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21

密勒日巴尊者傳5


“她把旗子一面搖,一面晃,一面喊叫,一面跑,真是快活極了。伯父姑母
和全村的人都聽見了,其中就有人說:“‘這個女人講的話恐怕是真的啊!’
  “另外一個人說:‘真倒是像真的,只是說得太過火了一點!’
  “人們聽說我用咒朮死了這么多人,大家都集合起來說:
  “‘這個婆娘,鬧出這樣大的事來,還要快活得到處喊叫,我們非把她心肝
的血擠出來不可’!
  “有個老頭子連忙勸阻道:“‘就是把那個女人殺了,又有什么用處呢?這
樣不過叫他的兒子更恨我們,再多咒死我們几個人而已。我們先要想法子把聞喜
殺了,再來殺這個婆娘,就沒有問題了!’
  “這樣才算沒有殺我的母親。可是伯父聽了以后就說:“‘我的兒子也死
了,姑娘也死了,我也跟她拼了,不要活了!’
  “說著,就要跑出來殺我的母親。大家趕快把他攔住說:
  “‘都是因為你,才鬧出這件事來﹔現在聞喜還活著,如果你現在把白庄嚴
母殺死,聞喜再放咒朮,我們都活不了。如果你不聽我們的話,我們就先把你殺
了!’
  “這樣才把伯父勸阻下來。”村人大家便商量怎樣派人來殺我。我的舅舅就
到母親這里來說:
  “‘昨天你所說的話和所作的事,使得村人大家都想把你和你的兒子弄死,
有什么防備沒有啊?唉!放一次咒朮也就夠了啊!何必再引起公憤!”
  這樣勸了又勸,母親就說:
  “‘唉!你還不了解我們嗎?這些事情我也明明知道,我是報復那些奪我們
財產的人,才種下這個惡種子的啊!這個冤仇用尺子量都量不清的喲!’
  “別的話一句也不說,只是哭泣。舅舅嘆了一口氣說:
  “‘你的話當然也是對的,可是,恐怕殺你的人快來了,你還是把大門關起
來吧!’
  “母親就把門好好關牢,在屋里想來想去,非常不安。我們從前的那個女
佣,因為可憐我母親,就偷偷的跑過來對母親說:
  “‘他們現在倒不想害你,他們想害少爺,您趕快告訴他,讓他小心一點才
好!’
  “母親聽了她的話之后,暫時放下心來。
  “母親把剩下來的鐵波錢瓊田又賣了一半,一共賣了七兩黃金。想把這筆錢
送給我,卻不便叫任何村中的人送來。最后,正想自己送來的時候,恰巧有個衛
地的瑜珈行者到尼泊爾去朝山,來到我們村上,托缽化緣。母親把他的來歷詳詳
細細的問白了,覺得他很適合作送信的使者﹔于是母親就對他說:
  “‘師傅!請你在這兒小住五六天﹔我的小孩子現在衛藏地方學法,我想寫
一封信給他,要請師傅幫幫忙給他帶去。’
  “那位瑜珈行者答應了,母親就好好的招待他住了几天。
  “當天晚上,母親點了一個燈,跪在神前發愿說:‘我的心愿如能實現,這
個長明燈就不熄滅﹔若是我的心愿不能如愿,請立刻熄掉﹔祈請聞喜的祖先,護
法神,以此示我。’這樣發愿以后,燈點了一晝夜都沒有熄,因此母親相信所謀
一定可以如愿成就。于是第二天她就對那個朝山的行者說道:
  “‘師傅,朝山人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很要緊的,你的衣服讓我好好的來補
補,我另外再送你一雙鞋底吧!’
  “說完就給了他一塊又長又大作鞋底的皮子,把身上那又舊又破的衣裳取下
來,用布把破處補好。在衣裳的背心當中,把七片黃金,隱藏在內,用一尺見方
的黑布片縫上,在黑布片當中用白色的粗線,織憶了六個小星,再用布遮住了這
些小星,卻不讓行者知道。此外又送了那個行者很多的禮物,在信封上蓋了一個
印,方把信交給行者,請他帶去。
  “這時母親心里暗想‘現在這些村中的人們,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要想個
方法來嚇他們一嚇。’就對琵達妹妹說:‘昨天那個行者,帶來了你哥哥的一封
信。’琵達就四處去告訴大家,讓大家知道我有信帶回家。母親仿效我的口氣寫
了一封假信,信上說:
  “‘母親大人膝下敬稟者:誅咒見效,兒心大快。若村人尚有對母親及琵妹
無禮者,請即將其姓名家族示知,以便放咒。兒以咒朮,取人性命,易如反掌,
誅其九族,滅其根苗,猶探囊取物耳。若村人盡皆不良,請大人及琵妹移居此
處。兒初離鄉里,自無分文,今則資財盈庫,享用不盡矣,祈釋慈注,兒聞喜拜
上。’
  “又蓋了一個假印,先把信給那些與伯父姑母相好的人看,隨后就把信放在
舅父的地方。這樣一來,他們便改變了計划不敢再想殺害我們﹔也因為這封信的
力量,村人們要求伯父把俄馬三角田也交還給母親了。
  “再說那位朝山的行者,聽說我住在西端溪,就到西端溪來找我。把母親妹
妹和鄉中的情形,詳詳細細的向我講述一遍﹔又把母親的信交給我。我把信拿到
沒有人的地方,拆開來看,信上寫道:
  “‘聞兒知悉:母親甚健,不必挂念。汝母有兒如是,亦可以無憾矣﹔汝父
密勒蔣采縱在黃泉,亦可以含笑無恨矣。兒放咒之結束,壓死仇家三十五人。近
聞村人將密派刺客,謀殺兒,然后再殺汝母,故必須隨時警惕。渠等既仍持報復
之心,自不能輕恕,應施以九壁層之降雹,毀其稼禾,則汝母愿足矣。若學費已
盡,可在北向之山,黑云深處,六星放光之下,有吾家親戚七戶,可向彼等索
取。兒若不知彼等親戚之住處,及山村在何處,于此行者身上求之即得。此山村
中,只行者一人居住,不必他求也。母伯庄嚴手字。”
  “我看了信以后,不明白信中的意思,想起家鄉,想起了母親。信中所說的
山村和親戚也都不知道,需要的學費供養也拿不到,不禁眼淚汪汪的流下來。哭
了一陣,把淚眼拭干,走去向行者說:
  “‘聽說你知道我的親戚所住的山村,請你告訴我好嗎?’
  “行者說:‘我就聽說喜馬拉雅山下的貢得抗有你的親戚!’我問他道:
‘你還知道別的地方嗎?請問你的家鄉是那兒呀?’行者說:‘此外的山村,我
知道的很多,但是你的親戚住在那兒,我卻不知道﹔我是衛地的人!’我說:
“那么,請你等一等,我馬上就來!’
  “我就把信拿給上師看,把經過的情形詳細的說了一次。上師就說:‘你的
母親嗔心不小啊!殺了這么許多人還不夠,還要降雹!’接著又問道:‘你的親
戚在北方什么地方呀?’我回答說:‘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北方有什么親戚,但
是信中明明是這么說的﹔我問那個朝山的行者,他也說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
  “那時,師母智慧空也行在一起,看了信之后,說道:‘你把那個行者喊進
來!’師母就燒了一盆大火,請行者進去烤火喝酒。師母指天畫地,東說西說,
順便就從行者的背后,把他的大衣脫下來,披在自己的身上說:‘穿著這樣破舊
的衣服去朝山,福氣一定會來的。’說著,東走西走就走到樓上去了。師母在破
衣的當中,取出了黃金之后,照樣補好,仍舊把衣服還人行者,招待他吃飯,留
他住宿。
  “師母對我說道:‘聞喜!聞喜!到上師那兒來啊!’我與師母一同到了上
師面前,師母就給了我黃金七兩。我很驚異的問道:‘這黃金從那里來的呀?’
師母就說:‘你的母親真聰明啊!在行者的身上把這七兩黃金藏得這樣好!信上
所說的,北向的山村,就是太陽照不到的地方,行者衣裳的里層,不是太陽照不
到嗎?黑云就是用黑布縫著的意思﹔六個星放光,就是用白線縫了六處的意思﹔
底下的七家親戚,就是有七兩黃金的意思﹔若找不到的話,要知這個山村里只有
行者住在里面,用不著找別人﹔這就是說黃金在瑜珈行者的身上,用不著找別的
人了!’上師仰天哈哈大笑,一面說:‘人們都說你們這些女人聰明,這話真不
錯!’
  “我給行者一錢金子,行者行真是快活極了。我隨后供養了師母七錢金子,
供養上師三兩金子。又對上師說:
  “‘我的母親還要我降雹,請上師傅給我一個最秘密的降雹法吧!’
  “上師說道:‘你要學降雹法,卻是要到雍同多甲上人那里去求!’
  于是上師就寫了信和帶了些土產的東西著我又到波通去了。拜見了上師以
后,供養了三兩黃金,又把信和土產也一并供養了,詳細的陳述求學降雹法的原
委。上師問道:‘咒朮成功了嗎?’咒朮成功了,殺地三十五個人﹔我又接到母
親的信叫我降雹,所以要請上師傳給我!’上師說道:‘好!滿你的心愿吧!’
我把降雹法傳給我。我又在練法堂處修了七天。在第七天的時候,由對山的石隙
問出了一團黑云,電光閃閃,雷聲轟轟,滿天大風暴要降臨的樣子。我知道我的
本領已能指揮降雹了。
  “上師來問我:‘你現在能夠降雹了,可是不知道你們家鄉的麥子熟了沒
有,長得有多高了?’我想了一想說道:‘大概還只有可以藏斑鳩那樣高!’

  “于是又過了十几天,上師又來問,我說:‘大概有小蘆草那樣高了!’上
師說:‘嗯,還稍為早一點!’
  “又過了些時,上師又問,我說:‘現在是正要長穗的時候了!’上師說:
‘那么,你應該去降雹了!’就派從前曾到我家鄉去調查過的同學送我一起去。
我們都裝著行腳僧的模樣出發。
  “那一年,家鄉的麥子長得異常的丰盛,許多老人家都說從來沒有看見過這
樣的好收成。村人約定不准各自任意收割,要在大家慶祝以后,才同時動手。我
等到再隔一兩天村人就要開始割麥子的時候,在村前溪水的上流處,結了一個法
壇,預備了咒朮用的種種材料,開始作法,晚誦咒語。那時空中,萬里無云。我
大呼一聲護法神之名,陳述村人虐待我家的事實,捶胸拍衣,大聲的哭叫起來。
  “真是不可思議!空中忽然起了一團黑云,一層卷一層,瞬刻間變成一大堆
的濃云,電光閃閃,電聲隆隆,一霎時,大冰雹紛紛降下下﹔下了一陳又一陣,
把村人眼看著要收割的麥子打得一粒不剩。山上又沖出一股洪水,把麥子也一起
沖走了。村人看見麥子隨洪水流去,都放聲嚎啕大哭。最后,空中起了一陣風
暴,我們兩個人身上覺得冷簌簌的,就跑到北邊的山洞里,生起火來取暖。那
時,村中的人,為著慶祝丰年擺酒晏而准備肉食,派了一伙人出來打獵。這些打
獵的人,恰巧經過崖洞的前面,有一個人說道:
  “‘哼!再沒有比聞喜把這個村子害得更慘的人了。以前殺了那么多人還不
甘心,現在又把這樣好的麥子弄得一粒都不剩了!要是把他捉到了,我要把他的
血擠干,活生生的把他的膽挖出來,都還不能消我的恨。’
  “當中就聽見有一個老頭子說:‘噓!噓!不要聲張!低聲點說話!你看那
個崖洞里在冒煙,是誰在里頭啊!’一個年青的人說:‘那准是聞喜!那個混蛋
沒有看見我們,我們趕快招集人來殺死他,不然他要把這個村子都害得精光
了!’一面說一面大家急急地都跑回去了。”


密勒日巴尊者傳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密勒日巴尊者傳6