹔現在已經完成,所以我并沒有錯。達媚瑪是個女人,心腸太軟,太慈
悲,難怪她﹔可是假做印信,卻鑄了一件大錯。俄巴也沒有錯,但是先要把身庄
嚴和玉石交還給我,我以后再給你。至于大力,他因為求法心切,用盡一切方法
想得法,也實在難怪他。這一次,俄巴不知道是達媚瑪所造的假信,便傳給了大
力口訣和灌頂。因此,我再沒有辦法給他痛苦,所以大發怒火,你們的請求我都
不聽。但是你們要知道,這種發怒與世間一般人的發怒是不相同的,過去任何表
現出來的事情,都是為了法的緣故,其自性皆隨順于菩提道(隨順于菩提道,即
是和佛法的精神和教義相符合相應的意思)。你們不懂得解脫方便的人,不要起
邪見!再者,我的這個兒子大力,如果能受九次的大痛苦,大磨折,他將不受后
有(不受后有,即是不再轉入六道輪回的意思。)﹔不盡此蘊,便可任運即身成
佛。現在未能如此,還有一點點勝余的罪業,這完全是達媚瑪女人心軟的原故。
話雖如此,但是他大部的罪業都已於八次的大苦行和無數的小苦行中根本清淨
了。從今以后,我要加持他,傳給他灌頂和口訣,傳授與他我最秘密的心要口
訣,還要給他修行的資糧,幫助他一切修行的助緣,讓他好好的修行。大力!你
現在可以真的歡喜了!
  “那個時候,我暗想:‘這是夢呢?還是真的呢?如果是夢,我希望永久都
不要醒啊!’心里生起了無量的喜悅,歡喜的眼淚直涌如泉,一邊哭一邊向上師
禮拜。師母,俄巴喇嘛及與會的一切大眾,有的想:上師根絕罪業的方便真是善
巧啊!有的想:上師的加持慈悲真大啊!有的則想:上師真是與佛佗無分別啊!
師母和俄巴上人都憐憫我,為我歡喜,雙眼流淚,替我向上師頂禮說:‘實在感
謝您老人家!’於是大家都在歡笑與眼淚中修完了會供輪。
  “那天夜晚,大家聚集起來,作完會供之后,上師說:‘我替大家都授別解
脫戒(別解脫戒──是大、中、小三乘及顯教密宗佛法共通的戒,使身心清淨遮
止惡行,最根本的戒律。)。’就為我剃發淨身。上師對我說道:‘你的名字,
在我與你初見面的時候,就取好了。我夢見那諾巴上師為你起名,叫做密勒金剛
幢。’於是就以此為我的法名,為我授了居士戒和菩薩戒。
  “上師對內供天靈蓋(天靈蓋──是密乘修持所用的一種法器。),作究竟
心意之加持后,天靈蓋忽然大放五色光明,與會大眾都看見了。將加持之甘露上
供祖師及諸佛后,馬爾巴上師自己取飲甘露,然后把甘露給我,我接過來一飲而
盡。上師說道:“緣起真好!”
  “‘我的內供比其他傳承的正式四灌頂(四灌頂─瓶灌,密灌,慧灌,大手
印灌,此四者為無上密宗之四部灌頂,攝一切密法盡。)更為殊勝,明天早晨,
我再為你授灌頂!’上師又說。
  “第二天早晨,建立勝樂六十二本尊的大曼陀羅,傳授灌頂。在開顯壇城的
時候,上師指著表圖壇城說:‘這是人間顏料繪成的表相壇城,真正的壇城,你
們看!’說著,手指虛空,一彈指間,空中顯出具德總集(具德總集輪為上樂金
剛的別名)。二十四勝處,三十二勝境,八大尸林。空行大眾,環翔圍繞。爾
時,上師及所有諸佛聖眾同聲說道﹔‘為汝取名為喜笑金剛。’
  “上師復為我廣說秘密本續(本續─密宗的經典通稱為‘續’?a???
a。),指示我觀法和密修的口訣﹔又把手放在我的頂上說:‘兒啊!你初來的
時候,我就知道你是有根器的弟子﹔你到我這里來的前一夜,我做了一個夢:這
個夢兆,表示出你在佛法上將有廣大的事業。達媚瑪也作了一個同樣的夢,那是
守廟的護法空行的顯示。因此,你是上師空行母帶給我的弟子,所以我才裝作耕
田的樣子來迎接你的。
  “‘你把我給你的酒都喝完了,把田耕得一點不剩,這是你將領受口訣成為
法器,達到圓滿大覺的徵兆。后來,你供養了我一個有四個柄的銅缽,這是表示
你將成為我四大弟子之一。銅缽上毫無一點破隙,表示你煩惱垢輕,身享‘拙火
定’大暖樂的徵兆。你用空  來供養我,表示將來在你修行的時候,會有食物困
難,遭受飢餓的痛苦。我為了  頭你的后半生與你的弟子法統得大受用的原故,
又為了使有根器的弟子依著口訣的精要生起喜樂的原故,我就裝滿酥油在空缽
中,燃成明燈。為著使你生起廣大名聲,所以我敲銅缽讓它發聲。為著淨除你的
罪業,所以我叫你來建筑息,憎,懷,誅的房屋。我把你從灌頂的會座中趕出
去,又做很多不合情理的事情,可是你不起絲毫的邪見﹔這表示將來你的弟子和
法統,學道時能具足信心,精進,智慧,慈悲等一切弟子應具的條件。修道之
時,皆能於此生無大貪著,有忍苦精進修行的毅力﹔最后生起覺受証解,具足慈
悲和加持,成為圓滿具相的上師。我此口授傳承法統將會發揚光大,如月輪增
長,光輝無限。兒呀!你要高興啊!’
  “這樣為我授記,鼓勵,安慰和贊嘆。我從此以后,就踏上修正法的幸福之
途了。”


密勒日巴尊者傳8←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密勒日巴尊者傳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