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1

密勒日巴尊者傳6


“我的同伴看見下面有人走過來,知道大概已經有人發現我們在這里了,就
對我說:‘你先回去吧,我裝著你的樣子,跟他們玩一玩!’我們就約好,四天
后晚上,在滇目的客舍中相會。當然  !我知道他多力好勇,所以也就很放心地
讓他一人留在那里。
  “那時我很想會會母親,但又怕村人會害我,所以只得離開家鄉,繞道往寧
哦去了。不幸在路上讓一只野狗咬了我几口,腿上到處是傷,一路走一路跛,結
果不能夠如期到達客店。
  “我的同學到底干了些什么事呢?那天我走了以后,村中就集合了大隊人馬
來殺我,他就奮然鼓足勇氣,向人馬群中沖了過去,沖得人和馬紛紛兩邊倒。當
他沖過去之后,村人又一齊集合追趕過來。村人追得急,他就跑得快些﹔追得
慢,他又從從容容的走得慢些﹔村人丟石頭過來,他就丟擲更大的石頭過去,他
大聲的叫道:    “‘誰要敢打我,我就不客氣用咒朮誅死他!我殺死了那么
多的人,你們還不怕嗎?今年這樣好的收成,弄得一粒麥子都看不見了,你們還
不夠嗎?今后你們要是不好好的待我母親和妹妹,老子就在村中的進口處放下鬼
池,出口處放下魔咒,讓你們這些活著未死的人,九族都要一起死完!不把這個
村庄化為灰燼,決不甘休!你們不怕嗎?’
  “村人聽完他的話都是嚇得混身發抖,大家你望我,我望你,一個推一個,
几哩咕魯的說:‘你說!你說!’說著,卻一個個都悄悄的溜回去了。
  “他倒比我先到滇目。到了客店之后,就問老板,有沒有這樣這樣的一個行
腳僧到你們這個店里來呀?老板想了想說:‘來是沒有來,可是你所說的那個行
腳僧,現在好像正在那里舉行宴會的村子里面,像是受了些傷似的。你大概沒有
帶碗吧?我可以借一個給你。’說著就借了一個碗底灰色而形狀像閻王面孔的碗
給我的同學。他就拿著碗到村上的宴會來行乞。他在宴會中找到了我,走近來坐
在我的身旁說:‘你昨天怎么沒有來呢?’我說:‘前几天,我在路上去要飯的
時候,讓野狗咬了几口,所以走不動,現在才好了一點,大概不要緊了!’于是
我們兩人就一同回波通。拜見了上師以后,上師對我說道:‘你們倆作了一件了
不起的事!’我倆覺得奇怪,向上師說:‘在我倆回來之前,是誰告訴你老人家
的呢?’上師說:‘護法神等將士,在十五月圓的時候回來告訴我的,這一次是
我差遣他去的。’說完,大家都覺得很高興。”
  那時候尊者密勒日巴,對聽法的弟子說完上面的故事之后,就對弟子們說
道:“我就是這樣為了報仇而作黑業的!”
  惹瓊巴問道:“上師,你說過先作黑業,后作白業,白業只有正法,尊者!
您是以甚么因緣得遇正法的呢?”
  密勒尊者說:
  “我漸漸對于放咒和降雹的罪惡,起了后悔之心。要想修正法的心念,一天
比一天的強烈起來。常常白天不想吃飯,夜晚睡不著覺﹔走時想坐,坐時想走﹔
對所犯的罪惡,十分后悔,因此厭世之心,常常涌上心頭,但是又不敢說想修正
法的話,總是在想:‘上師這里,有沒有修正法的機會呢?怎樣辦才好呢?’
  “正在這樣不斷苦想的時候,遇到下面這件事:原來上師有個很好的檀越
(檀越──就是施主)。他的家產富足,對上師的信心很好,恭敬承事上師不遺
余力。不知怎地忽然得了重病,盼上師為他加持祈禱,請上師到他家里去。
  “過了三天,上師青白色的臉上,帶著苦笑回來了。我就問上師說:‘師
傅!你的臉色為甚么這樣難看啊?為甚么老是這樣苦笑呢?’
  “上師說道:‘世間的一切都是無常,昨天晚上,我那個最好的最有信心的
施主死了。因此,唉!我對這個世界就起了悲哀之心喲!我這個老頭子從青年時
代到現在白了頭的暮年一直在做咒朮,誅法,降雹三種作業。你這個弟子雖然是
年輕,和我一樣,也犯了咒朮和降雹的大罪惡,這筆帳將來恐怕也是要算在我頭
上的!’
  “我心中出了疑問,便問上師說:‘我們所殺的那些有情,上師難道不能夠
使他們生兜率天(兜率天──為彌勒菩薩所居之淨土,西藏修彌勒淨土的人頗
多。)或解脫嗎?’上師說:‘有情的自性就是法性,在理趣上,原有這樣可以
令他們生兜率天和解脫道的說法,這種儀軌修法我也知道,但是這些不過只是解
說文句,事實上真正能夠使他們得救獲解脫的,一個都沒有。從現在起,我要修
習對自他二利都有實效的正法,你來教導我的徒眾好了,以后我要引導你到兜率
天及解脫道去。或者,你去修正法,做我生兜率天與解脫道的引導者,你求正法
所需要的東西,我都供給你。’
  “啊!當時我聽了,心里多么高興啊!我日夕渴望著的事竟要實現了,連忙
對上師說:‘我愿意去修正法!’上師說:‘你的年紀輕,精進心與信念也強,
那么就請你一心一意的去修正法罷!’
  “上師就忙著替我准備行裝,把寧哦出產的毛布與藏片裝在一匹馬上,連馬
一起送了給我。告訴我:在察絨那地方,有一個雍登喇嘛尊者,這位老人家,通
達正法大圓滿(大圓滿──紅教所傳的無上心地法門。)教授,是一位得了成就
的上人﹔你到他那里去修習正法好了。我拜別上師和師母,來到察絨那,看見了
雍登上人的太太和几個徒弟,他們對我說:‘這就是雍登喇嘛的本廟,但是上人
現在卻在寧拓惹弄的分廟里,不在此地。’我對他們說:‘我是雍同多甲喇嘛派
來的,請你們派一個人領我去見上人。’又把來歷詳詳細細的說明了,上人的太
太就派了一個喇嘛領我去。到了寧拓惹弄,拜見了上人,我把毛布和藏片一起獻
上說:‘我是從上方來的,是一個罪大惡極的人,請您慈悲,傳我一個今生解脫
輪回的法門。’
  “上人說道:‘我的成就大法﹔根,本性殊勝﹔道,獲得殊勝﹔果,使用殊
勝,晝思維,晝成就﹔夜思維,夜成就﹔根基好的,有宿因善根的人,無思維的
必要,聞法即解脫。我就把這個法傳給你吧!’于是上師就為我灌頂(灌頂──
密乘傳法,即為灌頂。),又授了我給了我口訣。那時我暗想:從前我修咒朮的
時候,只修了十四天就有了效應,降雹法只修了七天就得了成就。現在上師傅給
我比咒朮和降雹還要容易的法,晝思維,晝成就﹔夜思維,夜成就,有宿善者聞
法即成佛,無思維的必要,我能夠遇此大法,自然也是有善根的人,因此生起我
慢,全不思維修習,人與法相離。
  “這樣過了几天以后,一天,上人來看我,對我說道:‘你說你是上方來的
大罪人,這話真不錯,我的法,也稍為夸大了一點,我不能引導你,你現在立刻
到羅白來克的扎絨地方,去依止印度大行者那諾巴的親傳弟子,至尊譯經大師─
─馬爾巴尊者。他是新派密宗的行者,得了三種無分別的大成就者﹔他與你前生
有緣,你去好了!’
  “我聽見譯經王馬爾巴譯師的名字,心里就說不出的歡喜,全身的汗毛直
豎,眼淚如潮水般的涌出,生起了無量的歡喜虔誠和無比的信心。
  “我帶著旅行的食量與上師的介紹書信,就動身上路。一路上老是想,恨不
得馬上會見上師才好。
  “在我要行抵扎絨的前一天晚上,馬爾巴上師夢見大善巧者那諾巴上師降臨
灌頂,那諾巴尊者給了馬爾巴上師一個五股琉璃金剛杵,在杵的尖端上,略微沾
有一些塵垢﹔另外又給了一個盛滿了甘露的金瓶子,說道:‘你拿這個瓶子里面
的水來洗淨金剛杵上的塵垢﹔把金剛杵高懸在大幢之上,上令諸佛歡喜,下令眾
生獲益,這樣就能成就自他二種事業。’言畢逝去。馬爾巴上師就依照尊者的
話,用瓶中的甘露洗淨金剛杵,把金剛杵放在大幢之上,金剛杵忽然大放光明,
普照三千大千世界。光明照在六道眾生的身上,消除了所有的痛苦和悲哀。眾生
快樂踴躍,向馬爾巴上師和大幢頂禮﹔恆河沙數無量諸佛都向著這個大幢開光
(開光──就西藏佛教一般習俗言,開光者即諸佛親自降臨加持祝福)。
  “上師早上醒了以后,心里非常高興,正在思量夜間的夢,卻見師母慌慌忙
忙的跑來說道:‘上師!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北方烏金剎土來了兩個年
輕的美女,手里捧著一個琉璃的寶塔,上面稍為有一點塵垢。她們對我說:‘這
是上師那諾巴的意旨,要你把這個塔開光以后放在山頂。’你就說:‘既是那諾
巴上師的意旨要我開光,我當然是要做的。’于是你就用洗淨了寶塔,又開了
光,把寶塔放在山頂之上,寶塔忽然放出了如日月般無量的光明,光明中又化現
出無數的寶塔來。我做了這樣的一個夢,上師你看這個夢有甚么意思呢?’上師
聽見師母說了這個夢以后,知道師母的夢與他自己的夢完全相合,心里雖然非常
高興,但是表面上卻一本正經的說:‘夢都是幻想無實的,我也不知道你的夢有
甚么意思。’接著又說:‘今天我要到地里去種田,你給我准備一下!’師母
說:‘像您這樣一位大上師去做這種事,別人會笑話我們的!請您還是不要去
吧。’上師不聽,又吩咐說:‘給我拿一罐酒來,我還要招待今天來的小客
人!’上師帶著酒,拿了工具,下田去了。
  “馬爾巴上師到了田里以后,先把酒罐子埋在地下,用帽子蓋起來,鋤了一
會兒地,就坐下來,一面休息,一面喝酒。
  “那時,我已快到羅扎烏谷(羅扎烏谷即羅白來克扎絨之簡稱。)的邊緣
了,沿路到處向人探聽至尊馬爾巴大譯師住處,不料竟是連一個聽說至尊馬爾巴
譯師這個名字的人都沒有遇到,等我走到要看得見羅扎烏谷的一個十字路口,遇
見了一個人,我又問了他一遍,他說:‘馬爾巴,倒有這么一個人,可是至尊馬
爾巴大譯師卻沒聽說過!’那么,羅扎烏谷到底在甚么地方呢?’他指著對面的
山谷說:‘羅扎烏谷倒不遠,就是對面那個地方!’‘誰住在那兒呢?’‘馬爾
巴就住在那兒!’‘他還有別的名字嗎?’‘有人叫他馬爾巴,也有人叫他馬爾
巴上師!’于是我知道這一定就是我急于要尋訪的馬爾巴上師了。
  “我又問他:‘這個山坡叫甚么名字呀?’‘此地叫做法廣坡!’我心里想
在法廣坡上看見了上師的住所,緣起非常好!心里很是高興,一面走上來,一面
又向人詢問。走不一會兒,遇見了一群放羊的人,我又問他們馬爾巴譯師住在那
里?一個老頭子說不知道﹔其中有一個很漂亮很可愛的小孩子,穿的衣服很講
究,口齒也很伶俐,對我說道:‘’喂!你大概是說我的父親吧!我父親把家產
都賣光了,換成金子,帶到印度去,回來的時候帶了很多長頁子的經書回來。他
一向不種地的人,今天不知道是甚么緣故,在那邊田里種起地來了!”我心想大
概不會錯了,但是又疑惑,怎么大譯師會自己種起地來呢?一面思忖,一面走
著,忽然看見路旁田里面,有一個身材魁偉健壯的喇嘛,生就一雙大眼睛,眼光
炯炯的在那兒鋤地。我一看見他,心里就有說不出的愉悅,在不可思議的快慰熱
情中,忘記了現世的一切。過了一會兒才  醒過來,我就走到這喇嘛的面前問
道:
  “‘有沒有一個印度那諾巴大師的徒弟馬爾巴譯師住在這里啊?’”
  “這個喇嘛把我從頭上到腳下仔仔細細的看了很久,說道:
  “‘你是誰?你找他干嗎?’
  “我說:‘我是后藏上方的一個大罪人,馬爾巴的名氣很大,我是到他這里
來學法的?’
  “喇嘛說:‘我一會兒帶你去見他好了,你快替我鋤鋤田吧!’
  “說著就把帽子拿開,把地下藏著的酒罐拿起來,嘗了嘗酒,好像很好吃的
樣子。嘗完了酒,他把酒罐放下就走了。
  “他走了之后,我把酒罐拿起來,一咕嚕把酒都喝光了﹔隨著我就鋤田,不
一會兒,剛才放羊人群中的那個穿得很漂亮很伶俐的小孩跑過來對我說:‘喂!
上師叫你進去呢!’我說:‘我要先把這個田耕完了再來,剛才那個人幫我去傳
話給上師,我也一定要替他把田耕完才對,請你先通稟一聲說我馬上就來了!’
我就一口氣把田全部都耕完了。以后這塊田就叫做順緣田。
  “耕完了田,小孩子就帶我去見上師,剛才我見到的那個肥壯的喇嘛坐在一
個鋪有三層厚墊子的高座上,座上刻有金牛星和大鵬鳥的花紋,他好像剛剛洗完
臉似的,但是我仿佛還看得見他的眼毛上有一點灰塵,他肥胖的身體,坐在那里
正好一大團,肚子胖胖的凸了出來。我打量著,這就是剛才種地的那個人呀,馬
爾巴在那里呢?于是就東張西望的到處看,上師就笑著說:
  ‘這小子是真的不認識我啊!喂!我就是馬爾巴,你磕頭吧。’
  “我就恭敬的頂了禮,說道:‘我是藏地來的一個造了罪惡的人大罪人,我
以身,口,意都供獻給上師﹔請上師給我衣食和正法,并請慈悲賜我‘即身成
佛’的法門。’
  “上師說道:‘你是個大罪人,管我甚么事?罪業是不會到我的頭上來的!
而且又不是我叫你去造業的!喂!你究竟造了些甚么業呀’?
  “我就把過去的事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上師說:‘哦!原來如此!把身口意都供養上師倒是應該的,可是我不能
又給你衣食,又傳給你法!要么給你衣食,你到別處去學法﹔要是傳你法,你就
得到別處去求衣食去,這兩樣只能給一個,你好好的選擇一下好了。再者,我就
是傳給你法,也不一定是今生就能成佛,這是完全要靠你自己的精進的!’
  “我說道:‘我是到上師這兒來學法的,衣食我另外想法子去。’說完了,
我就拿著一本經書到佛堂里去。
  上師看見了說:‘你的書拿到外面去了,我的護法神嗅了你的邪書氣說不定
會打噴嚏的!’我詫異地想:上師大概已經知道我的書里面有咒朮和誅法了吧!
  “上師讓了一間房子給我住。我在里面住了四五天,做成了一個放東西的皮
口袋﹔師母又給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待我非常的好。    “為了供養師傅,我
就在羅扎烏谷到處去要飯,討來了二十一升麥子。用十四升麥子買了一個毫無破
損鏽爛的四方形的大銅燈﹔用一升麥子買了肉和酒﹔把其余剩下來的麥子都裝在
我自己做的皮口袋里。又把大銅燈捆在口袋上面,背著走回來。背到上師的住宅
前時,身體已經疲憊不堪﹔扑通一聲,把東西從背上拿了下來。滿滿的一口袋麥
子的份量很重,把房子都震動了。上師正在吃飯,馬上出來,瞧見是我,就說
道:‘這個小子,氣力倒真不小啊!喂!你是不是想把我的房子弄倒,壓死我
呀!真混帳!快點把口袋拿出去!’說著提起腳就踢我。我只好把麥子拿到外
面,心里暗想:這位上師真不好惹啊!以后總得好好的謹慎侍候才是。但是心里
卻并沒有起一點不滿意的心思或邪見。
  “我向上師頂禮,把買來的大銅燈供養給上師。上師手里拿著銅燈,閉著眼
默思了一會兒,不禁流下淚來。他很歡喜,很感動的說道:‘緣起太好了!這是
供養大梵學者那諾巴上師的。’上師結印作了供養之后,用棍子把銅燈敲了敲,
銅燈發出鏗鏗的聲音來。上師把銅燈拿到佛堂去,在銅燈里裝滿了酥油,裝好燈
心,把燈點了起來。
  “我心里很著急,急於想求法,就跑到上師的面前請求說:‘請上師就傳給
我大法和口訣吧!’
  “上師說:‘由衛藏要到我這里來學法的徒弟和信士很多,但是蜀大和令巴
地方的人搗亂,常常搶劫他們,不准他們送食物和供養給我。現在我要你對這兩
個地方下冰雹,要是成功了,我就傳法給你!’
  “為了求法,我就又一次的使了降雹朮,果然是成功了。我又回上師面前來
求法,上師就說:‘你不過下了兩三塊冰雹,就想要得到我從印度苦行得來的正
法嗎?如果你真要想求法的話,那么,讓我告訴你:卡哇地方的人們曾打我的徒
弟,一向專門跟我作對,你要真是有厲害的誅法,你就應該放咒來咒他們﹔成功
以后,我就把那諾巴上師傳下來的即身成佛的法傳給你。’無奈,我又開始放咒
了。不久,卡哇地區,果然起了內亂,殺死了很多人,與我們作對的都死了。上
師看見我的咒朮真的靈驗了,就說:‘人家說你的誅法厲害,咒力很大,倒不是
假的啊!’自此,上師就呼我為‘大力’。
  “我再次又向上師請求傳正法,不料上師大笑道:‘哈!哈!哈!你造了這
么樣大的罪,還要想我把這個不惜身命到印度,用黃金供養上師的口訣,空行母
的心要,輕輕易易的給你嗎?就是開玩笑,也未免開得太過了。再說,你這善使
誅法的人,今天若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人,恐怕你早就把他殺掉了。好!現在你要
是能把蜀大令巴的收獲恢復,和卡哇殺死的人都弄活,我就給你傳法,否則你就
不要在我這里住了。’將我痛罵了一場。我失望已極,放聲痛哭,師母看我可
憐,就跑過來安慰我。


密勒日巴尊者傳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密勒日巴尊者傳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